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三月,在烟雨朦胧之际攀登宝石山。

在山的最高点——蛤蟆峰顶,断桥、苏堤、三潭映月,雷峰塔等名胜古迹尽收眼底。

我问自己,小青会不会在断桥底下沉睡,而白娘子是否又会在断桥上痴痴地望着远方?

李碧华的小说《青蛇》无疑是一次颠覆,一次成功的颠覆!

她以青蛇小青的视角为我们娓娓道来了一场唯美而又残忍的“许白恋”。

在她的笔下,许仙成了一个叫女人上心“坏男人”,法海对许仙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

而故事的主人公小青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那个为了姐姐白蛇和许仙的幸福而默默无闻的女配了,书中的小青对于许仙也是有情的。

“眼为情苗,心为欲种”。

因为有爱有恨有嫉妒,所以小说人物的也更加深刻形象,不再单单停留在人们传统意义上的才子佳人间的浪漫爱情上。

书中有情也有欲,有成全也有自私。

其实这才是最打动我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都写不好别人的故事,这便是中国,中国流传下来的一切记载,都不是当事人的真相。繁荣、气恼、为难。自己来便好,写得太真了,招来看不起,也就认了。”

几百年来,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站在“主角”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这仿佛是中国人固有的思维模式。

但是配角呢?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李碧华就通过青蛇小青的切入点,来展现一段不一样的白娘子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许仙是一介凡夫俗子,意志力薄弱,贪生怕死,阴险狡诈,有着性与欲。

他成了绝大多数男人的象征和代表,完全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那个才华满腹,深爱着白娘子的伟岸男人。

白蛇也成了一个为了迷惑许仙,妖娆妩媚,使劲手段却又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痴痴等待着、信任着许仙的傻女子。

而主人公青蛇则是以一个旁观者的立场,审视着自己、白蛇、许仙和法海间的复杂关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书中最吸引我的一段话是“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雪花。”

这让我不由自主想到了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男人相对于女人总是更加的贪,而女人相比男人也更加的痴。

“男人爱女人,也是在一段特定的日子里罢了。她不是不明白的。只因为新鲜呀。她最大的罪过是爱得太凶。”

许仙是白蛇的“劫”,白蛇遇到他就注定要位置沦陷。

“为何女人总是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因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梁静茹的《问》的歌词就是对于这个故事对好的解答。

当然,在欣赏李碧华小说的人物刻画和故事情节时,我更原意设想这样一个结局:雷峰塔倒,白娘子与许仙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小青呢,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是俗人,看不得悲伤的结局;我是女子,在现实和浪漫间,倾心唯美浪漫;我不是叙述者,只是一个听众,不愿看到恨与仇,更愿相信情与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碧华:

原名李白。代表作品:《霸王别姬》《青蛇》《秦俑》《胭脂扣》 《生死桥》《诱僧》等。

专栏及小说在中港台新马等地区报刊登载,结集出版逾百本并有多国译本。

作品以“痴男怨女,悲欢离合”与命运的微妙关系、奇情怪异题材,天马行空,创出独特风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