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年,如梦蹁跹,岁月的信笺上,一袭烟雨

那时年少,喜欢水流花开的风景,曾邀白云,约清风,为赋新词,在陌上听一场雨,只为酿一壶闲愁。

那时年少,喜欢时光静好的情意,曾对花前,恋月下,匆匆许下地老天荒的诺言,只为写一段梨花似雪的相逢。

那时年少,喜欢天涯流浪的自由,曾披星辰,踏河山,将不经世事的心,在红尘里打磨,留下沧桑的况味。

而今归来,安然于旧窗下,不再贪恋尘世浮华,不再流连红尘的喧嚣,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浩荡的红尘里,世事万物都只是岁月长河里一缕游走的风,一朵花开,一滴雨落,一纸功名,一世荣辱,一剪风月,一帘往事,都将付与流水轻烟,缥缈无痕。

恍惚已是初冬,湿润的梧桐叶落在青石台阶上,老了光阴,湿了流年。曾几何时,那颗留连诗酒风月、微雨落花的心,开始沾染了红尘的烟火,从此只要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

时光依旧如流,只是那时光里的人,早已走出青春年华的雨巷,落入寻常巷阳淡淡的烟火里。我们都只是光阴的过客,寄居在岁月的客栈里,最终,还是会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我们都是时光旅人,在江湖的快意恩仇里醉过红尘,在踏遍河山的过程里,爱上一朵花的欢颜,爱上一滴雨的浪漫,爱上一剪流光的浅淡。

从风雨琳琅的夜,到霞光掩映的晨,从杨柳依依的堤,到烟花缤纷的岸,从风月情愁的昨天,到知交零落的今天。我们都在红尘里匆匆地赶赴,在世海滔滔里追逐,渴望找到生命的最终归宿。

人生忽如寄,其实谁又何曾有过真正的故乡,都只是陌上的过客,在匆匆的流年里,看几场水流花开,落叶空山,等几次春风吹绿江岸。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流水无声,时光静美,生命是一场庄重的远行,梦里踏遍河山,日暮流落他乡,悲喜相伴,冷暖交替。

闲云悠悠,岁月如初,多少年华,被红尘的风景和情意所渲染,为了心中那份柔软的感动,他们甘愿摇曳在光阴河流的波光里。

禅意是在清寂的夜里,幽人独来,拣尽寒枝;是在一蓑烟雨里,竹杖芒鞋,回首看来处,也无风雨也无晴;是在碧水长天里,看桃花流水,窅然远去。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光阴倏然而过,人生真的太匆匆,就好像戏台上的一台戏,从开始到落幕,也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里。

那年初夏,小小的女孩独自坐在老宅破旧的门槛上,看天边云霞自由来去,看庭前茉莉开遍雪色华年,看细碎的阳光,落在天井的梅树上。

仿佛只是一场烟雨后,那时的女孩已不知去往何处,在他乡的屋檐下,看光阴如露,日影如飞。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放下沉重的行囊,在人生的驿站里,将一杯闲茶从清晨喝到黄昏,从暖喝到凉,和窗外的闲云,一同回忆那些云水过往。

似水流年里,我们只是一束淡淡的斜晖;红尘的画卷里,我们只是小径上的一抹青苔。人世淡淡的寒凉里,亦有一壶清欢。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街头的灯火,已阑珊,不知有几人还在众里寻他;窗前的明月,几度圆缺,谁在魂梦之中,歌尽桃花扇底风。

愿你在喧嚣的红尘里,处纷繁而不生浮躁,落红尘而不沾世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