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毕业季

上了大学,我才真正觉得,过去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中我最怀念不过的就是全班同学像一支支粉笔一样,拥挤又整齐地排列在教室里。夏季午后的课堂特别安静,既有学霸专注安定的眼神,又有一群不爱听课的人困倦的静谧。我属于既不想听,也不太疲倦时常选择把目光投向窗外,其实我也不知道该看些什么。要说外面的天空有多美,或者像小丸子一样把云朵想象成棉花糖,还是操场上别的班级体育课时偶尔的口哨有多欢快,我还真没感觉。只是单纯地觉得,那是另一番天地,总好过闷热躁动的教室。转眼一年过去,今年的夏天,我坐在松散而凉气逼人的教室,讲台上的教授永远仪态优雅,音量控制在刚好所有同学都能听清却不会让人难受的程度。我应该知足地感到舒服,却又总觉得少点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