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圣陶的教育呐喊让中国人振聋发聩

        叶圣陶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不仅当过教员,关心教育,而且几乎把一生都献给了教育。即使到了晚年,还在为教育呐喊呼吁。1981年10月31日,叶圣陶在听了其子给他念的第20期《中国青年》杂志上刊载的《来自中学生的呼吁》之后,不禁心急如焚,当晚就写下了《我呼吁》一文,第二天马上寄出。文中呼吁社会各方面都来关注片面追求升学率造成的严重后果,老人家的呼吁在今天读来犹振聋发聩,让人感慨万千。  

        叶圣陶对教育部的领导说:“我们教育部曾经说过,不要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又曾经说过:“某些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做法必须停止,看来收效都不大,我们教育部能不能再说说话呢?能不能采取比说话更为有效的措施呢?我想,对中学生这样恳切的呼声,谁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报刊文摘》2010年5月28日,下同)


        作为主管中国教育的最高权力部门,面对应试教育发展到登峰造极的骇人境地,教育部从来没有停止过说话,有些话说的还很动听,可惜从来都是光打雷不下雨,没有“采取比说话更为有效的措施”,所以这三十年来,应试教育一路高歌猛进,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向着万丈深渊狂奔。不管中学生的呼声如何恳切,教育部官员就是充耳不闻,犹自自以为是自说自话自行其是。

         叶圣陶对各省、市、自治区的教育局的领导说:“……你们那里有没有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的问题呢?你们那里的中学生有没有同样的呼声呢?……假如有,那么请恕我直说,你们切不要回避问题。摧残学生的身心换取本地区的虚誉决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请赶快设法把局面扭转来,解除中学生身上的压力,让他们得到复苏。”

       老先生的这番话等于对牛弹琴,各地管教育的牛们不是不懂,而是故意装聋作哑。他们管教育,并不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人,并不是要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而首先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才来管教育的,也就是说做官是最重要的,发展教育只是一种手段,只是一种政绩需要,为了这种需要,就只能全面追求升学率了,即使摧残了学生的身心也在所不惜,即使学生第一天考上大学,第二天就被摧残死,也是他们办学的伟大胜利。想依靠这些人来扭转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的不良局面,不是与虎谋皮是什么?

        叶圣陶对大专院校的领导和教职员说:“……你们要招收的决不是那些‘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缺乏独立思考和丰富的想象’的学生。你们要不要对中学教学提出你们的要求呢?你们要不要对他们在教学方面的那些不正确的做法提出建设性的批评呢?”

        老先生太高看中国的大专院校了。事实上,在教育部的正确领导下,大专院校根本没有自己的独立地位,没有办学自主权,充其量只是一个下的了厨房上不了厅堂的婢女,连自身的命运都要仰人鼻息,哪里敢对中学教学提出什么要求呢?又能对中学在教学方面的那些不正确的做法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批评呢!

        叶圣陶对小学的领导和教职员说:“看一看片面追求升学率在中学里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你们千万不要在小学生身上再施加影响了。如果从小学起就一天到晚给学生灌输唯有考大学是一条出路,临到考大学的时候再给他们讲‘一颗红心多种准备’,十寒一曝,能起什么作用呢?”

        按理说,现在的小学升初中已经免试,最不应该在分数上斤斤计较了,可他们照样围着应试教育的指挥棒转。我儿子去年小学毕业,六年没见搞什么素质教育,应试教育倒是搞得声势浩大气壮山河,学生在分数面前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就是在家长会上,老师声嘶力竭讲的依然是考试,强调的照旧是名次。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从小学开始,中国的学生就陷入了考试的地狱,义无反顾地开始向应试教育的万丈深渊迈开了大步。

        叶圣陶对中学的领导和教职员说:“在这个问题上,你们起的作用是关键性的。如果上级领导要你们片面追求升学率,你们要顶住,为的是爱护孩子。如果社会舆论从片面追求升学率出发来指摘你们,你们要顶住,为的是爱护学生。……升学率大小不是教育办得好不好的唯一标准。我们要培养的是全面发展的人,社会主义国家合格的公民,四化建设各个方面的人才;其中少数的一部分要由大学培养,极大部分可不然。……凡是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种种做法,如分设‘快班’‘慢班’,给毕业班指派‘把关’老师并规定‘指标’,尽量多发复习资料,无休无歇的种种考试,尽量提早准备高考的时间,等等,奉劝你们一律停止,为的是保护学生的身心健康。”

        我实在不忍心读老先生的这段话,现在的地方政府在教育上追求的就是一个升学率,不管什么学校,即使对学生来说是监狱是地狱,只要你升学率上去了,你这所学校就是名校;不管什么老师,即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要你升学率上去了,你就是名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中国教育催生了无数的应试名校,产生了无数的应试名师,所用手法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令人发指;爱护学生变成了摧残学生的身心健康,扼杀学生的聪明才智。

        叶圣陶又对学生家长说:“你们都希望孩子成才,这是当然的。进大学是成才的一条道路,可不是唯一的道路。……高中毕业生只有一小部分能进大学,这个情况在本世纪大概不会有多大改变。所以孩子进不了大学,千万不要责备他们,把孩子逼坏了,甚至逼死了,那就成为毕生的遗憾了。”

       中国的家长何尝不爱自己的孩子,但他们爱的标志就是在物质条件上满足孩子,他们似乎更爱能考出高分的孩子,能考上好大学的孩子。为了能让孩子考出一个高分,家长们责备孩子,逼迫孩子,由此逼坏孩子的事情还少吗?就是逼死孩子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啊!

         叶圣陶还对报刊的编辑们说:“请你们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鼓吹哪个学校升学率高,哪个地区考分高;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介绍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方法和经验;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宣传高考成绩优秀的学生……不要在你们的报刊上刊载试题和考卷,因为这些都将成为下一届毕业生的沉重负担。”“请你们不要再印行历届高考试题解答之类的书,不要再印行供准备高考之用的各科问答。这些书轻则加重学生的负担,重则助长某些学生的侥幸心理。……你们不要再印行什么假期作业,因为这将侵占学生应得的休息权利。”

        现在国家已经禁止各地在媒体上吹嘘升学率了,因而公开鼓吹学校升学率的报刊还不多。但不少报刊已经进行了华丽的转身,专门登载试题解答之类的东西,各学科的都有,而且竞争非常激烈,从编辑到发行,已经在学校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有些科目的学习已经越来越依赖这些报刊了,比如英语,学生从高一到高三甚至复习班,成天都在做一份《英语周报》,因为成绩不错,还因此成了一个宝贵的教学经验得以四处推广。现在中国最赚钱的书籍就是那些学生的教辅用书,它养肥了多少人啊!

        平心而论。叶圣陶先生当年在这个呼吁引起的反响还是挺大的。在当年召开的五届四次人大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最近,叶圣陶代表发表了题为《我呼吁》的文章,批评了当前中学和一部分小学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错误做法,词义恳切,表达了学生、教师、家长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希望有关方面认真注意这个问题,切实加以改正。”可谁知,“有关方面认真注意这个问题”已经几十年了,这个问题不但没有“切实加以改正”,反而愈演愈烈一统了中国的教育江山。老先生如果活到现在,面对应试教育的壮观景象,只能是目瞪口呆地气昏过去了。

         让我们还是听听叶圣陶先生在文章最后的呼吁吧:

        “爱护后代就是爱护祖国的未来。中学生在高考之下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解救他们已经是当前急不容缓的事,恳请大家切勿等闲视之。”

        现在高考之下的中学生不只是“喘不过气来了”,已经快到了窒息断气的危险境地,可是,谁又能解救中国的学生呢?!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