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牛中的十五年

二O二一年腊月二十八下午,我在老家的灶台边炸扣肉。这时牛中的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通知我下学期要去阜中上班。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愣住了,扣肉就忘了翻,然后扣肉就炸糊了。幸好我准备了三块肉,终究是炸成了一块,不然祖宗要责怪我不认真准备年食了。

这几年镇内教师调动很频繁,两所初中的教师都换得差不多了,将近半数的教师都有过调动的经历。我也曾戏谑过几次:“下学期在哪里上班还不知道呢。”但是,当调动通知真的来临的时候,我还是会震惊,会心神不宁,心里五味杂陈。

接到消息的同事有恭喜我的、有安慰我的,也有开导我的,但更多的是好奇。好奇我为什么会在学年中途调走,因为在教育线来说,一般都是在暑假期间调动教师岗位,像我这样在寒假期间调动的情况比较少见。还有朋友专门请我吃串串,给我长士气,激励我:“不过塘的鱼不肥。”。真令人哭笑不得。我从一开始的震惊、心神不宁、五味杂陈到现在的依依不舍。

自二OO六年夏天大学毕业到现在,我一直待在牛中,十五年了。在这里,我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牛中见证了我从少不更事的愣头青长成现在的中年大妈,从初为人师到资深老教师。太多不舍,太多说不清的思绪在这个校园。昨天回学校整理私人物品,翻看这十五年来在牛中拍的照片,禁不住地一次次感慨:牛中已经成为我的母校。我在这里学习为人师、为人母,也学习如何与人合作,与人交往。我遇到了很好的师长和领导,也遇到很有爱的同事和伙伴。我们一起讨论教学问题,一起分析学生成绩,一起处理学生问题,也一起吐槽没有七十二般神通来应付学生的八十一难题。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暑假的旅游好像总是遥遥无期。

我在这个校园里哭过、笑过、焦虑过、开怀过、悲伤过、快乐过。操场南边的角落有我吐过的树桩,北边的围墙上有我怒踹的脚印,竹林里有我挂过的英语卡片,生地园里有我泼的茶梗......这个校园陪着我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各种滋味,包容我的各种情绪。

在这里,我从新教师变成老教师,从科任到班主任到备课组长,也做过工会成员,担任过篮球运动员;开展过第二课堂,组织过英语演讲比赛、英语俱乐部;邀请过外教来上课,兼职做过政府的英语翻译。除了精彩纷呈的教学工作和校园生活,我还从一个教书匠型的教师转变为研究型的教师。先是完成了华中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的学习,获得教育硕士学位;接着完成了镇级和市级课题的研究,职称也从初级晋升到中级。这个过程我用了十五年的时间,蜕变得缓慢而结实。作别牛中,等于是跟前半生的我道别。

回头望望来时的路,后来我学会了爱、学会了被爱、学会了靠近光、也学会了散发光......一届接着一届的学生毕业、成年,也迎来一届接着一届的毛头小子们,他们带着憧憬和热情,像火一样让我世界始终炽热着。前段时间跟几个朋友说起职业茫然和职业倦怠。我说我很幸运,因为我从不曾有过倦怠感,而对于我的职业前景,我也不曾茫然过。这是一份神奇的职业,每一天都是新的,所以每一天我都充满期待。我曾这样描述我的日常:每天早上出门时,想到今天可以去班里上课我就很开心;每天傍晚下班时想到可以回家见到亲爱的家人和孩子又很开心。

总跟别人说“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今天我想把这句话用在我的身上。对于职业生涯来说,我的半生刚好过了,再有十五年我很大概率将会退休。如今出走半生的我依然少年感十足呢,对吧?你同意的吧,哈哈。感谢这个美好的校园。感谢这个校园里可爱的人儿所塑造的坚韧、向上、笃实、乐观的牛中精神,可以让我始终对教育充满热情,始终热爱,始终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我相信在新的学校里我也会一样地享受工作的过程,一样会遇到生命力饱满的学生,一样会遇到一群有爱的同事和卓越的领导。此后的每一次说起“以前我在牛中......”我的心都是柔软的吧。毕竟,我曾是牛中人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