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23 阿尔·初春

96
大狗说
2016.08.31 13:13* 字数 916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阿尔·初春

文/大狗

五月的头一天,我以每月十五法郎的价格租下一间拉马丁广场边的房子。这是两栋并在一起的二层小楼,右侧那边将为我所用。我很喜欢这里,房子外墙黄黄的一片,地道的阿尔颜色。当然,房间内只有光光的白墙,想要住人还需准备一番,不过我可以先把这里作为画室来用。如果哪天高更来这里的话,这房子足够我们住了。


图 34《黄房子》,文森特·梵高,1888年。

一周以后,我搬出了之前住的旅馆。我怀疑他们一直在黑我的房费,便找人来评理,没想到真要回了点钱。我暂时住进了一家拉马丁附近的咖啡馆,这里的老板是一对夫妇。

阿尔的狂风依然没有停歇,或许正是这个原因,这里的天空总是那么蔚蓝,我甚至看到了雷诺阿所描绘出的那种纯净。太阳对这片土地一点也不吝啬,沐浴了充足的阳光,阿尔人变得可爱起来,好像戈雅笔下的人物一样。他们很有意思,大都非常乐于坐在我的面前让我来画一画,还真有点不习惯。画了几张步兵的肖像,其实我最喜欢他们身上那鲜艳的服饰,只不过我想不通那漂亮衣服和打仗有什么关系。


图 35《法国轻步兵》,文森特·梵高,1888年。

春天真的来了,我发现了一片果园,里面的桃树枝上开满了花朵。我干脆把画架搬到这里,对着盛开的繁花画了一棵又一棵,一片又一片。

积攒了好多天,我终于给提奥寄了一次,整整一箱的油画。只有这样我才安心,他的良苦用心不会白费。

我想,阿尔真的让我着迷了。这里的颜色已在不经意间融进我的画里,明亮的黄色,橙黄,柠檬黄,红色,原始的蓝色,群青,我已经爱上了自己笔下的色彩。

夜晚,不在屋中作画,便在酒馆饮酒;不在酒馆饮酒,便在街上走路。走近露天剧场,残破的石柱零散地屹立中央,耳边仿佛传来了千年以前的歌声;来到大角斗场,衰败的石墙已倒塌了大半,曾经的腥风血雨恐怕再也不会上演。


图 36《罗纳河上的星夜》,文森特·梵高,1888年。

伴着暗淡的黄色灯光,我穿过石铺小路来到罗纳河畔。舒缓的河水被宽阔的河道拉伸开来,光滑如镜,只有靠近岸边的地方泛着漩涡。沿河而行,越发陶醉于眼前的景色。沿岸的路灯映在深蓝色的河水里,拉出一道道明黄的光影,深沉的夜空里挂着点点繁星,随着清风飘渺地闪烁,好像满天的月亮。码头边一对恋人,望着河水,讲着情话。忽然转过身来,携着彼此,缓缓离去。

我支起画架,挂起煤灯,用最狂热又最冷静的笔触,把眼前的一切化作永恒。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梵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