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呀,就是嫌你穷才离婚的

1、

对呀,就是嫌你穷才离婚的

发小吴妤离婚了。

这个消息在朋友圈炸了锅。

朋友纷纷捶胸顿足,从此不再相信爱情了。

有八卦的朋友问,“那么恩爱的模范夫妻怎么就突然离了婚?”

男性朋友恶狠狠地说,还是因为老任穷!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嫌贫爱富,虚荣!谈恋爱时说什么有情可以饮水饱,结了婚一切都变了!变得即物质又市侩。

女性朋友则为吴妤打抱不平,“对啊!就是嫌你穷才离婚的!结婚前,我可以陪你一起吃糠咽菜,但是我不能容忍我的孩子和我一起颠沛流离。穷的连孩子尿片都买不起,你还有理了。你可以穷一阵子,但不能,穷一辈子,更不能穷的心安理得!”

​2、

吴妤和任幸是我们学生时代的金童玉女。长得赏心悦目也就算了,俩人学习还特别好,把第一名,第二名俩人轮着坐,还把第三名甩老远。羡煞旁人。

相恋十几年他俩是中学时代唯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一对。

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

任幸是美术学院出名的大才子,实习时被导师介绍到设计院,几年后就升为项目经理。

小日子眼看越来越好,自从任幸辞职创业后,一切发生了变化。

五年前,性格内向的任幸受不了没完没了的应酬。在一次喝酒喝到胃出血后,任幸毅然决然辞职。连同美院里睡在下铺的兄弟一起开了个设计公司。

精明开朗的兄弟负责公司对外公关和公司账目,任幸负责内部管理等一切事务。

吴妤怀孕的时候,任性正在创业初期,几乎所有的产检都是自己去的。

在北京几乎每个妇幼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其他孕妇都是一家人陪同,只有吴妤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排队挂号,等着叫号。任性的理由很简单,公司创业初期,正是最缺人手的时候,公司离不开我!

有一次吴妤给我打电话,早上忘记吃早餐的她,量血压的时候只有35/65,她站起来的两眼一黑,差点晕倒。如果不是旁边的孕妇扶住她,她可能就倒下去了。别人孕期都高血压,血糖高,只有她瘦骨嶙峋,低血糖,低血压。

任性偶尔陪她去产检一次,因为排了一上午的队,骂骂咧咧,说白白浪费一上午,耽误公司很多急事,给她甩了一上午的脸色。从此以后没再陪她产检。

任性那份煞有其事的嘴脸让吴妤心寒不已,她觉得他哥们是不是给他滚迷魂汤,让他把公司视为生命,把大肚子的老婆视为空气。

吴妤生宝宝的时候,任幸在外地赶一个非常紧急的项目。孩子出生十天后才回家,在家待了三天就被兄弟的催命夺魂电话叼走了。

​​3、

生完宝宝后,吴妤一直在娘家带孩子。任幸在外地打拼。

为了能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任幸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拼命工作。一天工作18个小时,一年365天全年无休。

那时候孩子尚小,俩人又两地分居,照顾孩子的重任全落在了吴妤身上。

任幸创业初期不赚钱,没法养家。孩子刚满三个月,吴妤就拜托妈妈照顾,自己去上班。

那时候虽然日子穷点,苦点,但吴妤觉得挺有奔头,任幸很拼命,他的兄弟也聪慧过人,运筹帷幄,公司订单不断,生意蒸蒸日上。

第一年年底分红,任幸没拿到一分钱,灰头土脸回了家。面对吴妤质疑的目光,任幸解释道“哥们说,年底外面的欠款没收回来。年后回款再说。”

这个理由还算合理,吴妤勉强相信了。

没想到,第二年,第三年,任幸依然没有分到任何钱。理由也是花样百出,欠款的工厂倒闭了,钱追不回来了;订单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利润越来越少;催款越来越难了,现在欠钱的都是大爷……

整整三年,任幸不仅没赚到钱,也没管过孩子,一门心思投入到所谓的事业中。任幸穷的只剩下梦想了,就连衣服内裤都得吴毓在网上给他淘9块9 包邮的。

而他的那个口口声声说公司不赚钱的哥们儿,三年内在济南、青岛、威海买了三套房,换车、换房、换行头,除了老婆改换的全换了。

他的老婆原来是事业单位会计,现在也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兼职管管公司财务。

偶尔两家人一起吃饭,吴妤和任幸就像一对从贫民窟里跑出来的难民,而对方夫妻却浑身珠光宝气,亮瞎了吴妤的眼。

第四年,当任幸又哭丧着脸回家,说一分钱没分到时,吴妤彻底炸了。

“生意那么好,天天说不赚钱骗鬼呢!”

“生意不好,他们三年买了三套房,现在还在看第四套,咱俩却还挤在我妈家,房子连看都不敢看。你问问你哥们儿,他买房子的钱是从天下刮下来的么?他老婆不上班,他们还房贷的钱是从银行抢来的么?”

任幸低下头,嗫嗫嚅嚅地说:哥们儿说,房子是双方父母帮忙买的,他们炒房也是为了多赚点钱,公司资金流转不动的时候应急。

吴妤气不打一出来,你哥们儿说什么都是对的,你脑袋都不带转的,他们双方父母都和我们一样是普通工薪家庭,哪来那么多钱?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既然这个破公司不赚钱,那就别干了。你回来咱俩随便做点什么都比现在强。

那次吴妤软硬皆施,最后拿出来杀手锏,要么创业,要么离婚。

任幸想了想吴妤说的也对。整整四年了,他拼了命在忙事业,却一无所有,孩子马上上小学了,没户口,没房子。这些年来他为了这份虚无缥缈的事业几乎错过孩子的成长。而当年那个貌美如花的老婆也被岁月摧残的未老先衰。

​4、

任性的兄弟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不靠谱的渣男,他总是给任性灌输“女人比咱们想象的要坚强!不用管她们!你看我老婆生孩子,带孩子,都是一个人搞定,都没让我操心。女人不能太宠,要逼他们学会坚强。你看我老婆现在多厉害,一个人带俩娃还得操心咱们公司的财务问题。这都是跟着锻炼出来的!”

在兄弟的洗脑下,任幸一门心思创业不赚钱,养家的重任全部落在吴妤身上,她白天在设计公司上班,晚上接私活去帮别人画手绘墙,周末还得去美术辅导班兼职老师,平时还在网上做微商,卖童装。她一个人身兼数职,为了就是撑起这个家,成全任幸可笑的创业梦。

前两天,吴妤子宫查出一个小肿瘤,还不知道是良性恶性,需要切除后做活检确认。

吓得吴妤赶紧去买了一份人身保险。她哭着说,我不能倒下啊,我倒下了孩子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

吴妤拿出保险给任幸,非常淡定地说,如果肿瘤是恶性的,也不要给我治了。反正咱也没钱治。等我死了,这份保险全部留给儿子和我妈,希望你不要和他们抢。你有哥们儿,你可以跟着你的哥们儿混,他们一无所有。

任幸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泪,当天晚上连夜开车回公司把行李全部拿回家。

他像吴妤保证,不再跟着不靠谱的兄弟创业了。好好找份工作,承担起养家养孩子的重任。

吴妤做手术的前一天,任幸的哥们儿来了,还带了两万块钱,一直强调,公司真的没钱,这两万块钱是借的。

任幸感动的一塌糊涂。哥俩推心置腹的长聊一夜,哥们儿先是各种哭穷,然后继续给任幸各种画饼,咱俩一起打江山,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甘心就此放弃么?

公司肯定会赚钱的,今年肯定赚钱,你再坚持一下,哥们儿拿人头给你保证,绝对不会做昧良心的事。

兄弟,公司不能没有你,你就是顶梁柱,你走了,公司就完了,你不能丢下哥们不管啊!

各种迷魂汤灌完后,任性晕头转向地给哥们儿拍着胸脯保证“兄弟一起创业,其实我也不在乎那点钱,我最看重的是兄弟之间的那份情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哥们一起创业打江山,要得就是这份痛快!”

吴妤手术很成功,肿瘤是良性的,大家长舒一口气。

吴妤出院后,任幸又收拾好行李跟哥们儿回了公司。

​​5、

万般绝望地吴妤提出离婚。

任幸死活不同意,他非常委屈,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拼命努力工作啊,我又没有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我之所以创业也是为了这个家越来越好。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我哥们儿说得真没错,创业最难的不是工作辛苦,还是身边的家人根本不相信你会成功。你就不能像嫂子一样,相信我们一回呢?

吴妤歇斯底里地喊道“任幸,你TMD就是一个创业婊。打着创业的名义,不赚钱养家,不管孩子。

别人创业就是为了赚钱,你创业为了啥?为了情怀,为了兄弟情谊,为了成就感,为了逍遥自在单身生活?

创业是为了让这个家越来越好,我不求你大富大贵,我只求你能够给我分担点养家的重担。

你如果能像你哥们儿一样,让我在家带孩子遛狗逛街,给我买三套房子,我也百分之两百支持你创业。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出去找个稳定的公司,凭你的能力找个年薪20万的工作不难吧!你如果继续跟着心机婊兄弟创业,咱俩就离婚!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任性理直气壮地说,我都30多岁了,不可能再给别人打工了。我死都要创业!你给我一点时间,明年,明年肯定能养家!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我死磕十年,一定能成功,相信我!

吴妤崩溃了,歇斯底里地说“任性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公司不可能亏损几十万,你哥们儿说什么都信!如果公司不赚钱,他们几百万的房产都是大风刮来的么?

我都被你逼抑郁了!再等你十年我就死了!没有非创不可的业,只有瞬间抑郁的媳妇啊!”

任性把头摇成拨浪鼓“不可能!我们俩穿开裆裤一起长大,我哥们不可能骗我!”

任性到现在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结婚前,你不嫌我穷,一个月几千块钱,住在地下室里,吃泡面也有情饮水饱。

现在你怎么就变了呢?变得那么物质,那么虚荣,那么爱财,那么不可理喻,那么暴躁!

万念俱灰的吴妤提出离婚,她说,任性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我们两个现在三观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越偏越远。

任性疯狂的咆哮,你丫不就是嫌老子穷才离婚么?

吴妤绝望地说,对呀!就是嫌你穷才离婚的!

你不仅穷,你还愚蠢、弱智、玻璃心、没担当。你的缺点多如繁星,穷只是最纯洁,我最能接受的缺陷。

别人拿你当猴耍,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呢!

你可以不心疼我,你总得想想儿子和你爸妈吧!你可以为了那点可笑的尊严继续创业,你让我们全家喝西北风么?

任性一把把吴妤推到地上红着眼睛嘶吼到“离,现在就离!立刻马上!谁不离谁是孙子!”

吴妤的腰撞在餐桌上,钻心的疼,这些年来,她因为过度劳累累出腰椎盘突出,而眼前这个男人毫不领情,一门心思沉浸在哥们儿给他编制的美梦里!

​6、

离婚后,遍体鳞伤的吴妤带着儿子去了南方的海滨城市。

妈妈是一个传统思想观念特别严重的女人,她觉得吴妤离婚离得太冲动了。任性是不赚钱,但他又没有犯原则性错误,基本还是一个努力上进,无不良嗜好好男人,怎么就不能再给他点时间。

吴妤苦笑着说,最伤人的就是他这种好男人。其实有时候伤女人最深的并不是那种出轨的渣男,而是那种你挑不出大毛病的直男癌,在他们世界里,三十必须而立,创业就是他们三十而立的救命稻草。所以这个社会上才有那么多创业婊。在他们的观念里,男人必须有钱,只要事业成功就是好男人!所以工作永远第一,老妈第二,兄弟第三,老婆永远是无怨无悔牺牲的那个。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是想要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安安稳稳的过好这一生。

吴妤受不了妈妈每天哭哭啼啼,还觉得自己离婚这事特丢人,一咬牙带着儿子去投奔在南方海滨城市开设计公司的大学老师。

南方小城的天格外的蓝,不像北方城市总是雾霾不断,以前在北方的时候,吴妤每天都觉得天压抑喘不过气,现在蔚蓝的天、好看的云、芳香的空气,让吴妤豁然开朗。

吴妤的专业底子很好,又肯吃苦,工作能很强。儿子读幼儿园后,她每天下班后都画一会国画,有时候儿子看着好玩也跟她一起涂鸦。

在老师的鼓励下吴妤开了公众号和微博,每天发一些自己画的国画,写一些心灵感悟以及她和任性的故事,一年间竟也积累了不少粉丝。

有一个男性读者,自从吴妤开公众号第一天开始,每天第一时间给她留言赞赏,一年365天,从未间断,偶尔他也会稍作评价吴妤的画,竟也头头是道。身边像这样的追求者也越来越多。

心情大好的吴妤在微博感慨道“离开你以后,才知道我的命有多好!”

那个执着的男性读者发了一串流泪的表情。

男性读者要来吴妤的城市出差,第N+1次恳求要见一面,吴妤一如惯往的拒绝,不行,我白天工作,晚上和周末得陪孩子。

那就带着孩子一起!正好我也想拜访一下这个灵气非凡的小画家。

吴妤对这个艺术鉴赏力超强的神秘男性读者也充满了好奇,欣然同意。

约定见面的那天,在街角的咖啡店,儿子突然飞奔起来,嘴里还大声喊着“爸爸!”

大学导师煞有其事的给吴妤介绍:“这是咱们分公司的艺术总监任性,画那叫一个好,绝对在你之上,有时间你么可以切磋一下!”

任性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哪有网红画得好!十几年了,从未超越!”

吴妤笑了,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夕阳的余晖斜洒在任性的脸上,吴妤发现他依然是十几年前,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的明亮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开顺风车赔了不少钱,因为我不但不要钱,还可能请乘客吃饭。但必须是大学城的女学生。她们大部分只知道这是BMW,却不...
    子煜说阅读 3,798评论 29 114
  • 我在家全职带娃,全家唯一的收入就是老公每个月拿着八千的工资,每月全家支出是一万八,家里早已负债累累,靠着几十万的信...
    candy0717阅读 13,262评论 168 277
  • 小琴是一个很温和,很善良的女孩子。她在一家服装店做销售,每月的工资不多,但是足够自己和女儿花销了。 她老公小王在一...
    自在娇鹰阅读 3,118评论 65 101
  • 一个女孩子,29还没嫁出去,不算太晚也不算早了,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年纪,我突然迷茫了…… 眼看...
    落殇_a283阅读 565评论 22 7
  • 我35岁,目前在上海生活,在一个不留神踩慢了刹车就能开出上海的郊县。 房租每月3300元,两室一厅,南北通...
    卡布五贰零阅读 9,042评论 112 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