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堇萱枌榆》(26)

图为《金枝欲孽》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上一章【连载】《堇萱枌榆》(25)

和丽妃是什么时候开始互相仇视的?太后细细回想,那应该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当年正是选秀女之际,她们两个都是热门人选。太后出身名门,风华绝代,无人能及,丽妃家世稍逊,但才华横溢,出类拔萃。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太后看不惯丽妃假意清高,丽妃嫌弃太后只有相貌,两人才初初见面,便火花四溅,互看不顺。

两人毫无意外地同时被册封为妃,太后胜在容貌出众,独占圣宠,很快被封为贵妃。然而在一场晚宴上,陵帝提议行酒令助兴,众多妃子纷纷不及,唯有丽妃与陵帝不分上下,陵帝眼前一亮,当晚便提她为贵妃,还时时将她带在身边。

如果刚开始只是互看不爽,那么经此一役,就是势同水火。

后来皇后去世后,后位又成为两人的必争项目。太后虽才情不够,但肚皮争气,膝下有旭桀一子在手,丽妃却无子嗣。即便陵帝认为丽妃更适合做皇后,最后还是敌不过大臣们的进谏,册封了太后。

太后登位后不久,丽妃却在此时向皇上请求回乡祭祖,在祭祖后回乡的路上突发疾病而死。太后听到后,虽然开心最忌讳的心腹大患这样除掉了,却也有一丝的遗憾没能和她继续斗下去。

没想到今日,当初以为大获全胜的她,这么多年竟然都是在为她养女儿。一想到这,太后眼中喷火,气得把房内的东西全给砸烂了。

看到眼前的“千影宫”三个字,凝嫣奇怪地看向旭宥,怎么会带她来这里呢?

“旭桀下一步就是对付我,以我目前的能力,恐怕不能护你周全。幸好他根基未稳,祖奶奶德高望重,旭桀还没那个胆敢动她。加上还有叶氏兄妹在此,他们身怀绝技,肯定可以保护你的。”

旭宥说的头头是道,凝嫣的眉头却越来越紧。

“你忘了我之前找过叶萱榆的麻烦吗?”先别说会不会认为她别有居心,光是之前的恩怨,她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他们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有我在怕什么?”旭宥笑得温柔,“而且我也知道你并不想留在宫里,如果这次皇上的事情可以解决,其实柏桁倒是很符合你的要求。安亲王没有实权,家境殷实,不会卷入朝政或后宫的漩涡。”

“旭宥哥哥……”现在是说这话的时候吗?

凝嫣就这么被他拉进去,面对对她充满警戒的叶氏兄妹,马上挺直了腰背,不想在萱榆面前认输。

“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确是上上之策。可是要完全地笼络人心,岂是这么容易的?”听完了旭宥的描述,柏桁对他们两个都有怀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知道他是不是趁此机会置身之外,铲除旭桀。至于凝嫣,她是太后身边的人,会不会也是……

“对,如果我们要救出皇上的话,要斗快。”所谓兵贵神速,旭桀他急不来,正好趁他慢慢来的时候,出其不意。

“四王爷言之有理,不知我们能做些什么?”柏桁虽然对旭宥有怀疑,也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旭桀都是他们两个的共同敌人,应该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

柏桁配合的态度,令旭宥对他赞赏几分,此时,萱榆突然开口:“四王爷,哥哥,请恕萱榆多心,凝嫣郡主可是太后一手带大的。”生娘不及养娘大,这么轻易就出卖了太后?

“就是因为我是太后带大的,我更不想她走错路。”凝嫣说道。“如果皇上醒来,重掌朝政,根本就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太后和八王爷造反。”

太后虽然是因为先皇的关系才抚养她,但她确实对她不差,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没有亏待过她。她真的不想在印象中雍容华贵的太后,有一天会沦为阶下囚。

“可是,如果你帮助了八王爷登位,居功至伟,再以太后对你的宠爱,皇后之位,非你莫属吧!”

“如果我真想留在宫里,今时今日还是郡主吗?而且四王爷真的造反成功,他一定会找可以帮助他稳定皇位的人,而不是我这种无父无母无家族的孤女。”

“好了,不要吵了!”旭宥出来叫停,语气严肃。“目前最主要的,是要先救出皇上。你们先出去,本王要和柏桁商量计策。”


按旭宥的计划是,兵分两路,柏桁负责尽快把皇上救醒,旭宥负责去联系护国大将军金世荣。如果旭桀要夺位,必定是先找有兵权的人。有兵权又有威望的,非金世荣莫属。

倘若旭桀已暗中培养不少兵马,万一皇上醒来后,他心有不甘,破釜沉舟时,有金将军在,定能控制一切。

“我说你们何必这么麻烦呢?直接把皇上转移出来,再找个人假冒皇上躺着不就好了。”

悦意一说完,柏桁如同醍醐灌顶,头脑一闪,“前辈此计甚好,不过皇上的毒……”

悦意一瞪:“你是质疑我的毒术吗?”

“不敢不敢。”柏桁喜出望外,马上去安排相关事宜。她都能解开皇上的毒,那肯定也可以让假冒的人有中毒迹象。

至于转移皇上,还得要四王爷帮忙才行。

说干就干!旭宥今晚特意带着安邦约了太后和旭桀,共同商量旭尧被毒害的案件。柏桁、冠煌、天昭和悦意趁机将旭尧偷出来,马上送出宫到护国将军府。

只要旭尧醒来,就可以在金将军的保护下,回到宫里。

“有人!”听到门外有动静,柏桁踹门,门外居然是惊魂未定的凝嫣。

“你偷听?”萱榆眯眼,怒火中烧。早就说过留她下来必定有事,偏偏哥哥和四王爷硬是相信她。看吧!现在捉个正着。

“没有,我只是路过,没有偷听。”凝嫣头痛欲裂,百口难辩。今晚不过是觉得闷,想找柏桁聊聊,结果刚走到门口,门突然就爆开,吓了她一跳。

早知道再闷也待在房里,最近运气这么背,走到哪都遇上人家在商量大事。她根本什么都不想知道好吗?为什么就不能平平安安离开这里,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呢?

“果然是居心叵测,不然待在门口干什么?”

“我才走到这里,门就突然开了,要是真的偷听,现在还不跑去报信吗?”

“谁知道你是不是另有诡计?”

“不要吵了!她确实没有听到,以她的武功,一旦走近,我都感觉得到。现在时间紧急,任务为重!”说罢,柏桁带上他们,趁着夜色翩然而去。

瞪着门外的凝嫣,萱榆突然朝她射出银针,凝嫣来不及反应,便已昏倒过去。

“榆儿,你干什么?”含馨惊呼,幸好她发的是普通银针,只会让对方昏倒,不会有事。

“以防万一,今晚的事非常重要,容不得一丝意外。而且说她一点目的都没有,我才不信。”含馨也认同她,让壑岩把凝嫣搬进来,待他们安全回来后再让她清醒。

然而,她从萱榆眼中对凝嫣的仇视,以及前几天看到的画面,她忍不住问了句:“榆儿,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下一章【连载】《堇萱枌榆》(27)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13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