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堇萱枌榆》(31)

图片来自网络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连载】上一章:《堇萱枌榆》(30)

当年陵帝登位时,太皇太后看中安逸王的才华,以婚事要挟,让安逸王利用生意之便,暗地里提陵帝成立一个情报网,收集各种各样的情报。

仙絮不愿意,心疼垂榕的付出。当日为陵帝登基,已花费七成财产,这就算了,情报网太过危险,不但容易得罪人,即使可以退出后,也难免会有人寻仇。

垂榕却答应了,如果他不答应,仙絮就要去月隐国和亲,以联姻的方式巩固地位。他们这么辛苦才走到指婚这一步,不想就此放弃。

仙絮心疼垂榕的付出,也为太皇太后的做法心寒。经过沟通,最后约法三章,承诺三十年内,他们会尽力尽力效忠皇上,并且三十年后,找到合适人选接手。最重要的一个约定是,叶家的后代,男不入朝,女不进宫。

旭尧当然知道这个约定,安逸王夫妇是极力和宫里撇清关系。感同身受,他们都是被太皇太后给算计了。

算日子,三十年之约只剩七年,他们如今应该也和他一样,殚精竭虑,寻找下一任接手人选。

柏桁提起,是提醒他不要打萱榆的主意,且语气中还有些许怒意,

“朕记得,如果是榆儿她愿意留下呢?你们也一定要拦着她吗?”

“以臣对榆儿的了解,她心性不定,喜好游玩,也不会愿意终身留在这后宫之中。”


萱榆回到房里,空气中还弥留着淡淡的馨香。是梅花,是二师父来了。

四处看一看,在梳妆台上明目张胆地放着一张纸条,字迹如人,清新淡雅,隽秀中不失潇洒。

“原来两位师父都走了。”拿起纸张,纸张下还有一本书,名唤《馥郁清馨》。

是二师父的秘笈,别看这名字典雅,还敢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萱榆可没忽视书页里隐藏的毒素。

惊艳谷里最上乘的秘笈都是由见血封喉的毒汁制成的纸来谱写,江湖上有太多人觊觎着,为了隐藏,她们不会特意写上名字,而是制订像诗集般清新。

比如说悦意的《羽化成仙》,还算比较通俗,寻常人一旦碰了,就真的羽化成仙了。而《馥郁清馨》,是以含馨的闺名所取。

萱榆喜出望外,二师父终于认可了她的能力,能够学习更深一层的医术了。随手拿起一只银钗挑起《馥郁清馨》,注意还有没有别的陷阱。结果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养颜美容之法。

很自然地翻了个白眼,这是嫌她变丑了吗?而且,只是书的封面有毒而已,里面都是寻常纸张。

好吧!这也是二师父的精华秘笈之一。她挪了挪身子看向铜镜,把镜子里的显示的肌肤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嗯……受伤这么久,脸色是差了点,好像还有点缺水,今晚要做个面膜补补才行。

翻到最后,竟然最后一页贴着一对薄如蚕丝的手套。是防毒手套呢!萱榆喜出望外,这个宝贝她垂涎好久了,今天两位师父终于愿意给她,还是很肯定她的能力的嘛!

“在干什么?”门口响起了柏桁充满磁性的声音。

“哥哥!”萱榆眉开眼笑,笑得好不灿烂。“是不是可以走了?”

柏桁点点头:“今晚皇上设宴为我们践行,明日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太好了!”萱榆直跳了起来,转身翻箱倒柜地收拾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叨叨,说的都是能离开这里的喜悦。

似乎被她的喜悦感染,柏桁勾起唇,笑得温煦。他已经很久没有觉得这样高兴了,看来皇上今日提出的问题已呼之欲出。一听到要出宫,她就乐不可支,怎么可能会想要留在宫中呢?

“他要走了?”

“嗯……”

“就这么放他走?”

“嗯……”

“为什么不留他?”

“为什么要留他?”

凝嫣感觉自己被逼疯了,冲到书桌去阻止旭尧继续批阅奏折,双手紧扣他的双肩,逼他直视自己。“你不是说他……”是很适合的人选吗?

后面半句断住!不能这样说,不能这么轻易被人知道。

“他毕竟是男宾,再待下去,他不开口,才有问题。”旭尧选择性忽略凝嫣的着急,推开她的钳制,提起笔继续批阅。

“可是萱榆郡主不是还受伤吗?”

“人家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用得着你担心?而且,你跟她不是有过节吗?”

“又不算什么……”凝嫣咕哝,委屈的嘴角嘟的高高的。他就这样走了,以后怎么再见他?突然很后悔之前对萱榆的无理取闹,如果当时打好关系,哪会像现在这么进退维谷。

“你真这么喜欢他?”旭尧可不是只忙着批阅,可没放过凝嫣那越来越愁的表情,活脱脱演了好几场大戏呢!

“你说什么呢!”凝嫣把头转过去,双颊处浮起红晕。

安邦这时走进来问道:“启禀皇上,太皇太后、四王爷、柏桁世子以及萱榆郡主已到膳厅,皇上与公主是否现在移驾过去呢?”

“他们怎么来了?”凝嫣奇道。

“他们二人救驾有功,离宫前,朕自然要亲自款待一番。”

晚宴准备得十分丰盛,不过才五个人,再加安邦也才六个,却足足准备了二十八道菜。

萱榆看得瞠目结舌,开心的是,其中三分之二的菜都是自己喜欢的。虽然菜式很精致很美味,待她大快朵颐后,看到剩下的依旧华丽的菜肴,还是觉得有些浪费。

酒过三巡,太皇太后慈爱地看向萱榆,带着不舍的语气说道:“榆儿,明日你就要离去了,外婆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多谢皇外婆抬爱,榆儿也会很想念皇外婆的。幸好王府离皇宫不远,榆儿入宫也方便,如果皇外婆想念榆儿,可以随时召榆儿入宫。”这段时日通过相处,萱榆看得出太皇太后对她是真的关心。即使她利用了安逸王,可她对安逸王妃是极度疼爱。

“那外婆记下了,你可要记得入宫看外婆。”

“祖奶奶,您这般留恋,将来她若是嫁人了怎么办?”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旭尧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成功地把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萱榆身上。

突如其来的目光关怀,萱榆心中大震。嫁……人!不要吧!

脑子里以光速闪过一大堆古装剧的内容,皇室的人,婚事都由不得自己。特别她目前的身份,还是有些地位的郡主。

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和古代相差无几,盲婚哑嫁、包办婚姻,万一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办?还有,皇上说这话,万一太皇太后真的有心,还赐婚的话,那怎么办?

一时间,萱榆只感觉到后脊发凉,冷汗直流。

“榆儿还小,还不急?”一道温暖的磁声如暖流般流出,同时,柏桁宠溺地看着萱榆,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萱榆无比感激他的适时出声,回以感激的眸光多带了几分依恋。

“按照律法,女子十八岁即可出嫁,十六岁也可以订亲,榆儿今年应该也有十八了吧!”旭宥学着旭尧的漫不经心,说的同时还敬了柏桁一杯酒。

“榆儿失而复得,父王和母妃对此心怀感恩,还想将她多留一段时日。成亲一事,不必操之过急。”柏桁轻松应对,面无表情,语气变得冰冷。

“对对对!“萱榆也赶紧跟上柏桁的话。”榆儿才回府不久,又入宫好些时日。这些年深得父母的担忧,榆儿自知不孝,只想多孝敬父母为上。”

太皇太后赞许点头:“你失踪的时日,你的母妃几乎是每日以泪洗面,诚信祈祷,都念着你能平安归来。如今你确实应该好好孝敬她。”

萱榆这才松了口气,连连答应以示明志。只要不嫁人,什么都好答应。

“既然如此,不知榆儿对未来的夫婿可有什么要求呢?”抬起头,旭尧乍然响起的温柔嗓音如清泉流淌,流到萱榆的耳里凝结成冰。

如果上一个问题算侥幸度过,提出这一个问题时,居然连柏桁和安邦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目光中毫不掩饰的等待她的回答。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下一章:【连载】《堇萱枌榆》(32)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54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