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二十)黑帮坠落

字数 2820阅读 236

第十九章 特警出动 回顾

第二十章  黑帮坠落

      当黄建东回到衡州,已是深夜十二点。

     中心医院。众人围在高竿的病床前,都狠狠地说着要报仇的话,高竿腹部被杀牛刀捅伤了,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昏迷,正在抢救,除了高竿,小段也被打成重伤,另有几个轻伤。

     麻子跟黄建东讲了经过,下午有人来沙场收保护费,来的是白沙的公仔翔,这一带一直是他罩,他们听说换了新老板,显然是要过来先抖抖威风,议定月供,谁知碰到的是吃软不吃硬的高竿,高竿带着众兄弟将翔哥等人赶跑,翔哥又找到牛哥——牛哥是衡州南区黑社会的老大,几乎垄断了江湖势力,整个南区的古惑仔都听他号令,翔哥白沙的地盘相当于牛哥在南区的一个堂口,牛哥招集了一帮打手,拿着砍刀、铁棍等武器冲到沙场,没找到人,又跑到高竿的网吧,找到高竿,一场一边倒的屠杀,将高竿砍成重伤,还拿走了网吧里的现金和几条烟。

     黄建东有些自责,自己回来老家,还没发展呢,就连累了同学。他拉过麻子,说,带我去会会牛哥,现在就去,这边安排几个人看着。有一个兄弟出来说,东哥,我知道他们在哪。

     黄建东带了麻子和另外三个小兄弟,找了几样趁手的东西,找到辆面的,气冲冲地出发了。找到牛哥一等人马的时候,他们正在黄茶路的街边大排档吃着夜宵,其中两家店被包了场,店家在外面露天广场还摆了一个卡拉OK,场地比较开阔,倒挺适合斗殴打群架。几十个混混,有些还搂着一些穿得花枝招展的妹子,在一起抽烟喝酒吃肉好不热闹。正干着杯吃着火锅唱着歌呢,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短袖T恤的年轻人走过去一把拔掉了麦克风的插头,音乐嘎然而止。那个正唱着歌的哥们儿,正挥着刺青的手臂昂头高亢“我真的很想再活五百年......”后面的长音还没拉完,一下子跌落云端,这让他很恼火,说:“你干吗呢?别捣乱!”人太多,他还以为都是一起庆祝今天大获全胜的自家兄弟。

     黄建东不理他,大大咧咧地站上桌台,高声道:“今天!打伤我兄弟高竿的人是不是都在这里?有没有没到场的?!”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稀拉地站了起来。一个壮壮的、脸上有个刀疤的光头移步走了过来,他约摸三十多岁,一副经历过无数风雨的模样,手上还夹着烟,潇洒地一指,粗声粗气说:“你,下来!站那么高不怕闪着腰?”

      黄建东于是跳下来,面对面看着光头,自己带过来的四人马上站到他身后,都桀傲地昂着头。光头看他手上拿着一棍棒球棍,心道这是要过来的报仇的吗?小伙子勇气可嘉啊,就带这么几个人,看上去还是学生,瘦瘦的没有份量。

     光头笑道:“报上名来吧,小兄弟,牛哥我不杀无名之辈!”

     “我叫黄建东。”黄建东淡淡地说。

     “你是要替高竿出头呢?还是替高竿赔罪来了?每个月的茶点费都带来了吗?”牛哥明知故问,开始提高了声音。

     “今天这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打完了再说。”黄建东还是表情很淡,“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管你是牛哥还是猪哥,我黄建东的兄弟,没有人敢动!”

     后面跳出来一个瘦瘦的长发飘飘的小子,手中拿着一个啤酒瓶子,狂声喝道:“CAO,够嚣张的啊,你得病了吧你!在牛哥面前这样没礼貌!牛哥,您歇着,我公仔翔灭了他。”说完举起手中的啤酒瓶,朝黄建东狠狠地砸了过来,黄建东一侧身,抢先一步,手中的棒球棍一敲,公仔翔顺即倒地,手中的瓶子甩了出去,被麻子一脚踩住,麻子抄起酒瓶,狠狠地砸在公仔翔头上,给他开了瓢。

     这相当于吹响了战斗的号角,牛哥后退一步,手一扬,众混混都围了过来,黄建东带着麻子后撤外面的空场地。他交待麻子,你们在外围守着,不要让漏网之鱼跑掉,我这就好好收拾他们,你们就看着哥表演好了。麻子对黄建东的功夫心里有底得很,说,哥,你小心,对方都有砍刀。

     这时,一辆巡逻警车停在远处,里面两个警官在小声说着话,一个说:“老季,我们要不要下去制止他们?”另一个叫老季的说道:“不急,先看看吧,今天铁牛不知道又要收拾谁?黑社会斗殴,让他们少点有生力量更好。”

     黄建东摆好架势,冷静地立在众人前面,像《风云》中步惊云一样,气场诡异,混江湖的人经常打打杀杀,哪会有半点犹豫,冲上来几个勇猛的混混,手中都拿着砍刀,却连黄建东的毛都没碰到,只一招就被黄建东放倒,其他人又挥着砍刀一起攻了上来,黄建东手中的棒球棍挥舞起来,使出打狗棒法,一会儿功夫,几十个人全部被干倒,鬼哭狼嚎起来,有些倚在凳角抚摸着疼痛的部位喘着粗气,有些已躺在地上四脚朝天不省人事。牛哥看懵了,果然是条猛龙啊!手下三十多人都被他一个人一支烟的功夫全干趴下了,这传出去以后我牛哥在江湖上还怎么混?他恼羞成怒,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指着缓缓走来的黄建东,颤抖道:“你,站定,不然我要开枪了!”话音刚落,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枪声已响,射中了黄建东的右胸,子弹贯穿,飞往远处,黄建东晃了一下,手中的棒球棍扔过来,击中了牛哥的脖颈,牛哥瘫软到地上。

     黄建东走过去,捡起枪,竟然是一把M1911,这种枪装弹7发,11.43毫米口径的子弹,威力惊人,400米的距离都可击穿钢板。“枪不错。”黄建东嘀咕一声,将手枪插到腰后,一把扶起牛哥,向麻子一扬手,说,过来,把他带走,快撤,警察马上就到。

     麻子和其他三个兄弟一见黄建东中枪,已经跑了过来,本来想先扶东哥,看他不像有事的样子,又去拖光头。

     几个人将光头塞进面的,迅速驶离,来到江滩边,月朗星稀。江滩边有一片茂盛的芦苇,里面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像老鼠或猫在巡夜,夜风冰凉,波光映着月光,天际一片寂静。

     黄建东坐下,点起一支烟,麻子走到他旁边,说:“东哥,你的伤?怎么不流血?而且伤口越来越小了,才这一会儿功夫。”

     “我的伤口不碍事,我们先处理这个光头,你把他弄醒。”黄建东挥挥手。

     麻子用江水将牛哥浇醒,光头牛望望四周,手被绑住,有点紧张,多少年了,只有哥欺侮别人的份,怎么会被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逮住了,当他看见那个中了枪的黄建东仍然安然无恙,一步步走过来,心里泛起一丝不祥的感觉,今天这个事,估计善了不了了。

     “牛哥,我说了,打完这一仗,我们说道说道。”黄建东看着他,用一种很和蔼的语气说,在牛哥听来,这语气里全是阴险。

     “胜王败寇,你说怎么着吧?”牛哥不屈的昂着头,江湖大哥的气魄,岂是可以随便自贱的。

     “你重伤了我的兄弟高竿,怎么办你自己说。”

      “你不是也伤了我几十个兄弟!”

      “那就扯平了?行,那打我这一枪怎么算?”

     牛哥不语。"我也给你一枪。"黄建东不由分说,打开M1911的击锤,对准牛哥的头。牛哥一挺脖劲,今天要死在这荒滩了,只有认栽,一闭眼,只听手枪扳机一响,子弹打在他身旁滩地上。“妈的,枪都打不准了。”黄建东呸一声,“算了,不浪费子弹了。将他扔到江里去。绑上石头。”

     牛哥心里发慌,干脆的死没死成,看来要变水鬼了,这黄建东,果然是个狠角色。牛哥强打着精神,光棍得很,不屈的怒眼瞪着黄建东:“行,爷爷做了水鬼,下辈子就当水上霸王。”

     “有种!成全他!”

     麻子给牛哥嘴里塞上布团,以免他叫出声,然后给他捆了起来,黄建东上来一个手刀,将他又砸晕了。

     ......

     等牛哥醒来,睁眼一看,自己还躺在江滩上,全身脏污,一片寂静,月光仍然皎洁。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盗火线(1)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