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洋里的一点眼泪中滚圈二:朝拜古城

在印度洋里的一点眼泪中滚圈

二.朝拜古城

在上海等到那天来临,阿弥陀佛,美国航班一切顺利,儿子他们按时抵达。第二天,如期前往浦东机场,下午坐上东航飞往科伦坡的航班,不过这次却误点晚开了近一个小时,在国内也算是正常吧。飞机客满,基本上都是中国旅行团游客,都还带着小孩,吵杂声不断,还有擅自坐上人家靠窗座位的要和人换,原因是孩子喜欢靠窗,真是当小皇帝养啊。好了,废话少说。当晚安抵科伦坡,斯里兰卡时间比中国晚两个半小时,所以当地时间还不算太晚,大概8点不到,进海关,拿行李出门,走不多久,就看到我的名字牌被人举着,知道那是安排的司机来接我们了。和司机打招呼,寒暄过后就先去换了些钱,机场一般汇率不好,没有多换。然后排队买了张Dialog公司的电话卡就跟司机走去停车场,看到是一辆暗红色的小轿车,心里丈量着不太像公司说的5年内车子吧?不好意思一开头就开口询问车子状况,路途当中随便瞎聊,再聊到车子,果然都超过10年了,呵呵,我开玩笑说公司是不是应该退我些钱啊,和他合同不符呢。其实那家公司也是外包给他生意的,当然不敢和公司说什么,而且他也不知道公司是怎么与我谈定的事项,可能会后悔说了实话被公司责怪,所以表情就有点尴尬。我们当然不会和公司去讲了,只要安全不出事就好,其他要求也不高的。后来路上问他,如果直接找他租车,价钱如何?结果比我现在这样还要贵很多,不可理解。在这个近70%的人信奉佛教的国度,我们的司机却是个信天主教的少数。不过在以后的那些日子里,知道他的政治觉悟还挺高的,绝对比我们国内那些所谓聪明人,公知精英对西方的民主,自由,公正理解的透,看出了隐藏在漂亮外衣下的丑陋勾当。

好了,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预定的在尼甘布Negombo民宿Blumarine Guest House,如果不是司机带着找,这么天黑乎乎的我们找起来一定够呛,一条小小的弄堂里,说是海边,海景房,黑黑的啥也看不见,房间里还不错,有帐篷,热水洗澡。时间不早,和司机约好第二天时间,就匆匆洗漱睡觉。虽然斯里兰卡和中国不远,可是也是有些时差,所以早早的就睡不着醒了,只听见外面似乎风声很大有在下雨。在床上装睡了一会儿,实在睡不着,干脆就起来了。打开阳台门出去看了一下,还好雨没下了,乌云还在,风还是不小。等大家都起来了,就跑出去到海边看看,其实旅馆离海边很近,一出门就到了,只是昨晚太黑看不清。尼甘布的海边并不吸引人,这地方距科伦坡国际机场仅有6公里,只是因其位置优势,这里常年吸引了大量刚刚到达,或者准备离开斯里兰卡的各国游客。这天乌云密布,风吹得有点冷飕飕的,赶紧回旅馆等待早饭。早饭在顶楼的阳台,天气好的话,望出去海上风景肯定好。早饭还不错,红茶,鸡蛋,面包等,看来这一晚就我们一家住在这里。

吃罢早饭,离开尼甘布去古城前,听说这里的鱼市很有名,就顺便看了看,我们不在这里住,所以海鲜再便宜也买不了,转了一圈就走了。路途再到超市采购了一些水和干点心。

斯里兰卡的中北部,是这个国家的发源地,这里集中了一批古代文化遗产,展示着斯里兰卡有文字记载的2000多年文明史。由皇城康提、圣城阿努拉达普勒、古城波隆纳鲁瓦这3个城市构成的三角区,也被称为“文化金三角”。在此三角区内,共汇聚了5处世界文化遗产:康提佛牙寺;丹布拉石窟;锡吉里耶狮子岩;阿努拉达普勒的菩提树,千柱寺,及数个舍利塔群;波隆纳鲁沃的古城遗址等。参观这些文化遗产,会令人充满惊奇和振奋,焕发灵感。

途中司机请我们吃当地有名的黄金椰子。平生还是第一次吃上这种东西,喝了汤还不算,再把里边的肉也挖了吃光,味道真是鲜美。在以后的几天日子里,我们到处找了吃。生活在热带里的人们,为什么不用没日没夜的干活呢,就是因为到处是这种拿来就可以吃饱的果实,鞋子也不用穿,到处是光着脚走路的人,晚上也不用被子,最多一张床单就够了,生活成本很低啊。

中午前到达西古城: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Sacred City of Anuradhapura。 1982年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II)(III)(VI)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阿努拉德普勒位于斯里兰卡北中省,在科伦坡东北约200公里。始建于公元前5世纪,从斯里兰卡有王朝开始,公元前380 年(相当于先秦战国时代)作为王都,延续1300年之久,经历了119个国王。这里到处体现出古老的宗教建筑艺术和文化色彩,是小乘佛教中心圣地。唐朝的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提到过这里。东晋的高僧法显,来过这里,至今在Anuradhapura还有一座寺庙,是当时 法显住了两年,专心译经的地方,这座寺院的法显纪念博物馆,由中国出资维护。这座寺庙叫做Isurumuniya Vihara(Vihara是庙的意思),依托山石而建,庭院中有个小池塘,环境很雅致。

司机先带我们去用了午餐,在一家旅馆里的餐厅,斯里兰卡风味的自助餐,味道不太习惯,价钱不太便宜,我们能吃得下的也就一两种,号称是对外国人,环境等会比较干净卫生。后来知道,司机带我们上这种地方,他基本可以免费吃,而且符合他的口味。所以请他找中国餐馆基本无用,即使路过他也假装不知。只是好相信人,等发现已太晚,最后几天就自己主动找,这是后话。

吃过午饭,我们就去古城区朝拜。赤着脚在宫殿遗迹各处参拜留念,那个脚烫啊烫啊烫啊!宫殿遗迹,分布很广,主要景点有大菩提树,大寺遗址(Jetavanarama),Ruvanvelisaya白色巨塔,Dhakkina 塔,Isurumuniya庙,Vessagiriya岩窟遗迹,Mrisavatiya塔,Thuparama塔,Royal Palace ,佛牙庙,Twin Ponds,Samadhi佛像,无畏山寺(Abhayagiri),MoonStone, Guardstone(Ratnaprasada),大食堂(Refectory)(5000人的大食槽),中斯博物馆,Lankarama塔等。

菩提树(Sri Maha Bodhi)

阿努拉德普勒城的大菩提树,为斯里兰卡佛教圣树,拥有2600多年历史,是斯里兰卡仅次于佛牙的国宝。2000多年前,印度阿育王的女儿僧伽蜜塔来到斯里兰卡弘扬佛教,为斯里兰卡公主和侍女受戒,并带来了佛陀曾静坐7天7夜成道的那棵菩提树的一根枝干。公元前249年,虔诚的佛教徒天爱帝须王亲迎菩提树苗,并且护送到阿努拉德普勒城,将其种植在一高台之上。从那时起到现在,这棵菩提树一直都有专门监护,无论斯里兰卡本地的僧迦罗王朝,还是南印度入侵时代,都不例外,到今 天两千多年了,是全世界名树古木当中,有确证的历史最长的一棵,也是佛陀悟道的那棵菩提树的直系后裔。在斯里兰卡以礼拜菩提树为尊敬和纪念佛陀的方式,对其崇拜仅次于佛牙。

都波罗摩塔舍利塔(Dagoba of Thuparama)是古代斯里兰卡最早的佛塔,公元前250-210年由阿努拉达普拉王朝创始人槃陀迦阿巴耶之孙提婆南毗耶·帝沙建造。塔中供养佛陀的锁骨舍利。斯里兰卡长期战乱,佛塔的原建筑群早已被毁。现存的都波罗摩塔是1840年重新修建的,高19米,其形状改变了最初的“稻谷堆形状”而采取了倒扣的铃铛的形状。

Abhayagiri 无畏山精舍

无畏山精舍是法显在斯里兰卡居住学习的佛寺,遗迹建筑内的空地上都长了大树。据他老人家说,当年曾经有5000个和尚在此生活。今天的遗址,和大寺那里的一样,除了无畏山塔和在南边的一个法堂基座外,很难找到高于半米的建筑遗存。不过这里树林茂密,景点也多掩映在树林中,很不好找。

无畏山寺塔建于公元前1-2世纪,距今已经2000多年了。在佛教的历史上,无畏山舍利塔(AbhayagiriDagoba)不仅仅代表一座寺院,更代表着一种保存有独特的历史记载、传统和生活哲学的教派。法显在无畏山寺修行两年后,带回了几部重要的佛经,为佛教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据法显说,这个塔身的下面,有一个佛祖的脚印,而上面的塔身过去也曾装饰金银。这个佛祖脚印是我国相关记载中斯里兰卡三个佛祖脚印中的一个,另外两个,1个在阿聃峰顶,一个在Matara的海边。

现在古城区的常驻居民基本都是猴子。

这个巨大的池子,据说,最鼎盛的时候,阿努拉德普勒聚集的5000多名的僧人,这是他们用来沐浴的公共浴池。

祗陀林佛塔(Jetavanarama Dagoba)

是斯里兰卡最大佛塔,也是世界最大佛塔之一,又称舍利子塔,属小乘佛教。位于鲁梵伐利塔东北方向,由摩诃舍那王(公元276-303年)在大寺庭院内的空地上开始建造,后又由摩诃舍那王之子(公元303-331年)继续修建。塔基直径约112米,残塔高度仍达70米。佛殿石门柱高近8米,柱上刻有各种花纹图案的浮雕。塔正面建筑上的雕像,造型柔和,姿态优美,面部表情活泼。是阿努拉德普勒唯一一座已修缮后塔尖保留残缺原状的舍利塔。这个舍利塔之所以出名,除了它巨大之外,还因为1982年,在这里发现了用梵文书写与金板上的9世纪左右的摩诃诗那经典。作为现存梵文经典,它是极其宝贵的文化财富。在这座舍利塔的后面有一座寺庙遗址,有一根长8米的门柱,至今仍然屹立不倒,门柱有3米在地底下。

古城区域很大,景点也分散, 走了一下午,脚也烤得差不多了,准备去我们预定的民宿。由于不想到了住宿处再出来找餐馆,想到网上游记中提到附近有个中餐馆,就请司机开车找去,可是司机不给力,找了一会儿,找不到。我们只好就近一个超市旁的当地快餐,买了些带去旅馆吃,实在是有些吃不下当地的饮食,而且时间还算早些。

这家民宿还不错,据说是个律师搞的一个副业,排场还是有些。第二天的早餐算是我们斯里兰卡行中最丰盛的了,除了常规的咖啡,茶,面包,鸡蛋,水果,还有蔬菜什么的一大拼盘,两个店伙计也围着你们转,又是给我们拍照,又是让我们在网上写好评推广,司机也一旁提醒我们不要忘了小费与他们。

题外话:去之前我还特地问了租车公司,司机住宿离我们远怎么办?因为包车有里程限制呀,尽管基本保证你需要的行程。现在总算明白了,司机基本上可以免费得到在游客住宿的客店吃与住,不愧是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呢!没错,斯里兰卡全称是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和我们的特色不太一样,有免费医疗和上学外,我不知道包车司机也可以得到免费住宿。国内包车司机一般是自己找到便宜的专门供司机住宿的房间。当然这里也没有全部都提供,譬如在康堤古城,我们订的是一家外国女人和当地男结婚开的客栈,就不给住,司机情绪就不免有些低落。

在计划的行程中,原本还要去东边的古迹Minhintale,里面有同时期的佛医院遗址,山上两佛塔,一个佛像以及Et Vihara山顶令人心旷神怡,视野极好的风光。由于昨天赤着脚走了一圈,也太相信司机,问那里是不是值得一游,司机建议不值得去,而且与今天要去的波隆纳鲁瓦(Polonnaruwa)古城方向相反(咦,我怎么当初查狗地图是顺路的呢?),路上要多花些时间。所以就直奔波隆纳鲁瓦古城而去。其实那地方还是值得一游。

波隆纳鲁瓦古城位于斯里兰卡东北部,距科伦坡216公里,在锡兰国历史上曾是第二个首都,1982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是与阿努拉德普勒古城齐名的古都,公元368年成为国王驻地,公元993年,继阿努拉德普勒毁灭之后,波隆纳普沃成为成为锡兰国第二任首都。波隆纳普沃古城保存了考拉斯时期的婆罗门教遗址,还保存了12世纪帕拉 克拉马一世时期的城市花园遗址。古都废墟景区挺集中的,在南北狭长约3公里的一片花园丛林里面,辟出的草坪和小径连接各个景点。

Potgul。据介绍,Potgul很有可能是Polonnaruwa时期的一个图书馆。

这里面最出名的是一个非佛的人物造像。人物手中捧着的,被认为是贝多树的叶子,象征着佛教。很多人相信,这个石像刻的是斯里兰卡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Parakrama

皇宫遗址。原来可能有3,4层楼高(斯里兰卡人有说有7层,),砖头磊的。

宫殿遗址区,现在都只剩宫殿的石头台基。

神圣四合院(Sacred Quadrangle)

这是一圈用来礼佛的建筑,大部分都是Parakramabuhu I世和Nissanka Malla两个国王建的,其中2个很有可能是当年装佛牙的。建筑非常集中,景区空地上不用脱鞋,但是所有的建筑内(大部分能进,只是没有顶),必须赤脚。

Vatadage,瓦塔达吉圆舍利殿建筑精巧典雅,是古都中保存最完好的建筑物之一,属于斯里兰卡独一无二的建筑类型,环形平台直径18米,墙壁上布满了各种动物的浮雕,阶梯雕有传统的守护神,北门有精美的月长石,而起步板上布满了手舞足蹈的侏儒。


菩萨殿遗址。

Hatadage这个是NissankaMalla国王修建的佛牙寺,传说中是60个小时内建起来的,当然,更靠谱的说法是里面曾经有60颗舍利。门口,可以看到里面的佛像,三世佛中保存最好的一尊佛像。

据说这个建筑曾经有2层。

石书(Gal Pota)

一“本”6页的千年石头“书”,8x1.6x0.406米,重25吨,记载了尼桑卡马拉国王,在城中修建阿塔达格佛堂的经过,及对国王的歌功颂德,并告知,此块石板从100公里以外的地方运来。是斯里兰卡现存最早的、最长的古代石碑铭文。

Menik Vihara小小的佛塔位于高高的基台上,台身还有一连串可爱的坐狮像,佛殿的门口有月石,守护神石碑,进入前厅一旁留着小侧门,然后就是残柱和三尊佛像。

Ranks Vihara 高达54米,波隆纳鲁瓦最大的佛塔。佛塔旁是僧舍群和医院遗址。

伽尔寺GalVihara

Polonnaruwa最著名的2个景点之一,以大型群雕佛像驰名,共4尊(一立佛,二坐佛,一卧佛),均雕在整块花岗岩石料上,线条优美,神态安详,很有美感,标志着最高超的岩石雕刻技巧。其中“涅槃”姿态长14米的卧佛,雕琢精细、轮廓清晰,是整个东古城的灵魂。

Lankatilaka兰卡提拉卡寺遗址

是12世纪亚洲最壮丽的寺庙之一,类似教堂建筑风格。寺内有殿堂12个,正中后方有一尊巨大无头立佛,佛像两旁是当年供皇家祭祀用的小阁。原有的大穹顶已不复存在,但透过它的残垣断壁,仍可看到昔日神庙的雄姿。

古王朝的首都建筑大都只剩下了一个地基,可看性不强,基本记不住那是哪了,除非对考古有兴趣。

Kiri Vihara的雪白佛塔

千年古树,千年王宫废墟。这蚂蚁堆的也有千年?

这里的猴子管家都很开明,大方,呵呵。

波隆纳鲁瓦古城景景点虽然集中,游玩也已下午,尽管早餐吃得相当饱,此时肚子早已饿的叮当响,看见有卖黄金椰子的,赶紧买了吃一个垫垫肚子。司机照理带去所谓为外国人开的旅馆自助餐厅,环境还行,已经基本没了吃客,看了一圈饭菜,儿子不太喜欢,点了份美式午餐,我们尽管不喜欢,还是吃buffet吧,看见价钱的份上吃了不少,其实也饿坏了,不管好吃不好吃,吃了一通再说,不过那里有酸奶味道不错。

好了,早早的到了旅馆,肚子饱得晚餐可以免了。告诉司机,歇一会儿来带我们去做斯里兰卡传统的Ayurveda阿育吠陀疗和 Shirodara滴油疗,赤脚走了两天,该理疗理疗了。

Ayurveda由两个单词组成,Ayur指生命,寿命;veda为知识,科学,真理之意,阿育吠陀即“生命的科学”,与中国的中医有许多相通之处。除了用混合的草药精油做全身按摩,应该还包含针对个体的饮食和心理包括瑜伽等调理,这也是斯里兰卡一项特色的旅游项目,一般要10天到两个星期,价格不菲,大多开在海边度假酒店。不过大多数人只是做按摩而已。滴油疗法Shirodara也是一种该国流行的理疗方式,用大约1.5~2升温热的药油滴敷在前额一定的时间,这种疗法对治疗头痛,偏头痛和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有理想疗效。

傍晚,儿子不愿去,就让他自个儿呆在旅馆,我们由司机带路去了一家算高档的度假酒店里开的Ayurveda理疗馆,里边小小的,看起来不怎么样,如果认为那是故意按原始古老风格安排的环境,那就凑合吧。里边有好几个男男女女的西方人士在做理疗,没有中国人,事实上这两天古城就没有见过中国人,那一飞机的中国游客想必都去了海边吧。我们看了一下价格,挑了最便宜的全套,包括有像棺材盖着的蒸汽热疗,阿育吠陀按摩和滴精油疗法。很特别,值得体验。做完之后神清气爽,确实很舒服。

(未完待续)

上一篇:行程概述

下一篇:大象狮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