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第40天(原名《失恋33天》)

本文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三十九天

秦庄都不知道这十几个小时是怎么熬下来的,下飞机的时候眼睛熬得通红,站在机舱口的空姐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他一边吩咐助理送郑博士回去,一边大步往外走。

郑博士一下子苍老了不少,本来就是花甲老人,这么一折腾,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助理扶着他勉强才跟上了秦庄急匆匆的脚步。

“秦庄!”郑博士喘着气停了下来。

“郑博士,我……”

“你还记得你当时为什么来找我吗?”

“嗯,记得。”“你说你为了一个梦想,想让我和你一起实现。”

“老师,对不起……”

秦庄已经很多年未曾喊过郑博士老师了,这一声老师叫的郑博士眼眶有点儿发潮。

“秦庄,你现在还有梦想吗?”

“……”

三个人正站在机场大厅的左边,旁边是个巨大的屏幕,正播放着一则新闻:“昨晚发生在我市西郊的枪击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据悉,案件中有一人受伤……”画面乱哄哄的,警灯闪成了一片,秦庄手里面儿拎着的箱子忽然掉到了地上。

助理疑惑地看着盯着电视屏幕的秦庄:“秦总?”

周涵的脸在画面中一闪而过,枪击,枪击……一人受伤……受伤……主持人的声音简直成了魔音,在秦庄耳朵边儿上滚过来滚过去。

他回头看着郑博士:“有,我有梦想啊,我现在的梦想就是让周涵平平安安的开开心心的。”

想打听到枪击案的伤者在哪家医院并不太容易,等秦庄找到周涵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竟然和林俊在一家医院。

秦庄已经差不多快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他红着眼睛趴到咨询台的时候,坐在里面儿的小护士惊叫了一声:“打哪儿来的啊你!你干嘛啊!”“周涵,周涵住哪间病房?”

对方疑惑地看着他,他又补充了一句:“昨晚枪击案送进来的。”小护士瞪大了眼睛:“你是他什么人啊?”昨晚那血腥的场面到现在都让一帮子小护士们津津乐道呢。据说受伤的那人长得特帅,而且来头不小,手术都是院长亲自给做的。幸亏就过来了,要不那不暴殄天物嘛。

“我是她男朋友!”

小护士捂住了嘴,神色古怪地打量了半天秦庄:“在住院部11楼的重症监护。”

秦庄摁完电梯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重症监护室,怎么会在重症监护室?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想起来这是医院,忍住了抽烟的冲动,拳头却捏得嘎嘎响,把旁边儿一干家属和病人吓了个够呛。

电梯几乎每层都停,秦庄差点儿哭了,额角冒着冷汗走出电梯的时候,正看到了失魂落魄地站在电梯外的周涵。

“周涵!”秦庄大喊了一声,一把把人捞在了怀里勒了个死紧:“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周涵愣愣的,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合上,想起来自己是要下楼给齐敏买吃的呢,伸手推了推秦庄。他松开胳膊,扳着周涵的肩膀把人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不是说在重症监护室吗?怎么就跑出来了呢?哪儿伤着了?内伤?秦庄急得直冒冷汗,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周涵,你伤到哪里了?啊?伤哪儿了……”

周涵这才缓过神来,抱住秦庄哇一声哭了出来:“秦庄,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啊……”

两人站在人来人往的电梯间,周涵的哭声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直到一个小护士跑了过来:“喂,这是住院部!你们这么哭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啊!”

秦庄领着周涵躲进了楼梯间,低头帮周涵擦眼泪,看她哭得鼻尖通红,又心酸又欣喜:“周涵,我,我以为你受伤了。还有怎么新闻里说有人遭到枪击了?护士说你在重症监护室呢,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周涵吸着鼻子抬头看着秦庄:“我差点儿就死了。”说完眼泪又流下来了。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儿了啊,我回来了,没事儿了啊。”秦庄忙不迭地哄着自己这心肝宝贝儿,手在脸上摸摸,在背上摸摸,还是有点儿惊魂甫定。

“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是齐天,他帮我挡了一枪……”

秦庄直接懵逼了:“啊?”

周涵把头天晚上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他们,他们要杀了我,还带了枪。本来是估计是想毒死我呢,我也不知道齐天怎么就出现在那儿了,拉着我就是个跑。后来,后来我就太记不清了,就听见枪声,然后全是血,一地的血……我快吓死了秦庄。”

周涵声音直抖,死死抓着秦庄的胳膊。

秦庄抬脚踹翻了一边儿的垃圾桶,不锈钢的垃圾桶砸到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操!萧天泽这个王八蛋!他竟然想杀了你!他一定是知道你跟孙浩然那儿听到的话了。操!”

秦庄抓着头发在原地转了两圈,扭头就要往楼下冲,被周涵一把拽住了胳膊:“秦庄!你干嘛!”

“我要去杀了那个狗日的!”

“秦庄,秦庄秦庄秦庄,你别冲动,你听我说,听我说好不好?我没事儿,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我就是吓着了,你看,你看,我一点儿都没伤着,啊!他疯了,你不能和他一起疯!”

“可是,他差点儿杀了你!”周涵觉得秦庄现在就是只喷火的龙,头发都炸起来了。

她安抚地摸了摸秦庄熬得通红的眼角:“我没受伤,真的没有,他们一开始还挺客气的,我没受罪。”

秦庄把人抱紧了:“差一点,就差一点……”

周涵的失而复得让秦庄的缩成一团的心猛地打开了,太激动又怒发冲冠,周涵能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在发抖。只能一遍一遍地轻轻拍着他的背:“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啊。”

“那个,他怎么样了?”许久,秦庄才闷声闷气地问了一句。

周涵知道秦庄问的是谁,叹了口气:“还没醒。还好子弹没射中要害,就是引起了大出血,手术了十几个小时。医生说,今晚熬过去就问题不大了。”

秦庄心里感觉怪怪的,一方面儿他很感激很庆幸齐天救了周涵,另一方面儿又是深深的不安。齐天救了周涵,差点儿搭上自个儿的命,周涵会不会……

“周涵,我现在恨不得躺在里面儿的人是我。”齐天他姐齐敏在病房里守着,秦庄和周涵站在窗户外面儿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齐天,轻声说了一句。

周涵愣了一下,轻轻抓着秦庄的胳膊把人转了过来,面冲着自己,然后特别认真地看着秦庄的眼睛:“秦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什么都没法儿改变,知道吗?”

那晚绑匪和秦庄通话的时候周涵就在旁边儿,她知道这个男人为了自己付出了什么代价,那是这个男人十多年的心血和梦想,就那么痛快毫不犹豫地舍弃了。他不疼,她却在疼。等在手术室外面的时候,她就意识到现在这个状况的尴尬。她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然后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你现在爱的是谁?

“秦庄,齐天救了我,我真的很感激,特别感激。可是,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感激不是爱情。你总不想我跟古代的小姐们一样,被人救了一命,就要以身相许拿一辈子去还的吧。我想过了,我现在喜欢的是你,只有你。”

秦庄的眼泪差点儿掉了下来,狠狠把周涵抱在了自个儿怀里面儿:“周涵,谢谢你谢谢你。我怕死了,我怕死了我努力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输了。”

周涵用手环着秦庄的腰,脸在秦庄下巴上蹭了蹭:“大傻子。”

“嗯,大傻子爱死了你这个二傻子,我们就是天生的一对儿,地造的一双儿。”

秦庄侧着脸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齐天,特别不厚道地笑了:哥们儿,多谢你了。好在,你还是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到大家有在说故事拖沓了,其实吧,我觉得主要原因是我更新的频率低,你们等不及了,嘻嘻嘻,是不是呀?可是我又不准备改,怎么办呐?你们打我吧!哈哈哈,33天真的是写不完了,我厚颜无耻地再写写。

秦庄和周涵的爱情一直是不拖沓的,两个人沟通的很好,剧中也不会出现那种齐天以命相救,周涵以身相许的桥段。唐妈怎么会辣么俗呢是不是啊?

我希望大家的爱情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沟通,在相爱时也很重要。想要,你就说出来啊!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457评论 4 35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43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327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07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30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14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14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2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59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6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4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7评论 2 24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14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0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17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76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