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此情可待成追忆,桃花依旧笑春风

文/叶秋臣

【电视剧 香蜜沉沉烬如霜 1-46集剧评】

追看完46集,有些话想说。

近些年来,我对国产剧都有些失望,看起来也很挑剔。之前看《扶摇》时就觉得越到后面越是错漏连篇,故此到了后几集时,连每日的剧评都变成了吐槽。现在想来,我写剧评本就是想分享好剧给大家,但有时又往往秉着有始有终的想法,所以才会舍不得放弃,废了文字。

所以凭着良心来说,如果没有那些注水的剧情,《香蜜沉沉烬如霜》这部剧其实挺好看的。因此,叶秋臣在看剧时会自动将无用剧情过滤掉,只留下精华的部分来思考。

在没有牵扯进恩怨纠葛之前,那颗葡萄精就好像杨紫本人一样精灵可爱,透着傻气,也很善良。偶尔还有惊人之语冒出来,很是讨喜。叶秋臣之前有幸在《星空演讲》的现场见过她本人,身材其实很匀称,并没有胖到离谱。可惜镜头会放大一个人所有的缺点,所以她只能接受那些流言蜚语的攻击,还要装作很坚强的模样,让人有点心疼。之前剧还在播的时候出了秦俊杰和她分手的新闻,坦白讲没有杨紫我真的不认识谁是秦俊杰,即便现在已经看了那么多娱乐新闻,还是记不住他的脸。倒不是脸盲,可能是缺少个人特色。感情方面的问题没人可以帮助当事人解决,好像锦觅在旭凤和润玉之间徘徊的问题一样,感情是无解的。即便大家怎样去张一山的微博下留言,他们的“甜蜜互动”也只是停留在粉丝们的脑海里罢了,是我们美好的幻想。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能公开在一起,我们会送上最深最诚挚的祝福。

叶秋臣看剧之前很担心邓伦和杨紫的搭档会让我想起《欢乐颂》里关关的男朋友和小蚯蚓的影子,但实际上并没有。他们都是很有潜力的演员,于是将自己从之前的角色中彻底抽离出来,全心全意投入到锦觅和旭凤的身体里。对于邓伦,我对他最深的印象来自《十五年等待候鸟》,那部剧叶秋臣写了一篇很长的剧评,也非常喜欢他饰演的柳千仁一角。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把那篇剧评搜出来看看,当时用心截了好多图,也写了很多文字廖表心意。

说起来挺巧的,那部剧里也有张雪迎。

其实电视剧都脱不开感情戏,若是只有两个人的故事肯定不能都像《金秘书》那样一路甜到底,所以总要引入第三者来增加可看性。于是《香蜜》现在的粉丝基本上分了两个党派,一边站旭凤,一边站润玉。

加上锦觅,就是我们熟悉的三角恋。但这段爱侣争夺战是何时开始的呢?其实直到锦觅去凡间历劫之前,他们都算不上爱情纠葛,只能是几个人几种相思罢了。锦觅因为陨丹的原因无法真正爱上一个男人,但在凡间时陨丹出现裂缝,她主动亲吻熠王的那一刻,才算是让爱情的种子萌芽生长。

旭凤在感情方面最麻烦的是后知后觉,这一点不如润玉的思维快,所以先期时落了下乘。比如润玉早早就发现锦觅不懂男女之爱,于是将错就错让水神许了这门婚事,看起来顺其自然,其实也是计谋得之。于是,润玉在这段感情里最大的优势来自于“指婚”,因为那是父母之命的希冀,他们两人成婚才是众望所期,不成婚则是忤逆圣意。

正是这样的设定,让锦觅和旭凤之间的爱情变得意外坎坷。之所以有人会更喜欢这一对,是因为他们心中“爱情至上”,所谓的规条不过是束缚的枷锁,而只有真爱才是解开锁链的钥匙。因此,他们不会在意这份爱情的代价是什么,是抢走兄弟的老婆还是不顺从母亲的指示,因为爱情才是他们在意的重点。

而喜欢润玉的人,是将自己代入后体会到那份背叛的痛苦。可以想象,自己的未婚妻一直和自己的弟弟不清不楚,在天界就落人口实,结果到了凡间反而给了他们名正言顺谈恋爱的土壤,怎能不心生妒意?道理是没错的,但终归少了“爱情至上”的原则,与之前支持旭凤的人理念相悖。

向来“指腹为婚”就是痛苦的根源所在,两人连见面都无,就已经注定是夫妻了。仙人的周期又那么长,难不成都像水神和临秀那样相濡以沫,淡然相处吗?

锦觅错在那颗陨丹上,导致她感情上始终有些游移不定。她想着让身边的人都欢喜,所以没有拒绝这门婚事。又因为自己的陨丹被大家来回倒腾,裂了又修复,才前后判若两人。当初先花神是希望她不要陷入劫难才植入这颗无情之种,却不想这劫难本身就是陨丹所致。因果循环,有时真是难以预计。

润玉错在他对爱情的定义。世人皆知强扭的瓜不甜,强拉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结婚真的有意义吗?爱情是相互的,单方面执着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没办法让她变得更快乐,不如放手让她飞走更好。现在,她不过只是变成了你与火神对抗的战利品,否则看着她全身都仿佛裂开一样的痛苦,你怎会如此舍得?怎会强留她在身边却不得欢颜?难道真的会如你所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吗?你的爱没错,但放手让她自由也许能让彼此都更释然。

旭凤错在他顾虑太多,无法放手去爱。天后只想让他娶鸟族公主,他敬爱的兄长是自己喜欢的姑娘未来的夫婿,天帝钦点了这场婚事,水神作为锦觅的父亲也很宽慰。他不想让天后失望,不想让兄长伤心,不想让自己的父帝和锦觅的父亲有违当年的诺言,所以他虽然对这场婚约有阻拦,却迟迟未真正表明心意。往往成败也就在一时之间,所以错失了先机,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在大婚那日,也是润玉夺权那日,凤凰被锦觅捅死了。火神不再,限制不再,阻碍不再,只要能卷土重来,就可收获幸福的果实。

只可惜,不知彼时的旭凤和锦觅,还是否如曾经的熠王和圣女。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