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复的你》(2):我们又见面了

睁开眼,太阳已经不只是照到了佟暮七的屁股,摇摇晃晃的下床,她眯着眼看见自己的脸有些浮肿。

“佟暮七,你还知道起床啊?”莫槐旸端着面条站在门口。

佟暮七快速地回忆了一遍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跟吴一杨见面了,吵架了,暴走了,接着跑了,累了。陆岩澈背着她,背着她,然后她吵着买了两瓶二锅头!二锅头!!

“槐旸?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她敲着脑袋问莫槐旸。

莫槐旸不紧不慢的吸了跟面条,白了佟暮七一眼,“被野男人送回来的呗!”

看着莫槐旸的样子,以她多年的经验看,这妞是不爽了。她赶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把接过莫槐旸手里的碗。

“诶!佟暮七!你别抢我面条啊!”

佟暮七无语,“我,我是帮你端着,好不?”

莫槐旸看了一眼佟暮七居心叵测的样子,一撒手,连筷子也给她了,径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个,佟暮七,去厨房再给我盛一碗,多加点肉和土豆。”莫槐旸开启大爷模式。

佟暮七无奈边用筷子夹着面条,边问:“我昨天是被送回来的?”她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是老娘去接的你!还喝什么二锅头!!吐了我一身!!!”莫槐旸说着还做了个嫌弃的样子。

佟暮七坐在沙发,若有所思。莫槐旸咬碎土豆的咔嚓声,让她坚定一句话,这个世上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陆岩澈一定是嫌她太沉,准备把她遗弃在路边。果然,这个世上只有女人才会心疼女人。她一脸感动的看着莫槐旸。莫槐旸吃饭的身体突然打了个冷颤,喝口热汤压了压惊,不得不在佟暮七毫不掩饰下的目光中放下筷子,说,佟暮七,我不喜欢你这种女人。

佟暮七拍拍屁股起身,摇了摇头,去厨房端了碗面条出来,莫槐旸挪了挪屁股,给她让了个座。

“阿七,你见到吴一杨了?”

“你怎么知道?”佟暮七一闭眼就能想到那个站在她面前的身影。

“昨天晚上我打电话过去,那个男人告诉我的。”

“噢,那他还不是个坏人,我还以为他想把我扔在大马路上呢。”佟暮七悠悠的说,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你打算怎么办?”莫槐旸郑重的放下碗,擦了擦嘴问。

“不怎么办,看着办吧。”佟暮七瞧着莫槐旸的样子,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愁什么啊?会长皱纹的。”她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洗漱。

“那—那大后天同学聚会去吗?”

“当然去啊。”佟暮七斩钉截铁的说,“漂亮的去!”

快要临近期末,莫槐旸本身在学校就没有什么事情,正好寻着佟暮七这个借口,天天赖在家里。结果不料时机不对,刚好拿来被佟暮七当丫鬟。打扫房间,布置房间,前前后后,进进出出,忙的不可开交。等两三天终于可以稍做休息,就又到了聚会的时间。

佟暮七站在化妆台前挑选着项链,“槐旸,你画好没啊?”

“等等啊,一会就好。”莫槐旸手里拿着眼线笔,对着镜子瞪着大眼,脚边还放着块黑森林蛋糕。佟暮七拿着项链的盒子i,不知不觉就咯咯的笑。

“你笑什么?”莫槐旸画完最后一笔,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妆容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你记得不记得,那会儿,我们偷用我妈化妆品的时候。”佟暮七边说边捂着肚子,“你拿眼线笔给我画猫胡子,我用眼影给你涂了两个大黑眼圈。”

莫槐旸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结果你妈进来,差点把我们俩当贼抓,害得我好几天都不敢去你家玩。”

你一句我一句的回忆,来不及带项链,就匆匆出了门。佟暮七连着盒子一起放进手包。

佟暮七在路上看着莫槐旸有些出神,她突然有个计划,因为莫槐旸说了,吴一杨也要去。

“槐旸,两条项链,你先挑。”

莫槐旸穿着镂空的蕾丝齐膝裙,一个小珍珠,一条水晶,搭配都比较合适。

”我要这个吧。“佟暮七率先拿出小珍珠项链,莫槐旸看着佟暮七淡紫色姐妹蕾丝裙,这身衣服是前两天他们一起上街买的。姐妹装,就像她们一样。

“嗯,那我要这个。”莫槐旸拿着水晶链子,阳光照进来,印着她刚画好的眼。佟暮七靠在莫槐旸的肩头,莫槐旸为了让她舒服点,努力朝上努了努身体。四周的街景向后倒退,佟暮七的右脸上铺满了阳光,她安心的闭上眼,可她心里却又一股力量再翻腾,这样做对吗?佟暮七皱了皱眉。隔着眼皮的光突然变暗了很多,眼周的不适消失了许多,佟暮七半睁开眼,莫槐旸一只手为她挡着光。

“佟暮七,你混蛋!”佟暮七在心里暗骂自己,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槐旸,我们换换项链吧,我想要那串水晶。”佟暮七嘟着嘴,假装是个做梦的孩子。

“啊?”莫槐旸被佟暮七突然的一句话,弄得有些楞。

佟暮七突然起身,麻利地摘下小珍珠,又给莫槐旸戴上,换过项链,居然还不知耻地称赞自己有眼光。

“佟暮七,你是药吃多了吧,找事。”莫槐旸忍不住吐槽,但心里没有一点介意。佟暮七在她心里,本就该这样的我行我素,况且她不明白为什么佟暮七刚才你会突然放弃多年钟爱的水晶。

出租车在没有高峰期的时间里行走时件正确的事,不出半个小时,佟暮七和莫槐旸就到达了目的地。

“阿七,等会你要是不想待了,我们就一起回去。莫槐旸对正下车的佟暮七。

“嗯。”佟暮七调皮的眨了个眼。没有什么可以逃避,她不需要懦弱。

两人并排往里走,佟暮七在门口掂了掂自己的三寸高跟,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不快不慢,行云流水,像个故事,缓缓道来。

“阿七!槐旸!”刚跨进大厅,惊喜的女声就传了过来。莫槐旸撞了撞佟暮七的胳膊,小声说,,“还认识这是谁吗?”

佟暮七仔细盯着这个跑过来的女生,可爱的小卷,细致的妆容。然后嘴角一颗小痣。“兴子?”

“哎呀,你还记得我啊。这么久了都没有联系过。”兴子揉了揉佟暮七的脑袋。

“小妮子变化也太大了吧,大美女啊!”

“我吗?哪里美啊?看看你们俩,几年以后又来祸害一班人了吧!”

兴子一长串的话三人回忆起那些年一起疯过,闹过的时候。大厅里的灯很亮,佟暮七觉得有些东西,比如友情,较之浓烈的爱,更能经得起平淡。

边说边挽着往里走,兴子推着佟暮七和莫槐旸一头扎进女生堆里,女生谈的莫不是脸蛋,身材,就是男友。

吴一杨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简儿,我得走了,今天应该会晚点回来。”

邢简坐在沙发上不说话,埋头拨弄手里的手机。

简儿。”吴一杨见邢简不说话,叹了口气准备往外走。

“吴一杨,你今天要是去了,我们就算完了。”邢简“嗖”的一声站起身来,扔了手机,瞪着吴一杨。

吴一杨回头看着炸了毛的邢简,“我们上次不是说好的吗?”

“上次?对啊,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这件事!”

“你是不是想去找佟暮七了?”

“佟暮七回来了,你的心都飞走了,是吗?”

“吴一杨,你说的你爱我,都是假的吧。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邢简越说越多,越说越激动。

吴一杨皱着眉头,“你到底是怎么了?”

邢简倒回沙发,抱着枕头不说话。

“我和佟暮七都是过去了,你不信我吗?这个聚会时在佟暮七回来之前就订好的,没人知道她会回来。”

房间里安静地只剩下墙上的钟表爬行的声音,吴一杨拿起外套,摔了门就走。傍晚的风起了,吹在吴一杨的脸上有点凉,但吴一杨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佟暮七回来了,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让他突然好像变得一团糟,可是他不敢面对,他觉得迎接着的可能是一场腥风血雨。

“喂?”

“杨,怎么还没来?大家都在等你呢。佟,不,没事,你快来吧。”

吴一杨犹豫了一秒,还是拦了辆车。

“阿七,你发什么呆呢!”莫槐旸端了杯果汁给佟暮七,佟暮七回过神来。吴一杨就要来了,她听见了。

“槐旸,吴一杨要来了。”

莫槐旸咽了嘴里的红酒,”不是没来么?“环顾四周再次确认了一遍吴一杨是缺席的。

佟暮七拿起果汁喝了一小口,“可能吧。”

“喂,喂,大家注意了,这是我们十六班今年的第一次聚会,感谢大家对我这个发起人的支持,来这么多人,真的是很高兴啊。”

大家纷纷起身,朝着主持人鼓掌。

“咳!今天还有个好消息,大家欢迎佟暮七,几年了,终于又见面了。”

所有的目光都聚到佟暮七的脸上,佟暮七不好意思地起身,说“谢谢、”这个样子像极了佟暮七在高中给班上偷放电影时说的那句话,“没事,我担着。”引来了灼热的目光。

“那么接下来就请佟暮七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吧,惩罚她这几年缺席的次数。”台下哄闹起来,佟暮七连忙递了个眼神给莫槐旸。哪知道莫槐旸咧着嘴笑的最欢,一拍佟暮七露在外面的大腿。说“阿七,去吧!”

佟暮七边走边琢磨着表演什么才好。站上舞台,扫过全场时,门外有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着急往里走。她勾了勾嘴角,“给大家来段舞吧。”

欢呼起哄加上音乐已经覆盖了人群中多了一个人的事实,佟暮七转身挥手拨了拨脖子上的项链。

宝儿的《xx》,中性帅气的舞蹈被佟暮七紫色蕾丝裙演绎出另一番味道。骚动的音乐让人热血沸腾,佟暮七冷下脸,勾着眼,提臀摆胯,虽然衣服束缚了不少动作,但她尽量让旋律带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震荡的音乐撞击着脆弱的心脏,佟暮七就在发丝的缝隙间观察吴一杨的一举一动。她知道,这样的她会让吴一杨为之一振,这样的她才能让吴一杨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一曲终了,台下的欢呼声超过佟暮七的预期,莫槐旸递给她一杯水。

“小妮子,行啊。什么时候练就这勾人的功夫?”

佟暮七一口气,“咕咚咕咚”干了这一杯,“没事,就玩玩“佟暮七,有没有男朋友,跟了哥吧?”旁边有人开始打趣。

莫槐旸搂过佟暮七,说:“这妞早在高中就是我的了,不懂吗?”说完,大家集体”嗯“了一声都笑作一团。

“杨,这边!”刚开始打趣的强仔朝人群后的吴一杨招手。

吴一杨不急不慢地走过来,莫槐旸冷哼了一声,拉着佟暮七的手就要避开。佟暮七朝着莫槐旸摇了摇头。

再次和吴一杨面对面,佟暮七自信的抬起头。今天穿了新买的裙子,很舒服;跳了喜欢的舞,很灵活。从头到脚打量吴一杨,除了长在肉里的那颗心,她还真的找不出什么变化,就连眼神和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模一样。

强仔问吴一杨的近况,男人之间的话题多不过地位,金钱和女人,虽然他们都不拥有。

聚集的人群开始变成一小撮一小撮的游戏,喝酒,吹牛,佟暮七和莫槐旸围在沙发上谈高中的糗事,丑事,温暖的事。

“阿七。”吴一杨端着一杯饮料,一杯酒走到佟暮七面前。“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了,但还是同学吧。”佟暮七有些楞,这个结果算什么。她接过吴一杨手里的酒,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烧到胃里。吴一杨直直地站在原地。

“吴一杨,你够了吧!”莫槐旸挡在佟暮七身前,佟暮七的笑容延伸到嘴角,她顺势靠在沙发上,一手玩弄散落在胸前的几根头发,吴一杨把目光锁在佟暮七脖子上的项链上。

“吴一杨,你一边去吧。”莫槐旸看着吴一杨赤裸裸的眼光真的是要发飙了。

“槐旸,我们走吧。”佟暮七从沙发上起身,从吴一杨身边擦过。吴一杨就这样看着一个华丽的影子压过自己,停顿再转身离去。

“吴一杨,你等我。”

“吴一杨,你要是敢跟别人跑了,我就把你们俩剁了。”

“吴一杨,你忘了你说的话了吗?你说过你只爱我啊.”佟暮七挽着莫槐旸的胳膊走出大厅。脑子里回想的就只有那几句重复了千百遍的话。

“槐旸,怎么样啊!”佟暮七因为喝了酒的脸百里透着明显的红,可莫槐旸却看见她因为兴奋挤出了眼角的泪。

“阿七啊,其……”

”佟暮七!佟暮七!“有人打断了莫槐旸的话。两人望着远处,是邢简。这张脸,看过一次就忘不了。佟暮七一脸不屑地看着她,“邢简,什么事?”

“吴一杨还在里面吗?我来接他!回家!”

佟暮七冷冷地笑了笑,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她朝莫槐旸炸了眨眼,附在莫槐旸的耳边说,“等会再让她进去,就给我一分钟。”

“邢简,我替你去叫他,算是赔礼道歉那天的事吧、”

“哼”邢简毫不领情。

佟暮七转身,掂了掂高跟鞋就往里走,邢简想去抓她,就被莫槐旸拦住了。

“你干嘛?”邢简也反抓住莫槐旸的手。

“邢奶奶,你就安静点吧。你也不怕给吴一杨丢脸,管他管的跟孙子似得。”莫槐旸拿出御姐范。

邢简瞪大眼看着莫槐旸。

”邢简,你看看你,烫这么可爱的头发,身材也不错,跟着吴一杨看着还挺搭的。”莫槐旸数着另一只手指头,30,31,32……

“但是吧,怎么看你们俩都像是一对奸夫淫妇。”莫槐旸按紧邢简准备动作的手。“你看吧,我们家阿七,要活泼就活泼,要成熟就成熟,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你看你怎么和她比?”

邢简瞪着的眼角凛冽地发红,莫槐旸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瞪我干什么,这是事实。”

“莫槐旸,你给我闭嘴!”

“你看你,这么粗鲁,也没有教养,很难想象你跟吴一杨还能在一起多久啊。”

邢简迟迟不见吴一杨出来,准备往里冲。

莫槐旸拉住她,心里默熟59,60.“邢简,你可别怪我没劝你进去,进去了别后悔。”

邢简一挥手,像赶瘟疫似得推开佟暮七,大步流星的跨步进去。

莫槐旸在原地揣测佟暮七的打算,“这个死丫头,又是玩哪招。”莫槐旸侧身,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想到已经落入了两个陌生人的眼里,一个是陆岩澈,另一个是毫无交集的人。

邢简急匆匆的跑进大厅,就止住了脚,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吴一杨,那明明是她的吴一杨。可吴一杨怀里抱得是佟暮七,她能感觉到吴一杨用力砸着佟暮七的头,和吴一杨抱着她的神情,动作一模一样。

”吴一杨!!”邢简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她看见佟暮七靠在吴一杨的肩上,给了她一个微笑。

大厅的目光都聚集在佟暮七和吴一杨身上,佟暮七适时推开还在迷愣中全然不知的吴一杨,“对不起。”佟暮七一手撩过一侧的头发扣在耳后,后退了两步就往外走。

“阿七!”吴一杨低唤佟暮七一声,转过头才看见站在门口愤怒着发抖的邢简。

“佟暮七,对不起什么!你说清楚!”邢简原本清秀的五官因为激动愤怒,狰狞着变了个形状。一只手拽着佟暮七的腰间,佟暮七连退了几步,撞在边上的音响上磕破了手腕。

兴子跑过来,扶着佟暮七的胳膊,鄙夷的看着邢简,又看了看吴一杨,刚想说点什么。可吴一杨眼里的怒火已经到达了极限。佟暮七拉了拉兴子的胳膊,小声地说,“我们走。”

“走什么走,给你我站住!”邢简刺耳的声音在空档的大厅里回荡,她居高临下地挑战着吴一杨的极限。

“邢简,你给我闭嘴!”吴一杨大步走过去,面无表情地扯着邢简的胳膊往外走。

“吴一杨,你干什么!你轻点!”吴一杨不顾邢简的挣扎,出大厅的一瞬间,他能感觉到佟暮七藏在眼里的轻蔑和嘲笑,但是邢简的无理取闹让他真的无法忍受。

邢简被拽的生疼,又没办法挣脱,一口牙要在吴一杨的胳膊上,吴一杨也不管皮肤传来的阵阵疼痛,把邢简塞进车里,坐上车,飞快地离开。

还没回到公寓,吴一杨手上全是邢简或咬或抓或拧出来的淤青。“邢简,你够了!”

“吴一杨,够什么啊?你想怎么样,佟暮七回来了,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她身边去了!”

吴一杨站在门口不说话,手臂上的血顺着手滴在地板上。

“怎么样,没话说了是吧?你就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你说啊,你怎么不说话。”

“吴一杨,你这个混蛋!”“你混蛋!!”邢简越说越气,几大步跨进屋把客厅里沙发上的枕头全都砸向吴一杨的脸上。

吴一杨抬起脸的眼里布满红丝,,他看着邢简满屋子摔东西的样子,说“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邢简手里拿着他们的合照,看着吴一杨的眼神有些错愕,那不是爱,不是宠溺,是厌倦了,是讨厌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