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白乌鸦 黑乌鸦(3)

字数 1709阅读 87

第三章 嘎达梅林唱出的爱情

上一章 【二】跟着乌兰回内蒙

乌兰看我一脸惊愕,走回来拉着我的手说:“怎么了?后悔了?那可不行!”我说:我对你的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怎么会反悔呢?

乌兰亲了我一下,买机场大巴票的时候,我对乌兰说:“萨满,我只在历史书上见过。你给我讲讲呗。”乌兰笑了笑说::“好啊,不过我也知道的不多。”

上了机场大巴坐好后,乌兰说:“你问吧,我来回答。”

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说说你是萨满传人这个事吧。”乌兰笑了一下,这笑在我看来有点神秘,又很温暖。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源头得从我父母的相遇开始说起。

我父亲叫乌东来,年轻时往来东北内蒙,做点干货生意。

有一次从东北返回的时候,天空就像撒了一层灰,刚转过一个山。乌东来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女子,摇摇晃晃走在路上。乌东来突然想到小时候听过的故事里说狐狸精化成人形,勾引过路的人,然后吸他们阳气,夺他们的魂魄。乌东来想到这突然一激灵,揉了揉眼睛,发现确实有个人。但是鬼怪这种事,谁知道呢,万一是真的呢。于是乌东来强打起精神,唱起了那首他最爱的蒙古长调《嘎达梅林》

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
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
要说起义的嘎达梅林
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


也许是乌东来宽广豪迈的歌声吸引了那女人。只见她站在路边静静聆听,默默等待。乌东来一愣,旋既一笑。催马向前问道:‘大妹子,去哪儿啊?’这是乌东来对这个陌生女子,也就是后来的乌兰母亲说的第一句话。乌东来刚说完这句话,那女人就晕倒了。估计是冻着了,乌东来赶紧把人抱上车。用被子和毯子把人包裹起来,觉得还不够就把自己身上的皮袍也脱下来给盖上。然后把水带拿过来一点一点往嘴里灌水。乌东来这时才仔细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一头黑发,一张精致的鹅蛋脸,闭着的眼睛应该比黑珍珠还要美。宽厚而大的嘴唇上边有山一样的鼻子。耳朵像一串没有成熟的葡萄。这时女人咳了一下,乌东来拍了拍女人。这个女人醒来就哭,乌东来赶紧劝,女人狠狠地在乌东来的腰上拧。乌东来又疼又气又纳闷,但是什么也没说。

女人哭完后问乌东来说:你怎么这么老实啊?

乌东来不好意思的张嘴一笑,因为缺牙的地方漏气,惹得女人也笑了。这时候女人半开玩笑地说:“你有没有想过我是害人的狐狸精?”

父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女人被诚实的乌东来逗得哈哈大笑。

女人说:“我真的是。”

乌东来惊讶的啊了一声。女人说:“我骗你的。我叫那雪儿,我是锡林郭勒的,父母去世后,好赌的哥哥欠了一屁股债,于是哥哥暗地里联合赌场的人把我卖掉,她在一个晚上逃了出来。准备去投奔一个亲戚,但是走着走着迷路了,带的东西也吃完了。后来就遇到了你。”乌东来没说话想了下说:“你是满人吧?”

那雪儿点了点头不说话,乌东来也不再说话。

回到额济纳,那雪儿在乌东来家住了一段时间。那雪儿打心里觉得乌东来不错,外表善良诚实,内心精明。但是不知道东来心中有没有她。那雪儿等了又等,月亮圆了又圆,那雪知道这么下去不是事。第二天一大早就说去投奔亲戚,乌东来张了张嘴,但最终也没说什么。送走了那雪儿,乌东来跟丢了什么东西一样来回乱转,一旁的母亲大骂:“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喜欢就追回来,当老婆。不喜欢就去放羊,在家里折腾什么?”乌东来想了想,立即骑上家里的最快的那匹白马去追那雪儿。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看见早上出发的那雪儿。

乌东来远远的又唱起了那首《嘎达梅林》。

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
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
要说起义的嘎达梅林
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

然后乌兰看着我,我愣了下,我问:后来呢?追到没有?

乌兰一边发出清脆的笑声,一边说:“你真笨!要是没追上,那我是哪儿来的。”

我说:“也是哦,那你告诉我,后来怎么了?快点说。”

乌兰说:“真想听?”

我说“嗯嗯”

乌兰说:“哼,就不告诉你。想让我告诉你,求我啊,哈哈,快来求我啊”

那雪儿听见歌声,站在原地不动了。乌东来一边唱着歌,一边走过去。乌东来从后边抱住那雪儿说:“能不能不要走?”那雪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转身。当那雪儿转过来看见乌东来的时候,泪水像河流一样流淌了出来。他们在白云之间,在天地之间,在辽阔的草原上,在带着甜蜜的风中拥吻了。

至于萨满是由于他们结婚三年以后,那雪儿的一次大病

爱情让人窒息.jpg

下一章 【四】一个萨满的诞生

写作不易,觉得不错,就点个赞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