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念不怀的片段

路过的那些如果||只念不怀的片段

文/胖喵一九零


我不后悔在最好的青春里遇到你,现在的我对你,只念不怀。   —— 题 记

陆小琳写了一条动态:刚经过了一片玫瑰花海,却没有站台,可以让人停留。     

目送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再美丽,却也得不到路过乘客的伫足。

陆小琳回忆起老式火车那个“轱辘轱辘”的声响,如果坐着这种火车,芳香也会随空气逸散到鼻子里,她稍叹,可惜了这香气,动车里只有空调的气味,和长途客的气息。

动态的回复很多,大多是问她要去哪里,陆小琳一条条地看下来,由心笑了。

外面已夜,今晚却无星,陆小琳给好友说着自己对这趟旅程的憧憬,也有了些许睡意,这次,提早出发,会为记忆拉长多少?

一缕阳光,陆小琳醒了,还有几个小时便到站了。

到达杭州时已是傍晚,没来得及欣赏夕阳下的西湖,陆小琳还是选择了先到酒店入住。

陆小琳从18岁那年就一直想要来杭州转转了,为的是什么,她也说不清,就是直觉这是属于她的相机的城市。

第二天一早,陆小琳就带着相机来到了西湖边上了。只是从没想过,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竟然会遇到了如此“熟悉”的人。

清晨的西湖,是柔美的,却也是朦胧的,借着那一丝不烈的阳光,恰是苏轼所提: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农奴总相宜。

陆小琳的焦点聚集在相机屏幕上,而与此同时,照片上刚巧出现了双回头的眸子。

“是小琳吗?”那双眸子的主人柔声问,带着一丝的不确定。

“Linda姐?”才想起了一位在二次元世界里无话不谈的友人,却意外地,欣赏着同样的风景。

Linda是北方人,长得精致,人也开朗,不曾想身在这江南中,她也占了些温婉之气了,以至于陆小琳一时没能认出来。

“谢谢,我还意外呢,没想到你就在附近,我终于见到你了,Linda姐,这是你开的店?”临湖而设的咖啡店里,氛围特别恬静,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了上来,陆小琳礼貌微笑,遇见熟悉的人,就会放开些。

“是啊,来这旅游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包吃包住包我身上。我在这城市呆了六年多了,我记得你常说要来,真没想到真来了却不告诉我了。不过我们还真的见面了,你依然随性自由的模样。”Linda笑着坐下了,她也从不曾想过,会有一天会见到这个听过自己往事的女孩。

“我也是才想起了,最近还好吧?”陆小琳忆起Linda以前说过的话,不禁问了。

Linda莞尔一笑,并无尴尬之色。

陆小琳一看便也跟着笑了,也许,守着一些东西,比完全忘记更好。

“还喜欢拍照吗?”Linda看了看桌上的相机。

“我现在已经当上杂志摄影师了,不过这段时间休假,能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了。我打算在这留好几天,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带我到处转转吗?”陆小琳开朗的笑着,邀请Linda。

“好!那我带你去几个好地方。”Linda欣然答应。

陆小琳抬眸看向天空,眉笑颜开。

陆小琳认识Linda时,才十五岁,那时Linda十八了,独自一人来到浙江读书。

彼时,Linda说着她的甜蜜初恋,陆小琳诉着她的百味围城。

在Linda的推荐下,两人傍晚来到了苏堤。

“我后来不是跟你说过,原来我早在他的毕业展见到他之前,就已经见过他吗,就是在这里了。”走着走着,Linda与陆小琳说起了她和她的他。

“也是同样的一个夕阳下,那时,他就站在那里,我大老远就看见了,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时只是觉得他的眼里,眼底是湖面,眼睑便是天了,却没多记住。”Linda觉得他看的天,似乎与自己看的不同,却道不出哪里异样,只是,同样是这片半红不紫的天。

“说来也是巧合,明明是个周末,却不多人来观光。我还得等人,就站在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坐下了。”Linda抬头看下天空,表情淡然。

“然后呢?”陆小琳拿起相机,将Linda放进风景,漫不经心地问。

有故事的风景,才能称之为美景,陆小琳从小就这么认为的。

“那句话,就是他那时说的。”Linda轻描淡述地说着,仿佛已经不需刻意记起才能说了。

“朝阳如初识,夕阳表终散。是这句吗?原来那话出自这里。”陆小琳恍然大悟,她与Linda相识便是因着那句话,可Linda与她说过几次,却都忘记了说缘由。

“对,我那时听了,觉得很有意思,就记下来了,后来,也就认识你了。”Linda一直没说出来,其实这话还没完,她忘记的,在他离去前想起来了。

许是因为他是学画画的,这背后的意义,才更显得深刻。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陆小琳除了震撼这里的夜景,便是惊讶这里的人了。天黑以后,彩灯开了,斑斓映于湖中,微风吹过光鳞波动。

到了晚上,在这里的大多不是游客了,江南的气息比之白天更浓了,心也更恬静了。

Linda遥望着那雷峰塔,悠悠地有开口了。

“远看甚好。”Linda淡淡地一句,便收起了眼神。

陆小琳记得Linda说过,她曾与他一起近观过雷峰塔,为的是他的参赛作品,他总是追求细节,却常常独漏了最细的细节,如斯,确实远看甚好。

“我们走吧,去吃点东西,我都饿死了。”陆小琳拉着Linda就要离开了。

回到Linda的那家咖啡店,陆小琳在冰柜里拿出几块蛋糕,等着Linda泡咖啡,就吃起来了。

Linda看见她的样子,不由戏谑的笑她:“你这样子,就不怕男朋友看见了跑掉?”

“我还想他真跑了,现在甩都甩不掉。我这趟旅行我争取了很久,才能一个人走,我容易吗我?”陆小琳笑着说。

Linda哈哈大笑起来。

陆小琳听着久违的笑声,感叹到:“北方人就该这么笑嘛,这多适合你,别被那些温婉女子影响了。”

Linda笑骂她幼稚,待都吃饱了,突然想起了陆小琳以前常说要看看他的作品,便邀了:“以前他的工作室就在旁边,画作有一些还留着,你不是一直想看吗?”

“真的吗?好啊,我明早过来。”陆小琳一听到这些,眼睛就发光了。

“你也别住酒店了,住到我家来,走走走,我也过去帮你搬行李。”Linda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有个好姐姐,真好。”陆小琳一开学,嘴也贫了。

一切都办好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两人躺在床上,说了半宿的话,慢慢的都睡着了。

次日正午,陆小琳才幽幽的醒来,没看见Linda,在屋内喊了几声,就有人应了。

“我在这呢,你梳洗后出来。”Linda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的,不在屋内,陆小琳到处看了看,终于在后面的小花园里发现她了。

“你竟然在这里藏了个世外桃源啊!”陆小琳把满园春色映入眼帘,惊叹道。

园子虽不大,当此刻阳光正盛,便更显春色盎然了。

Linda满脸遗憾的打趣:“要是再来几只鸟儿,你不会就说成了鸟语花香了?”

“Linda姐,你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我就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就是鸟儿了。”陆小琳兴奋地表达着欢喜。

“弄那么美干嘛,你又不常住。而主人我反倒讨厌鸟粪,你看不见地上,那些都是,一滩一滩,难看死了。”Linda嫌弃地看着陆小琳,真不明白,艺术家为什么都喜欢这些所谓的意境?

“这你就不懂了,那叫舒心,懂吗,舒心?嘿嘿,姐姐,我饿了。”陆小琳端起一副正经的样子,在Linda那莫名其妙的眼神下,立马转成了乖乖的小妹妹,因为她饿了。

人,果然还是要以食为天的。

陆小琳吃饱喝足后,就嚷嚷着要去Linda口中的那个画室看看,她是满心期待看到那些画作,那些被Linda赞美成了绝无仅有的好画,以及那个,Linda从不舍得丢掉的地方,那个他们共度美好时光的小窝。

远看那青砖外墙的建筑,有两层,与其他的商铺也连在一起,就是没有开门。

走进去却俨然是近期被打扫过的痕迹,Linda走到最靠里的那副画前,一手拉开白布,露出了它本来的样子。

那是一幅抓着旭日东升的短短一瞬而作的画,天色尚未亮,光线尚未穿过云层,只恰好云里吐光,洒在湖上。

油画细腻,湖面倒映着一人,仰头静静伫立湖边。

“这是他最满意的作品。”Linda向陆小琳介绍着。

“他画的是你?”陆小琳职业病犯了,直接了当的问Linda。

“是啊,那时我在看他画画时的样子,却没想到他把我也画进去了。

之后问过他,他说,这画没我便不完整了,然后我骄傲的回答他——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四点多就陪你等。

他爽朗的笑了,我很少看见他这样子,他总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极有教养的感觉。”

“哈哈,你们真疯狂,四点多出去,就是为了捕捉这一刻。”陆小琳是由心钦佩。

“后来想想,那时真的是疯了。过来,仔细看看后面的字,是他最后才写上去的。”Linda毫不介意地提起,至少在陆小琳看来是这样的,即便陆小琳记得,她说过,到最后,她才懂得世道的残忍。

“就是这句话,我才舍不得扔掉这些东西,以前再多的不懂事,看过后,都明白了。”Linda轻轻抚摸着那一行钢笔字——不管多深的灰,遇见太阳,灰霾不见。

陆小琳莞尔,他的迫不得已,她的无可奈何,即使是她一个外人,都免不了为之惋惜。

在画室慢悠悠地转着,陆小琳几乎在每幅画前都停留超过五分钟,看的很仔细。

Linda不明白,便问她:“看这么仔细,看出什么了?”

“暂时没有什么发现。”陆小琳只是想从这些画中,看出那个男人的想法罢了,但是没看出什么之前,就不告诉Linda了。

“呵呵,那你发现了什么记得告诉我啊,这些我都看千万遍了,就不陪你了,我到隔壁等你啊!”Linda转过头再淡淡的看了一眼,看不出情绪,走出了画室。

剩下陆小琳一个人,刚才偶尔能听见街道上行人的说话声,现在周围却突然安静地只能听见呼吸声。

陆小琳也不在意,她认为这样更适合思考。

一幅一幅看下去,陆小琳总算看出端倪了,看来,那个人对时间的流逝,有一种独特的情怀,这些画,都选的在白天,尽管前景相同,背景却不同,总统才三四个地点,却从早上到傍晚画了五六幅,这些事陆小琳根据光度猜测的。

看完了画室里放着的二十多幅画,已用了一个多小时了,聚精会神太久,陆小琳也是真的又累又饿了。

“Linda姐,给我杯奶茶吧。”人还没进店,陆小琳的声音已经吼出去了。

“来了,来了。”没多久,Linda就端着奶茶,踏着步子,走了过来。

咕噜咕噜喝了几口,陆小琳才笑着说:“姐姐,我有发现了。”

“说说看。”

“画的时候全是白天,却是从早到晚的,都是你陪着他去采的景吧?”陆小琳瞪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Linda。

“是啊,我家妹妹怎么这么聪明。”Linda笑着说。

“那是,我可是专业捕捉者!”陆小琳骄傲的承认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有我的份?”

“你都给我说过的,你忘了吗?你还跟我抱怨过呢。那还不难推测?”

“我真忘了,那按照你们艺术家的想法,这都给了你什么感觉?”Linda双手托着下巴,满是好奇地看着陆小琳。

“我总觉得差点什么。”陆小琳若有所思。

“再看看那幅画,就完整了。”Linda打了个响指,再给了陆小琳一个大拇,然后指了指着墙上。

那是夕阳,与刚进画室Linda介绍的那幅朝阳是同一个前景,背后却是日落时分。

陆小琳走近看,底部同样是那钢劲有力的字,写着:夕阳来了,阳光散了。

此刻,有关的Linda讲述过的话,想象过的情景,都和今天看到的这些联结起来了,紧紧相扣,勾勒出Linda的美好。

“这是唯一一幅没有我陪伴的画。我看见的时候,已经没再见过他了。”

那段时间,他们吵架了,吵得非常厉害,因为他欺骗了她,让她以为她配得上他,殊不知,知道他的母亲先上来了,才知道,他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的继承人,与另一个女人,早已有了婚约,而她的家境,在他母亲看来,连看都不值得看一眼。

“林小姐,我儿子玩够了,是时候该做他该做的事了,请你主动离开他。”他母亲说得礼貌,却连眉毛都没抬起,完完全全是蔑视的姿态。

Linda握拳,凭什么,她要被她看不起。

晚上见到他,直接就朝他发了脾气,口不择言。

而他,甚至没有为此解释,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Linda伤心大吼:“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从那以后,他便真的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陆小琳记得,那个时候,她躲在宿舍厕所里,与Linda通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

“我记得,我那时还说你,通常女主角生气,都是因为男主角装有钱人欺骗自己,而你却相反。”这些都过去了,陆小琳笑着说回以前的事。

“是啊,我也骂过自己傻。”Linda哈哈大笑起来,陆小琳也跟我大笑。

Linda总是轻描淡述这些过去,看似这些对她来说真的已是过去,只是值得怀念的一段人生。

“你打算一直留在这里吗?”但对于她一直就在这里,陆小琳一直疑惑。

“我没跟你说过之后的事,我收到画的那天,他打过一个电话来,说他擅作主张替我收下了他妈妈开出的支票,就粘在画的后面。

我一看支票,突然感觉自己还挺值钱的,然后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这是我能给他的一个梦。”

“梦?”陆小琳问。

Linda没有回答陆小琳的问题,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再看这画时,突然懂他的意思了,便用那些钱买下了这咖啡店、工作室,还有我住的房子。”Linda嘴角含着笑意。

“你做这些,其实全是留给他的吧?”陆小琳诧异。

他的梦,于她,太残忍了。

“是啊,都是给他的。我想,他说的梦,就是再一次日出。”Linda目光移向那副画。

陆小琳懂了,初识Linda,于他是日出,而离开Linda,便是日落。

“没有黑夜的画吗?”陆小琳猜测是没有,但还是想确定一下。

“我没见过。这个我也有问过他,为什么不画晚上的夜景,他说过从认识我开始,他的世界没有黑夜,所以他只画白天。我那时以为这只是情话,可是之后一年多,也真没见过。”Linda回忆着。

“夜里只能怀着白日的梦。”陆小琳叹息。

“后来我看新闻,才知道他的父亲中风了,要由他接任CEO的位置了。才了解到,他是要回到他说的那个黑夜去了。”然而,Linda却一直没看到关于那个未婚妻的新闻。

“于是你就帮他留着这个梦,那你呢?”

“我吗?我在等下一个人,然后离开这城市了。”Linda笑得潇洒。

“那记得告诉我。”陆小琳大大地拥抱Linda。

又呆了一天,陆小琳便离开了,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火车上,恰好又看见了夕阳,陆小琳莞尔一笑,对于画画的色调,朝阳的背景是暗色调,夕阳的则是暖色调。

旭日在黑暗里初升,把光渗透扫除黑暗,而夕阳则在光亮中把一切带走。

他,只是想把白日带到夜里,而Linda只是替他把梦留在最好的时光里。

十多天后,翻出相机,看着那张拍了Linda的照片,晒了出来,写上一句话,寄给了她。

Linda收到后,回了她一句话:我很庆幸,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遇到了他,这段记忆,在很久以后,也会是最暖的归属。谢谢你,小琳。


阅读更多文章,请戳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世上,很多东西可以蒙混过关,唯独内心的声音无法欺骗无从逃避。 经常自问:“我才二十几岁,如果从现在开始就一...
    流浪者CTWP阅读 121评论 0 0
  • 你 步履轻盈 跑遍草原山峰 沿途 洒下惬意的笑声 随意丈量山川 调情夜空 白天 与太阳同行 晚夜 你有诗的多情 早...
    水天一色的美阅读 176评论 38 41
  • 断舍离之后,很多人感觉自己拖延症都改善了,就是因为东西太多,再不好好整理就很乱,做什么事情都爱拖延,现在物...
    Mrs简阅读 44评论 0 1
  • 喜欢一个人 会有多纯粹 无非就是把所有的好都掏出来 满脑子想的 白马?蔷薇?爱?或者泪痕? 很多时候 太过于直接纯...
    啊哦呀哈阅读 356评论 0 2
  • 上了大学以后,老是想这样一些问题:毕业以后,我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的一切都会还存在吗,自己坚...
    小绿啦啦啦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