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夫妻老来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父亲母亲是因媒妁之言而结合的。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不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浪漫多彩、轰轰烈烈。但是,他们之间的那种云淡风轻、细水长流的感情,常常让我们这些孩子们羡慕。特别是在他们年岁越大的时候,那种携手相伴的、亲情爱情融在一起的感情,常常让我们感动。

                                (一) 儿时记忆的父母

小时候,我们眼里的父亲母亲,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夫唱妇随、琴瑟相和。那时的父亲大多时候在外忙碌,早上吃完饭就出门,下午或晚上才回到家,有时也会出差去外地,父亲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武汉和桂林,我们孩童记忆里那些武汉的糖果、桂林的糕点的美味感觉,至今还在舌尖回绕。母亲则在家里收拾整理,给孩子们洗衣服,准备午餐和晚饭。母亲喜欢听花鼓戏和黄梅戏,做家务的时候,她常常打开录音机听戏,把声音开得大大的,楼上楼下忙活的她,都听得见,甚至隔壁家的邻居也可听到。我印象最深的有《刘海砍樵》《打铜锣》《天仙配》这几曲,有时候母亲也会跟着哼唱起来。

我至今还记得几句戏词“刘海哥,哎,你是我的夫咯呵……胡大姐,你是我的妻咯呵……”“收割季节,谷粒如金,各家各户,鸡鸭小心……”。我最喜欢听母亲唱那曲《天仙配》,我现在偶尔也还会哼上几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多美好多甜蜜的一副生活画面。小时候,父母在家旁边的菜园里种了许多蔬菜,夏天的黄瓜、豆角、茄子、苦瓜,冬天的包菜、芹菜、芥菜、萝卜、白菜……早上或傍晚的时候,父亲母亲常相伴在那儿浇水施肥,真的与戏词里描述的那样,一个挑水,一个浇园呢。

不过,在菜园里忙碌得最多的还是母亲。后来,为了母亲不那么辛苦,爱动脑筋的爸爸,在菜园中央里装了一个可以自动转向的水龙头,每天早晚,母亲只要拧开水龙头,水雾就四散开来,不再需要人手去浇水了。

早几天,我和妹妹相约回到乡下的老房子,与父母一起过周末。我们发现菜园里一派生机,居然绿莹莹的一片,父母又开始种菜了。在那个周六的傍晚,在被他们遗忘了二十年的菜园里,我看到父亲在提水,母亲在浇菜园。那一幕,好熟悉、好温馨,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些清晨和日暮,在菜园里劳作的父亲母亲。

父亲不论是在外忙碌一天后回到家,或是从外地出差回到家,母亲总会提前烧好开水,泡好茶,夏天是一大壶冷茶,冬天是一杯热茶,大多时候母亲还会把茶端到父亲手里。在外辛苦疲累了的父亲,一般都会立即接过那个茶缸,咕咚咕咚喝起来,一副很满足,很享受的样子。现在我每次回到老家,母亲也总会端杯茶给我喝,带着爱意的冷茶或热茶,并不忘说一句,你又瘦了,尽管我可能并没有真的瘦。最近,不知为何,我回到家的时候,闺女常常都会端上一杯茶,笑眯眯地在门口迎接我,然后加上一句:“妈妈,您辛苦了!”我觉得很享受,因为我有太多这样的进门端茶喝茶的温馨记忆了。

                                      (二) 相守扶持的父母

这些年,我们几姊妹一个一个长大,在外成家立业。一个比一个离得远,大姐在衡东县城、二姐在省会长沙,我在广州、妹妹在深圳,本来以为笃定留在了家乡小镇发展的弟弟,后来也在深圳安了个小家。好在弟弟大部分生活和工作场景还在镇上,弟弟的儿子——乖巧可爱的小睿睿也陪着父母在一起。不过,弟弟也挺忙,睿睿又要上学,所以大多时候,只有父亲母亲留在镇上和乡下的那两所大宅子里,互相陪伴。

在父亲母亲眼里,孩子们都已展翅高飞了,飞得离他们有点远了。他们会牵挂,偶尔也会有孤单,不过,她们乐意看到我们高飞,飞得越高越好。最好的父母,是懂得放手、舍得分离的父母。我想,我们的父母就属于这种。

外面的世界很繁华很精彩,父母本来是可以在孩子们的城市多住一住的。不过,他们不大愿意掺和到孩子的生活中,也恋他们自己的家。尤其是父亲在老家惬意得很,他有很多朋友,没事就在一起串串门,聊聊天,喝喝茶、打打牌,所以他在外面根本就呆不住。相对来说,母亲对外面的生活更快地适应一些,她在我所在的小区,没多久就交到好多新朋友,一起跳舞、打牌、买菜啥的,日子也挺自得的。

不过,母亲在外面也绝对不会长呆。母亲总是说,你爸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母亲还会说,你爸总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就睡着了,又不记得盖被子,一不小心就感冒了。母亲帮我叠着衣服、被子的时候,也会说起她不在家时父亲从不会换洗被套的囧事,说父亲太不会照顾自己,总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偶尔母亲也会提及几件他们互相扶持的事,比如某一次,不知怎么的,她突然头晕,倒在地上起不来,幸亏老爸及时发现了,立刻送她去医院,才没有什么事。看得出来,母亲口中心中对父亲都是满满的挂念,她也担心她的老头子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所以,她若开始念叨了,我们也不会强留母亲住太久,会让她早早地回去陪父亲。

父亲还是有些小爱好的。父亲喜欢玩牌,扑克、麻将、字牌,什么都会一点,似乎都玩得不错,不过,他很节制,从来不玩大的,晚上若打场牌,现在也一般是到九点结束,小赌怡情。最初母亲不会,也看不惯他打牌,觉得是不务正业。后来,父亲耐心地教会了母亲玩字牌,所以,现在已经没太多事的母亲,她的日子里也多了一项活动,午觉后玩一阵牌。过时过节家庭聚会的日子,父亲母亲都可以上阵打牌,我们家就可以开上几桌字牌,挺欢乐。有时候,母亲忙什么去了,没有打牌,忙完后凑过来看,在牌桌上的父亲常常会主动让位给母亲,来,婆婆叽,你来这打吧,玩一下子。母亲有时也会假意或真心地推辞下,然后再乐呵呵地接着父亲的位子继续玩了。

父母这些年生意还不错,过时过节,我们子女拿钱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常常都不要。有时,我们就会把钱拿到母亲手里,说是拿给她打牌的,母亲这才欢喜地收下。近些年,母亲打牌输的日子多,她自己说,年纪大了,反应慢了,打不过人家咯。她说她每年都要输掉掉一小笔钱,我们姐妹们笑着说,你的牌友一定都喜欢你,母亲点头称是。父亲也总是豪爽地对母亲说,输钱也没关系,你尽管去打,打牌的钱我们还是有的。每当听到这话,母亲就很欢喜。

父亲年轻的时候爱看小说,没事的时候,就抓着一本书,上厕所、坐车船都得带上一本书。这两年,父亲也爱上了玩手机,学会了玩微信,还常常把微信家人群里孩子们的聊天记录说给母亲听,他老人家现在用的最新款的苹果6呢。他喜欢在手机上看小说,睡前常常拿着手机看得很入迷。

有段时间,父亲还喜欢上了打游戏,总在电脑上玩QQ在线游戏,据说老在平台充值,冲了大概有好几千吧。难怪腾讯公司的业绩和市值那么高,就是因为有父亲这样的痴迷铁粉。有次,母亲半夜醒来了,发现身边不见了父亲,厕所也没有,她慌了神,到处找,最后却发现她的老头子在隔壁房间,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玩得正开心呢。原来,半夜父亲起床小解,突然想玩游戏,忍不住跑到电脑面前打上一局了。

有一次,母亲在我家小住,期间父亲也来广州呆了两天。父亲走后的第二天,母亲一边在镜子前面梳头洗脸,一边笑着说,你爸那个家伙又在电视上购物了,你看还给我买了瓶面霜带过来了呢,他这个家伙呀,估计是钱多得花不完了,总是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母亲嘴里在嗔怪,但脸上露出的是开心。涂完脸后,香喷喷的妈妈坐在我旁边,开始“数落”起爸爸的电视购物“陋习”来,说他最近又买了一堆降血糖的食品,还给她买了降血压的茶,也不知道有没有鬼用。看着妈妈乐呵呵地在那抱怨,我心想,不管药是不是真有用,只要父亲给母亲买,母亲总归是很开心的,心情愉快,自然身体也就会更好的啦。

去年,父亲母亲“南巡”了一次,去看了弟弟在深圳的新房子,在广州我家、深圳妹妹和弟弟家各住了几天。在我家住时,母亲不小心在小区门口摔了一跤。幸亏当时,父亲在她身边,立即扶起了她,没摔伤。后来姐姐生一心宝贝,母亲去长沙陪月子,在姐姐的小区又摔了一跤,这次有点严重,鼻青脸肿的。母亲在电话里跟我说,她年纪大了,不行啦,走路都走不稳了,在姐姐家都不敢抱小外孙,怕摔到他,那种不得不甘心服老的语气,听得我心里怪难受的。回老家后,父亲对母亲说,要是他在身边,就不会这样啦,让母亲不要到处“乱走”啦。父亲希望母亲陪伴在身边。之后,我们再想叫母亲出来小住就更难了,特别是乡下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了之后,母亲总说,哪里都没有她乡下的家舒服,她就想呆在老家,哪都不想去了。

老家确实很舒服,房间宽敞,空气清新,田园风光也很美,不过,更重要的是,老家有与母亲相依相伴的父亲,所以,她哪都不想去了。母亲常常跟我们说一句话,少年夫妻老来伴。携手相伴的父亲母亲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