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习录》二十一日 - 答聂文蔚书2 - 艳戈

聂文蔚在先生的指导下,学问猛进,先生欣喜快慰难以表达。

对于当下很多人爱说“勿忘勿助”,先生在多篇回信中做的端正:

我此间讲学,却只说个“必有事焉”,时时去用“必有事”的工夫,而或有时间断,此便是忘了,即须“勿忘;而或有时欲速求效,此便是助了,即须“勿助”。其工夫全在“必有事焉”上用;“勿忘勿助,”只就其间提撕譬觉而已。
随时就事上致其良知,便是格物。著实去致良知,便是诚意,著实致其良知,而无一毫意必固我,便是正心。著实致良知,则自无忘之病。无一毫意必固我,则自无助之病。

如果时时刻刻在自己的心上集义,良知的本体就豁然明白,自然是是非非都清楚,一丝一毫都没有隐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先生说,良知只有一个,随便他显现流行在什么地方,那一刻良知就已经完备了,不分过去将来,不必到处外借。所以良知无方体,无穷尽,“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者也。

“一念真诚恻柦”,在事君、处友、仁民、爱物、与凡动静语默间, 只要存一念真诚之良知,就自然无不是道。这是“惟精惟一”之学,放在四海皆准,施诸后世而无朝夕者也。

心也,性也,一也。先生尽心知性、存心养性和修身以待这三种人,人品才力自有等级,不可超级完成,就像人生的三个阶段,从蹒跚学步、到慢步小跑、到往来奔跑千里,每个阶段是下一阶段的开始,只需下好自己本阶段的功夫即可,无需过多担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