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白乌鸦 黑乌鸦(5)

字数 2049阅读 139

第五章 她是一个好萨满,却不是一个好母亲

梦中的草原.jpg

上一章 【四】一个萨满的诞生

快到村口时,我远远看见一个身材中等,微微发胖的男人。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我想这应该是乌兰的父亲——乌东来。

乌兰告诉我是她爸。瘦长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故事,额头上有三条抬头纹,不多不少。小眼睛,大鼻子。微笑的嘴上有整齐的八字胡。

乌兰笑着说:“爸,你怎么来了?这是小秦”

我赶紧说:“叔叔好”同时伸出了右手,我感觉到了一双有些粗糙有些温暖的手。

我们顺着家的方向走去,乌兰和乌东来高兴地和遇到的人打招呼,而我则点头微笑。我们最后在一座普通的院子面前停下来脚步,一抬头看见红褐色的门楼上写着“勤和家兴”。

刚进门,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我还没有说话,乌兰说一定要吃遍所有好吃的再走。这时候从厨房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身材容貌与乌兰有几分相像。对着乌兰喊了一声姐,对着我喊了一声姐夫,转身又去忙了。我心想,这应该是乌兰的妹妹,但是怎么没听说过。

一会那个女人端着菜来了。我仔细端详了下,这个女人头发乌黑油亮,五官和乌兰很像却有一种独特的感觉,高兴的眼神里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落。身材要比乌兰丰满很多,胸部就像两个柚子一样,一跳一跳。我突然意识到不应该,刚一转头,就看见乌兰用刀子一样的眼神在看着我。

然后我起身要去端菜,被乌东来阻止了。菜摆满了整个桌子,基本上都是牛羊肉。这个地方有望不到边的草原,白云一样的牛羊。牛羊肉应该要比西安好吃的多。

咦,乌兰的母亲那雪儿呢?怎么没有见到。按说像我第一次去,应该很重视。按理做饭的也应该是女主人。而从进门到现在却都没有见到这个神奇的女萨满,有点失落。

坐定之后,乌东来拿了一瓶酒和几个酒杯。我知道艰难的时刻来了。

乌东来说:“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是下马三杯酒,也是迎客三杯酒。”说着端起了第一杯酒。

迎宾酒.jpg

喝第一杯时还轻松点,喝第二杯时肚子开始发热,第三杯时食道和肚子就像放在火上烤,又辣又难受。席间,乌兰不停地给我示意,让我敬她爸和她妹妹。好不容易这顿饭吃完了。

这时乌东来提了一个壶,我连忙摆手说:“叔叔,我真的喝不了了”。然后他们都笑了,这是乌兰告诉我说这是茶,这边都是煮茶,一个解酒,另一个刮油解腻。

我出来上厕所时,突然胃一阵恶心,把刚才吃的好吃的全吐了,好可惜。听见有人叫我,一回头发现是乌兰。她问我是不是难受,我点了点头。乌兰把我扶到客厅旁边的房子里,我有点头疼,就睡了,也顾不上失礼了。

我是被渴醒的,出来看到乌兰在院子里。我要了水之后准备回房子,但是又想到心里那些疑问,又回头叫上她。

到了房子,我一边喝水一边小声的问乌兰:“你妈妈去哪了,怎么没有看到。厨房那个你妹妹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没听你说过?不过长得还挺好看的。”乌兰一听我说她妈妈,立马有点不高兴了。

原来乌兰的母亲——那雪儿自从成了萨满之后,由于比较灵验,所以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人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来找她,有的是附近村镇的,有的则是周围旗的。还有从别的地方开车来的。

在萨满里,那雪儿算是天分比较高的。自己学会了命理和占卜,狐仙从旁再加以指点,进步非常快。另一方面,简单的正骨推拿她也会。周围人有个损伤错位之类的都来找她,本来要上大医院花个几百块的,在这两下就好了。

但是萨满也有萨满的不幸。

狐仙在梦中告诉那雪儿,只要有人登门,不能不帮。从此以后,无论清明端午,还是中秋重阳,那雪儿几乎都没和家里人一起过过。

至于妹妹,她叫乌拉尔,是乌兰的双胞胎妹妹。但是狐仙说十六岁之前必须要待在别人家里,于是乌拉尔从小就跟着乌兰的姑姑生活。

只是有一次姑姑外出回来,看见乌拉尔在门口和一位全身黑衣的老太太说着什么,姑姑感觉不对,立马喝到:“你是谁啊?!”临走前这个老妇人拉了下乌拉尔的手,结果被划了个口子。这个老妇人看见姑姑后,急急忙忙走了,拐了个弯就不见了。姑姑带人怎么找都没找到。姑姑说这个老妇人从来没见过,不是附近村镇的人。

不明来历的老妇人.jpg

当晚姑姑就赶来告诉那雪儿,那雪儿听了后,大吃一惊。手里的杯子掉了地上。姑姑赶紧上前询问,那雪儿说他前段时间揭穿了一个有点本事的骗子,对方放话说:“你等着!”她一直在防备着,但是没想到对方会对乌拉尔下手。

那雪儿说这种害人的把戏,她听过一些。如果只是简单的收集头发,比较容易化解。但是有血就比较难了。说话间,那雪儿的眉毛紧紧皱在了一起。

那雪儿来到堂口前,染香点烛之后,三次跪拜后并未起来,然后朗声念道:弟子那雪儿诚心祈求老仙指引。

随后又跪拜下去,然后乌拉尔站在堂侧开始默声念咒,突然身体一抖。
那雪儿拿出一张黄表,眼睛微眯,仔细在上边端详,约莫一刻钟后,乌拉尔叹了口气。然后将那张黄表纸烧掉。随后又磕了个头。

然后坐在椅子上给姑姑说,对方的得到了乌拉尔的头发和血液,然后把一个黑猫杀死,将猫头做成一个人偶,并将猫血和乌拉尔的血发混进去。这样黑猫的怨气会更集中。再加上施咒人,将人偶祭拜七七四十九天,这个诅咒就会一直跟着乌拉尔。但是施咒者也会遭到强大的反噬,不亚于乌拉尔受到的诅咒。

乌兰叹了口气继续说,后来乌拉尔很多次做噩梦醒来,告诉姑姑说她梦见有一只黑猫向她扑来。

无数黑夜的噩梦.jp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