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科。

科,我总是第一个就想给你写,上次是,这次是,但我怕我写到最后也就是写了一个人。

你谈到“游”和“学”,这是我们俩一起对每次游学充满激情期待的原因吧,我們都是那種凡是認真了付出了做事的人,都想有所思考,對整個世界的人生有所完整的慢慢建立,我們希望我們倆不要著急,慢慢來,慢慢感受,打開身體全身心的貼在黃土上

我這個人,越親近的人,越不知道如何表達。上次你問我在高地能撐起什麼?我說高地電影院,我可能只是表達了一方面。我想過一個問題,高地慢慢長大,影響力慢慢變大,其中有部分原因,那是我們倆都是會不吭聲做事的人,而科你不僅僅在做事,還是高地發言人,這我做不了,不知為何,天生語拙。我們倆就像神探夏洛克裡面的夏洛克和華生,但我們倆都是夏洛克,都是華生,我看不見真相時,你點我一下,你被壞蛋困住了,我去救你。我們是高地的骨,我做的不僅僅會是高地電影院,方方面面,就像你在前面突圍,我在後面掩護你。暑假的遊學的事我本來也想和你說的,我和僑素來做吧。


還記得第一次見你,

在九龍湖,

我就認定了一些事。

但願君心似我心。

不多言,搞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