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无题

    觉得总该写点什么 可有从何说起,一阵无语。 世界原来如此荒谬,茫茫然不知所措 真理模糊,哲学模糊,远方也模糊。 一个姑娘说起她的故事,说起她的狗 说起她远方的山就在她的屋后。...

  • 都是好孩子

    17岁那一年,我写了一篇自传!

    17岁,你在干什么?你当时的梦想是什么?你有暗恋的人吗? 那会,我在新疆,初三。 前几天因为要准备第6期的“写作与你故事会”,我又翻出了常带在身边的作文本,翻到了那篇我17岁...

  • 英子‖10

    很久没有刘妹的消息。 最近的一次见刘妹,都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是有次去咸阳回来路上想起她。尽管和刘妹联系不是很频繁,但是每次给刘妹发信息都会回,所以呢,每次我都能找到她。...

  • 英子‖9

    我给妻子说要和英子出去一趟,说起我们原来吹过的牛,终于就要实现。仔细算算,已经过了快四年了,我儿子都两岁。 原来都未成婚时,说什么都能去做,理想是用来实现的也是豪言。现在...

  • 梦见

    梦见一个古老的王 在王座下说起他的都城 都城里老人做的馄饨味道现在依旧 王的子孙现在隐姓埋名忘记过去 我,年轻的我一身债务 冷眼旁观这世界已经是地狱的模样 逢人只说我自己死去...

  • 英子‖8

    也许是故事看多了,很多时候都在思考结婚前应该去什么地方流放一番?找几个要好朋友,简单点,一人带几千块去玩玩,不问时间,钱花完了就回来结婚,算是给青春一个交待。人不能总为梦想...

  • 英子‖7

    夏天最折磨人的,是汗流浃背回家后,不能洗澡,最起码她俩在的时候不能。整个身体都是黏黏的,难受到自己都懒的去抚摸,因为出手就是诟珈(身上的泥)。记得那个夏天最多的消遣是晚饭后...

  • 白 我的影子闲挂在梧桐枝捎 地面的影子是凝固的水 黑色的夜,白色的骨 当一切安静时,万物缄默 棉花落在我赤裸的肌肤 葱绿的林,黄色的沙海 梦里都是南北通透的冰 那一刻,我在月...

  • 一梦成空

    一梦成空 是夜,我决定在混沌里完成一个伟大的国度, 那是一个梦,黑夜里的梦是无限延伸, 你的眼睛,窗外的星月, 会看见无数的声音,有马、有金铁击杀、有黄沙, 我的梦里太阳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