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10

  很久没有刘妹的消息。

  最近的一次见刘妹,都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是有次去咸阳回来路上想起她。尽管和刘妹联系不是很频繁,但是每次给刘妹发信息都会回,所以呢,每次我都能找到她。从咸阳高速绕道西安东郊,发的定位,不是很难找,走街串巷的,最后上了一个大坡才到地方。第一次觉得开车也这么累。

  见到刘妹的那一瞬,阳光明媚的笑脸,一切都值了。刘妹眼睛不大,每次见她都会觉得她的眼睛是属于笑容的,因为每次回想她时,都会觉得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是属于少女持有的矜持娇羞。记忆里只有她笑脸相迎眯成瓜仁的眼睛。路上寒暄几句,说请她吃饭,让她好地方改善伙食。那是唯一对刘妹大气的一次。

  刘妹呢?带了转了很大的一个圈,西安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可是跟她转了一圈,我没有记住地方。甚至没有记住那边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或者街道,循迹欲寻,看来是没有机会。路上,我说给英子发一个咱俩去吃饭的视频,看她在忙什么?刘妹说道,还是别了,好久没联系,不合适的。一个背影也不行,不知道我离开的日子里,她俩什么情况?某次我和英子在站牌等刘妹,临近傍晚,她衣着正装下车。十字路口,她在对面下车,过人行道时。我对着英子说到:“刘妹衣服这么穿真漂亮,把周围那几个穿吊带装的都比下去了,好看!好看!”刘妹快到跟前时,我已经收住那花痴快流口水的怂样,跟前有她的同事,帮忙接过包就往回走。英子对她嬉笑说我刚才的表现,她也只是捂口傻笑着,继续走在前面。那天,西边晚霞余晖殆尽,她是女神衣摆的一抹亮色。

  到了吃饭的地方,忘记了饭馆在哪儿?却记得我们吃的是子长煎饼。她貌似常去,跟里面老板很熟,我一点忙也帮不上,她忙前忙后弄蘸汁配小菜。之前一起做饭吃,都知道彼此的口味,那天我就是呆呆的坐着,很像山窟静止的佛像。那天,我们说了很多,说起我婚后的生活,妻儿安好。她说她的工作,小区门口超市老奶奶的针织活,步行上班路上的众生万象……。唯一没有提起的,是她现在的感情状况,是不是还是一个人?她没说,我也没问,这估计是我们最好的默契。

  那次饭后,顺便在饭店买了陕北那边特有的黄米糕,买了两份。一份给刘妹,一份带回家给妻子。送她回到小区楼底下,她说我时间不急的话可以上去坐坐,看她现在房子的布置如何?那天确实很早,可是现在……。我只能说时间赶不上了,要回老家,顺口问她有没有要带回去的东西,我捎带回去。尽管我知道这是一句多余的废话。

  那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刘妹,快两年了,感觉好久没有刘妹的消息。看她朋友圈封面她已经成婚,守护他的是一个戴方形镜框的男人。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也是半年前。某次从丈人家回来路上,一路都是大雾弥漫,可见度不足五十米。奇怪的是,就是路过她家的时候,那是一片清明,过了之后又是大雾。然后回去给刘妹发信息问起缘由?等了一夜,信息未回。……。

  就这样,我和刘妹失去了联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900公里,5个小时,秦皇岛,我运动,跑步半小时,恢复一下体能,身体是最重要的。 你关注挑剔,收获刻薄你关注学习,...
    每个人的孟母堂阅读 75评论 0 1
  • [cp]大家好,这里是睿睿的第16条早安问候。每次一搬家才感觉到自己的东西多,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突然有这样一种感觉...
    花戒僧阅读 44评论 0 0
  • 事情发生在7月13日。 那天是星期天,是补习班放假的日子。真以为能出去玩会儿,好好放松一下。但突如其来的事件使...
    星风三角洲阅读 36评论 0 1
  •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无尽藏
    喜亭_bf8f阅读 111评论 5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