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影 ·黑牵夷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引子

很久以前的乡村,每年总会发生活人被鬼魂附身的事情。鬼魂附在活人身上,用生前的腔调和语气,说着活着时候的话。那个时候,人们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便以这些大活人最后不知不觉,大多数嘴里被填满黄土噎死而作结。大约,整治这些活人的鬼魂,都有各自的冤屈吧。有些人,虽然活下来了,但从此以后,变得痴呆,完全不是以前正常的样子。说来,世间万物,无论生死,都有灵性。只不过,人们往往为了将自己置于万物之上,会千方百计相信作为人、以及活着的时候所面临的一切。对于人之外的事物,不管不顾,譬如草木、器物。不管你信不信,它们都是有灵性的。

也听长辈说,在西来市,解放前,在一些痴男怨女身上,经常会发生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虽然有些男女主人公都已经离开尘世,但那些寄托男女爱情、海盟山誓的信物,还有一些寄托个人信念和信仰的东西,有些流落在民间,有些就在自然界中,看似普通,却在不同时候,以不同方式,像影子一样,出现在一些人身边。这些人,往往和这些信物灵性想通。于是,离奇古怪的事情,接连二三在西来市角角落落里发生了。至此,有些现象,无法解释。


黑牵夷1

“醒醒,醒醒,心琬。”花店老板娘芳姨摇着苏心琬的胳膊。

此刻的苏心琬,睡得正香。她飘逸的长发柔顺地从自己当做枕头的胳膊上垂下来,有一部分搭在了桌子上。如水一样的皮肤,隔着明亮的玻璃窗,在阳光照耀下,显得越发白皙。一款极其素雅的连衣裙,让她显得纯然天成,没有一点矫揉造作的脂粉气。她,将花店朴素淡雅的花朵衬托地更加清雅。

花店来顾客了。每每客人前脚踏进花店,芳姨立马朝着苏心琬大呼小叫。苏心琬赶紧起身招呼顾客。

“有芍药花吗?”一个五官十分清秀、神情严肃,年龄大约有30多岁的男子,用生硬的语气问苏心琬。

“有的,您稍等。”

“不用你挑,我自己会挑!”男子仿佛在跟谁斗气,没好气地跟苏心琬说道。

还有 60%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