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第38天(原名《失恋33天》)

本文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三十七天

秦庄到LA时已是华灯初上,十多个小时的行程让他显得有些疲倦。许岩安排的很周到,一个中年男人接了他和郑博士,自我介绍说姓郝,这几天负责秦庄的行程。

秦庄看着车窗外那个巨大的“Hollywood”一闪而过,这几日一直绷着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他不知道姐姐和老爷子那夜之后怎么样了,涛子那小子,唉……他有点没想到萧天泽会是这么个人,又有点恶毒地想,要是老爷子知道自己选的萧家竟然是个毒贩子,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直到想到了周涵,他的神色才温柔了下来,那丫头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想自己了吗?这个点儿应该在准备上课了吧?

休息了一晚,秦庄第二天一早就带着郑博士在老郝的陪同下去了药品专利局,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着,直到三人见到了负责批文的Alice。Alice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深灰色的套装,金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之前一直是郑博士在跟她接触,她推了推眼镜,朝郑博士点了点头,绷着脸说:“郑博士,很抱歉,这份配比和我们之前收到的配比一模一样,我很疑惑。”

郑博士浸淫学术多年,谈技术和理论可以,碰到这种尖锐的言辞就涨红了脸,有点不知所措:“不可能的……”

秦庄按了按郑博士的肩膀站了起来:“爱丽丝小姐,你好。我是HTW的负责人秦庄,很高兴见到你。”

Alice看着秦庄,眼里面儿的不屑让秦庄有点不舒服:“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我们公司提供的这份配比绝对没有问题,而贵机构手里面的另外一份儿就值得深究了。因为,就在前天晚上,我们实验室的实验数据被人窃取了。我有权相信和推论,并且可以肯定,您手中那份所谓一模一样的数据,不过是对方窃取到的实验成果罢了。”

Alice摇了摇头:“这里是LA,人格担保?很可笑不是吗?你们没有证据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处理的。”

“据我所知,贵机构是有仲裁机制的,只要我们可以提供证据就可以进行申诉,是吗?”

Alice脸色僵了一下:“你们如果有证据,可以举证。”

“我们当然要举证,不过,不是对您个人,而是对贵机构的仲裁部门。我之前在前台已经填写了申请表,可以立刻提交申请,进行仲裁。”

Alice脸色很不好看,冷着脸挑了挑眉:“那今天就到这儿吧。祝你们好运。”

和郑博士一起上了车,秦庄才扯了扯领带,长吁了口气:“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她根本就不愿意听我们的申诉,幸好许岩打听到可以申请申诉仲裁,不然,可能真得吃个哑巴亏了。咱们先回酒店吧,一切等后天仲裁会开始后再说。我们证据充足,不怕他。”

萧天泽站在地下室的实验室外面,看着几个人朝躲在墙角的温晓坤逼了过去。实验室进度不错,已经按照秦庄那里得来的配比配出了第一批药,他给它命名为“死神”。哼,想做救世主?那也要看是谁来做了。

温晓坤很快就被几个男人制服了,死死地摁在了手术台上,有人迅速绑住了他的手脚。温晓坤红着眼,应该是在大声嘶吼,不过实验室隔音做得很好,站在外面的萧天泽和萧立什么也听不到。

一个实验人员调好了点滴,将针慢慢刺入了温晓坤手上的血管里,药缓缓地滴了下来。很快温晓坤就开始抽搐,他歪着头死死盯着窗外的萧天泽,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强烈的痛苦让他面部表情诡异了起来,很快就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任人摆布。

萧立站在萧天泽身后握紧了拳头,嘴唇绷地紧紧的,他朝前迈了一步,想求萧天泽停下来。

萧天泽的电话这时候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接了起来:“Alice。”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萧天泽皱起了眉:“我知道了。”

温晓坤已经晕过去了,萧立看着转身出去的萧天泽,犹豫了一下没有跟上去,而是转身推开了实验室的门。

“他还好吗?”

在一边守着的实验人员点了点头:“生命体征还算正常。”

“多会儿用新药?”

“三天后。这个药要吊三天,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到了峰值之后再用T—3才能看出来效果。”

T—3不是别的,正是之前孙浩然他们用的那种新药。萧天泽想同时试试T—3和HTW的效果,在温晓坤身上。不说HTW能不能管用,死在T—3上的人已经有三个了。

秦庄和郑博士到了酒店准备下车的时候,老郝忽然锁了车门,转头看着秦庄:“秦先生,你不要往后看,我们被跟踪了。”

秦庄愣了一下,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商务车,司机戴着太阳镜,正在点烟。他冷哼了一声:“那女人果然有问题,咱们不过前脚才出门,她后脚就跟人通风报信了。”

“秦先生,现在怎么办?”老郝问道。

“陪他们玩玩儿。老郝,我看你车技不错,一会儿靠你了。不用起冲突,让他们知道咱们也不是软柿子就行了。”

老郝笑了笑,猛地一脚踩下了油门,越野车呼啸着冲了出去。后面那车迟疑了一下,也迅速跟了上来。两辆车一前一后飞驰出了停车场,拐上了右边的快速路。郑博士白着一张脸,紧张地抓着门上的把手,不停地往后张望。秦庄则盯着后视镜,萧天泽,你够狠啊。

“老郝,能甩掉吗?”

“嗯。”

老郝在下个路口的时候忽然加了速,赶在变灯之前窜进了右侧的路口,后面那辆车一个迟疑就被前面的车夹在了中间,渐渐消失在了后视镜里。

老郝带着两人七拐八绕到了一栋公寓楼下面:“秦先生,您和郑博士这几天在这里将就一下吧,许总特意为你们安排的。”

秦庄挑了挑眉,看着眼前这栋位于闹市的公寓楼,觉得许岩真是个神奇的人。

闹了一场,已经是下午了,三个人草草吃了顿饭,就回了各自的房间休息。秦庄看了看时间,国内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了,他亲了亲手机里面周涵的照片,低声说了句“晚安”。

萧天泽在国内却没这么安逸,他怒气冲冲地在书房里转了两圈,操,本来以为可以在国外把秦庄那小子收拾一顿,最好收拾的回不来了才好,没想到他竟然有帮手,还躲起来了?真是见鬼了!他烦躁地揪了揪领带:“萧立!萧立!”

任远跑了进来:“少爷,立哥出去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

任远在萧家的地位比萧立稍微低些,一直不服气,这会儿眼见主子怒气冲冲找不到萧立,想着正是自己表现的好时候:“立哥这几天精神一直不太好。”

萧天泽皱了皱眉:“分不清轻重的东西!行了行了,既然这样,就你去办吧。”

任远愣了一下立马喜笑颜开:“少爷,您吩咐就是。”

齐天翻看着电脑里面儿自己和周涵过去拍的那些照片,每张上周涵都笑得软软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他抬起手轻轻摸上了屏幕上周涵的眼睛,指尖是冰凉的触感,他抖了一下,苦笑了一声。

他合上电脑,拿起钥匙下了楼。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碰到周涵。不过他记得周涵以前夏天的时候晚上总是喜欢出来散会儿步,希望这习惯还在。

周涵换了身儿轻便的衣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电话。秦庄去A国已经第三天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打电话。时差搞得两个人总是碰不到一起,这会儿那边应该是早上。周涵把手机抓在手里抓了一会儿,边下楼边拨通了秦庄的电话。

秦庄这几天也不敢出去,就窝在公寓里整理资料,本来他以前上学也是每天吃西餐的,这一年也许是被国内的饭菜养刁了胃,吃了两天牛奶面包竟然开始胃疼了。好在老郝准备的这公寓设施相当齐全,秦庄打着了火,翻箱倒柜翻出了点儿米。米不知道是哪任房主留下的,他摸了摸闻了闻,还好没有发潮。

他捂着胃靠着灶台热好了水,单手洗好了米,刚揭开锅盖,门忽然被擂响了。他这几天睡得相当不踏实,这么一惊,手被烫了一下,手里面儿的手机直接掉进了锅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在锅底躺尸的手机,头发都快站起来了。

老郝帮着打发走了查房的警察,跟秦庄一起盯着那个煮熟的手机发呆。

“老郝,你说这还能修好吗?”

“估计,不能了吧。”

“操啊!”秦庄踢了一脚茶几,闭着眼睛靠在了沙发上。真是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儿啊。

周涵疑惑地看着手机上迟迟未接通的电话,噘着嘴慢慢出了电梯。秦庄估计在忙吧,还是信号不好?她忍不住地胡思乱想,赶紧晃了晃头。这个小区住的都是年轻人,很少有人有散步的习惯,小区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平时周涵都会觉得挺享受的,今天却忽然觉得有点儿瘆得慌。她搓了搓胳膊,咦,是不是要变天啊?

她慢慢地跑了起来,心里边儿忍不住惦记秦庄。人估计得瘦了吧?那边儿的饭他估计都吃不惯了。跑了一圈到了拐弯儿的地方时,她发现鞋带儿开了,抹了把汗蹲下去系鞋带。身后的急刹车吓了她一跳,回头却只看明晃晃的大灯,下意识地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刺目的灯光里她只来得及看见几两个人影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就被人猛地勒住了脖子,她都没来得及喊,一块有奇怪味道的毛巾就捂在了她鼻子上。

齐天进小区的时候,和一辆越野车擦肩而过。那车贴了膜,开了大灯,齐天忍不住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车牌。车子后面的玻璃没有贴膜,似乎是个女人,歪靠在一个人肩上。齐天愣了一下,总觉得那后脑勺好熟悉。

到了周涵楼下的时候,他想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下了车,一低头就看见了地上的手机。齐天弯腰吧手机捡了起来,摁了一下,周涵和秦庄大大的笑脸显示在了屏幕上,屏幕碎了,显得两人的笑容有点奇怪。齐天猛地回头冲来时的路看了过去。刚才那车里面儿的是周涵!

这小区所在的地方在一条巷子里,要开很远才有岔路口,齐天油门踩到底,在路口看着那辆右转的越野车时又猛踩了一脚油门。

小涵,小涵,别怕,我来救你了!

秦庄重新熬了一锅粥,却在往碗里盛的时候又被烫了一下。他把红红的手背放在水龙头下面冲着,心悸的厉害。

“老郝,你还是出去帮我买个手机吧。”

周涵,你一个人在家,都还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妈我回来啦!哈哈,想我了没有啊亲亲们?一定想了吧~我也想你们了呢!

还是隔天更哦,双号更,上午十点不见不散!

记得为胡汉三我点赞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