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时光依在 念想却断

你好,时光

到达江州已是中午,张小月推着行李从机场走出,左顾四盼,像是在等待某人,“小月,你终于到了。”心中想的那位突然从后面出现,轻轻拍打张小月肩膀,张母笑着说了一声,“你怎么穿的这么少?不冷吗?”

“刚到这边就被你吓到,老妈,你走路能出点声吗?”张小月听到熟悉的声音,很显然是自己母亲,她耸耸肩,打趣道,随后又说,“年轻人不怕冷。”

张母笑了笑,后把准备的围巾围在女儿颈脖上,虽然张小月说不冷,但从她微微颤抖的身躯上能够感受到那话的分量是真是假,看似微风佛过,却不知它的伤害是透彻的,常住在昆城的小月自然抵挡不住江州的寒冷。

打开自己行李箱,从中取出一件大棉袄披在身上,顿时感受到的寒意少了几分,张母轻笑,“没想到你还准备了一件适合此地的衣服。”张母除了带来围巾,还想着为小月买一件棉袄,不过,她想到以小月以往的性子肯定会带,索性不再去想。

“当然了,你也太小看你女儿了。”张小月反击,此刻说出的话比刚才稍好一点,至少语气当中没有之前的颤音了,“老妈,咱们去看看爸爸吧。”张小月似乎等不及,说道。

张母何尝不是呢,“走吧。”两人走去路边,因为出差的缘故,张母和她老公并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不是说不想买,只是他们没有买的必要,毕竟除了江州,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他们踏足。

两人打了一辆车,江州机场距离张父所在的医院还是颇为远的,一个半小时后才到达,张小月看向前方,这座医院并不是很大,人流量看上去也不是特别多,她转头问道:“老妈,这看上去挺小的,确定父亲没事了?”对于女儿的疑问,张母只是一笑,然后说道:“医院虽然小,但是设备很齐全,并不比市中心差,你放心好了。”

母亲的话,张小月半信半疑,不过,既然母亲说爸爸没事了,那他应该没事,随即,他们朝里面走去,走廊中的人很少,护士却很多,张小月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深,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那么肯定。

推门进入病房,一名中年男子喝着茶,看着报纸,很是悠闲,“管达,你看谁来了?”张母温柔地对中年男子说道。

“原来是小月啊。”张管达其实已经知道女儿会来,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来的如此之快,张父笑道:“小月,怎么今天就来了,不等到周末?”

见父亲如此模样,张小月只感觉自己白担心了,“还不是听说你受伤,害我那么担心。”张小月板起脸,瞪向张父,随即把行李扔到一旁,说道,“你以后小心点,这种事都能被你碰到。”

后半句虽像是玩笑,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张管达合上报纸,喝下一口茶,笑称“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幸运的是,成功应下这一劫。

“小月,你还没吃吧,我帮你出去买点。”张母见父女两聊得不错,突然想到女儿刚下飞机,还没有吃中饭,于是说道。

张母说完,不顾两人,快速走了出去,留给他们的只有一道背影,“走的可真快,我还没说吃什么呢。”张小月无奈,好不容易到了这边,中饭没吃,等母亲想起的时候,又不问自己意见出去买。

“哈哈,小月,你就安心在这陪我这老头聊会天吧。”张管达可不管这些,他和女儿已经快几个星期没有见面说话了,而且女儿的到来,让他确实很开心。

又瞪向自己的父亲,张小月沉默,她现在不想说话,转头打量起这间病房,除了病床和一张小桌外,还有卫生间,不是特别大,也就家中厨房间的大小,能容纳三人算是不错了。

张父见女儿盯着四处张望,问道:“怎么了,小月,是不是感觉有点小?”张管达的话无疑触动了张小月心中的想法,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座医院本来就不大,你也不要看这病房小,其实爸爸并不太喜欢那些大医院,我更喜欢的是清净,虽然这里小,但是这里的医疗设施和那些大医院比起来一点也不差,最重要的是安静。”张管达语重心长,把自己想法和盘托出。

想到母亲刚才说的,再加上此刻父亲所说,张小月像明白了什么,轻声道:“我知道了,爸爸。”不管自己怎么想,只要父亲喜欢那便好,做子女的何必干涉那么多呢。

一会儿功夫,张母满载而归,双手挂满东西,看向女儿,道:“我买的有饭,面,还有菜和熟菜,你看看喜欢吃什么。”母亲的这番大动作,不仅张小月愣了,张管达亦没想到。

“买这么多,怎么吃的完啊。”张小月一想到吃不完就要扔掉,心里的不忍开始作祟,“放心吧,不会吃不完,不是还有晚上吗?”张母又道。

听到母亲的话似乎很对,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儿又没有厨房,怎么烧菜?张小月这下困惑了,比先诞生出的疑惑还要加重。

倒是张父,他一点也没有意外,最后向女儿解释道:“小月啊,这医院比较特殊,有其他医院所没有的,你猜是什么?”父亲的话令张小月一惊,再想到那些菜,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冒出。

“不会是有公用厨房吧?”张小月弱弱的问道,除了这个,貌似也没有其他可说的了,张小月怔怔地看向母亲和父亲。

张母把菜放在病床前方的桌上,笑出声,“怎么?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刚进这医院时,我和你爸也没想到有这么个地方,其实不止一间,有三间呢。”

想到是一回事,听到又是一回事,张小月愣的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因为她从来没听过有哪一家医院有公用厨房。

十多分钟后,她才说了句,“这两天,老妈你一直都买菜烧给父亲吃?”看向张母,张小月想到了什么。

“对啊,我怕外面的不干净,就想到自己做了,而且这儿的菜也不贵,一些菜的菜叶看上去色泽好多了。”张母回应,又温柔地看向张管达。

              上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