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作实训后感

    经过63天的写作训练,我感觉自己与写作隔着一条银河。 每一天都在痛苦中度过,尤其是写小说。我基本没看过小说,人物对话的描写方面比较艰难,对于古人...

  • 命不久矣?

    阿宁不甘心,用王雨辰说过的话来试探绝尘,绝尘却与王雨辰心意相通般说出了当时的话。阿宁无计可施,只好说出绝尘身中金蚕爆的事来揭穿绝尘。绝尘回去复命...

  • 是假亦是真

    假的赵辛苑来娘家吃饭,宰相夫人发现赵辛苑变化许多,头发变得枯燥,皮肤变好了,耳后的大痣也不见了,宰相也发现了不对劲,但两口子都不愿意承认这个让人...

  • 无处躲藏

    国师曾经答应答应阿宁只要能够帮助他找到南希,就可以安排她入宫。阿宁去找国师:“你记不记得你曾经答应我的,我要你现在安排我入宫。”国师说话含含糊糊...

  • 会唱歌的木头

    亭子里,刘叔说:“南希真是可怜的孩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陈瑛附和:“如果绝尘不是一个奴隶,南希不是太子的储妃,他们也许就能幸福的在一起。”...

  • 失控的心

    太子亲自送南希离开皇宫,依依不舍。南希刚到宁府,绝尘想要抱她回房间,南希却阻止了他,让苏木抱着自己进去,理由是男女有别。 陈瑛为绝尘介绍宁...

  • 懵懂的爱

    阿宁一直思考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刺杀太子,她种在绝尘体内的暗器没有去掉,反而让它一直潜伏,以便有朝一日可以控制绝尘。 推功换血成功完成,...

  • 要命的软肋

    宁致远本有游历天下的心愿,做一个闲云野鹤更有趣,但是如今皇权不稳,只能被囚禁于这宫闱之中,不得脱身。他一人抚琴,陈瑛在一旁静立。恰逢阿宁...

  • 绝处逢生

    “雨辰,你先待在这儿,不要轻举妄动,我去去就回。”南希嘱咐太子。 随后,南希赶紧赶回客栈。可是客栈之中铜面人给绝尘喂下了一粒药丸,随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