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六) 杨子的克星

字数 2266阅读 295

第五章 首进派出所 回顾

第六章    杨子的克星

   跟马医生分开后,黄建东到医院再次探望了一下父亲,交了四千块医药费,然后去停车场将讹来的君威开去了巡香记。巡香记是大桥旁边江边风景带一家独栋的酒楼,门口很大一片停车场,停了很多摩托车自行车,这个年代有汽车还是少数,开雅阁佳美君威来的基本是一些国企领导或私企老板级的人物和一些带司机的公务员。

   巡香记的老板叫张诚,张诚已快四十岁了,以前是衡州“红门”的扛把子,开过网吧,混过深圳,东莞,走私、运输,做过多行,手下徒子徒孙有几百号,在道上是数一数二的成名人物。后来恋上了一个学心理学的女博士,爱得一蹋糊涂,苦追多年,竟然结了婚,还生了个可爱的小萝莉,便从了良,收手不混江湖,开一家酒楼,只做这一个生意。

  张诚洗手不干,红门便散了,下面的兄弟大多是高中生,技校的学生,出不来能扛旗的人。

   “建东,红门的大旗你来扛吧!” 高竿端起酒杯,豪气万丈。张诚不在家,高竿俨然是话事人。今天来的都是一些玩得比较好的兄弟,大多是子弟学校出来的混混,还有几个师院和技校里的大哥,听高竿和麻子说了今天的事,说李小龙估计都打不过我们东哥,大伙对东哥肃然起敬,杨子和锤子,那是道上成名的人物,原来在东哥这儿只是渣一般的存在啊,如果拉起红门的大旗,一统江湖岂不是指日可待。于是兄弟们起哄。包间里热闹非凡。

  “扛你妹啊扛!高竿,我爸不是还有个粮油店吗,我先抗粮油店的把子吧我。” 黄建东放下酒杯。

  “回头再说,喝酒喝酒!” 高竿心想也许东哥要的自己不一定明白,可能自己唐突了,于是开始谈其它话题。

   一顿酒喝得晕天暗地,十个人48度的天之衡白酒干了6瓶,啤酒喝了6箱。大多是黄建东喝的,他倒也豪爽,敬酒的来者不拒,喝酒跟喝水一样,一点事儿没有,其它人都已经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喝完酒已是晚上11点,高竿要带大伙去夜总会唱歌,黄建东惦记妹妹,要先回家。君威停在酒楼门口没开,黄建东打了个车,去往机械厂家属区。黄亿已经给哥哥收拾好了房间,正在自己的房间写作业。家里两室一厅,只有56平米,还是妈妈在世时厂里分的房子。黄建东有些百感交集,跟妹妹聊了会,然后放水洗了个热水澡,见到亲人真好啊!他想。他计划明天再去找找杨子,要赔的钱得要回来。

  洗完澡出来,黄建东跟妹妹说,我晚上去医院陪老爸,你自己早点休息,于是出了门。

  刚下楼出到过道,迎面过来几个黑影,当头一人又高又壮,比黄建东还高一个头,有如铁塔,右手拿着一把五四手枪,直接顶到黄建东头上,说:“聊聊?”

  借着月光,黄建东看他的枪击锤都没开,料是唬人,右手打了个响指,黑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枪已到了黄建东手上。然后黄建东啪啪几枪,众黑影全部额头中弹倒地......

  这只是黄建东一刹那的想法,寻思这是自家楼下,好像不太方便,打扰妹妹休息就不好了。暂且扮猪吃老虎,乖乖地被押走了。一个大汉给他套上黑头套,挟裹着塞进了一辆车。车一路开去,黄建东凭着听觉,辨识方向和根据车速判断,车子应该是在沙场停了下来。在沙场一个旧仓库里,黑头套打开,黄建东眯眨着眼,慢慢适应了一下昏黄的灯光,看了一下眼前的形势,加铁塔哥共四个猛男,都足有1米9高,手里都拿着枪,其他三个跟铁塔很专业的品字形站立,打着绷带的杨子坐在当中一张椅子上,叼着烟用怨毒的眼神瞪过他,旁边站着锤子,一共六个敌人,再瞄了瞄出口,窗户,心中有了底。

  铁塔哥说话了:“过江龙是吧!今天就送你去江里喂鱼,在衡州,碰到我们华府的人,是龙得给我盘着,楞小子屁事不懂!还一百万!你怎么不要一千万啊!” 说完用枪指着黄建东的头:“跪下!”都玩枪了,黄建东没给他任何再说话的机会,电光火石之间,枪已到黄建东手上,击锤抖开,然后啪啪啪三枪,另三个猛男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全部中弹,枪掉在地上,不敢再动,一脸惊奇。当黄建东用枪反指着铁塔时,黑子心里拔凉拔凉的,情报不准啊!这小子还是人吗?

   黄建东把地上的枪踢走,很从容走过去,将四个大汉和锤子一个一个手刀砍晕在地,用枪指着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的杨子,说:“我们聊聊?”

   他将枪别在腰上,从仓库找到把铁锹,左手拿锹,右手将杨子托到江滩,掼在地上,也不睬他,开始用铁锹挖坑。

  杨子这时候肠子都悔清了,妈的这是要活埋吗?我怎么这么倒霉碰到这种人,平时道上横着走揍几个百姓不是跟撒泡尿一样吗?江湖怎么瞬间变得如此匪夷所思。想跑又不敢跑,小子枪里还有子弹呢,就算没子弹肯定也跑不过这个超人。

   坑很快挖好了,黄建东冷酷地提起烂泥一样的沙场老板,一扬手扔进坑里,开始填沙。

 “哥,哥,不,爷爷,爷爷,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杨子已经全慌了。

  黄建东全然不理,过去扯下杨子的衣袖团成一块塞进他嘴里,然后继续埋沙泥,当快埋到脖子的时候,杨子已经尿了,鼻涕眼泪糊了脸。

  黄建东停住,又将塞嘴的布一把扯出来,点上一支烟,蹲下来,说:“想活?”

    “想想想!”杨子边咳边哭边如捣蒜般点头。

    “怎么赔偿说说看。”

  “一百万.......哥,爷爷,我也没有一百万啊......沙场给你,挖沙船给你,车给你,全给你,行不?” 杨子哀求,这时候,就是老婆孩子他都可以不要了。

     “走吧,签字画押。”

  回到仓库,黄建东拿着杨子写的转让条子塞进兜里,吹着口哨,向医院走去。路上不忘用手机拨了个110......

   杨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望望星空,活着的感觉还是好啊。

     ......

  中心医院,父亲已转到住院部,推开病房的门,父亲已睡,黄建东给父亲用毛巾擦了擦脸,上个厕所,回来趴到床边,手枕头,进入梦乡。

      读到的都是有缘人!如果还算好看,请动动贵手,点个喜欢,点评两句哈,将它推荐给你的朋友,将这本小说顶起来,多谢多谢!

下一章

下一章 第七章 球星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