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好人,可我想重新爱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李如意回来了,还带着个儿子。”

云皓冉是在饭桌上听到这个消息的。

他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不动声色,举杯满饮。

散了饭局,朋友追着他又说:“你刚才没听到吗?李如意离婚了,带着个儿子回来了。”

云皓冉停下急促的脚步,转身看着朋友,一字一句地说:“你以后要还想跟我做生意,就别在我面前提她!”

吃了瘪的朋友,看着云皓冉铁青的脸色,咽了口口水,什么都不敢说,站在原地目送云皓冉上车离去。

云皓冉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夹着点燃的香烟。

他死死盯着前方,不耐烦地变道、超车,香烟渐渐燃尽,也没抽一口。

车速太快,呼啸的风将香烟的火星吹回来,烫到了他的脸。

“操!”云皓冉大骂一声,狠狠地丢掉烟头,烦躁地按起了喇叭。

他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许久没这么易怒过了。

上一次这样发火,似乎是在三年前,李如意转身就走时。

李如意是他的前女友,几乎谈婚论嫁那种。

遇到李如意时,云皓冉刚结束上一段婚姻,正处于无主状态。

李如意也没有男朋友。

两人在朋友酒局上认识,觥筹交错间,一见钟情,当晚便互许了终身。

云皓冉喜欢李如意,大家都知道。

作为富二代,他肩上的担子不轻。每天要跑工地、陪领导吃饭、跟供货商谈判。

久而久之,他身上有种同龄人没有的肃杀,眼神里总是冰冷地写着:生人勿近。

只有李如意不怕他。

别人都会自动跟云皓冉拉开两三米的距离,而且越远越好。

李如意却总是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云皓冉身上,轻易不下来。

云皓冉是那种上个厕所估计都要正襟危坐的人,自从遇上李如意,他严肃的形象被彻底打破。

不是脸上被李如意印了个唇印,就是西装上衣口袋被李如意硬插了朵花进去。

每天不管多晚都要陪李如意煲电话粥足足两三个小时,在自家公司随时会遇到李如意跑进来要求他亲亲抱抱......

如此不懂事的诸般行为,云皓冉竟然都包容下来。

从工作狂人被迫变得超级黏人,一有时间就得黏在李如意身边,不重要的会议能推便推,云皓冉也忍了。

不许和异性有任何接触,哪怕在街上看别的女人一眼也能引起天崩地裂,云皓冉认了。

可李如意竟然还不满意,不过就是绊了几句嘴,生了几次口角,李如意竟然决绝地要求分手,去了另一个城市,走得头也不回。

云皓冉要被李如意气疯,却也还是惦记着她,托共同的朋友带话,想回来时候道个歉,云皓冉既往不咎。

朋友说效果很不好,李如意听了,果断处了个对象,很快结了婚。

云皓冉不太相信,他还是倾向于李如意这是放假消息想让他着急。

可派人去一调查,李如意真结婚了,还怀孕了。

云皓冉和李如意在吵架分手后再没见面,这孩子绝对不可能是他的。

云皓冉这下彻底疯了,之前苦心经营的霸道总裁形象完全崩塌。

他变成酒鬼,喝完酒便寻衅打架,不是打伤了别人,就是自己挂了彩。

这些李如意都不知道,云皓冉跟身边朋友都说了,谁要是再敢在李如意面前提他,或者在他面前提李如意,一概绝交。

云皓冉从来说到做到,这下子,李如意彻底被剔除出了云皓冉的朋友圈。

他花了三年,才把自己又变回从前那个强硬干练的云总,结果李如意又死回来了。

2

云皓冉一宿没睡,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烟灰缸里全是烟屁股。

李如意的大眼睛、圆脸蛋不断地在他面前浮现,他一闭眼,就是李如意蹦蹦跳跳、嘻嘻哈哈的不正经样子。

“就知道她回来带不来什么好事!”云皓冉狠狠地掐灭手中的烟,愤怒地骂道。

实在睡不着,他便在屋里来回地踱步,走了一圈又一圈,把自己都走迷糊了。

他已经很久没沾酒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去酒柜里拿出一瓶洋酒,对着嘴大口大口地灌下去。

第二天一早开会,他全身都是酒味,惹得顶头上司兼老爹,狐疑地将他看了一眼又一眼。

开完会,他被老爹留在会议室单独训话:“说吧,是不是李如意和你联系了?”云氏的董事长云建龙先开了口。

“没有,我再没见过她。”云皓冉咬了下牙,不愿意提起李如意这三个字,只是用“她”来取代。

云建龙皱了皱眉:“除了和李如意闹别扭的时候,你从来不在早上喝酒。”

“我没见她。”云皓冉没法解释自己确实是被李如意气得喝酒,只能避重就轻。

“把握好分寸,别再被她弄得五迷三道的。”云建龙的语气渐渐严肃。

“嗯。”云皓冉匆匆答应了一声,找了个借口就走出了会议室。

他心里太烦闷了,只想自己独处一下。

手机短信提醒,云皓冉急急地掏出手机来看。他也不知道自己急什么,也许是怕李如意发挥当初的缠人大法,跑来缠他?

短信并不是李如意发来的,只是普通的一条广告而已。

云皓冉删了短信,手指却鬼使神差地打开百度,搜索了一个文学网站。

云皓冉并不是文艺青年,可李如意是。她没事就喜欢写些东西,用“如意”这个笔名发上去。

他并不是想她,只是想看看她这三年有没有发过些日记什么的,记录记录她为什么离婚,带着孩子回老家。

云皓冉也好出一口气,一口憋了三年的恶气。

打开网站一看,还真有如意发的东西。

是一篇短篇小说,题目叫《鸡毛蒜皮的离婚》

小说讲的是一对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的夫妻,将爱情消磨尽时,离婚并且翻脸开展抢孩子大战的故事。

小说口吻依旧如她本人一样,吐槽成风,带着三分不正经。里面的女主也叫如意,跟她本人一样吊儿郎当不靠谱。

整篇小说都段子横飞,把离婚那些糟心事写得让人发笑。

只是在回忆女主曾经的恋人时,文风一变,渐渐沉重,把旧爱描写得美好而遗憾,字里行间突显着女主的眷恋与后悔。

引得许多读者在下面留言,要求女主赶快和前任和好。

云皓冉看完小说,冷哼了一声,又仔细看着李如意发在文末的照片。

李如意抱着一个婴儿,依旧圆脸蛋大眼睛,笑得一脸不正经。

她怀中的婴儿,也是圆脸蛋大眼睛,一看就是她生的,大张着嘴巴在流口水,一脸蠢萌。

云皓冉盯着李如意看了半天,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点没变。

“不靠谱的东西。”云皓冉冷哼一声,要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突然他顿了一下,从APP商店里将这个文学网站的APP下载到手机,关注了李如意。

“闲着没事,我看看她每天胡咧咧什么。”云皓冉这么想着,赶去开下一个会了。

3

李如意似乎最近很闲,每天都在深夜发小说。

云皓冉最近很忙,只有深夜才有时间上网放松一下,两人的时间正好合上。

李如意最新的作品是一篇连载小说,用的题材是时下流行的重生,叫做《这次请相信,我不会再弄丢你》

她才写了第一章,女主叫如意,男主叫皓冉。讲的是女主不懂珍惜,弄丢了男主,过于悲痛导致重生,再重头和男主恋爱的故事。

云皓冉看得火气腾腾地上升。

她是不是把全世界看成个大游乐场了,她说爱就爱,她说丢就丢,她后悔了,就能重生再从头来一次?

云皓冉勉强把第一章看完,讲的无非是女主怎样重生,怎样怀念男主的事儿。

他“啪”地把手机拍到桌上,感觉自己再多看下去,会活活气死。

云皓冉坐在桌边运了好一阵气,这才平静一点,用自己的账号登录,在李如意的文下留言:“当时你不珍惜,现在才来比比,有用吗?”

不一会儿,李如意回复他了:“听说人一生总有一次任性,会让你痛彻心扉。皓冉就是如意的任性。”

“一派胡言!”云皓冉合上了手机。

第二天深夜,云皓冉又失眠了。

在他辗转反侧了两个小时后,不情不愿地打开了手机,去看李如意有没有更新。

李如意更新了。

活泼明快的口吻,讲述如意怎样在皓冉家门口蹲守,怎样死皮赖脸地缠着皓冉,像个小特务一样出没在皓冉左右。

读者说作者的吐槽欢脱风写得太逗了,确实,云皓冉忙了一天,都被李如意给逗笑了。

他想起他和李如意刚认识的时候,李如意每次任性耍赖,嘟着嘴拿头往他怀里蹭时,那调皮的样子,还真跟书中的主角挺相似。

一口气看下来,云皓冉被逗笑好几回,心情挺不错,看到末尾,自然而然地写了评论:“不错不错。”

写完云皓冉才反应过来,他又跑去看李如意的小说了。

云皓冉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啪地一声合上了手机。

4

李如意的小说每天都在更新。

女主不是对着男主撒娇卖萌,就是发花痴表白。

云皓冉白天累一天,晚上接着应酬,每天睡前都觉得自己乏得要死。

看李如意的小说却成了习惯。

李如意的吐槽风写得轻松风趣,情节虽然不出奇,就是女主缠着男主要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但胜在搞笑。

云皓冉每天看着都能轻松地笑一会儿,书中总是出现的“如意”二字也不再刺眼。

不知不觉,他形成了留言评论的习惯,作者的每一章后,都能看到他的评论。

不过内容平淡无奇,也就是“不错”二字。

有一天小说里有了转折。

男主身边出现了女配,是另一个追求者,温柔体贴,贤淑可人。

男主似乎对女配也有几分心动。被冷落的女主孤单地蹲在角落画圈圈。

女主放着好日子不过瞎折腾,后悔了才重生,读者对她并没有对其他小说女主角那样喜爱。

之所以有人追,全靠李如意的欢脱吐槽风,能逗人一笑而已。

看女主吃瘪,不少读者在评论里留言,表示她这完全是自找的。

李如意回复了几条评论:“她已经知道错了。当初不珍惜,现在受苦也是活该。”

读者不依不饶,仍然建议李如意直接让女主离开男主得了,这样的女主不配得到男主。

李如意没有回复。

云皓冉大半夜把评论全看了一遍,看完已经凌晨两点半。

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去上班,整个白天都心不在焉,晚上应酬时,可能过于疲劳,喝了几杯酒便醉了。

回到家里,他头晕脑胀地冲了澡,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李如意的小说更新没有。

小说更新了。女主像打了鸡血一样,又重新满是能量地冲上前去,跟在男主身后蹦蹦跳跳,并和男主的追求者争起宠来。

有人在文下评论,骂女主不要脸,当初是自己要放弃的,现在还腆着脸想挽回。

李如意仍然没有回复。

云皓冉看那个读者越骂越起劲,忍不住评论她:“要不要她是男主的事,跟你一个旁观者有什么相干。”

回复完,云皓冉愕然地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摇了摇头,笑出了声。

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跑到网站上莫名奇妙地跟人争论。这么无聊的事,真不像是他干的。

第二天可想而知,云皓冉的黑眼圈又重了一些。

一整天公司没什么大事,云皓冉下班就回了家,打开手机看看,李如意并没更新。

他无聊地在房间里转圈圈,转到深夜,李如意终于更新了。

大概是被读者骂得受不了了,这一章,李如意写的是女主从前离开男主的日子。

女主当初不懂事,总觉得这世界上就没有她离不开的人。

跟男主有了矛盾,一赌气她转身走了,本来是等着男主认错,接她回去。

谁知男主让人带话,说她要回去得先道歉。

女主太气盛,转头便跟别人结了婚。

她那时并不明白,跟别人结婚,就相当于跟男主阴阳相隔。

她也并不清楚,为了逃避而结婚,是会遭报应的。

女主在婚姻里很不幸福,丈夫酗酒、家暴、出轨,还成天嚷嚷离婚。

女主默默忍受下来,她不敢离婚。不是不敢失去丈夫,而是不敢再失去。

结了婚,女主才发现,她之前说的,“世界上男人多的是,老娘不缺他一个”这种话,纯是扯淡。世界上只有一个皓冉。

结了婚,女主才发现,这下是真的失去了皓冉。思念与悔恨姗姗来迟,如鬼魅般跟着女主,挥之不去。

女主结结实实地品味了一回失去的痛,深入骨髓,无法排解。

她不敢离婚,因为已经失去一回,她不敢再经历一次。

所以她在婚姻中不管如何煎熬,就是不敢离开不敢失去。因为那会让她想到上一次失去的痛,并且痛不欲生。

直到女主意外身亡,灵魂回到过去重生,她才鼓足了勇气,想和男主再开始一次,再拥有一次,珍惜一次。

文末,李如意写道:“呵呵,这样的女主,大家都讨厌吧,我自己也讨厌。好了,你们可以开骂了。”

李如意的画风转变得太快,吐槽风变成了卖惨风,让云皓冉有些错愕。

评论区不用想,被骂声占满了。

云皓冉看着咒骂淹没评论区,默默地关上了网页,什么都没说。

5

早晨上班,云皓冉第一件事就是致电朋友,就是几天前告诉他,李如意回来的那个。

电话一接通,他劈头盖脸地问:“你去打听,李如意这三年过的是不是很不好。”

朋友直接回他:“不用打听,我们都知道。李如意不能听你名字,一听就痛哭。她那个前夫,唉,除了伸手跟李如意要钱的时候,其他时候基本没什么好脸色。”

云皓冉没说话。这时候应该笑着说一声“活该”吧。

可他想起从前笑嘻嘻地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尾巴,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熬到晚上,他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却发现李如意没有更新。

云皓冉皱了皱眉,去冲了澡回来,李如意还是没更新。

他躺在床上刷新了一遍又一遍,更新就是不来。

云皓冉拿着手机,都快眯瞪着了,“叮”一声,网站提醒:李如意更新了。

云皓冉赶紧点开看,李如意就更新了一段话:“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我儿子发烧,我带着他在市医院,现在输液。今天怕是更新不上了。如果有等更新的朋友,实在抱歉。”

云皓冉抿着嘴,盯着手机发呆。

呆了一会儿,云皓冉跳起来,穿好衣服,到了车库,开车直奔市医院。

十分钟不到,云皓冉就到了市医院。

他一路找到输液室,在输液室门口,看到了抱着儿子输液的李如意。

还是那双大眼睛,那个圆脸蛋。只是齐刘海的披肩长发,换成了齐肩的短发。

她的气质沉静了不少,和人说话不再风风火火,变得温柔起来。

她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有事没事都要找旁边人聊聊天,哪怕这人她并不认识。

她变得圆润,不像以前,七棱八角的,像个小疯子。

她怀里的儿子,长得跟她一模一样,小圆脸蛋红扑扑的。

看着她们母子俩没有什么大事,云皓冉默默转身走了。

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是抽得哪门子疯,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过来见自己最恨的女人。

他更弄不明白,第二天深夜,他怎么又跑到网站,去看李如意的动向。

李如意更新了。文风又恢复了之前的欢脱吐槽。

云皓冉默默看完,手不受控制地在文底评论:“你儿子怎么样了?”

李如意很快回复:“不发烧了,但仍得输几天液,谢谢你关心。”

云皓冉看看自己欠抽的手,点着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一夜无眠。

6

李如意的小说被网站推荐到了首页。

看她故事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当然,对于这种三观不正的女主,自然是骂声一片。

骂得多狠的都有。

李如意关闭了评论区,便有人发帖子骂。

李如意便断了更新。

云皓冉每天深夜翻看网页,每天都等不到李如意更新。他开始越来越晚睡,时不时失眠。

终于在某天,李如意更新了。

她匆匆地写了个结局,结束了小说。

结局是这样写的,男主爱上了女配,与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女主从此孤零零地生活,躲在角落看男主子孙满堂,自己独自品味了一辈子后悔的滋味。

这部小说宣告完结。

读者们好不容易找到个三观不正的女主,每天都骂上瘾了。现在看到李如意完结,竟有些意犹未尽。

有人留言,希望李如意别这么早完结,让她们再骂两天女主。

李如意回复:“呵呵,女主累了,就让她先休息吧。不过你们放心,这么坏的女人,没什么好下场。”

云皓冉盯着手机,这回是彻底失眠了。

他略一犹豫,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打出了一串很久没拨,却熟稔于心的数字,李如意的号码。

话筒里传来了等待音,云皓冉紧张起来,喉咙像是堵了棉花。

“喂?”等待音后,一个熟悉到即便出现在梦里,他都能辨认出来的声音响起,李如意接听了电话。

云皓冉拿着手机,不说话。

那边也静静等待着,一语不发。

过了一会儿,话筒里传来了抽泣声。

“在家等我。”云皓冉不自觉地像三年前一样,半是命令、半是嘱咐地说。

说完他挂了电话,开车出门,无比熟悉地在三年没走的路线上行驶,开到了李如意家楼下。

她家亮着灯,昏黄的光晕透着些温暖。

云皓冉坐在车里看着这灯光,三年前,每晚它都为自己点亮。

他突然想起当年的李如意,每天每秒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什么时候云皓冉找她,她都是有空的。

什么时候见面,李如意都是笑嘻嘻的,除了负气而走那几天,她没对他发过一次脾气。

他高兴时,李如意开心;他烦躁时,李如意安静;他生气时,李如意温柔;他难过时,李如意坚强。

他猛地发现,李如意从来没有自己的情绪,只是跟着他的感受一变再变,像条变色龙。

只有在转身离开时,李如意说过一句,“我累了。”

现在云皓冉才忆起,当时李如意脸上的疲惫和乏累。

这些云皓冉之前从来没注意过。他心中的李如意,永远是不懂事、黏人、需要包容需要宠爱需要哄。

云皓冉总觉得自己对李如意的好,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李如意这样不懂事的人遇上他,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现在,云皓冉对这个想法,有些迟疑了。

7

云皓冉坐在车里,回忆不断涌现出来。李如意当年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他发现自己记得如此清晰。

他猛然想起,其实后来,李如意脸上隐忍的疲惫越来越明显,可他一点都没看出来。

他只是固执地记得,李如意是个不懂事的女人。

“噔噔”,有人在敲车窗,打断了云皓冉的回忆。

云皓冉按下车窗,李如意站在车外,那双大眼睛里,蓄满泪水。

云皓冉无言地下车,跟李如意上楼,坐在李如意家客厅,看着婴儿床里熟睡的白胖娃娃。

“长得像你,看不出他爸爸的模样,很好。”云皓冉低沉地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孩子长得像李如意,就很好。

“你还好吗?”李如意沉默了半天,动了动嘴唇,终是问出了一句俗套的话。

“没什么好不好,正常过日子。”云皓冉的回答也像套路一般。

他坐着发闷,便站起身来,环顾李如意的房间。一切布置都像从前一样,他爱睡外边,喜欢枕两个枕头,床上靠外侧还是放着两个枕头。

他走到书桌前,电脑是开着的。

屏保是一幅拼图。这些年云皓冉和李如意所有的合照,拼成的一幅图。

李如意笑着,云皓冉皱着眉,这是李如意为云皓冉倒水,不小心弄湿了云皓冉的文件时。

李如意笑着,云皓冉青着脸,这是云皓冉在工地,几天没回来,李如意不打招呼,辗转倒了几趟长途跑去看他时。

李如意笑着,云皓冉抿着嘴,这是李如意为云皓冉炖了四个小时汤,逼云皓冉喝下去,差点把他咸死的时候。

李如意笑着,李如意笑着,李如意笑着......每张照片,都是在李如意不听话的时候照的,永远是李如意笑着,云皓冉生着气,没有一张例外。

可李如意,总是笑得甜甜的,一脸幸福的样子。

云皓冉盯着那些照片,看了许久。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过来。”

李如意依言走过去,云皓冉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动作一如三年前一样强硬而不容置疑:“明天给孩子把姓改了,我带他去输液。”

李如意乖顺地倚在他怀里,像从前一样,伸手紧紧抱住他,脸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泪水蹭湿了云皓冉的衬衫。

8

云皓冉结婚了,之前没有一点预兆,并且新娘是二婚,还带着个孩子。

云皓冉的老爹快气抽过去,铁青着脸出席了婚礼。

云皓冉在酒席上喝了数不清的酒,醉得东倒西歪,却始终拉着李如意的手。

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云皓冉喝得面带红光。

酒席结束回到家,云皓冉接过保姆手中的孩子逗弄,胡茬扎得孩子发痒,“咯咯”直乐。

李如意无奈地强行把云皓冉拉回到卧室,伺候他躺下。

云皓冉反手一把将李如意拉进怀里,按在自己身上,不许她动。

他摸着李如意的头发,迷迷糊糊地说着:“你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人。我知道,是你让人告诉我你回来了;你猜到我会看网站,你才写了那篇小说;屏保那拼图,也是你临时放到电脑上的。”

感觉到李如意身子一僵,云皓冉亲了亲李如意的额头,接着含糊不清地说:“谁让我倒霉,就吃你这套。但这次你别想再跑了,你再跑,只能等我死以后了。”话音刚落,他便睡着了。

李如意静静地看着他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子,听着他匀称的呼吸,用手指一点一点拂过他的脸,轻声说:“每个人都该有一次弥补错误的机会,谢谢你,让我拥有这个机会。”

她低头,轻轻在云皓冉的嘴上啄了一下,笑得眼睛里都渗出了泪:“我不是好人,可我想重新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