【灵异】白乌鸦,黑乌鸦(4)

字数 2851阅读 145

第四章 一个萨满的诞生

上一章【三】嘎达梅林唱出的爱情

乌东来和那雪儿结婚后第三年的秋天,额济纳提前迎来了第一场雪。飘飘洒洒的雪花好像预示着什么,但是没发生之前,谁都不知道。

家里的白马怀孕了,白马在草原上是吉祥的象征,而当年乌东来就是骑着这匹白马去追的那雪儿。在那雪儿的心里,这匹白马就像至尊宝的七彩祥云一样。

白马的肚子慢慢大了,那雪儿悉心照料。兽医也看过了,说没问题。雪下完后,那雪儿却发烧了,不分黑白的睡,身体软的跟面条一样。乌东来吓坏了,骑马请来了医生温先生。温先生把完脉以后,又看了看眼仁。告诉乌东来,没什么问题,过两天就好了。但是这不是实病,是虚病。需要去请萨满,不然以后麻烦不断。

乌东来早前在外边跑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人一觉睡起来,狐仙附体就通灵了,能给人看事瞧病。但事情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有点慌了神。乌东来去把情况给父母说了之后,母亲说她听说有一种方法。

晚上,母亲拿了三根筷子,一个碗,里边有半碗水。把筷子往碗里立,刚开始立不住,但是三四次就可以立住了。只见母亲说,你赶紧走吧,我回头给你多烧点受用。然后用菜刀猛地砍倒筷子,筷子掉到地上。母亲把碗端到大门口,把水使劲泼了出去。乌东来也在心里默念:老天爷,求求你,赶紧走,让那雪儿好起来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乌东来就醒了。一直等到中午,那雪儿也没有醒。乌东来把这个情况给父母说了之后,没人说话,一阵沉默之后,父亲说你去古日乃苏木请萨满关师傅吧。

乌东来骑上黑马,几经打听之后终于见到了关师傅。关师傅中等偏低身材,微胖。带着一个黑色鸭舌帽。眯眯眼,酒糟鼻,嘴里叼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两颊被岁月染上了血丝红。关师傅看了乌东来一眼,还没等他说话。关师傅说,你女人被附体了吧。

乌东来惊讶的说不出话了,过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关师傅告诉乌东来,先坐下,需要收拾下东西,就可以走了。乌东来心里想:这关师傅还真神了,我还没说他都知道了。不会是蒙的吧,看着不像。没见本人之前,心里想关师傅应该长得跟关二爷一样,没想到是个小糟老头子。乌东来不禁笑了,但是想到他能把那雪儿治好,又在心里默默祈祷了起来。

乌东来坐下之后,看到房子的北边有个供桌,上边摆了好多神像,有观音菩萨的,太上老君的,还八仙的,还有不认识的。中间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一个白胡子老太太。所有神像背后有两张纸,一张红的,一张白的,上边满满的写着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字的字。供桌上的香炉里有刚才点上不久的三根香,两边的蜡烛却没有点。乌东来有点愣神,他不知道怎么说这种感觉。

这时,关师傅拿着一个看着有点沉行李包出来了。乌东来立马站起来说,我来提吧。白师傅笑着说,这个东西只能我提。乌东来笑了笑,没说话。

到家之后,关师傅先看了看那雪儿,然后拿出香炉,在房子中间点了三支香,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单面鼓和一个鼓槌,然后又拿出了一件由很多长条构成,上面挂满了铃铛和镜子的神衣。以及一个同样奇怪的帽子。当关师傅穿上神衣戴上神帽,一收执鼓,一收拿槌时。乌东来深深地被这种形象震撼了。

突然关师傅开始嘴里念起了谁也听不清谁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咒语,然后开始一边唱一边跳。鼓的声音、铃的声音、还有关师傅那低沉的念诵声混织在一起,超过了任何的乐曲。这一刻,作为一个什么都不信的普通人,乌东来也觉得很神圣。他开始有点后悔第一次见到关师傅,还在心底里笑关师傅的身材和长相。他开始用有点崇拜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关师傅。

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关师傅累的坐在了地上,摘下帽子后向乌东来招了招手。乌东来小心翼翼的扶起了关师傅。大约半小时后,关师傅才缓过来。然后告诉乌东来,你媳妇明天就会醒过来。她被狐仙附体了,她是狐仙的弟子,她们家以前就有人是狐仙的弟子,都是有缘由的。你媳妇必须要出马,不然以后磨难疾病不断。有个仙缘不容易,好好珍惜。明天她醒来,你就知道了。

乌东来拿了20块钱和一大包牛肉给关师傅,关师傅说能遇见有仙缘的不容易。没有收钱,把牛肉拿走了。

太阳刚把天染红,那雪儿就醒了,乌东来睁开眼看见那雪儿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吓了一跳。

那雪儿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以前该干什么照样干什么。快到中午时,乌东来去看即将生产的白马,可惜下了个死崽。乌东来听到有个男的叫他。四下一看没人,发现那雪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突然开始叫乌东来跪下,乌东来哭笑不得,还准备让她别闹了。只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冷冷的说:“跪下!”乌东来没有说什么,满肚子不甘心,但还是跪下了。


那个男声说他是那雪儿的保家仙胡三太爷,那雪儿的奶奶就是他的弟子,需要在家里东北方向供桌子,初一十五必须香果供奉。二十一天后请三个萨满过来跳神,立堂口。

二十一天后,关师傅带着另外两个很有名的萨满,在家里跳了一天一夜。那雪儿跟在后边敲鼓,刚开始跟着走,慢慢的也开始跳,那些舞蹈好像天生就会。一群乌鸦飞来,站在屋顶上。三名萨满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因为这预示着一个新萨满,诞生了。

自家里狐仙的桌子,跟关师傅家基本一样。有人进门先敬香,若是阴事,则要点一对白蜡烛。如果有人求助,那雪儿给狐仙上香叩拜后,立于堂口,点燃另外一个蜡烛之后,然后将一张黄表纸三对折,然后默念三遍咒语。在透过烛光看黄表纸,来人所求的答案都在上边。

那雪儿在屋子前边的东南方立了个索罗杆。索罗杆大概三米高,底下有个石头座,上端有个小斗,里边装一些粮食。乌鸦看到索罗杆,就在旁边的树上搭了窝。乌鸦是神灵的使者,也是吉祥的象征。当年还救过努尔哈赤,被封为神鸦将。在内蒙和东北,人去世之后,必须有乌鸦引路,否则不祥。只有萨满和品德高超之人,乌鸦才会在家里搭窝。

那雪儿成了萨满之后,从此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有一次,同村老郭家媳妇来问女儿的姻缘,那雪儿拜完狐仙后,一边看黄表纸一边说,你女儿啊还年轻,你急啥,她不缺喜欢她的人,但是她心气太高。后年左右,就把人带回来了。老郭家媳妇满脸笑容,把水果放在供桌上,那雪儿送她出门的时候说,告诉你女子,十一月以前不要离开现在待的地方,哪怕丢了工作。老郭家媳妇,听了先是一惊,然后一愣。准备张嘴问的时候,那雪儿说,早点回去吧,能说的我已经说了。

老郭家媳妇回家的路上,一边欢喜一边忧。欢喜的是女儿的婚姻她不用操心了,忧的是出门时,那雪儿说的话,又不能问。她仔细咂摸那雪儿的话,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回家把这话,在信里原原本本告诉了女儿。

一个多月后,女儿写信来说:公司本来派她出差,她以身体差推掉了。换了另一位新来的同事,结果她坐的大巴车出车祸了,现在人还在医院里。
老郭家媳妇高兴地四处宣说,从此来找那雪儿的人更多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时乌兰说:“怎么样,神奇吧?”

我点了点头,那雪儿的故事就像一束光照亮了一个从来不曾打开的世界,黑暗无影无踪。我用喜悦的眼神看着乌兰说:“我没想到,原来这么神奇。”

乌兰说:“马上到了,收拾东西,准备下车。”

当我怀着一半喜悦一半疑惑的心情,和乌兰准备往家走的时候。头顶一群乌鸦,呼啦啦飞了过去。

看得见的乌鸦,看不见神灵.jpg

下一章【五】她是一个好萨满,却不是一个好女人

写作不易,觉得不错,就点个赞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