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60)

凤九这几日虽没了替承吞做衣服的借口,可也照旧不往帝君房里跑。当到了帝君该服药、用膳的时刻,她也照样坐在屋子里不动,想着如果小药童再来请,她到底去不去,毕竟她心里着实气恼帝君;可若要让自己彻底不管帝君的死活,又似乎是做不到。凤九内心挣扎了好久,也始终拿不定主意。

终于到得帝君平日服药的时刻,却不见小药童来请,凤九终于免除了去做出那个难选的抉择,可是心里却依旧觉得沉重。如此看来,东华也知道自己大概真的不会再受制于他了。说受制可能不太准确,至少他已然知道凤九现下未必会对他唯命是从,因此也不敢再来惹恼凤九,干脆自己乖乖服药、用膳了。

凤九实不明白,怎么就一个晚上,两人之间突然成了这副模样?不过,很多事也没有为什么可问,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才更为清楚明白吧。因此凤九也不纠结于这桩事,既然服药、用膳都用不上她了,其他时候就更没必要出现在帝君面前。

这些时日,凤九未再踏足过东华的房间,也刻意不去问太医东华的病情,料想有他人的照料,帝君迟早会好起来的,还听说那个原芹最近好像也去探过帝君的病。若说以前,凤九心里知道定然会十分之酸,酸有旁的女人凑到帝君跟前献殷勤,和她凤九争抢。不过现在,心头泛酸虽仍有,但更多的好像是苦涩的感觉。酸是这个人不是你的,而你仍希望他是你的,所以见到其他觊觎着你心上人的旁人,你会克制不住嫉妒的酸水。

但苦涩是什么呢?苦涩好像是同三生石的存在一样,他在那里,你却知任你如何努力,却不能动摇他分毫。你知你心里不应该继续喜欢他,你知你应该选择避而不见,你也知你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可是每当你想放弃时,不对,不能称为放弃,因为你根本不曾拥有。拥抱与亲吻或许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只是乱的是它凤九的情,迷的也是她凤九的意。当情意的迷雾驱散开来时,只余下他视你若一敝履、疑你如此多情的诛心之语。

可是,每当你想狠下心来斩断过去,他待你分毫的好又都会被你刻意放大,何况曾经同路的日子有过太多刻骨铭心的回忆,实在难以就此抹去。虽则你们只有同路之缘,但行路之难,你也是早知道了的。只是,这是一条没有归宿的前路,就像一条河流,到了分叉口,自然流向两个方向,再无交汇。当然,你仍然可以盼望在百川归海时与他再度打一个照面,只是那时的你不是你,他也不再是他了。

凤九就在这样的情绪中沉浸了数日,偶尔承吞会来找她,同她说会话,或者送一些小玩意儿,她都不会推却,而是一一应下。只是,在玩闹陪伴中,总觉得神思难属、心不在焉。

更多的时候,凤九都抱着小黑在房内枯坐。小黑正是活泼的时候,喜爱满屋子乱窜,每次被凤九强抱到身上都会想尽办法的挣脱,引得凤九更加感怀,自己不痛快,何必要引得小黑也不痛快呢?于是由它去了。如此这般,每日里便少不得要满院子的去找四处撒欢的小黑。

这日,天快黑了也不见小黑回来,凤九只得出去寻它。结果花园里,庭院内,找遍了他平时爱玩耍的地方也不见小黑的影子。凤九心下着急,搜索的地方也从东边慢慢扩大到西边。

将眼前的草地翻了一遭仍无所获后,凤九气恼的起身,眼光一瞟略过一扇窗户,似乎看见了司命星君。

凤九以为自己眼花,眨了眨眼以后再定睛一看,竟然真的是司命,只见他一脸严肃的立在一旁,他的对面正是床榻上的帝君,但凤九所站的这个方位看不见帝君。凤九看了看周围,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西首帝君这间屋子的背后。

凤九无心偷听他二人说话,正待转身离去,却突然听到司命微抬高音量:“什么?帝君您说您已失去了全部仙法?”

凤九闻言缓下脚步,帝君失去了全部仙法?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只失去了九成吗?

只听得东华低声道:“司命你切勿张扬,此事只有你与本君知晓。”

司命忙道:“小仙晓得,难怪帝君您来到连荒不久后,小仙曾试图与您千里传音来探问您的下落,您却始终没有回个消息给小仙。这次还是小仙与蚌王通了消息才知您受了伤养在此处,因此特意过来察看内中详情,顺便听听帝君您有何吩咐。只是小仙不明白,帝君您为何突然莫名又失去了一成仙法?”

凤九此刻看不到东华的表情,想来以他的性子,是泰山崩于顶也面不改色的。果然,凤九只听得东华简短道:“既已失去又何必再去追究根由,本君只是告诉你一声,好让你心里有个底。”

司命显然被这个重磅消息给震晕了,愣了一阵后方回复神智,然后建议道:“既然如此,帝君您不如回九重天吧,那里比这连荒安全得多,于您养伤也有裨益。小仙瞧着,您似是比上次见面时瘦了许多,想来是身边没个人好好照顾。”

对于此类劝他离开的好心提议,东华是一概的拒绝,因此道:“你自去吧,本君还要留下解决林亥这个麻烦。”

司命实难理解帝君的坚持,忧心忡忡道:“有句话帝君您便是嫌小仙逾越,小仙也要说。您为青丘小殿下做的已经够多了,小殿下惹到了林亥,你亲自揽下此事;知道小殿下可能在连荒出事,您马不停蹄的赶来连荒相救,还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更莫名失去了剩余的仙法。帝君,小殿下若是知道帝君为了她不顾性命,怕是小殿下内心也不会安乐的。”

东华不为所动,反而提醒司命道:“这些凤九都无需知道,你也不要同她去说那些没用的。”

司命仍然劝道:“小仙自然晓得,只是帝君您还是多顾念些自己。小仙知道帝君是为了小殿下才会留在这里,既然如此,就更要照顾好自己。”

东华却道:“谁说本君是为了她?本君是为了这四海八荒。”

见帝君嘴硬不肯承认,司命心道求求您别装了吧,您那点弯弯肠子在我这天天记载凡人命簿的老手看来都成了直肠子,也不知还遮遮掩掩个什么劲,估计也只骗得了涉世未深的小殿下。

虽然内心如此想,可司命面上却只得正色道:“不管是为了何人何事,还请帝君千万保重自己。”又见凤九不在房内伺候微感诧异,要知道他认识的凤九可是全心全意对待帝君的,更别说在这种特殊时刻,因此好奇道:“对了,帝君也算是因着小殿下受伤,何以不见小殿下在此照顾帝君?”

东华静了一会儿才道:“她在同我呕气,由她去吧,本君也确实负她甚多。”

司命闻言有些生气:“小殿下这就做的不对了,且不说帝君您是为了她才涉险受伤,单论您一个伤患如今病中事事不便,她怎能不细心照顾您,却还同您耍脾气、存心气您呢?”

东华的口吻却似乎并不介意:“别说这些了,太辰宫应还积着不少公务,你还是早些回去处理吧。待此间事了,本君自然会回去。”

“那小仙就先告退了。”司命说罢就行礼出门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