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尽小北

小北从冗长乏味的文学课上醒来,抬起头睁开迷朦的双眼,低矮的老师紧攥着书缓缓踱过来,并故意提高嗓门引起自己的注意。她摇了摇脑袋,长舒了一口气,想着那个男孩儿,恍然发现自己对他的小心思正在消失殆尽了。

小北似乎永远睡不够,她可以在床上睡上轮轴转的二十四小时,这时家人会蹑手蹑脚地靠近她试探她的气息,怕她是昏迷过去。小北难过的时候,不会去撕心裂肺的痛哭或呐喊,她只会去睡上一个漫长的觉,不分场合和时间,就像现在。

小北是在打游戏时的语音通话中,忽然喜欢上男孩儿的。男孩儿是她的初中好友,他的声音在千里之外传来,漫不经心,他并不觉得这样遥远的异性两人通话有些许的暧昧。

“你看,前面那个寒冰来了你就躲在我后面,你血脆我是肉。”

“恩……”

“你怎么不躲呀,还傻站在那儿等着人来砍你。”

“我躲了呀没躲过去……”

“哎~~~看我看我,你哥厉不厉害!”

“厉害!”

从小菜鸟升到十几级,小北打游戏时一定要让男孩儿带着,尽管他的级别很高,匹配的敌人会让她死的很惨。其实小北就是想在语音中听听对方的声音,听他喝水,听他啃苹果,听他的舍友痞气的调侃,听他说刚给他妈打了个电话来晚了。她在白天会没事找事的跟他发qq,讲她今天看了什么书,讲她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但男孩儿并不总会及时回,回的字数也是廖廖无几。时候多了,小北觉得自己挺没意思的,但也一直这样尴尬的坚持了下去。

就连崴了脚受了很严重的伤,小北坐在石椅上,也是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崴脚了哎,好痛哦。

最近qq新出的图标,需要连续三天七天的互发消息来得到,起的名字也很暧昧,擦出火花,小北很想点亮它。

直到有一天,小北因为男孩儿之前打游戏没及时回她,有些无聊就点开了男孩儿的主页,随便翻到了他的兴趣。发现男孩儿只关注了一个人,而那个人零关注,粉丝只有男孩儿一个。小北如同神探附体,去查了她的名字,顺利的看到了她的主页,然后点开了她的更多资料。显示出她的性别和年龄。年龄19,跟男孩儿一样。小北想到男孩儿只关注了一个女生,应该不属于初中阶段,因为他们好友之间有交集,大学也不可能,男孩儿上的是理工大学,女生很少,而且女生选择的范围更广,应该不是大学,那就是高中。

1,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数字,要么是0,要么大于2,所以其中应该有事情。小北忍不住去问了男孩儿。

男孩儿很震惊,问她:“谁告诉你的!?”小北有点儿委屈,我自己找的呀。男孩儿不说话了。

过了两天,男孩儿在凌晨发消息过来,说,我快困死了,我在通宵兼职。并发了一张从事体力工作的照片,小北总是睡很晚,她看到后,心一下子揪起来了,“你怎么这么拼!这样子会累坏的!”“你怎么还没睡,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你能睡觉。”小北控制不住自己,给他回了一句,好心疼你啊。她马上清醒过来,补发了一句,很佩服你。小北骗男孩儿,说,下午刮台风的时候睡了很久,现在一点儿也不困,陪陪你吧。

可以在人们撤下心防的深夜,缓解男孩儿的疲惫跟他聊天,小北是说什么都不会错过的。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那个女生。男孩儿说那是他直到现在都深深喜欢的人,现在在温哥华。小北缠着他让他发照片给她看。照片发过来了,小北酸酸地想,长得很普通啊,哪有我好看。男孩儿说,他这么努力的赚钱,最重要的原因是成年了,不想再跟家里要钱,存有的一点点私心是想买机票去温哥华找那个女孩儿。男孩儿又说,这件事情除了他自己只有小北知道这么详细了,他可不是谁都说的。

小北顿时眼泪就流下来了,她用被子蒙着眼睛。完了,如果我跟他说我喜欢他,他连这么努力这么辛苦的喜欢,都没有人可以帮他分担了。

你喜欢她吗?

喜欢啊……

这么喜欢吗……

喜欢的这个辛苦吗……

“啧,以后嫁到你的女生一定很幸福啊,你思想观念太正了。”

“我轻易不会喜欢一个女孩的,我喜欢的那就会超想象的去争取。”

就算是男孩儿心有所属,小北还是没有放弃,她一直想着微博上那段话。

“其实,男生很容易喜欢上,一直陪他聊天,又漂亮的女孩。

就算已经有了爱人,他也会心动。”

小北开始早睡,开始运动,开始晚上不乱吃东西,开始记日记,把每天与他聊天时的小心思记下来,怕自己很久很久以后会忘记。曾经不太喜欢做的事,不常听的歌却因为喜欢的这个人而在后来成为一种习惯,把它当做信仰。

小北依旧自顾自的给他分享她看到的有趣的事情,她对微博热搜的看法,她在画一张很有意思的画。直到这天晚上。

依旧是小北先开的头,聊了一会儿,她发现她初中的好友居然在空间里直播,她兴奋的告诉了他,他说,我看到了。小北有点儿迷糊,你看到了你不跟我说,男孩儿说,没什么啊,我看到了。小北一下子难过起来。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一样,卑微地小心翼翼地讨看客的青睐。

原来从始至终觉得这些事情好玩的有趣的,一定要让对方看到的,只有她一个。

小北看了一晚上男孩儿的照片,他不是小北心目中喜欢的样子,不高,不帅,衣品也不怎么样,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小北就是好喜欢好喜欢,很想很想和他在一起。小北甚至会阴暗的想,他人这么好,睡了他,他肯定会对自己负责的。不过毕竟没这个胆子,日子还是一天天的捱了过去。

小北盯着老师刷刷地在黑板上写字,却在反反复复地想,是不是自己只是喜欢想象中他的样子,是不是自己就算怎么努力地暗示,他也不会对自己有一丝一毫感情方面的想法。小北想起有一天打游戏时坑了他,怯怯地问他生气了吗,他说,不会啊,你是我妹妹啊。小北当时就想甩出一句,可我想乱伦。但是她不敢,她怕连朋友都没得做。后来想想,也是心酸。

既然这么辛苦,就不要喜欢了吧,她曾经活的那么骄傲。小北想起她看到《这就是单恋》里面的一段话。

“在失去喜欢的她后,会觉得自己像是打了一场败仗,虽然在上战场前我摩拳擦掌,用尽力气和汗水就等着到时把对手一举拿下。被打败不算悲哀,至少我战斗了,虽败犹荣。最悲哀的是我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把自己练得多好多强大,我为自己的坚持感到骄傲,我被自己的努力感动了,结果跑战场上一看竟然空无一人,我自以为的对手压根就没打算和我大干一场。”

小北又摇了摇脑袋,把脸埋进胳臂里,重新沉沉地睡了过去。

权当是一场梦。

世界这么大,爱长满天涯海角,我的爱止步不前,你的爱在温哥华。

“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