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在北京,你还过的好吗?

    已经是夜里凌晨三点。 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终于要离开了,没离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现在离开了却没太多感想。 每次回家和朋友喝酒,被问到,在哪...

  • 告诉你们,我一直坚持的东西。

    我认为的快乐就是,找到很久没找到的东西,买到了想要的东西,得到了喜欢的人,收拾完屋子的成就感,鞋子擦的特别干净!我喜欢晚上一个人出去,一直走很远...

  • 背明(四)

    我定了回家的火车票,如果我不能找到她,见她一面,我只能回家,钱买了礼物之后便不剩多少,继续呆在这里就只能露宿街头。 吃过晚饭后,我走到苏阳的房间...

  •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也许是偶然,我听到左小诅咒的这首歌《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的身旁》,忽然就有些眷恋,这首歌发行于2005年5月25日,想想今天的日子,这首歌已经七年...

  • 背明(三)

    他给我讲与她的故事,我还很乐意听,在这个故事里,我才得知他叫苏阳,她叫袁野,袁野非常爱‘他’,而‘他’却叫廖凡。廖凡和苏阳都是‘敌人’车队的车手...

  • 卑微的我生活在一个近乎荒凉的城市,对于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在新世纪广场,目睹一下拥堵的车流,看一下拥挤的人潮,想象一下美食林里那些散发着腐烂气...

  • 背明(二)

    此时的李言诺依然很用功的学习,整理笔记,中考的失利并没有对她造成太大的波动,她依然那么优秀,她在笔记本上画出我时常摆的表情,然后给那表情划上一幅...

  • 活的狼狈

    很多次听到妈妈打电话的声音,想想她打电话的神情,我很多次都欲要潸然泪下,可是忍住了。 很多次看到父亲猛抽烟,屋子里弥漫的烟气,他喝完酒那种无助,...

  • 背明

    李言诺走后,我便开始浮躁,时常对着她的桌子发呆,对于老师的斥责与同学的哄闹我莞尔一笑,其实当她离开时,我并不知道我会感到轻松,是一切来得太突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