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双罗合璧,就算把话说完,不还是那样吗?

写在前面的话

不久以前,du评君在书店里看书,看到一本书的封面上两个“老罗”:罗永浩,罗振宇。当时du评君对朋友说,哪个读者那么倒霉,去买这两个人推荐的书,一定会后悔的。

结果前不久出了一个海报,罗永浩和罗振宇要进行一次会谈,但是在诸多热点之下,这次访谈显得有些不温不火,至少朋友圈内没见过几个人在转发类似内容。而最早见到这次访谈内容的,还是在逻辑思维《得到》公众号上发布的“2万字精华实录”,以及虎嗅的一万字版本。

正文

在看完这个两万字精华后,以及参考一万字版本,加上“差评”公众号的内容,du评君真心有种想吐去年年夜饭的感觉,一种不舒服排山倒海一般涌现心头

首先不谈对两个“老罗”的印象,谈谈罗振宇就这次访谈的前言。

罗振宇开头提到:

“在这个创业时代,罗永浩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样本,因为他的身上集中了太多的极端,他创业了,有的人极端看好,但是也伴随着极端的质疑,他的性格就有一些极端,他进入的又是一个极端竞争的行当。”

这话挺场面的,把他本家的特性都往极端上概括,似乎除了极端就什么都没了。但是唯独罗永浩做了什么改变行业的事情只字不提。用人话说,就是他挺特别的,作为样本挺好糊弄吃瓜群众的,虽然有人看好他,(但是他现在除了争议之外还一无是处)而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看就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接下来,罗振宇把这次访谈的副标题取名为“让他把话说完”,罗振宇讲到:“在这个媒体时代大家都在说资源很紧张,时间碎片化等等,但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长谈就变得特别有价值。”

看到这里,du评君被罗振宇的思想和情怀以及愚蠢给感动了。在当下这个自媒体高度发达的年代,哪怕百度不到的信息,微信搜索也能出现得七七八八。这样的长谈无非只是因为有些人没耐心阅读长篇大论,世道变了,所以两个老罗要给大部分的小白一个了解创业者的机会,以此来博取共鸣和眼球。

ps:如果说现在人都碎片化阅读,那我想始作俑者罗振宇老师一定难辞其咎,毕竟类似断章取义,把书籍内容掐头去尾的事情他没少做,并且他下面的死忠粉也都有耐心一篇篇读完,所以要说资源紧张,时间碎片化,无疑只是罗振宇博人眼球的拿来耸人听闻的说辞罢了。

而闲话少说,我们还是继续切进正题,接着讨论关于这次访谈的内容与质量。

1,创业为了什么?

在du评君的心目中,最有含金量的访谈,无疑是一个长者怒斥后生naive的那次采访,期间长者各种谈笑风生,外语,谚语齐上,各种段子,热度经久不衰,而接下来那次,还是这位长者和华莱士那次,毕竟搁到当下,会发生什么,我们就不细说了。

这个访谈一开始,罗永浩就讲到了创业要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基于理性,要为了赚钱去创业,第二种是为了理想,不去计较后果。如果第一种,罗永浩就会帮人分析利弊,而第二种则会无条件去支持。也难怪之前新东方高层对罗永浩的评价:Some kids love he very much.敢情这套青春期思维老罗一直未更新。

创业,赚钱,梦想,抑或者改变世界,这些并不是简单的平行关系,而是有严密的层级关系。赚钱可以不用创业,而创业势必要有利己以及利他两种情况,如果光利己,那道德上会被人唾弃。这个时候,如果还捆绑梦想,那充其量只是一个巨婴,因为巨婴的眼里只有他自己,而且对于自己的麻烦,他永远不会内疚,哪怕给这个世界一次次添堵。

罗振宇接下来说,这个社会创业家辈出,看到这个词——“创业家”,du评君知道画家,书法家,企业家,作家,政治家,都是各行各业的杰出人才。那创业家又是什么玩意,是哪天破产都不知道的微商?还是和罗永浩一样半吊子跨界的相声演员?

俗话说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沮,但是刘备好歹三分天下,可是现在创业家空有头衔,无规模格局,创业未半都花光预算了,这样就称之为“家”?不知道创业难度的认为创业家不明觉厉,但是知道其中猫腻的岂不要笑掉大牙?

2,钱和本质什么时候变过?

接下来,罗振宇又总结了一句“金句”:钱对于创业的人来说,是放在外面能看得见的,自我成长的进度条。敢情除了掉进钱堆,罗振宇其他方面都是逆生长,之前还理想主义,创业,到最后总结又万变不离其宗,到最后都无法逃脱一个钱。

但是结合罗振宇撤资papi酱,发行的200元会员卡,以及卖月饼之类的活动,推出得到app所受到的争议,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你想让他真的搞点什么感天动地的创业行为,真正能在利己的同时,改变一下这个世界,真正为这个世界,而不是只是他自己思考,真挺难的。

在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当中,两个老罗开始对细节进行了叙述,在看了很多遍之后,留给du评君的,除了想笑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感动。对话期间,罗永浩提到了自己犯的错误,然而一想之前罗永浩刚刚开始做手机,对质疑声音针锋相对,冷嘲热讽,其实当时du评君还是他的粉丝,但是在其打算做手机之后,结合微博上的表现就彻底变成了路人。

这次《对话》里面更印证了罗永浩的小心眼,在微博上将锤黑拉黑,当拉黑人数超过微博限制后,还要走后门找关系。看到这个细节的时候,du评君不得不说官僚主义的作风已经深入人心,罗永浩也从那个不屈服于各种潜规则的老罗,开始迅速转变,将任何与自己相关的责任义务撇得一干二净,只能说当年那个还在办学校的老罗算是彻底不在了。

3,道理都没错,但为什么还那么难?

除了和过去的老罗告别之外,du评君也从这次的《对话》中印证了罗永浩和罗振宇的特点,急于收割观点,提纯自己的人生。罗振宇问罗永浩,未来追赶的杀手锏是什么?罗永浩回答,在十年里面就做出高度差异化和创新赢得市场。

这话没错,是这个道理,但是不意味着别人就按兵不动。很难想象罗永浩怎么出现的自信?用人话说,罗永浩的锤子进步,势必会导致别的手机进行相应的调整,很难想象在制造,设计方面,他的优势会大到一种让别人无法追赶的地步。

与此同时,罗永浩还有一个很naive的观点,认为小公司可以击败大公司。

对于互联网的产品类企业,非常喜欢拿这句话来自欺欺人。小公司靠产品,体验有了立足之地,然后开始提升自己,慢慢超越大公司,变成人生赢家。可是这条规律不等于别人就置若罔闻,大公司固然有自己僵化的制度,但是这些早已过去。

当下的资讯密集和便捷程度远非90年代的美国,00年的中国,都快接近2020年了,后入一个行业,并且产品高度相似,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同样的竞争者都能让他够呛,更何况那些多方面齐头并进的大企业,别人靠专利就能赚到的钱,对于锤子而言,同样的金额可能要多出很多的努力。

4,创新的本质,到最后只是一地鸡毛?

而整篇访谈中,还值得一看的,可能莫过于罗永浩认为自己能参与下一次的平台升级,以及他提及的差异化线下销售。但是在根本上,du评君就开始怀疑,他就算当下都缺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夹缝中生存,又如何跟别人竞争,从而继续存活下去。

去电影院看电影,OPPO的广告始终占据院线片头,而这类院线中的观众很大一部分和追星族重叠,同样也是芒果台的各类节目的忠实簇拥。同时更别提华为,小米,苹果在各自用户群体可接受信息范围内的覆盖。

因此du评君认为,罗永浩与其依靠线下的功能,靠人去销售机器,真不如给自己品牌建立一个直观形象,建立一个不同的消费群体,让更多人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毕竟要等到最后一步,依靠个人地推了,恐怕结果也就是山穷水尽了。

最后,罗永浩做了总结,能做手机创业,是自己这辈子都难以置信的幸运。

嗯,能把利己主义弄得那么高尚,自己弄得满地鸡毛,苟延残喘下还顶着创业家光环,社会居然能有这样的容忍度,也真是难得的幸运。同时拿着过时的工匠精神,和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为自己营造除一种优越感,想想也是挺好玩的,那么多人陪着自己任性,玩砸了还有人埋单。

这次终于按照罗振宇的想法,全国陪他折腾了一个最长的访谈,罗永浩也把自己的思想,经历都阐述了清楚,但是他们又真的说到了什么?对这个极端的创业环境,又带来了什么帮助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