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

20201215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第一次做了要麻醉的手术。开刀割掉一个瘤。
在这之前我是个怕疼的胆小鬼。
下午15:00静静地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等医生,带我进手术室的护士一阵忙碌,敲着瓶瓶罐罐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我背对着她,我不敢问,因为我怕。
那一刻我想逃走,我不做手术了,我怕疼,要开刀。
因为主刀医生在手术前,找我谈过话了,各项注意,整个过程都告诉了我一遍,我却只记住了打麻醉的前几针会比较疼,麻醉药效过后刀口会疼。
我的脑子里跑出来的都是疼。
老天是厚待我这个怕疼的胆小鬼,在等待医生的过程中,我看着眼前三幅天蓝色的窗帘,回想着育林老师在催眠课程里教的正向链接的方法,三幅窗帘就像画卷一样,轮流播放,第一次演讲结束时的掌声,十字路口老公抱着我旋转,我毕业了,我结婚的时候倒的香槟塔,我抛出去的绣球,一个张开双臂的拥抱。头脑心智真可爱,但凡涉及到一点疼痛的画面,它全帮我过滤掉了。这样的练习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之后,两位医生才进来,其实途中护士帮我催了两次,尽管催了,医生还是在我做完练习之后才出现的,感恩,
医生提示我,要开始打麻药了,第一针放松,疼,身体给我传来了疼的信号,育林老师的welcome,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对自己说了一遍welcome,之后不停地重复这个词,八针麻醉打完了。接下来进入了没有痛感的手术过程。
手术临结束时,我还问了医生,麻醉多长时间失效,因为我要迎接术后真正的疼痛。
其实我自己知道,还有一关要过,身体从来都没有忘记,生完孩子之后我不会小便了,因为疼得怕小便了,膀胱被我差点撑爆。
这次手术之后,同样护士每过来一次,都会问:小便了吗?
我说没有。
我在努力,我就跟膀胱链接,温柔的链接,三个多小时之后,我靠自己温柔的跟它链接,把它当作宝贝,温柔地呼唤,在手术后不到三小时,我自己可以小便了。我内心欢呼呐喊,我不再是那个怕疼而不会小便的人啦,我也可以在麻醉过后迎接真正的疼痛了。
成长的意义不是我自己在那里旁观,而是我真正地参与,去做练习。
这次的手术是埃里克森生生不息的催眠帮助了我,是育林老师在课程带领我完成了生命的一次疗愈。

有一道光带领我完成了这个过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