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周国平《幸福是一种能力》(上)

现代人的生活越来越便捷了,可现代人的困惑似乎也越来越多了。我们终其一生,勤勤恳恳地工作,积累财富,想要追求从容的人生,简简单单的快乐和幸福。可它们就好像天边的彩虹,那么诱人那么好看,明明是真实存在的,却从来不属于我们自己。如何才能获得幸福,成就价值,活得从容,周国平在《幸福是一种能力》一书中,有一些看法我颇为认同。

一、活在当下,昨天和明天都不属于你

周国平说:“幸福喜欢捉迷藏。我们年轻时,它藏在未来,引诱我们前去寻找它。曾几何时,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把它错过,于是回过头来,又在记忆中寻找它。”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孩提时代,被父母的殷殷期望所围困,觉得幸福不属于小孩,属于大人。大人有钱,能自由支配。也不需要被父母管束,想干嘛就干嘛。于是天天盼着自己快快长大,长大了就幸福了。殊不知,真的到了这一天,才知道大人们的生活就是一地鸡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压得人无处可逃。于是,突然觉得,SHE的那首《不想长大》唱得真是好。

也渐渐明白,你所拥有的,只有今日今时今刻,前一分钟后一分钟都不属于你,更遑论昨天和明天了。有人或许会说,昨天不属于自己能够理解,它已经消逝了,永不会再回来,为什么明天也不属于自己?别忘了世上还有天灾人祸,每个人的明天都是不可预知的。你拥有的,只有当下,所以活在今日今时今刻吧。

二、难得糊涂的人,更容易获得幸福

周国平说:“聪明人嘲笑幸福是一个梦,傻瓜到梦中去找幸福,两者都不承认现实中有幸福。看来,一个人要获得实在的幸福,就必须既不聪明,也不太傻。人们把这种介于聪明和傻之间的状态叫作生活的智慧。”

这话说得极好,和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有异曲同工之妙。聪明人活得太真实,总想着戳穿生活的真相。你发祝福的短信给他,祝他天天开心,万事遂心。他回应,哪有这么好的事,真是这样就好了。你当然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这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意愿和祝福罢了。这种意愿和祝福,让我们在繁琐无奈的现实里,尚存着期待和希望。可聪明的人们偏要剥掉希望的外衣,一针见血。金庸说慧极必伤,这个伤更多的是自伤。

糊涂不是愚蠢,而是一种智慧,一种大智若愚的智慧。刘姥姥进荣国府,何尝不知小姐丫头们欺她是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故意拿她逗笑取乐。刘姥姥也乐得装糊涂,充楞,逗得大伙儿笑得前仰后合。事后,鸳鸯对她说道:“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刘姥姥笑着道:“姑娘说那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心里恼,也就不说了。”

糊涂,是一种洞若观火的智慧。糊涂,意味着不计较,不纠结。有风听风吟,有雨闻雨声。如此,自然离幸福近了一步。

三、为未来牺牲现在很愚蠢

周国平说:“我最讨厌那种说教,什么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仿佛青春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为将来的成功而苦苦奋斗。在所有的人生模式中,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是最坏的一种,它把幸福永远向后推延,实际上是取消了幸福。人只有一个青春期,要享受青春,也只能是在青春期。有一些感受,过了青春期诚然还可以有,但滋味是不一样的。”

初中时,父母说,再咬咬牙,考上了高中就好了。高中时,老师说,再吃吃苦,考上了大学就好了。能吃苦是一种美德,我们一直被这样教育着。阿凡提,把萝卜挂在小毛驴的眼前,引诱它不断奔跑。我们就是那只小毛驴,父母和老师,把享受和幸福许在未来,教育我们要学会吃苦。到最后,我们已经丧失了享受和幸福的能力。吃苦和奋斗却鸠占鹊巢,成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着伯尔,有一篇短篇小说,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个旅游者,到了一个偏僻的渔村。他看见一个青年渔夫躺在小渔船上,正晒着太阳打盹儿。他觉得这个情景很美,就拍了一张照片,咔擦,把渔夫吵醒了。于是他跟渔夫聊天,他说你不应该躺在这儿晒太阳。渔夫问我应该干什么,他说你应该出海打鱼。渔夫问,然后呢。他说,然后你就把鱼卖了,得到钱以后,你就可以买更大的渔船,挣更多的钱。最后呢,买一条现代化的最先进的渔船。渔夫问,然后呢。旅游者说,然后,你就可以躺在这里晒太阳了。渔夫说,用不着,我现在就可以。

本来奋斗和挣钱,是为了享受。可我们往往这样,到后来就忘了奋斗和挣钱的目的,一再地把享受推迟,以至于逐渐被我们遗忘,挣钱本身倒成了目的,很可悲。

为未来牺牲现在很愚蠢。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人生一世的个个阶段,便如四个季节一般,每个阶段都有独特的风景和意味。然而,四季过了还有下一个。人生的阶段,过了就是过了,不能反悔,也不能倒带。小时候想要的那只泰迪熊,三十岁再给你,你还会如孩童般欢呼雀跃么?

四、冲突和矛盾,再正常不过

周国平说:“比较来说,温馨对于家庭来说倒是一个较为合理的概念。家是一个窝,我们当然希望自己有一个温暖、舒适、安宁、气氛浓郁的窝。不过,我们也要记住,如果爱情要在家庭中继续生长,就仍然会有种种亦喜亦悲的冲突和矛盾。一味的温馨,试图抹去一切不和谐音,结果不是磨灭掉夫妻双方的个性,从而窒息爱情(我始终认为,真正的爱情只能发生在两个富有个性的人之间),就是造成升平的假象,使被掩盖的差异最终演变为不可愈合的裂痕。”

我认为,追求温馨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害怕冲突的。温馨,让他们感到安全。

小月,是我一个大学同学。她父母经常吵架拌嘴,闹得不可开交。在她的潜意识里,如果吵架冲突,就意味着感情不好,甚至已经严重到到了破裂的边缘。所以恋爱的时候,她尽量把情绪隐藏在心里。她认为,一旦自己把负面的情绪表现出来,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吵架、冲突、分手,绝对的。她以为,只要他们是温馨的,从来都没有冲突,就一定会走到白头。事与愿违,由于没有及时沟通,他们之间的误解越积越多,最终越走越远,分道扬镳。

何必温馨的论调,不仅适用于夫妻、情侣之间,也适用于亲友、同事之间。你想在亲友和同事间,表达亲近,营造温馨,没问题。但也要适可而止,保持分寸和原则。否则,你们的关系绝难长久的维系。

何必温馨!冲突和矛盾,是人生的常态,再正常不过。不必看得太严重。

五、越早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越好

周国平说:“世界无限广阔,诱惑永无止境,然而,属于每一个人的现实可能性终究是有限的。你不妨对一切可能性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因为那是人生魅力的源泉,同时你也要早些在世界之海上抛下自己的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领域。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他顺应自己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并且一心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做得尽善尽美,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可破的家园。于是,他不但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外界的压力,而且会有足够的清醒来面对形形色色的机会的诱惑。”

这段话我极为赞同。你喜欢做的事情,可能是马上能带来实际收益的手艺和技术;也有可能,是诗文哲学等这类世俗人眼中的无用之物。但无论是哪一种,只要你着迷热爱,它便能带给你足够的能量和底气,来抵抗现实世界的侵袭。这间由能量和底气组成的小屋,唯你所有,没有人可以夺走。

周国平特意强调:“早些在世界之海上抛下自己的锚。”那么,到底什么时候是比较合适的时间呢?

我个人认为,上大学的时候,是比较合适的时间。上大学之前,我们疲于应付一级一级的考试,少有闲暇。而毕业后,马上又面临着工作、结婚、生子等各方面的压力,精力也更加分散了。唯有大学的这段时光,暂且算得上无忧无虑,完全由自己支配。可以利用这几年,把先前没时间做的事,都尝试一遍,多参加各种活动,分辨它们带给自己的不同感受。尽力找到一项或几项,自己真心喜欢,并且愿意在上面花费时间的事。

大学里想谈几场恋爱,没问题;想稍微放纵一下,没问题。但是,千万别忘了最重要的事:找到你真正喜欢做的事。因为,很有可能,这件事就是你以后工作的方向。如果你在大学就找到了这件事,毕业之后,当别人尚处于迷茫阶段的时候,你就已经目标明确地进入了状态。而那些先前没有花心思寻找的人呢,则要付出额外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更要承受内心的焦躁不安。

六、好的或坏的体验,都有它的价值

周国平说:“只有自己做了父母,品尝到了养育小生命的天伦之乐,你才会知道不做一回父母是多么大的损失。只有你走进书籍的宝库,品尝到了与书中优秀灵魂交谈的快乐,你才会知道不读好书是多么大的损失。世上一切真正的好东西都是如此,你必须亲自去品尝,才会知道它们在人生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我想说的是,不光一切真正好的东西,必须亲自去品尝。人生当中的一切,好的坏的,喜欢的不喜欢的,都应该放开怀抱,亲身经历。

甄士隐,是《红楼梦》中的一个人物。有一次,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跟随一僧一道到了太虚幻境的大石牌坊外。甄士隐想很僧道一同进去,方举步时,忽听一声霹雳,他就醒了,梦里的是也忘了大半。

蒋勋认为,甄士隐对人生的体验和领悟,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所以他进不了太虚幻境。后来,甄家经历了一连串的灾祸。先是女儿英莲被拐;然后是葫芦庙失火,殃及甄家;接着,是田庄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最后,投靠妻子封氏的娘家,被岳丈嫌弃。甄士隐从小康之家,没落到寄人篱下,遭人白眼。他悟到了人生的无常,放下了一切,跟跛足道人走了。

现实中虽没有这么极端的事例,但它与现实中坏的经历,对于人的价值和意义,则是共通的。它让我们逐渐学会放下和释然,用慈悲和包容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世界。

好的体验,让我们享受到莫大的,生之为人的愉悦和快乐,诚如周国平所列举的,养育小生命和一览书中瑰宝的例子;坏的体验,则会令我们看透世事,逐渐学会慈悲、理解和超脱,正如亦舒所说:“一个成熟的人发觉可以责怪的人越来越少,人人都有他的难处。”好的或坏的体验,都有其各自不可取代的价值。


海因里希•伯尔(1917-1985),德国作家,197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成为“德国的良心”。代表作:《小丑之见》、《火车正点》、《亚当,你到过哪里》。


读周国平《幸福是一种能力》(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