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第39天(原名《失恋33天》)

本文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三十八天

齐天死死盯着前面儿那辆车,对方不知道是考虑不周还是足够嚣张,车牌明晃晃地亮着,一路往城西而去。他抓着方向盘的手心里全是汗,庆幸自己今晚过来找小涵。

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看样子小涵应该是晕了。想到这儿,齐天又往下踩了脚油门儿,他们,打她了吗?

那辆车大喇喇地朝前开着,下了三环继续往西,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已经太看不到路边儿的灯火了。偶尔路过一个村子,也只有零星的灯光。齐天不敢跟的太近了,怕对方发现。

一直开了有小一个小时,那车朝右拐进了一条土路,齐天把车停在路口,关了大灯,看着那车走了几百米,变了灯,应该是停了下来。等了几分钟,又往前开了,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齐天估计那儿应该是有个院子还是什么的,他想了想,下了车,摸黑顺着土路往里走了过去。周围黑黢黢的,地里面儿种的不知道是高粱还是玉米,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果然走了不多远,齐天就看到了一扇大铁门,门紧紧闭着,两边是一人多高的围墙。齐天猫着腰贴着墙绕了一圈,发现这院子不是很大,里面儿有灯光。他抬头估摸了一下墙的高度,往后退了几步,又冲了回来,借着助跑蹬着墙爬了上去。墙头种了玻璃茬子,齐天吸了口凉气,咬着牙没松手。手心一片黏腻,应该是扎破了。

他蹲在墙头观察了一下:院子北边儿是一排平房,其他地方都种着树,看来是个苗圃。平房里面儿亮着灯,能看到有人在走动。好在没养狗。

齐天攀着墙跳了下来,落地的时候崴了下脚。他啧了一声,操,真是年纪大了,这么点儿高度就能崴了脚。他活动了一下,感觉不碍事儿,然后悄默默地朝亮灯的地方摸了过去。

任远一共带了三个人,然后这院子里面儿本来就候着五个人,现在一共是九个人。周涵还晕着,被扔在屋里的沙发上,她跑步的时候换了条黑色的紧身运动裤,这会儿侧趴在沙发上,两条腿又细又长,几个男人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任远上前朝其中一个人脑袋上扇了一巴掌:“把哈喇子都给我擦擦!这女的少爷还有用呢,你们想死呢还是怎么着。”

几个人悻悻地撇了撇嘴,坐到一边儿去打牌了。任远看了眼周涵,拨通了萧天泽的电话:“少爷,人我弄回来了。”

“嗯。”电话那边儿的萧天泽看了看时间,十点多:“你们把人看好了,十一点了我和你联系。”

任远挂了电话:“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齐天猫在窗沿儿底下,皱着眉想这些人到底想干嘛?小涵交际圈子简单,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秦庄那边儿惹着什么人了。少爷?龙城的大家族有不少,还真不好推论这是谁。

他正想着呢,门忽然被推开了,齐天连忙闪身缩到了一棵柏树后面儿。屋里出来两个人,一人叼着根儿烟,对着旁边的树放水。一个一边拉拉链儿一边把烟丢在地上捻了捻:“操,他任远算个什么玩意儿,也配对咱兄弟们吆五喝六的。立哥要是在这儿,他算个屁!”

另外一个也抱怨道:“唉,立哥也真是的,最近事儿这么多,怎么就病了呢?被任远这兔崽子钻了空子。”

两个人聊了几句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周涵身上:“哎,你说那女的什么来头?”

另外一个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听说是秦庄的女朋友。秦庄你知道吧,就是大小姐那钦定的乘龙快婿。啧啧啧,我看啊,这指不定是少爷给大小姐出气呢。”

“怎么出气啊?拍裸照?哈哈哈……”

两个人越说越下流离谱,齐天听得直皱眉头,而最让他吃惊的是那句“大小姐钦定的乘龙快婿”,秦庄跟谁定过亲,全龙城的人都知道,萧家大小姐萧兰泽!这么说,这绑架这事儿竟然是天泽让人弄的?立哥,说的应该是一直跟在天泽身边儿的萧立吧。

齐天一阵毛骨悚然,他忽然记起来周涵是怎么被从婚庆公司赶出去的,天泽那会儿碍着自己的面子没有追究,不过心里头估计憋着一口气吧。再加上兰泽这事儿……可是,天泽也不像是那么没有轻重的人啊,为了给妹妹出气,就绑架?

齐天躲在黑暗里,心里面儿乱成了一团。他和萧天泽关系不错,那人虽然爱玩儿了些,对自己这个朋友却还是够意思的啊。齐天往屋里看了看,周涵还没醒,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她弄晕的,这么久了还不醒?不能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齐天捏了捏手机,还是报警吧,自己一个人怎么都收拾不了里面儿那九个人。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准备绕到远一点儿的地方打个110,却忽然听见那个叫任远的人的电话响了。

“嗯,少爷,我知道了。”

任远让两个人把一直昏睡着的周涵提溜了起来,这么一折腾,周涵终于迷迷糊糊地转醒了。她晃了晃脑袋,直到视线清楚了,才搞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齐天手心里全是汗,差点儿冲了进去。

周涵愣了一下,挣了一下被人抓着的胳膊没挣开,就安静了下来:“你们想干嘛?”

任远笑了笑:“需要周小姐配合一下,我们要拍点儿东西。”

齐天就看着任远拿着手机对着周涵,似乎是在摄像,前后不过一分钟,就放下了手机,到一边儿摆弄着,似乎是在发给什么人。

周涵醒了,齐天觉得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他悄悄朝远处摸了过去。

秦庄一边整理着领带,一边给周涵打电话,通了,却一直没有人接。

“睡了?”秦庄自言自语,挂了电话拉开门准备去喊郑博士和老郝,然后他手机提示有一条微信进来了。

是个小视频。

这会儿国内应该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周涵坐在沙发上,很破的沙发,身上穿着跑步时才穿的衣服,在小小的手机屏幕里紧紧抿着唇。

秦庄抓着门把手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然后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似得,手忙脚乱地去拨周涵的电话。

“周涵,周涵,宝贝儿,快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啊!”秦庄拨了三次,手一直在抖,可是那边一直没有人接,每次总是那个好听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他准备拨第四次的时候,手里面的手机忽然响了。手机是刚买的,用着并不是很顺手,他按了好几下才接通了电话。

“喂!”

“秦总,周小姐的视频您看到了吧?怎么样?我拍的还不错吧。”

秦庄捏了捏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你是谁?”

“我是谁?嘿嘿,那个不打紧。打紧的是,我对您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我听说您一会儿要去参加个什么仲裁会是吗?我建议您别去了,这样周小姐也能早点回家不是?”

“好,我答应你。”

“噢!还有两件事,您就一起办了吧。”任远看了眼坐在一边白着脸的周涵:“秦总顺便给专利局去个电话,就说您自愿撤销申诉,解释清楚,您提供的那份配比,有问题。然后,请您乘最近的一班航班回国,确定您上了飞机,我就送周小姐回家。”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怎么确定周涵是安全的?”

“您好像没得选哎!”

任远笑着挂了电话,冲周涵点了点头:“您的男朋友很配合,你们马上就可以团聚了。”

周涵僵硬地笑了笑,两只手紧张得绞在一起。

秦庄简单地收拾了行李,敲响了郑博士的门:“郑博士,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九点半的飞机回国。”

郑博士瞪大了眼睛:“秦庄?我们不是要去参加仲裁吗?”

“不去了,我已经撤销申诉了。”

“秦庄!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开什么玩笑!专利局的仲裁只有一次机会,你撤销了就再也不能申请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这个药拿不到批文!意味着这八年的时间白白浪费了!”郑博士脸涨得通红,这太不可思议了!

秦庄挤进了屋里面儿,帮郑博士收拾东西:“郑博士,我来不及跟你解释。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回国!批文的事完了再想办法。”

老郝下楼买烟回来正碰到两人推推嚷嚷地吵着:“秦总,这是怎么了啊?”

“老郝,这几天辛苦你了。我家里有事儿,必须马上回国。”说完拎着行李拉着郑博士就往外走。

过了安检登了机,秦庄的手机终于响了:“秦总,多谢您的配合。您旅途愉快哈!”

“我要确定周涵平安!”秦庄低吼了一声,空姐疑惑地看了过来。

任远把电话放到了周涵手里:“周小姐,秦总要确认您的安全。”

周涵咽了咽口水:“秦庄,我很好。”

“周涵,我马上就回去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周涵看着任远挂了电话,走到旁边拿另外一部手机拨了出去:“已经上飞机了。”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任远转头看了周涵一眼,神色很奇怪。周涵忽然不安起来:“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任远低声朝旁边几个人吩咐了几句,笑看着周涵:“很快,我们送周小姐回家。”

警察根据齐天描述的地址,说会派最近的警力过来,不过也需要半个小时。齐天又摸回了房子那边儿,发现有两个人正蹲在门口抽烟。

“唉,真是可惜,那么漂亮……”

“是啊,可惜了。不过T—3毒性挺大的,好像也没什么痛苦吧。”

“可惜了那两条长腿啊,真想摸一把……”

“操,那你一会儿等人死透了可以摸摸……”

“滚你妈,老子可没奸尸的癖好。”

齐天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们要杀了周涵。

蹲在门口的一个人站了起来,朝远处走了。

“喂!你干嘛!”

“啤酒喝多了,我去放个水!”

“等等我,我也去!”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远了,齐天摸到屋门口,正看到任远拿着一杯水朝周涵递了过去。

“周小姐,受累了您呐,喝口水吧。”

周涵伸出手,慢慢接了过来,抬着头看着任远。

“喝吧,不用谢。”

周涵盯着手里那杯水,不愿意动。

任远俯下了身,盯着周涵:“周小姐,怎么不喝啊?”

齐天一脚踹开门冲了进来:“小涵!不要喝!”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个男人,他们愣神的功夫,齐天一脚把任远踹到了一边,扬手打翻了周涵手里的水杯,拉住了周涵的手:“小涵!快跟我走!”

周涵的格斗是当初齐天请人教的,教练曾经也是齐天的教练。周涵见过很多次齐天和教练的对练切磋,刚刚那一脚,却怎么看怎么失了以往的水准。她的手被齐天抓在手里,能感觉到齐天手心全是汗,冷汗。他在紧张自己。他怎么会在这儿?他怎么知道自己被绑架了?周涵盯着齐天的后脑勺,没命地跟着齐天往外冲。齐天感觉到了周涵的视线,扭过头来想说点儿什么,却忽然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刹住了步子,周涵惯性往前冲了几步,就被齐天甩到了身后,然后她就鼓膜一麻,耳鸣了起来。她惊恐地看着齐天身上的衬衣被涌出来的血浸透,惊呼掐在嗓子里,没发出来声音,只看着齐天直挺挺地朝后倒了下去。

外面传来了警笛声,任远把枪收起来,骂了句脏话,冲手下挥了挥手:“撤!”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周涵正跪坐在地上拍齐天的脸。齐天的胸前都已经被血浸透了,身下的水泥地面上一滩血迹。

“齐天,齐天,你,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就说了嘛,男人深情起来也是很可怕的。秦庄回国还要十几个小时,我先去睡一觉好了。为秦庄祈祷!

点赞啊宝贝儿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