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苦旅|交通事故后的随想

今天,在我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在一个三岔路口前准备变道时,一辆白色轿车从我的左侧边向前呼啸而过,它刮断了我的车辆左后视镜,直接撞到了前面的一辆卡车后方。失控了!幸好那辆卡车体积巨大,及时让它停了下来。但是两辆车的车头和车尾都被撞变形了。(惊恐)

“刹车失灵了!”白色轿车的司机下了车向我们挥手喊到,那辆车里坐了三四个人,他们都下了车,每个人都惊魂未定。幸好,没有人员受伤。(汗)

路边一家修车行的老板闻声立即赶到,他们嗅到了商业气息。这可是一单生意!在查看了事故现场后,及时给出了大致的损坏评估和维修方案。

然后是保险公司取证、定损。交警也来现场勘查了一下事故情况。(幸好司机看起来没喝过酒)。我的后视镜彻底被撞坏,必须马上就近维修。

这样的交通事故虽然并不算很严重,但却仍然要牵涉多方关系。三个司机(包括我)、保险公司勘察人员、交通警察以及车上所有的乘客。大家都耗费了时间和精力在等待处理。

此时,我想到了未来,那是一个万物互联、人工智能管理一切的时代,也会出现交通事故吗?一场交通事故会是什么样一个场景呢?(车被撞了居然还有心思构思科幻故事,我真服了我自己。)(捂脸)

我把车开到了修车行,先喝一口矿泉水,我定了一下神,开始了构思。

在不久的未来,大约就是21世纪中叶。燃油汽车或电动汽车作为一种过时的概念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通用智能盒。智能盒可以接驳到智能住宅里,成为住宅的一部分(比如卧室或者游戏室)。也可以接驳到特定的车架上,成为移动的交通工具。在那个时代,所有的住房都由特殊的材质打印出来,十分的廉价而且耐用。智能盒的材质也类似,但它取代了以前的交通工具。它本身就是一个小型套房,里面所有设施齐全,有点像过去的那种移动房车。但是“车”和“房”之间的界限已经很模糊了。因为人们根本不需要自己开车,有时甚至都不需要知道智能盒正在驶往何方。
一个人想要出行的时候,只需要在智能盒里的三维屏上发消息给运输服务公司。然后,他拥有的那个智能盒会暂时脱离原来的住宅,伸出4条长腿让自己悬空,以便与服务公司的车架连接,就变成了一个智能移动盒,可以去任何地方。想到海上去游览一番吗?也没问题,发信息给海洋服务公司,一架气垫船架马上就会把它载走,让你的智能盒变成一座游艇。这个时代的人们也许就不会炫耀什么豪车豪宅了,而是更加关心自己的智能盒的升级水平和舒适程度,以及外观的独特性之类。”

那么,这种全智能交通管理的时代,人工智能已经掌控了一切,会不会发生交通事故呢?我想,发生的概率是非常低的。即便会发生,人工智能也会运用强大的算力和几乎无延时的网络连接努力把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再喝一口矿泉水,我想到了下面的场景。

这一天,风和日丽,载着陈哥的智能盒正在行驶中的车架,突然间出现失控的情况,他正在以20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迎面撞向一个学校游览智能盒,那个智能盒里载满了10岁以下的孩子。
在0.1秒之内,人工智能必须独立的进行判断然后做出决策。
在另外一个虚拟的空间,由光子计算机提供算力的人工智能程序组织了一次小型的“伦理讨论会”,这是必须进行的程序,因为机器人三大法则的限制,人工智能确实无权决定人类的生死,但这个时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人类已经无法进行决策了。
那一群孩子的生命明显比一个成年人的生命要宝贵许多。当间接的伤害无可避免时,人工智能也只能尽量的减少陈哥死亡的概率。伦理讨论会的控辩双方模拟的都是真实人类的思想,他们就许多的细节问题进行了认真而激烈的讨论。并将结果提交仲裁者进行最终的仲裁。
仲裁结果被输出,转变为各种各样的控制信号,从运算到决策的整个过程总用时不到万分之一秒。然后,这一次事故就按设计的方向发展下去了。陈哥的智能盒被向某一个方向弹出,同车架分离。径直撞上了旁边的一架货车,而智能盒外侧弹出的缓冲垫,也减少了对他造成的脑震荡的伤害强度。而出问题的那个车架,被控制着在内部发生了一次爆炸自毁,四分五裂的车架没有撞上那个学校的智能盒,孩子们有惊无险。
定损定赔,将伤者送到医院。一切后续事宜都由人工智能安排处理。快捷而且周到。”

想到这个时候,我不禁毛骨悚然,那么那时的人类呢?我想他们已经真正地躺平并退化为摇篮里的婴儿,完全依赖人工智能像保姆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都无法主宰自己的生死。(哭笑)

修车行里,我看到几辆受损车辆正在接受检修。那里没有人工智能,人们都在忙忙碌碌着,为自己,为家庭,或者只为混口饭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