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年爱情买卖》3.11冰火两重天

字数 4768阅读 49

311冰火两重天

上一章 小说《十年爱情买卖》3.10利益是最好的盟约

夏日的午后,徐春红翘着腿听着销售总监汇报着近一个月的回款业绩。看着那一串串的数字,她的脸上扬起了微微得意的神色。清脆的手机铃声在突然响起,作了个手势示意暂停,接起来却是蒋梅在电话里哭泣着说陈永清被车撞了在医院。

匆匆赶到医院时,陈永清还在手术室里。蒋梅一边哭一边讲说了事情的经过,陈永清是在下课回家的路上让电动自行车撞了一下后摔倒在地上的。撞车的人跑了,路人打了120送到了医院。幸亏还是送到陈墨上班的医院,是陈墨的同事在口袋里翻到名片认出这个人是陈墨的爸爸后才通知蒋梅的。等蒋梅赶到,陈永清已经在手术室了。

“师母你别哭,老师一定没事的,电动车一般不会很快的。对了,张捷呢,你通知她了吗?”徐春红四处望了望子没找到张捷的影子。

“我打给她了,她没接,这不我才打给你嘛。你说要是老陈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啊?”蒋梅说话间眼泪就下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没事。”徐春红把蒋梅扶到了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来,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陈永清进了手术室,里面有医生,陈墨远在美国,还有一个亲人就是张捷。大致分析后,徐春红先打给捷,手机响了很久,还是没有人接。

“还是不接?”蒋梅在一旁追问,见徐春红点点头,她又开口:“哎,张捷这孩子,自从陈墨去美国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家里。有时你来看看我们,我打给她想叫她一起过来,她都说忙。成天也不知道忙个什么?”自从那次张捷把贷款拖到叫他们两个老人来付后,蒋梅对她的不满越积越多了。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医生,怎么样?”徐春红扶着蒋梅上前问道。

“左腿骨折了,不过不要紧,都已经处理好了。只是老人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中风后脑部有块淤血,先留院观察吧。”一个年轻的医生摘下了口罩。

“那会怎么样?”徐春红的心里一惊,摔了一跤竟然引起中风,听上去似乎挺严重。

“怎么会中风呢?那会不会醒啊?不是只摔了一下吗?”蒋梅听到中风两字也被吓得不轻。

“可能是太操劳所致,要让他多休息,淤血不大,应该会散掉,散掉就会醒了。”

“那我要通知陈墨吗?”徐春红有点拿不定主意了,听这个医生的口气怎么好像是连人会不会醒过来都不确定。陈墨跑美国大半年了,上次张捷还在说应该7月底就回来了,现在拖到8月也没有回来。

“这个你们看着办吧,我估计问题不大。可以告诉下他,应该不用赶回来,可能淤血过两天就散掉了。”医生说完有护士朝他叫有病人找,医生扔下徐春红和蒋梅匆匆离开了。徐春红一瞪眼,“可能,也许,应该……”医生的话里话外没一句肯定的。

陈永清推出手太室时还昏迷着完全没有意识,蒋梅扑上去哭得一塌糊涂,徐春红就只能在边上不断地劝着。好不容易劝住了蒋梅,已经晚上八点多,张捷还是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过来,徐春红尝试性开口:“师母,要不我去陈墨宿舍敲敲门看?”

“奥,对,我有钥匙,我去看看。”蒋梅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站起了身。

“师母,我去吧。张捷可能手机没电了,我去看看,在就叫她过来。你看着老师,我顺便买点吃的回来。”徐春红连忙阻止,她不放心把这个看上去六神无措,完全是惊魂末定蒋梅在这个时候放出去。

“行,那你去吧,叫她过来帮帮忙。”蒋梅从包里摸出了串钥匙递给了徐春红。

在乱七八糟的宿舍里,徐春红发现张捷的手机竟然就放在沙发上,而房子里里外外,楼上楼下都找不到张捷的踪影。她只能留了张纸条,去医院外面的小店买两盒快餐带回去。蒋梅摇摇头不肯吃晚饭,徐春红只能左一句右一句劝慰着,连哄带骗。

“师母,要不你去陈墨宿舍休息会儿,我在这里守着。”徐春红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陈永清躺在床上没有醒,走自然是走不了。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两个人干守在这里也没什么作用。

“不用,不用,红红,你回去吧。”蒋梅这才想起徐春红还站在她的身后,硬撑开困得直打架的眼皮,打着哈欠摇了摇头。

“师母,你去睡会儿,你可不能生病,不然谁照顾老师。你放心,晚上我在这里守着。你明天再过来,没准你来时,陈老师就醒了。”徐春红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没有底,可蒋梅守在床边已经困得频频低头了。

“这怎么好意思。”蒋梅不放心陈永清一个人在医院,可自己又累到了极点。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去陈墨宿舍休息会儿,这里过去也近,有事的话我会来叫你的。”张捷不出现,徐春红计划着只能自己守一夜。

“琳琳,你知不知道捷去哪了?”劝走了蒋梅后,看着陈永清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反应,徐春红犹豫之后还是拨通了王琳的电话明。

“啊?我不知道哎,我这几天都没跟她联系过。怎么啦?你这么晚找她有事?”王琳的声音已经睡意朦胧。

“陈墨的爸爸下午被车撞了,现在还没有醒,你说我要不要通知陈墨啊?”徐春红的心情极为忐忑不。蒋梅已经被她劝走了,如果陈永清有什么事,她真的担不起。可如果没什么事,把陈墨从美国叫回来,她这个外人可变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我……我还是跟林飞过来看看吧?在哪个医院?”王琳的睡意一下子醒了。陈墨虽然人挺清高的,但对她们几个还是颇多照顾,有求必应。

“红红,要不这样,如果到明天早上还没有醒过来,就通知陈墨吧,毕竟是他爸爸。你觉得呢?”病房里对着两张茫然无措的脸孔,林飞硬着头皮拿出了男人的主见。

“好,听你的。”徐春红点点头,有王琳和林飞两人在后面撑着,她有了一点底气。

“让林飞留下来守着吧?”王琳见徐春红只穿了套单薄的裙子。

“不用,不用,我陪一晚好了。”

“你一个人行吗?陈墨妈妈呢?让林飞一起留下来陪你呗。”王琳有点放心不下,医院里总透着一种说不清的寒意和冰冷,哪怕在盛夏也让人觉得有寒意逼人。

“在陈墨宿舍,只会哭,我让她去陈墨宿舍睡了。老人家,不能熬夜。”

“也是,你一个人真能行吗?”王琳有点犹豫了。林飞明天一早要去客户那里送货,可让徐春红陪着,终归还是不太方便。

“当然行啊,这里有这么多医生和护士。再说了,医生和护士都知道他是陈墨的爸爸,有事我就叫他们呗。陈墨在医院原来人缘挺好的,我还以为他老是板着张脸,肯定不合群呢。你和林飞回去吧,大半夜的还特地跑一趟。”徐春红摇了摇头,她最犹豫是的要不要通知陈墨。陈永清安静地躺在床上,叫得是老师,可她像父亲一样尊敬着他,所以不觉得自己守一晚有什么不便。

陈墨的电话是在早上7点响起来的,徐春红接起马上就是一堆问题,“我爸怎么样了?捷去哪了?为什么我打回去,手机是我妈接的?”不知道是不是父子连心,还是手机铃声吵的,陈永清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

“陈老师,你觉得怎以样?”徐春红来不及回答陈墨那一连串的问题,急忙俯身到陈永清边上。

“疼。”陈永清皱起了眉头,伸手摸向被打了石膏的腿。

“陈墨,老师刚刚醒了,我去叫医生来看看,一会儿打给你行吗?捷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这几天也没跟她联系。我晚一点找找她?”跟在伊科身边三年,徐春红很快理清了事情的轻重缓急。跑到护士台说陈永清醒了,马上便有医生进了病房。“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老人思维很清楚,注意休息。”

“医生,陈墨知道了,他在那边很着急。我打个电话给他,你跟他说两句行吗?”徐春红灵机一动拨了下手机的按钮,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红红,我爸怎么样?”陈墨的声音很急切传过来。

“别这么急,是我呢,赵恒。”

“怎么样,我爸怎么了,严重不严重?”陈墨的声音明显透着焦灼不安。

“不要紧,腿部骨折慢慢养就可以了,脑部有点淤血放牛娃,轻微中风,但现在人醒了,思维很清醒,手脚也灵活能动。我等下空一点把你爸的片子和报告发邮件你,问题不大,放心吧。我,你还信不过吗?”

“哎,吓死我了,谢谢。”陈墨在电话那头松了口气。

“没事,我把电话给你女朋友奥。你小子运气不错,女朋友守了你爸一夜。”赵恒笑笑把手机还给了徐春红转身出了病房。

“陈墨,等你妈过来后,我再去找找捷,她可能出差手机拉家里了。你要不要跟老师说两句吧?”徐春红正欲把手机转给陈永清,电话那端传来了“你守了我爸一夜?”

“是啊”啊字徐春红没有说出口,电话那头的陈墨好像还带着哭腔,徐春红把话改成了:“我……我刚好有空嘛。”

“谢谢。”陈墨在电话这端落泪了。父亲出事,他在这边心急如焚,守在病床前的竟然是这个他以前最看不起的人。想起以往打电话回家,妈妈经常提徐春红来过,却从来不提自己的妻子,甚至偶尔还要抱怨上一两句。

“没事。我把电话给老师,你跟老师说两句。”徐春红的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圈。这似乎是陈墨第一次对自己说谢谢,他从来都无视自己,哪怕贴钱给他买房。

蒋梅来得挺早,还带了早饭给过来,见陈永清醒了,扑上去又笑又哭。陈永清躺在床上说自己没事,害她担心了,哄着蒋梅不要哭。一点点替她擦掉眼泪,再动手把蒋梅的头发理好,悄悄凑到耳边提醒她有外人在场。陈永清朝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徐春红突然觉得爱情应该是这样子的。两个人相携走过了一辈子,和和气气,蒋梅的唠叨,陈永清都会乐呵呵地听着。以后的她会不会也变得唠叨,伊科会听吗?徐春红在一天收到2个亿的那天试探过结婚的事,当然结果是伊科当作没听明白把话题扯开了。

从医院出来已经8点多了,蒋梅说张捷一夜没回宿舍。徐春红犹豫之后还是先去了张捷的公司。走到门口,竟然关着大门,问了问楼下的保安,保安只知道他们昨天一早一堆人出去的,有点像是去旅游,具体去做什么,保安不知道。

“陈墨,张捷他们公司的人都不在,门都关着的。保安说是一堆人走的,公司好像没什么事情,前天他们都很正常在上班,是不是有什么活动或是展会之类?捷没跟你说吗?”找不到张捷,她只能先给陈墨回了个电话

“没说。”陈墨摇了摇头,自己三天前刚给张捷打过电话。

“你有没有她同事的电话?”徐春红试探索性开口。

“没有。”陈墨有一点失落和心痛了,自己父亲出事了,老婆却跑哪都不知道。

“那我回公司想办法问问,你先别急。她这么大了,以前上学时,她是最有主意的一个,肯定不会有事的。”徐春红只能挑着不着边际的话安慰了两句。

“帮我照顾下我爸爸。”电话里陈墨的声音都有点哽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要拜托徐春红来照顾自己的双亲。

“一夜没睡?”回到金成,伊科已经在她的办公室了,见徐春红回来,倒是很体贴地倒了杯水给她。

“嗯。”徐春红点点头。一个晚上守下来,整个人疲惫不堪,一点精神都没有,她觉得也许自己真的老了。

“回去睡一觉吧。”伊科拍了拍徐春红的肩膀。

“你能不能问到张捷老板或是同事的手机号?张捷手机拉在家里,他们公司也没人,大厦的保安说可能出去旅游了,陈墨在美国快急疯了。”

“公司名字。”伊科对着电话里报了个公司的名称,不到五分钟就有电话回来过来,老板的手机,姓名,电话一应俱全。

拨通后很快找到了张捷,竟然真的整个公司去旅游了。说到陈永清的事,张捷也始终是一副淡淡的语气,没说回来,也没说不回来,徐春红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徐春红第一次觉得张捷似乎有点太没良心了,陈墨已经急得火烧眉毛了,她却还在那里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游山玩水。

放下电话再通知陈墨张捷没事,想想又不放心陈永清那边,打了个电话到护士台。陈墨人缘确实不错,说找陈墨的妈妈,护士马上就跑去叫人了。告诉蒋梅,张捷没什么事,只是人在外地。蒋梅淡淡说了句知道了,徐春红也不知道蒋梅是什么个意思。他们本是一家人,可现在却由她这个外人在中间转来转去的传话。

“打完了?”伊科见徐春红挂了电话,转身走到她身后双手绕住了脖子,“今天休息吧,回去睡一觉。”

“这样不好吧,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昨天那个回款的报告还没审完,还有下季的销售计划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跟着伊科三年多,徐春红只要是上班的日子,基本上都不会无缘无故离开或是请假。

“我顶着啊,那些报告也不差个一天两天。我在公司,你回去睡吧。想去医院的话,下午去找个护工守夜吧,晚上不许把我一个人扔下。”伊科命令式的语气,从他的嘴里传出来,徐春红理解成了关心,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醋味。

g\\o���

小说《十年爱情买卖》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