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前行,为自己点一盏灯

身在黑暗 心向光明

人生阅历就像读书,无字处,皆是书。走过虚假的艳阳天,后面是漫长的阴霾和寒冷,如同夜路前行,人生处处需要面对虚假和算计,人心难免蒙尘,渐渐开始为得失计较,脚步渐慢,放任自己随波逐流的沉没于阴暗。可是,总有人在为自己亮着一盏灯,照着自己的前行路。这灯,是夜空中的漫天繁星,也是人心底崇高的信仰。


1.真善美的艳阳天

小时候,我们是一片初生的花草,生在春天里,长在阳光下。向往着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盼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父母那样的参天大树,为脚下的花草,撑起一片树荫,遮风挡雨,在这艳阳天里,见证自己的强大与美丽。

那时候,风是和煦、温暖的,带来远方清新的味道。温柔的抚慰,无比的舒适与温暖,这感觉,我们叫做如沐春风。努力的在这风中舒展自己的筋骨,希望自己,可以看起来高大一点,这时候,我们向往的是天空那让人沉醉的蔚蓝,和无拘无束的自由。

那时候,雨是轻柔、滋润的,带着天空轻轻的凉爽。滋润而无声,浸透娇弱的灵魂,这味道,我们叫做小雨润如酥。尽情的在这雨中欢畅玩耍,盼望自己,可以一夜长大,这时候天空中是无尽的雨线,没有蔚蓝,却带着长大的营养,和微凉的快意。

天空随着自然的规律,在蔚蓝与灰白间轮转,世界在白天黑夜间变换。艳阳高照时,温暖而充满力量,明月高悬时,宁静却蓄势待发;风来,是晨起时舒展,雨落,是长大的声音。阳光,逐渐变得浓烈,我们不由自主的飞速长大,不经意间,已经接近了身旁大树的高度,虽然,肩膀依然稚嫩,依然,没有顶天立地的脊梁。蓝天上,云卷,云舒,像是一幅画卷,又像是草原上的羊群。

直到,秋风起。


2.羽翼之外,尽是荒凉

走出了那片羽翼之下,这个时代,叫做象牙塔。

塔有两扇门,门里,是还稚嫩的树苗,门外,是满目疮痍的荒芜。

似乎,世界的画风突变,不再是那个,艳阳之下,风和日丽。怀揣着满胸怀的理想,想着要大声的告诉全世界,我来了,世界将为我而改变!秋风萧瑟,带着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梦想的宣言,都变成了无声的告白。原来,世界并不在乎,我们有没有来。

无尽的空虚和失落。

本能的探索,让我们探出头,去看向外面的世界,于是,一切变的寂静无声。原来艳阳天,只是一幅幼年的画卷,是参天大树编织的谎言。大树的羽翼之下,似是清醒,实则沉睡入梦。梦中,看不见世界满目的荒凉,也吹不到入骨的寒风,更听不见,风中一个个梦想破碎的呜咽。

塔的门,管不住年轻的好奇,也隔不断秋风的寒冷。更何况,年轻只是暂时,终究,要走出这扇门,踏入外面荒凉的沙场,一步步前行,走进战场,走过坟场,甚至,踏进无间的轮回,再也不回头。越走,便越是荒凉,越走,便越是寒冷。除了荒凉,就是虚伪、罪恶的鬼脸。也许某一天,在自己冻僵的一刻,也会变成他们的一员。

曾经的艳阳天,原来只是谎言织就的画卷。而如今的凋零,周身之外虚伪、背叛、无穷尽的黑暗中前行和满身的伤疤,才是这个梦想凋零的世界的真相。我们如是对自己说。想逃离,却无处可逃。不停的问,前路在哪里,可让我逃离。

天空丢了晴明,阴云压城欲摧,除了自己眼里的光,似乎世界一片黑暗,走到了这里,又该去向哪里。除了自己心里的火,似乎世界没有温度,孑然一身,又哪里可以寻求温暖。

真想,就这样沉沦,就这样沉没,就这样结束。


3.拿着火种的人

漫漫人生路,何处是吾乡

向世界宣告梦想的那个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寒夜里独自前行,孤独又寂寞,看不见前路,也找不到归途。放眼望去,尽是一片黑暗,不如睡去,冥冥中有个声音呢喃。

直到某一天,身边亮起一束光。照在身上,似是冬日暖阳,一点点的温度,竟似不再寒冷,一点点的光明,也像是黑夜里的明媚阳光。

火光中,伸出一只手,牵起自己柔嫩的手,宽厚而有温度,紧紧的握着,似是记忆中那坚定的树干。

一个声音传来,跟我走。

火光后,看不清面容。声音,却坚定而温柔。“那里,有光明”,顺着手指的方向,前路依然一片黑暗,但是脚下却看见了路,虽然只有一步。走下去,云层似越压越低,四周也似是愈加黑暗了,只有身旁的火光依旧,那只手也依然紧握。

会有尽头吗?答案是没有的。那么,前行的意义在哪里?

走了不知多久,已然无数次的这样自问自答。直到,满是伤痕的身体疲惫的,想就这样倒下去,睡着,冷着,腐坏,就像这个世界。走下去,身边的声音依旧温柔而坚定。

踏出沉重的一步,紧闭的双眼似乎有点灼痛。努力的睁开,赫然发现云海之上,是骄阳。

转过头,身旁的人也看过来,原来是一样的面容。嘴角,噙着微笑;眼眸,闪着亮光;那温暖的火光,燃烧在胸口的地方。


4.信仰

当黑暗降临,覆盖身周,找不到前路。也许,本不该去寻找尽头。只需比这片黑暗更加高大,即便不能飞翔,挺直脊梁,也要顶天立地。

即便身陷黑暗,我心向光明。

这就是我的信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