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

       一直很奇怪,在电话这头手舞足蹈的人是不是更纯粹。

       昨天去了极地馆,小欧很高兴,眼睛完全不够用,念念叨叨。一直抱着他,有点害怕吧,依偎在我怀里,他有了足够观察周围的勇气。张昀终于来对了地方,滔滔不绝,他实在入错了行。我们尽量谦让,尽量举案齐眉。一件小事,我要看海豚表演,张昀已然索然无味,提议下次再说,我并没有争辩,他却突然折返。前面坐了两个小姑娘,小欧不断撩拨,我俩面面相觑,俨然相亲相爱一家三口。

       晚上张昀要吃海鲜,车已在路上,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不出,他又上火起来。我无力应战,他无非是想我好大家好,独乐让他倍感压力。

       我在电脑前面贴了张纸条。

       除了你自己,你谁也改变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