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唱歌的木头

亭子里,刘叔说:“南希真是可怜的孩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陈瑛附和:“如果绝尘不是一个奴隶,南希不是太子的储妃,他们也许就能幸福的在一起。”这一切都被耳朵灵敏的绝尘听到了,因为自己身份低贱,配不上南希,心情十分低落。

刘叔看到绝尘如此难过,实在不忍心。于是决定带他去花花世界看一看,身为男人,不经历风月无法开窍。

书房里,南希面对着一把琴露出愁容,那是宁致远最喜爱的琴,只不过已经坏了,宁致远曾经想要修复却不能,本来还有一副配琴,但是却再也不能与之和鸣了。南希由此联想到自己和绝尘,不由得发出感叹。

绝尘在一旁偷偷听到南希自言自语。等南希走后,绝尘拿下琴来观摩,打算重新做一个给南希。

这时,宁致远刚好走进来,看到绝尘拿着他的琴,生气的说:“你赶紧放下它!”

绝尘乖乖地把琴放下,“怎么样才能做一把好琴?”绝尘恳切地问宁致远。

宁致远见态度诚恳,就告诉他:“想斫一把好琴,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根会唱歌的木头”。

“什么样的木头是会唱歌的木头?”

“这个,要靠你自己找了。”

过了几日,刘叔果然带着绝尘来到风月场所,绝尘对这里很不适应。这里到处充斥着酒臭和胭脂味。“哎!你们两个过来陪这位公子喝酒,伺候高兴了,嘿嘿,大爷我大大有赏!”刘叔竟叫来两位姑娘来劝绝尘喝酒。绝尘在此之前从来没喝过酒,第一次喝差点辣哭。

在喝酒的过程中,绝尘听到一个女子在抱怨一个男子,就向劝酒的姑娘询问:“她怎么了?”姑娘带着几分同情回答道:“她呀,也是个傻姑娘,爱上了一个富贵公子,那公子因为她是风尘女子而抛弃了她。”绝尘心有同感,因为他们都是因为身份卑贱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人不同遭遇不同但失恋的感觉是一样的,绝尘渐渐地喝醉了,和青楼里的姑娘聊得熟了起来,那些姑娘也将他看做知己。

刘叔后悔带着绝尘来到这里,急得抓耳挠腮,但是绝尘一时半会儿还不想走。喝着喝着绝尘就想起来去找一块好木头,转身就朝着凤栖阁走去。

可能是老天感受到了绝尘的心情瞬间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绝尘恰好听到杜文聪邀请太守喝酒的声音,为了寻找好木头,他闯到了杜文聪的房间。此时一道闪电劈中凤栖阁的梁木,绝尘觉得这梁木声音清脆,应该适合斫琴,但是闪电导致大火熊熊燃烧,梁木眼看就要被烧毁了,绝尘抽出剑在空中挥了两下,梁木就被砍下来了。

绝尘得到梁木迫不及待的施展轻功飞走了,刘叔也想追上但是却从房顶上掉了下来,出尽洋相。“那边有后门!”一名带着面纱女子突然出现为他指引出口。他感谢完,赶紧去追绝尘。

第二日,宁致远听说了绝尘在青楼发生的事,将刘叔叫来责问,“你怎么能带他去风月场所,还拆了凤栖阁的梁木,你让我宁某的脸往哪儿放!什么都不必说了,自己领罚半年俸禄。”

丫鬟跑来告诉南希:“小姐,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是关于绝尘公子的,您要听吗?”

“你不用告诉我了,我不想听!”南希故意躲避关于绝尘的一切,只想赶快进宫去见太子,她开始梳妆准备进宫。

“你们知道吗?国师因为绝尘毁了凤栖阁要处罚他。”

“真的吗?真的吗?能让国师发脾气,绝尘可惨了!”南希听到门外丫鬟的谈话再也忍不住了,她担心绝尘,跑着到国师那,要为绝尘求情。

绝尘的事情一闹,南希心里也无法平静,叫来丫鬟,:“你去告诉太子,说我身体不舒服,不能进宫看他。”太子闻言烦恼又增添了几分。

绝尘和南希都在思念对方,茶不思饭不想。不约而同来到宁致远这里。宁致远问绝尘:“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我不该喝酒”绝尘承认的很干脆。

“你倒是挺有觉悟吗!喝酒,是会误事的。”宁致远赞赏绝尘,同时又想起了一些往事。

绝尘问国师:“我带回来的那块木头呢?”

“扔了。”国师冷冷的说。

“扔了?为什么要扔了?那是给南希斫琴的。”绝尘越说越着急。

“木头是好木头,不过不适合斫琴,做房梁再好不过,你却把它砍下来,真是可惜了。”

“你扔在哪了?”绝尘不甘心。

“厨房,现在估计已经化作灰烬了。”

绝尘赶紧来到厨房找木头,问了家仆,家仆指了指炉火里那根木头,问是不是他要找的。绝尘一看正是自己带回来的那块木头,立马把木头从火炉里抽出来,可惜已经烧掉半截了。

他抱着剩下的木头暗自神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