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8·第四节·上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四节·聘礼·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每一个年轻人在踏足江湖之前,几乎都会听过这样的告诫,江少游自然也不例外。

年少经历变故,后来拜师习武,加上熟读经史,让他学会了世情与坚忍。唯一缺少的,只是江湖的历练而已。

所以,就算是遭人陷计,被慕容家禁足在府上,江少游也能泰然处之。

呆在慕容府这两天,他反而沉下心来,认真思考几日来发生的事情。

“少游哥哥,我做了几个菜,来试试味道如何。”慕容兰心每天都会来到别院,与江少游聊天叙旧。

四菜一汤,都是江南一带的家常菜色。虽然她不常下厨,但有厨房的帮手,做几个家常菜自然不在话下。

慕容兰心给江少游斟了一杯酒,道:“这是我们府上自酿的黄酒,少游哥哥品尝下。”

江少游饮下一杯,感觉入口甘甜醇厚,回味深长。比起前日在邀月酒馆与邬太虚所饮,也不遑多让。

“是了!”彷如灵光一闪,江少游忽然记起之前遗漏的一些细节,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最后一个关键点。

“原来如此……”他喃喃自语道,眼神中却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兰心,麻烦你帮我联系下岳柯兄妹,有件事要请他们查一查。”江少游道。

“好,我这就去。”慕容兰心也不拖拉。

很快,岳槿就出现在江少游面前,并带来了他要的答案。

“江大哥,根据我哥的打探,邬太虚这几天一直是住在徐家。”

“难道……”慕容兰心了解事情的始末,自然明白他的猜想。

岳槿不太明白,但她信任江少游的判断。

江少游已经知道真相,却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那天我与邬师兄在邀月酒馆相聚,他向我暗示徐家的嫌疑。”

“那晚我在东园见到的徐半城,其实是他所假扮。”

“因为他喝酒的方式,很特别,我早该看出来的……”

“那次在煮雨茶楼,也是因为他的出现,才使兰心被绑架。”

“所以,整件事的幕后主使,就是邬师兄。”江少游语气凝重道。

说罢,他肃然起身,神情坚定地将长剑别在腰间。

“小槿,邬师兄现在身在何处?”

“应该还在东园。”

“你们去找慕容公子和余镖头,我先去找邬师兄。”

岳槿鼓起勇气拉着江少游的手,道:“江大哥,小心点。”

江少游微笑道:“放心,少游可不是他们的对手,要动手也要等帮手来了再说。”


江少游还未来到东园,就已经在桥边见到邬太虚。

“江师弟,你终于来了。”

“邬师兄,我还是来了。”

邬太虚语气有点失望,又带了几分赞赏,道:“明年又是四年一度的五岳剑派大会,以你的

质,原本能够大放异彩,可惜……”

“少游不才,但也知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错,是我指使太湖八鬼假扮商人绑架慕容二小姐。但是你们半途插手,所以我只得现身引开注意,让满兄乘机出手。”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你居然能从满兄手中,救走慕容小姐。”

“于是我不得不请仇前辈出手,劫下南宫家的镖队。”

“若是那晚你未到东园,后面的事情其实就与你无关。可惜你还是去了。”邬太虚又是一番感慨道。

江少游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坦白,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邬太虚也没说话,拿起系在腰间的酒葫芦,咕噜咕噜喝了几口。

“邬师兄,你为何要破坏慕容家与南宫家的联姻?”这是他最想不通的问题。

邬太虚放声笑道:“江师弟,我与你一样也是苏州人士,也是出生商人之家。”

“难怪……”江少游叹了口气,他终于清楚了邬太虚的目的——向慕容家复仇。


当年慕容世家的大小姐,嫁给了新科探花。慕容家借此大肆扩张,兼并了苏州城大量生意,这才有了如今的庞大产业。

而那些生意被兼并的商家,大多数破产落败。其中就包括了江家和邬家。

江家当时算是苏杭一带的大商户,被兼并后还不至于走投无路。江父带着幼子少游,远走齐鲁之地,可惜后来出海遇难。

而邬家只是普通的一般商户,就没有那么幸运。家破人亡的邬太虚,成为孤儿流落江湖。

邬太虚历尽艰辛最终拜入了华山派门下。依靠其过人天分与刻苦努力,成为了华山派数一数二的剑客。

踏入江湖之后,他更是如鱼得水。华山鹊桥仙,白衣邬太虚之名,直追南宫三少。

“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向慕容家复仇。”邬太虚一脸伤感之色。

“我一剑降服太湖八鬼,使之为我所用。”

“我与满江红以酒相交,他更是愿意在不伤无辜的前提下,助我一臂之力。”

“我不惜加入十二连环坞,以换得仇相逢前辈的出手相助。”

言尽于此,邬太虚也喝光了葫芦中的酒,随手往河里丢去。


“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河上一艘小船,船首一个黑衣男子弹奏着琵琶,悲凉之声随风飘荡。

船尾另外一个男子,划动木浆拍打水面,似乎与琵琶声一唱一和。

“仇前辈,满兄。”邬太虚向船上两人施了一礼。

弹琵琶的正是“金风玉露”仇相逢,划船的则是“太湖大盗”满江红。

“邬兄,是否需要我们出手?”满江红停船问道。

邬太虚摇头谢过,道:“此事由我而起,就让我自己了结吧。”

“邬师兄,此事要如何了结?”江少游问。

“江湖事,江湖了。我们都是五岳剑派弟子,就用剑来解决吧。”

邬太虚拔剑道:“如果你败了,马上离开苏州城,从此不过问慕容家之事。”

“若是少游侥幸获胜呢?”

“若是你胜,我会归还慕容家的聘礼,从此不再踏入江湖。”

“邬兄,你这是何必……”满江红感叹道。

江少游知他心意已决,此战不可避免,正容道:“邬师兄,请赐教。”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四节·聘礼·下 等慕容兰心等人来到之时,江少游与邬太虚已经开始交手了。 邬太虚主攻,江少游主守。 华山剑法以招式...
    醉死人阅读 68评论 0 0
  • 第二节·赎金·上 接到二小姐被“太湖大盗”满江红绑架的消息,慕容府上下顿时鸡飞狗跳。 慕容家少主慕容劲松询问了慕容...
    醉死人阅读 137评论 2 0
  • 第三节·劫镖·上 第二天一早,慕容兰心来到别院探望江少游,岳家兄妹也正准备告辞。 “二小姐,出事了!”气喘吁吁跑进...
    醉死人阅读 80评论 3 2
  • 第一节·绑架·下 江少游出生于苏州,家中原本也是苏杭一带有名的商户。其实他自小就与慕容兰心相识,两人可以算得上是青...
    醉死人阅读 67评论 1 0
  • 第二节·赎金·下 “如此说来,满江红还在苏州城内?”江少游问道。 “应当没错。”岳槿想了想,道:“从昨天开始,苏州...
    醉死人阅读 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