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24 阿尔·盛夏

字数 1330阅读 653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阿尔·盛夏

文/大狗

我和高更的联系慢慢多起来,或者说,我给他的信越来越多。我想在这里创造一个乌托邦式的工作室,由我们共同分享。我们只需要抽出一些作品交给提奥,他去卖掉换来法郎,再供我们生活,供我们自由地生活,自由地作画。其实早在巴黎我就有了这个设想——甚至更为宏大——大家结成一个工作联盟,作品属于大家,收入也属于大家。可惜那个主意只是昙花一现,我受不了那里嘈杂纷乱的人际环境。


图 37《向日葵》,文森特·梵高,1888年。

高更的回信相对简短,也不那么频繁。他似乎并不太积极,我想这都怪他那可怜的境况。他过得不比我好,总是闹病,而且受穷。我们一直在讨论着我的理想工作室,他很有兴趣,可又迟迟未下决断,不是身体不适,就是没钱付旅费。或许提奥可以帮他一下。当然,我也考虑过到他那里住,可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我想,他终究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迎接高更,我把黄房子装饰了一番。我购置了些家具,两张床,两把椅子。我在房间里摆上向日葵,它们既漂亮,又不要钱,在这炎炎的夏日里,出门不远就有大片的向日葵田,随到随取。我总是摘上几朵插在花瓶里,然后情不自禁地画起来,好像我眼前的是几个金灿灿的太阳。


图 38《邮差约瑟夫·罗林》,文森特·梵高,1888年。

一来二去,我和邮递员罗林成了好朋友。他乐意坐下来,让我画画肖像。这个满脸大胡子,总是穿着蓝色制服的家伙非常可爱。他并不要我的钱,只是有时会在我这吃饭。人物绘画始终是令我着迷的工作,那是一种挑战,挑战每一个灵魂,挑战我自身的知觉。罗林的太太刚刚生产,这是他们第三个孩子。他答应让我给他全家画画,条件是送给他们每人一张肖像。这当然再好不过了,我画了很多张,为每个人都画了很多张。一对夫妇,几个孩子,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布拉邦特乡间那栋熟悉的房子。


图 39《夜间咖啡馆 》,文森特·梵高,1888年。

我现在住的这家店,昼夜全开。漫漫长夜,你总能在这里找到无处可去的流浪汉,或是旅馆拒绝收留的酒鬼。其实这里更像一个避难所,一个为深夜狂人们开放的乐园。所以,大家都叫它“夜间咖啡馆”。

阿尔的夜晚实在令我痴迷。有时坐在路边喝点小酒,有时去妓院看看我那位可爱的姑娘。又一个平凡的夜晚,我辗转未眠,便下楼要了杯苦艾酒。店堂里依然灯火通明,抬头看眼木钟,已过午夜。墙边的桌子上埋头趴着无家可归的酒客,有两个家伙我已见了多次。三天两头地泡在这里过夜,岂不是堕落?角落里坐着一对情侣,这个时间还逗留于此,不知是何样的恋情。相比于那些伏案昏睡的人,与其说他们清醒,不如说是疯狂。


图 40《夜间露天咖啡座》,文森特·梵高,1888年。

不知为何,就连在梦中,阿尔的颜色都是一片金黄。白天,炽热的太阳如同一只旋转翻滚的黄色火球,地上大片的向日葵也亮的刺眼,酷热难耐时,我就躲回那可爱的黄色房子。到了夜晚,尽管这里空空荡荡,甚至比巴黎更加黑暗,我却总能够发现各样的金黄。闪耀的星光,皎洁的月亮,朦胧的盏盏路灯,高大的古老城墙,一切都是黄色,要么在放射光芒,要么在享受光芒。还有那间咖啡馆,那间圣托菲姆教堂附近的咖啡馆,和我的住处一样,它也涂满了黄色,甚至更加鲜艳。幽暗的星空下,亮起这样一块地方,有几缕喧闹,也有几缕静谧。是浪漫,还是理想?我不知该怎样来形容,只知道这是我此生最爱的色彩。

近来每每回到住处,老板娘玛丽都不忘念叨一声:“你的画太多了,可没地方放啦!”

“放心,过几天就搬走。高更要来了!”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过了好几天,白隼被六、七个仕女服侍,每天好吃好喝的被供着,想尝试着逃出去,但奈何恶人谷四周看守的人太多,只好待在这...
  • 文/刘小刘 01. 2017年元旦,下午3点45分,林安在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自然生产,分娩出一个八斤的儿子。因为...
  • 1,感恩天使指导灵高级智慧们的加持和护佑给我创造美好和平的一天,2,感恩我一整天在家断离清理掉那些不要的东西,3,...
  • 你迷茫吗?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人开始经常说自己的迷茫,迷茫这个词太形象了,感觉迷失在茫茫人海中找不到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