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明(三)

他给我讲与她的故事,我还很乐意听,在这个故事里,我才得知他叫苏阳,她叫袁野,袁野非常爱‘他’,而‘他’却叫廖凡。廖凡和苏阳都是‘敌人’车队的车手。他们总是会到一家叫背明的酒吧喝酒,去那里喝‘芝华士+绿茶’苏阳岁那样的日子很反感。一半让人沉醉,一半让人清醒,以至于开始怀疑,总有一天,动脉里流着芝华士,而静脉里流着绿茶。

袁野是西藏人,与苏阳是在赛车场认识,与廖凡是因为苏阳认识。对于他们之间很长的过程我不想描述,足可以写一部书,只知道最后是因为袁野得了一种罕见的贫血症,地中海贫血,我从没有听说过,不过从他的口气中听出很严重,我没敢再问下去,只知道,因为疾病杨一离她而去,袁野和他来到这里,但仅仅两年,华丽的生命在这里画上句点。苏阳痛心的在没有回到车队,‘如果要死,我一定要死在车祸中,那种生离死别的痛,我不想在拥有一次。你也一样,千万要死与意外。’回北京之后,我经常把苏阳这句话告诉别人,他们总是说,‘你朋友怎么这样,怎么咒别人出意外。’而知道他故事的人,就会知道,这才是他对别人最好的祝福。

苏阳平淡的讲述这些,好像看开了许多,而 我并没有他那样的经历,所以对他的话,我永远理解不了。

我从房间里出来,夜已深了。我不知道我们已经聊啦很久。房间传出来的音乐渐渐变得遥远,月光打下来,被花藤打散,镂空了地面。

吃饭时,我问过店主,你一个人吗?

不是啊,还有我女儿,你房间的那株忘忧草就是她种的。

那她怎么不回来吃饭。

她在学校很晚才回来。

哦。

我回到房间,侧躺在床上,想此时我也应该在学校,不知道他们发现我消失了没有,即使发现了,我又能怎样,受处分罚站写检讨,无数的经历,我已习惯这些,现在再听她喊我一句,小胖,才是我想要的。

困意袭来,闭上眼,便不想睁开。我没有听见风声,更没有听见那声

妈,我回来啦。

快要生日啦,打算怎么过。

你不是从不管我生日吗。 李言诺白了她妈一眼。

这不一样,你都要十八啦,想好和谁一起过了吗。

妈,我不想过啦。  她的眼神透露一丝失望,但并未被察觉。

为什么?

你都说啦,我都十八啦,我想自己做主。 说完提起书包就向房间走去。

不吃饭?

不吃了。

李言诺回到房间,手里握着手机,躺在床上,她在犹豫,因为她走时,我并没有给她满意的答复,她不知道我是否还惦念着她,而我放在枕边的手机也一直静悄悄的,说明了她犹豫的结果。

早上起来,她已经上学去啦,而此时我还是不知道她原来离我这么近,我起身,没吃早饭,便去找她,我不给她打电话,就为了一个惊喜。我不想苦苦寻找会有多么累,因为与她的失望比起,这永远算不上什么。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注定了我们的结果,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巧合,我们伤害彼此。

我漫无目的的找了一天又一天,却没有一点头绪,我开始怀疑这座城市,是否有她的身影。

直到我回到房间,那株忘忧草稍稍有些湿了,空气中弥漫着我熟悉的味道,我感觉她好像来过,但也许只是错觉,明天就是她的生日,我终于按耐不住,我拿起手机要给打电话给她,但已经没电,来的时候匆忙,充电器也没拿。于是我绝望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