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析世辩赛之三:心灵鸡汤有OR没有营养(2016年半决赛南京师范大学VS大连理工大学)

辩词整理:林欣浩

作者:林欣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正方:心灵鸡汤有营养      南京师范大学

反方:心灵鸡汤没有营养    大连理工大学(胜)

一、陈词环节:

(一)正一:

好,谢谢主席。

心灵鸡汤是指充满知识与感情的话语,让人感觉柔软、温暖、充满了正能量。

在我们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当中,一定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心灵鸡汤,甚至在某些无助、彷徨、低落的时刻,心灵鸡汤给于过我们向上的力量、释然的心态、全新的眼光。

今天我们谈心灵鸡汤有没有营养,其实是在讨论:这些话语当中所包含的道理,给我。。。有没有给我们帮助。

在我方看来:心灵鸡汤,有营养。

首先,心灵鸡汤的产生,满足了人们精神世界的需求。

心灵鸡昌。。鸡汤在现代。。现代化的当下,给予精神贫乏的人们以心灵的安慰。

现如今的社会压力如此之大,15年中国的抑郁症患者达到了9000万人,在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之下,人们的心灵更加空虚。

此时,承载着平静、善良的短文,不正给机械的生活以温暖、给枯燥的心灵以指引吗?

那些精神贫乏的人们,他们面对复杂的世界与自己的生活,可能没法去解释这个社会、无法安排未来的生活,可他们愿意相信,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这不也是一条在物欲横流的尘世中的一抹清泉、在光怪陆离的社会里的一支短茄吗?

其次,心灵鸡汤的内核,包含有哲学的指引。

艰深的人生哲学如同浓缩果汁,虽然醇厚,却不适合直接饮用,通过不同比例的勾兑,让不同阶层的人能够雨露均沾,感受到哲学对于生活的指引。

沉寂的经典与专著,在时代性与世俗化的影响之下,内涵的深刻性虽然受到了减损,但其传播价值的范围与使用面积得到了极大的增加。

佛家的菩提树之解,面对不同的人,本就应该有着不同的解答。

六祖慧能的确修行精深,无法参透的我们效仿神秀禅师潜心修行,又未尝不可呢?

最后,面对不同的人群,由于其知识水平、社会层面的不同,在精神层面上所需求的指引的种类程度也各不相同,短篇福、碎片化的段子,正满足了大众快速阅读、体悟的需要。

心灵鸡汤,让不同的人各取所需,得到广泛的传播。

不同的人,精神世界千差万别,智慧超群者,可以领悟一切;智慧寻常者,寻求不二法门。

心灵鸡汤能够带来慰。。能够带来的慰藉,或许不同于哲学的高山仰止,不同于数学的精妙准确,却如同冬日的暖阳、梦中的明月。

当我们寻求心灵慰藉的时候,请不要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因为站在桥上的你,也不过是装饰着别人的梦吧。

谢谢大家。

正方一辩陈词概括如下:

1、概念:

(1)心灵鸡汤:指充满知识与感情的话语,让人感觉柔软、温暖、充满了正能量。

2、衡量标准:这些话语当中所包含的道理,有没有给我们帮助

3、分论点:

(1)心灵鸡汤的产生,满足了人们精神世界的需求。

当今社会压力很大,心灵鸡汤给予人们心灵慰藉和指引

(2)心灵鸡汤的内核,包含有哲学的指引。

心灵鸡汤对哲学经典、专著进行了通俗化处理,使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够接受哲学的指引,增加了其传播范围与使用面积。

(3)心灵鸡汤的形式,满足了不同知识水平、社会层面的人群在精神层面上的需求。

“心灵鸡汤,让不同的人各取所需,得到广泛的传播。”

正方立论解析如下:

1、营养是什么

在正方的陈词中,并没有对“营养”的概念进行阐释。

笔者尝试从陈词内容中进行了以下提炼:

营养:帮助。例如:在无助、彷徨、低落的时刻,给于过我们向上的力量、释然的心态、全新的眼光

2、心灵鸡汤是什么

在概念中,心灵鸡汤的内容是:充满“知识与感情”。

不过,到了衡量标准,心灵鸡汤的内容又变成了:包含的“道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前后用词不一致的情况呢?

难道正方是想将“知识、感情”、“道理”都纳入了心灵鸡汤的“内容”,而且这些内容都具备了“让人感觉柔软、温暖、充满了正能量”的特征吗?

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3、如果按照这样理解的话,“心灵鸡汤有营养”的意思就是:

那些充满和包含了让人感觉柔软、温暖、正能量的感情、知识和道理的话语,对我们有帮助。

4、那么接下来,心灵鸡汤给了“我们”什么帮助呢?

(1)“慰藉指引说”(第一分论点):当人们身处社会压力的时候,心灵鸡汤给予人们心灵慰藉和指引

在社会压力面前,那些包含了让人感觉柔软、温暖、正能量的感情、知识和道理的话语,可以帮助人们重新换一个角度去审视、思考自己的生活,舒缓自己的心情,调整自己的想法,这可以使人们的心灵得以慰藉和指引

“慰藉指引说”基本上还是秉持了“那些充满和包含了让人感觉柔软、温暖、正能量的感情、知识和道理的话语,对我们有帮助”的辩题含义。

(2)“哲学精简说”(第二分论点):心灵鸡汤对哲学经典、专著进行了通俗化处理,使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够接受哲学的指引,扩大了其传播范围与使用面积。

这个“哲学精简说”让人觉得有点别扭了:

无论是“心灵鸡汤”的“让人感觉柔软、温暖、充满了正能量”;

还是“营养”的“帮助”(例如:在无助、彷徨、低落的时刻,给于过我们向上的力量、释然的心态、全新的眼光);

还是衡量标准的“这些话语当中所包含的道理,有没有给我们帮助”;

说到底,这些前面的内容有很明确的“帮助”对象:“我们”、“人们”。

而到了“哲学精简说”里,“帮助”对象变成了:“哲学”。

这似乎更像是在陈述“心灵鸡汤对哲学的传播有哪些帮助”:对哲学精简化处理的心灵鸡汤,帮助“哲学”扩大了传播范围和使用面积。

无论是概念、衡量标准、还是第一分论点的“慰藉指引说”,尽管说也有前后不一之处,但是基本上在“帮助”对象的主角认同上还是很统一的:“我们”或者“人们”

可是,到了“哲学精简说”这里,主角发生了变动,“人们”变成了配角,所谓的“让不同阶层的人能够雨露均沾,感受到哲学对于生活的指引”,也不过是为了服务于使哲学的“传播价值的范围与使用面积得到了极大的增加”而已。

这种分论点的“主角偏移”,导致“哲学精简说”难以就“哲学”给予“我们或者人们”怎样的生活指引展开充分阐释,也与此前的概念、衡量标准、第一分论点之间出现分裂,难以得到其支持和保护。

笔者此前还曾经对“心灵鸡汤”和“衡量标准”中关于心灵鸡汤的内容不同,产生过疑问(此前有过叙述,此处不做赘述),分析到这里,原因不难找到了,衡量标准中对包含的“道理”的使用,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将“哲学精简说”纳入立论思路中的一种生硬地努力而已。

为“人们”“我们”服务的戏码,从这一刻开始变味儿,变成了挂羊头(让不同阶层的人感受哲学指引)卖狗肉(帮助哲学传播)。

(3)“广泛传播说”(第三分论点):心灵鸡汤的形式灵活多样,有利于满足不同层次的人群需要,实现广泛传播。

这个“广泛传播说”的问题,和“哲学精简说”(第二分论点)的问题是一样的,都是“帮助”对象的主角出现了偏离,稍有不同的是,“哲学精简说”帮助对象的主角是“哲学”,而“广泛传播说说”的帮助对象的主角是“心灵鸡汤”自己,“我们或者人们”再次沦为了配角,所谓的“让不同的人各取所需”,也不过是为了服务于心灵鸡汤的“广泛传播”而已。

为“人们”“我们”服务的戏码,继续变味儿,挂羊头卖狗肉。

分析到这里,笔者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正方陈词中并没有对“营养”这个词的概念进行单独阐述了,连“到底对谁有营养”(帮助对象)都弄得乱七八糟,更别指望能说明白“什么是营养”了。

5、“精神慰藉说”、“哲学精简说”、心灵鸡汤的“广泛传播说”,各有各的针对主体,也不管到底彼此能不能兼容,也不管互相能不能照应,就一股脑地塞在了一起,正方的立论思路犹如一个生硬拼接在一起的畸形儿。

比赛尚未开打,单是一个立论就混乱到这个程度,未遇敌,先自乱,这个开始,奠定了正方失败的结局。

(二)反一:

各位好。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说一个东西有营养,是它只要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人有好处,就可以吗?其实我方不认为

如果是这样,我们应该说药物都是有营养的。

如果按对方辩友今天思路,那抑郁症药物今天应该是最有营养的,因为他方觉得今天人压力很大。

再仔细想想,我们在说苹果、香蕉这些普遍认为有营养的东西有营养的时候,我们说的是虽然不能在逻辑上,我们要求百分之百的人吃了苹果都有好处,但是非特殊情况下,它对大家都是有益的。

所以一样事物要有普遍的好处,我们才会说它有营养。

那再来看看,心灵鸡汤是普遍上有好处吗?

其实就像对方辩友所说,心灵鸡汤能够起到调节你的情绪、去给你慰藉,让你心情变得正面的作用。但这一定是好处吗?

其实我方不认为,这往往可能是坏处。

举个例子好了,一个大学生问于丹:我和我女朋友毕业留在北京,薪水很低,没有钱买房子,朋友老叫我们出去吃饭,我们都不好意思去了,因为没钱回请别人,在北京我真是一无所有。你说,我现在该如何是好?

于丹说什么呢,她说:第一,你有一份工作;第二,你有一个女朋友;第三,那么多人请你吃饭,说明你人缘好。你拥有的很多啊。

大学生说: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还挺高兴的。

这个大学生心情变好,恰恰是因为心灵鸡汤告诉他,你以为生活很糟糕吧,但其实你想错了,你生活很好。

可是人不会莫名其妙地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往往就是因为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其实这就像身体的疼痛,人的沮丧和不快乐往往是一种预警机制,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由这种低落找到问题的症结。

你失恋了,往往不是因为别人眼睛瞎了,可能就是因为你渣;你考试挂零蛋,也不是因为这个社会太重视成绩,可能就是因为你的注意力比较涣散。

在这些情况下,直接就让你心情变好,不是好处,反而就像这个大学生一样忽视真正的问题。

所以我们发现,心灵鸡汤不仅没有普遍意义上的好处,而且心灵鸡汤在很多情况下,还有其他的坏处。

首先,心灵鸡汤不知道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但又要承担着所谓要抚慰人心、要传递正能量的神圣使命,这就决定了它的特征就必须是简单易懂,迎合大家的情绪,容易形成共鸣,给人带来安全感。

所以不奇怪大家为什么都喜欢看心灵鸡汤,就像你被生活搞得焦头烂额,而你以前的同学都混得很好,难道你不想听到有人跟你说,他们的富有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你只要保持内心的平静就比他们还要幸福吗?

所以在你信任鸡汤的时候,往往会忘记,它告诉你的故事和现实之间往往有很大的差距,因而它给出的道理很多时候,无助于指导你的行为,反而形成误导。

现实是很复杂的,马云说坚持就能成功的时候,他没有告诉你他为成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所以心灵鸡汤中的小故事总是非常的正能量,但。。但它忽略了现实中其他的因素,所以这样的指导很多时候是对人有害的。

其次,心灵鸡汤无法完善和丰富人的思维,反而形成了一种对思维模式的绑架。

人原本就倾向于把自己面对的问题简化,这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的弱点,我们更需要的是去理解这个世界和我们自己。

而当我们越来越习惯于这种心灵鸡汤的思维,我们其实是距离对自己对这个世界,有更深刻的认识越来越远。

生活很艰难,偶尔看看鸡汤其实也无所谓,重要的是要明确它的定位,心灵鸡汤没有普遍的好处,往往还会产生坏处,因为它没有营养。谢谢

反方一辩陈词解析如下:

1、营养的“普遍”与“特定”(特殊):

(1)“特定”有好处,不是有营养:“一个东西”,只“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人有好处”,只能适用于“特殊情况”,是不能被认为是有营养的。例如:药物

(2)“普遍”有好处,才是有营养:“非特殊情况下,它对大家都是有益的。要有普遍的好处,我们才会说它有营养”例如:苹果、香蕉

对反方而言,营养的概念定性也是个难题。怎么判断一个东西有营养呢?

反方自己也很清楚,“营养”无论被是定义为“用处”还是“好处”,这天底下谁也找不出一样东西是绝对“有营养”或者“没营养”,即便是苹果、香蕉,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吃的。

但是,“营养”与“心灵鸡汤”的关系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处理不好,都会对接下来的交锋造成隐患。

为了处理好“营养”的定性,为本方争取主动,反方大胆地引入了“普遍”和“特定”两个词语,以此弱化本命题逻辑上的“全程命题”和“特称命题”之争,将本命题由“有无营养之争”设定为了“有无普遍营养之争”。

这就给本方的例证设定了前提保护(苹果香蕉在特定情况下或许也没有好处,但是普遍上还是有好处的),并为接下来的“心灵鸡汤没有普遍的好处”做出了明确的前提铺垫。

2、为什么心灵鸡汤没有“普遍上的好处”:

因为心灵鸡汤固然迎合你的心情,让你的心情变得舒服,但这样不仅没有“普遍上的好处”,反而对你更有“害处”:

(1)麻醉人的思想,使人不去反思自己,解决其自身存在的实际问题

(2)不能针对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对症下药,难以帮助其解决其面对的实际问题

“没有普遍上的好处”前提已经设定好了,接下来再摆出一个“坏处”,一切一目了然。

与正方畸形儿般的立论思路相比,反方的立论思路不仅简单明确,而且表现出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攻击姿态。

比赛尚未开打,胜败情势已然明了。

二、盘问环节

(一)反一VS正一:

1、第一阶段:

反一:好,您好,为了讨论接下来方便进行,问一下定义的问题,您方认为有用处和有营养,有区别吗?

正一:额。。能起到帮助。

反一:有用处和有营养有区别吗?

正一:区别不大。

在这轮交锋中,反方泛泛的对“营养”进行了定义,毕竟对于反方而言,继续接下来展开“普遍有营养”才是重点,因此自然不会在这里着墨太多;正方就没有给“营养”做出明确阐释,自然不会在这里做太多纠结。

这一阶段波澜不惊。

2、第二阶段:

反一:额,就是如果一个东西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对特定人群有用,你能说他有营养吗?

正一:那要看这个东西一开始的定位是怎样,如果。。。

反一:所以,打断一下,您方认为在特定情况下对特定人群有用,也。。也是有营养,对不对?

正一:那对这些人当然是有营养的啊

反一:药物有没有营养?

正一:药物对那些生病的人当然有。。。有用

反一:所以接下来。。。

正一:营养这个东西,是药三分毒,我不知道这个应该怎么。。。

反一:好,接下来。。好,接下来您方要跟我方论证,世界上存在的东西,其实大部分都是对特定的人有特定的用,您方要论证什么东西其实是没营养的。

有了前面的“营养”铺垫,迅速亮出“普遍有营养”的命题设定,再继续向正方刺出一刀:如果所有东西都是在一定情况下有营养的,你方必须要论证“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绝对没有营养的”。

这一招可谓是可进可退:

先说可退,反方自己也明白,即便是有了“普遍”和“特定”的设定,但是真要说明白“多少人”才叫“普遍”、“多少人”怎么才叫“特定”也是要费一番周章的,因此为了能够保障“普遍”“特殊”的设定不受威胁,就以全程否定命题的“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没有营养的”来给对手施压,以缓解对手可能质疑“普遍”设定所带来的压力;

再说可进,如果正方真的来傻乎乎地论证“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没有营养的”,这就等于是帮助反方论证了反方的命题,等于是帮助反方给自己捅刀子。

当然了,在正方的立论中,“营养”的概念没有明确阐释、“对谁有营养”也是乱七八糟(前面有过分析,此处不做赘述),面对这种进攻,自然难以组织起有效的应对。

3、第三阶段:

反一:再来看您方对心灵鸡汤的定位,您方认为心灵鸡汤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正一:给予我们精神上。。就是给予那些需要的人精神上的慰藉

反一:就是安慰你,是不是?

正一:慰藉和安慰不完全一样。

反一:是鼓励你吗?

正一:可能是鼓励,可能是向上的力量,可能是全新的眼光,也有可能是给我一种勇气

反一:好,您方不要再用诗一样的语言跟我描述了。

“普遍的好处”这个炮架设定好了,心灵鸡汤“坏处”的炮弹自然也就可以上膛击发了。可惜的是,这炮弹打出来却是一发空心弹,简单概括了一句“安慰”的作用,就浅尝辄止。

4、第四阶段

反一:您方刚刚第二个点讲到,它是一种浅显易懂的哲学,浅显易懂的哲学和心灵鸡汤有区别吗?

正一:因为哲学非常艰深,心灵鸡汤是将哲学进行了一种。。。

反一:好好好,这里问一下您,我。。我前一段时间读了一本书叫《中国哲学简史》,这本书写得非常简单易懂,您方看一下它是不是心灵鸡汤?

正一:这个冯友兰先生在写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是想要阐释那些生死的深邃道理。。。

反一:额,所以呢,您方要接下来就是要跟我方说所有浅显易懂的哲学还是心灵鸡汤,是不是?

正一:额,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想说心灵鸡汤其实它来源于。。或者是对哲学的稀释。谢谢大家。

前三个阶段,炮架支起,炮弹上趟,马上就该炮火隆隆、血肉横飞了,却半途而废地去纠缠对方的哲学精简论,打成了泛泛的知识问答,真是狗尾续貂。

(二)正一VS反一

1、第一阶段:

正一:好,对方辩友,你好。刚刚听到您方立论中有一个词我非常喜欢,叫做一定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好,请教您第一个问题,是不是每一条心灵鸡汤,它就要适用于所有的人?

反一:额。。我们说整体这个心灵鸡汤、。。

正一:是不是?是不是要适用所有人?

反一:奥,不一定。

不过,正方也真不用沮丧的太早。

在这个环节中,正方尝试从逻辑的角度对本命题的性质进行定位,即便是正方立论中没有这些内容,但是稍微懂点逻辑学的辩手都会做出相应反应。

其实,对这种领域的提问,反方的陈词中都有充足的准备: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说一个东西有营养,是它只要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人有好处,就可以吗?其实我方不认为”

“一样事物要有普遍的好处,我们才会说它有营养。”

“虽然不能在逻辑上,我们要求百分之百的人吃了苹果都有好处,但是非特殊情况下,它对大家都是有益的。”

更何况还有其上一轮质询中的:“世界上存在的东西,其实大部分都是对特定的人有特定的用,您方要论证什么东西其实是没营养的。”

这些内容都是用来准备对付正方的逻辑之问的,可是在这一轮的质询中,反方却表现出了一种毫无准备的茫然状态。

这种情况,笔者只能说,语速是够快,可惜忘得更快,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2、第二阶段:

正一:对吧,不是。所以再来请教您下一个问题,是不是每一条心灵鸡汤要在所有情况之下都普遍适用呢?

反一:对方辩友您模糊了一个概念。。

正一:是不是?

反一:您模糊了一个概念,您说的是每一条心灵鸡汤,可是我们说的是心灵鸡汤这个整体。。。

正一:对对对

反一:它根本就不。。。

正一:是心灵鸡汤的整体。所以您告诉我,所以心灵鸡汤是不是。。您就告诉我心灵鸡汤要适用于所有的情况?

反一:它。。它往往不能适用,它也不能给你指导啊

正一:也是,对不对?所以说这个情况,我们找到了心灵鸡汤的定位在哪里,它不是适用于所有人的,也不是适用于所有情况的,所以心灵鸡汤就是在我们特定需要养分的时候,给予我们这样一种养分。所以今天对方辩友,心灵鸡汤不是您方所说的这样一种能够包治百病的、解决所有问题的药。再请教。。。

反一:我方没有说它包治百病,我方只是说它产生普遍的好处,您方连普遍的好处都没有,你就跟我说它有营养,这很荒谬。

正一:好好好,您不知道普遍的好处没关系,待会儿我给您解释这样一种好处在哪里?

反方感觉出不对劲儿了,赶紧向往回拉立论,可是拉了半天,陈词中的内容还是没想起来,就想起了一个“没有普遍的好处”(心灵鸡汤的害处),人家和你扯逻辑前提,你往后扯结论,驴唇不对马嘴。

不过,幸运就在于,笔者前面说过,正方的“营养”概念没明确、“对谁有营养”也是乱七八糟,即便是能够明确了“心灵鸡汤不可能包治百病、解决所有的问题”这个逻辑前提,但得不到立论的明确支持,也难以有更进一步的攻势延伸,反方躲过一劫。

3、第三阶段:

正一:请教您下一个问题,今天您方告诉我,就是我们心灵鸡汤没有给我们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对吧?

反一:它有时候给你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有时候错了。

正一:但是您告诉我,心灵鸡汤,为什么我们叫它心灵鸡汤,不叫它心灵米饭?

反一:因为它没营养呀

正一:不是呀,我们看到米饭跟鸡汤都是有营养的,为什么他们之间有区别,因为米饭是真正我们赖以生存的、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再请教您,您方告诉我,今天这个东西不能带来一点坏处,您告诉我今天心灵鸡汤为什么不叫心灵十全大补丸?

反一:它有可能。。。我只是说它没营养。。。(时间到)

没有立论支持的正方,其随后的进攻开始变得散乱,无论是“解决问题”,还是“米饭”“鸡汤”,都难以给反方实施有效的压力,只能看着敌手脱身而去。

三:驳论环节

(一)正二:

好,谢谢主席。

如果对方辩友今天想要告诉我们,心灵鸡汤是。。只是属于一种药物,属于特定的极端状态,而不是今天的营养的话,您方就需要解释我方刚才一辩的问题,是不是我方今天要论证每一条心灵鸡汤可以解决每一个问题?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今天我们的确看到整体的鸡汤,那么不同的鸡汤针对不同的问题,是不是不同的鸡汤之间可以解决您方所谓的很多生活问题?

那在这种情况下,您方要给我解释,您方所谓的极端情况或者药物适用于极端情况和鸡汤之间有什么本质的联系?

如果没有的话,今天您方不能直接将鸡汤等同于药物。

好,我们继续再来看,今天您方还告诉我什么,给我举了一个离。。于丹的例子,叫做这个人,今天告诉我。。我没有什么女朋。。额。。有很多条件满。。满足不了,我心情很郁闷,这个时候于丹告诉他,你又有这个又有那个,为什么要放弃或者是为什么要不高兴。

对方辩友,你可以站在置身事外的角度,认为你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安慰,但是对方辩友,每一个人所处的环境不一样,每一个人接受心灵鸡汤。。每一个人接受道理的层次不一样,这也是今天我方为什么告诉你每一个人不是纯理性的,不是人生中只需要用理性去分析问题,因为当你人生处于低谷的时候,你需要有人安慰你。

这就像你爸爸妈妈平常安慰你的时候,你终将可能和他不一样,不会走在同一个职场上,他没有办法直接帮你解决问题,但他会选择安慰你,这时候你告诉他:对不起,爸妈,你说的没用。

而有的时候,什么时候,比如说道家会告诉我们什么,水善。。啊。。水啊。。呵不好意思,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给你具体的指导,告诉你什么争、什么不争或者要怎么不争,但是这个时候不是告诉他完全没有意义,不是任何一个对于你行为指导没有具体化操作的东西,都能在您方看来不起效果。

而我们看来什么,叫做今天当我们的心情处于低谷的状态,当我们每一个人去接受一个事物的时候,不一定要像对方辩友所说的,人人都有很高的知识水平,可以接受高浓度的果汁;或者人人都有很好的接受程度,可以接受无糖的可乐。我们人人都需要对生活中的道理进行一定的稀释,进行加入一定的故事便于我们去理解,进行一些生活化的分析,就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现:啊,他其实和我一样,也许我可以选择一种更好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这才是今天我们双方所说的营养和药物之间的根本区别。

而如果您方一会儿继续要告诉我们,今天您方所讲的东西是要将它直接归为药物,您方一会儿要继续跟我解释,是不是所有的心灵鸡汤只能解决极端问题,如果您方不能这么论证的话,那么您方其实一切今天将它归为药物的论证都不够成立。

好,谢谢。

正方申论解析如下:

1、呼应一下队友的逻辑质询:“每一条心灵鸡汤可以解决每一个问题”;“不同的鸡汤针对不同的问题”

2、提一下第一分论点中的“精神安慰”:“每个人接受的道理层次不一样”“于丹”、“父母”。

3、引出第二分论点“哲学精简说”,简化过的哲学:“对生活中的道理进行一定的稀释”、“不是任何一个对于你行为指导没有具体化操作的东西,都能在您方看来不起效果”

笔者前面说过,由于“帮助对象”的偏离,“哲学精简说”难以就就“哲学”给予“我们或者人们”怎样的生活指引展开充分阐释,也和概念、衡量标准、分论点产生了分裂。

问题是,对手的立论中又有心灵鸡汤的坏处(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受到冲击的正方选手只能靠临场反应去努力地将“哲学”如何给予“人们”指引解释清楚。

不过,毕竟“哲学精简说”真正帮助对象是“哲学”,是为了让哲学的“传播价值的范围与使用面积”,有这么一位熊孩子在旁边捣乱,想单靠临场反应说明白,谈何容易。

(二)反二:

各位好。

首先我们来界定一下什么是心灵鸡汤,因为对方同学今天第二个论点很明显曲解了心灵。。心灵鸡汤的意思。他告诉我们:心灵鸡汤是一种哲学指引的一种简化版。对吧,说得好像是心灵鸡汤是这个哲学书的一个简读本一样。

可是事实上是这样吗?我们发现很多反鸡汤,它比心灵鸡汤更讲道理。对不对?

原来它讲:上帝给我关了一扇门,他同时又给我打开一扇窗。可是我们古话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所以后来出现了一句反鸡汤叫:上帝关上了门,然后又给我放了一条狗。懂我意思吗?

对方辩友,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其实鸡汤的本质不在于说理,明白吗?它的本质在于让你高兴,让你情绪变好,让你感到温暖,有的时候如果为了让你感到温暖,我哪怕可以放弃一部分道理,对不对?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哪怕可以告诉你,其实他给你留了扇窗,你只是还没看到,但其实没有的。这是第一城。。。第一层。

另外一层就是,如果当我写鸡汤的时候,我要让你感到高兴,要让你感到快乐的时候,我不能跟你讲反话,明白吗?

我必须要讲你想听的东西,才能让你感到高兴,必须要迎合你的思维。

今天我方三辩被他前女友甩了,我不能告诉他实话,我不能讲实话,我不能讲:“你个大渣男,被甩了活该。”这样他是不会被安慰的。懂吗?

这个时候就有心灵鸡汤,对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心灵鸡汤,感到很安慰,这才叫心灵鸡汤。

所以我方反复跟您讲得是,今天心灵鸡汤它在很多时候,它给人的那种安慰,给人的一种劝勉,是盲目的,是不理智的。

您方给我举出说,很多时候父母啊、朋友啊会安慰,其实因为很多时候你的父母安慰你,他们。。他们是有理性的,他不会盲目告诉你:今天你本来就很渣,你父母一定会告诉你,刚刚那个女孩很好,你自己要改正。这是一个合止。。合理的父母要讲的。一个如果你父母也不讲。。也不看道理,也不讲事实情况,就告诉你天涯何处无芳草,那你父母的安慰也没什么营养啊。

所以今天我方讲得很简单,心灵鸡汤不像您方讲的,像智能鸡汤一样,我可以分门别类,我可以自己甄别、我判断,我这种情况到底属于哪一个鸡汤,不能的,因为每一个鸡汤都告诉你,你就是这种情况嘛,明白吗?你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明白吗?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他还给你开了一扇窗呢。因为心灵鸡汤它没办法给你一个说明书,如果心灵鸡汤还给你一个完整的说明书,告诉你什么情况适用我这个心灵鸡汤的话,那坦白讲,那个说明书可能比心灵鸡汤本身还要长的多,这没办法用。

那您方最后给我们。。。额。。您方第一个论点讲述,这个社会很抑郁,这个社会压力很大,其实坦白讲这个社会压力也没那么大,今天我们双方打比赛压力都很大,但我们不会要减压,因为压力强、压力大才让我们表现得更好,这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呢。

反方申论解析如下:

1、反驳“哲学精简说”:心灵鸡汤不是精简的哲学。队友打了个狗尾续貂,这位还意犹未尽。

2、反驳正方的逻辑质询(“每一条心灵鸡汤可以解决每一个问题”;“不同的鸡汤针对不同的问题”):心灵鸡汤不会“给你一个完整的说明书,告诉你什么情况适用我这个心灵鸡汤”

和前面的队友问题一样,关于这个命题的逻辑前提,本方立论中已经备足了充分的内容予以保护(此前有过分析,这里不做赘述),到了这里,居然又摆出一个心灵鸡汤说明书来,队友忘得干净,这位忘得也挺干净。

3、继续阐释心灵鸡汤的坏处:固然可以让人情绪舒服,但会让人不反思自己(渣男)。好歹是在这个部分是补上了队友的不足了,队友这里打的是半途而废,到了他这儿,总算是火力全开了

四、正二与反二对辩环节:

(一)第一阶段

正二:好,谢谢主席。心灵鸡汤常常告诉我们:相信努力会取得成功,但是一定不要逃避失败。请问这句话在您方看来,是不是一定就是那种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感觉?

反二:不一定,对方辩友,因为您方要强调的是,是不是对每一个人来讲,他在事业上打拼多年反复遭遇磨难,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要让他理智地想一想,你到底适不适合这个行业,是不是相比于您方那个坚持一定会成功,来得更有道理。还是刚刚我方三辩的例子,今天他确实很渣,那我还告诉他,天涯何处无芳草或者是你前女友眼瞎,这种情况下,对他的未来发展好不好?

正二:对方辩友,你告诉他,是你前女友眼瞎,或者说你刚。。你方具体指导一下问题,其实都不过是在对他进行心理上的一种抚慰。可是问题出现了,任何一种方式都能够帮他一定程度上地缓解心情或者解决问题,您方为什么一定要它们两个是相互排斥的?为什么它们两个不是都有营养的事情?

反二:没有,对方辩友,我讲得很清楚,你必须要迎合他,才能最大程度地安慰他,才能最大程度上让他高兴嘛,对不对?所以嘛拍马屁最能让他高兴。所以还是问您方刚刚这个问题,我们古话讲“急中生智”,讲一个人你在沮丧的情况下、在哀伤的情况下,反倒更容易去克服你面对的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您方盲目地去安慰他、去抚慰他,让他变得更高兴,好不好?

正二:出现问题了,对方辩友只认为心灵鸡汤是去盲目地去拍一个人的马屁,可是您方又承认我方今天说的“相信自己努力一定会成功,但是也不要逃避失败”这件事情,这句话里我什么时候盲目拍过你的马屁?

反二:不好意思,所以您方讲心灵鸡汤,它是智能的,对不对?比如说刚刚您讲的,一个人坚持就能成功,这个时候无非是两种情况,这个人他可能选择了错误的职业,这个职业真的不适合他,还有另外一种情况是他坚持的时候还未到,您要告诉我的是,他今天读的这篇心灵鸡汤怎么能辨别他到底是哪一种人?

正二:不对,对方辩友,今天如果如果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我们选择的话,那证明每一种都是我获取营养的方式,而不是像您方所谓那种,我只能选择其中最好的那种,只有那一种才叫营养吧。

反二:不好意思,所以您方讲的是这种情况下,心灵鸡汤很可能给他错误的见解,对不对?我选择了错误职业,心灵鸡汤还告诉我,坚持的时候还不逗。。还不够,这种情况下有错误的引导是不是也叫营养?

正二:对方辩友,当不同的鸡汤出现的时候,你也需要自己的选择,可是您方不能把所有东西全都怪在鸡汤问题上。来,继续刚才那个问题,今天您方如果告诉我,您承认,在我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下,它叫鸡汤,它什么时候给过您错误的引导?

反二:对方辩友,我刚刚讲的很简单那,就是如果我选择错误的行业,你告诉我坚持,这个时候就是一个错误的指向嘛

受到了“心灵鸡汤的害处”(不能实际解决问题)冲击,正方不得不从心灵鸡汤“对人们有指引”开始进攻。

可惜的是,在正方的立论中,第一分论点“慰藉指引说”尽管是也提到了“指引”,但是“慰藉”占了主要的篇幅,而指引也只是泛泛一提,就结束了。

后面的“哲学精简说”倒是提到了让不同的人都接受哲学的指引,但是,由于帮助对象的偏离,哲学给予的指引也没能明确阐释。(前面有过分析,此处不做赘述)

得不到立论支持的这种临场反应,自然难以形成有效的攻势延伸,仅仅一个照面,就被反方“心灵鸡汤害处”的猛烈炮火覆盖。

(二)第二阶段

反二:所以我要问您方的是,您方这个时候讲的是,鸡汤只要在特定的情况下,对于特定的某个人人有好处,就叫有营养。那我问您,今天我们人类的排泄物在特定的情况下也可以对庄稼有滋养作用,您告诉我,是不是排泄物也。。有营养?

正二:对于庄稼来说,当然是有营养啦。

反二:好,所以您要告诉我,我们讲香蕉有营养的时候,这个判断是不是讲,香蕉对某些人有营养?

正二:当然不是香蕉对某些人有营养,可是如果今天您方吃了一些东西跟香蕉是相克的,那个时候它也没营养嘛

反二:对,所以香蕉。。(时间到)OK

正二:所以我们看到了,对方辩友今天只是跟我们讲一种特定的情况下,我只能用一种鸡汤解决不了问题,可是您方从来没有告诉我,今天在我面临职业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只有一种鸡汤告诉我,我要一条道走到黑,(时间到)没有人告诉我我要选择一个正确的目标。

前面“心灵鸡汤的害处”打得热火朝天,到了这里却话锋一转,绕回了“特定”、“普通”的前提设定,是真不怕对方再把逻辑质询这茬儿再想起来,不过,笔者也说过,正方的逻辑质询也不过是一种得不到立论支持的临场反应而已,这种反应难以形成进攻延伸,更何况前一阶段被反方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还真是有心无力。

五、加入奇袭:正三申论

好,谢谢主席。

第一个问题是,今天对方辩友告诉我们说,心灵鸡汤主要的作用是:让你感到温暖,让你感到高兴,接着每一个人都会有情绪失落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有人生低谷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让这些人能够感觉到温暖、能够感觉到让人高兴,这个不就是您方立论当中所谓的普遍的好处吗?

您方今天还要求什么样的好处?需要多么的普遍、时时刻刻都需要呢?

所以说,对方辩友,今天我方已经说明了普遍的好处在哪里,而您方也承认了,只要带来普遍的好处就是有营养,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是,对方辩友今天从头到尾对我方的诟病很简单,叫做盲目。

说心灵鸡汤是在盲目地安慰你,是在盲目地迎合你,可是对方辩友,什么时候是心灵鸡汤选择人了?永远都是人来去选择心灵鸡汤。

大家今天去想一想,当你一次失败了的时候,比如比赛失利的时候,你想奋斗拼搏的时候,你甩一个海阔天空的心灵鸡汤,你早就过去了,根本不在乎,根本不care;你甩一个今天你要继续拼搏、你要继续努力、胜利就站在你的面前的时候,你会care它。

所以说,对方辩友,今天是人选择鸡汤,不是鸡汤选择人。

因此,对方辩友,您方如果说鸡汤有害的话,那实际上您说的是什么?

是人盲目无端信任这些东西。

可是对方辩友,今天我们只是想找到一个今天。。今天人生低谷的出口而已;只是想找到一个慰藉而已,今天你告诉我,在找慰藉的时候就是盲目吗?

很简单的道理,对方辩友告诉我们说,今天父母和朋友对我们的安慰全部都是理性的,大家相信吗?

如果今天你的女朋友出现了什么问题,你需要去安慰她的时候,你跟她分析这件事情她做得到底对与错的时候,她一定会跟你翻脸。你还不如上去直接给她一个拥抱,这个才叫安慰。

所以说,对方辩友,安慰为什么一定是要理性的?这个时候只是一个安慰而已。

谢谢各位。

反方申论概括如下:

1、精神慰藉难道不是“普遍的好处”?

2、心灵慰藉不是盲目信任

甭管是“普遍”、“特定”,还是“心灵鸡汤的坏处”,反方起码针对的对象是很明确的:“我们或者人们”

相比之下,正方也就是“慰藉指引说”是真正以“我们和人们”作为帮助对象的。

可是就这一点分论点,“指引”只是一语带过,大篇幅的都是“慰藉”

人家“心灵鸡汤的坏处”打的就是你这个“慰藉”。

比赛到了这一步,正方除了拼命为“慰藉”辩护之外,别无他法。

六、盘问环节:

(一)正三VS反三、反四

1、第一阶段

正三:好,有请三辩。

反三:好。

正三:请教一下您,今天普通人我们从心灵鸡汤当中得到了激励、得到了鼓励,得到了安慰、得到了平静,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反三:额,是这样的。您方要讲这种好处,您要论证这种好处,是不是一定就是。。就是好的。让人。。。

正三:您别急,您别急,您就告诉我说,这些激励、这些平静、这些安慰,是从哪里来的?心灵鸡汤?

反三:奥,是鸡汤来的。

正三:奥,是鸡汤来的

反三:对。

正三:是鸡汤所带来的作用,对不对?

反三:额,但是。。

在这个环节中,正方在继续“精神慰藉”的进攻点,进一步明确“心灵鸡汤”的精神慰藉作用,算是延续了此前自己申论的内容

2、第二阶段

正三:好!来来来,三。。额,四辩请教一下您,今天那。。我再请教一下您,今天同样宗教也能在一些我们人生低谷和失落的时候,给予我们这些安慰,给予我们这些这些平静,这个时候您方为什么不认为宗教是没有营养的?来,四辩。

反四:您要告诉我,这是宗教最本质的特点吗?

正三:来,三辩

反三:好

正三:来说宗教,今天实际上对方辩友对我们的一个。。诟病在于,说今天我们在简化的过程中不对,我想请教一下您,您知道一般佛教徒对慈悲的认知是什么吗?

反三:不知道,你讲。

正三:好,对方辩友,您觉得一般佛教徒会明白,什么叫生缘慈悲,什么叫法缘慈悲,什么叫做无缘慈悲吗?

反三:不好意思,您现在讲这些我们大家都听不懂

正三:额,对!就是因为听不懂,所以说对方辩友,今天佛教徒从我们信佛的过程当中,就得到两个简化的字,叫做慈悲,在他们心中其实简化就等同于同情二字,这个时候对方辩友为什么这样的简化,我得到了这个事物的结论是没有营养的?来,四辩,请教您。

反四:可是佛教教义也没有主动去简化,是您去简化,心灵鸡汤要让你听得懂。。。

正三:听得懂,对,谢谢

反四:所以它要去简化

正三:对对对,是的,没有关系,没有问题,我没有说佛教教义要简化。我就问您三辩,我现在理解的这种慈悲,到底有没有营养?您方是否也认为这种简化,是没有营养的?在您方论证的。。逻辑里。

反三:不好意思,简化不是鸡汤的营养。您懂这个意思?今天我们谈鸡汤是要让你很开心。。。

正三:来,OK,OK,好,来四辩请教您,简化当然不是鸡汤的营养,但我们简化剩下来的就慈悲两字,今天我们就剩同情二字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营养?您承认一下好不好?

反三:你在混淆一个概念,我们说的是鸡汤会简化你的思维,你讲的不是佛教会简化你的思维,是讲这个人把理解得简单化了,那当然不一样了

正三:来,我需要一个简单化的认知,今天我为什么不能简化它?并且我简化只后,获得的这个事物,到底是有营养,还是没营养呢?第三遍问您,三辩

反三:您可以简化,没有问题。。。

正三:额,对!那简化出来最后的这个结果,到底是有营养,还是没营养呢?慈悲二字,是有营养,还是没营养,您告诉我。

反三:简化之后,也可以有营养。。。

正三:OK!

“精神慰藉”说够了,“哲学精简说”再度登场,只不过这次内容有了新的变化,“佛学”精简下来的“慈悲”或者“同情”有没有“营养”。

至此,笔者更明白了为什么正方不对“营养”的概念提出明确阐释了,被精简的哲学本身就是一种营养,连“对我们有没有帮助”都直接省了,这也理解了为什么帮助对象会出现偏离,这也更印证了笔者的分析:

正方的立论思路,不过是将几个思路生硬拼接在一起的畸形儿。

(二)反三质询正三、正四

1、第一阶段

反三:先问三辩啊,简化的哲学著作,是不是就叫做鸡汤?

正三:不是。

反三:不是,对!

正三:我今天所说的是。。。

反三:不好意思

正三:它受哲学指引。。。

反三:所以四辩,所以四辩,这个时候您方不能通过一种可以简化的哲学思想论证您方今天。。。您方鸡汤观点成立。

正四:不不不。。。

反三:不好意思,等等你呢啊

正四:好

正方对“哲学精简说”是情有独钟;反方对前面队友的狗尾续貂,也是恋恋不舍,打来打去毫无效果。

2、第二阶段

反三:继续!您。。额。。下一个问题,让人的情绪变好就。。额。。情绪变得激昂一点,是不是一定就是好处?四辩

正四:让我们从失落中走出来,难道不好吗?

反三:好,那我问你几个具体的例子哈,今天一个人被他的老板开除了,那这个时候鼓励他,一个鸡汤说海阔天空没有问题,被开除了可以找下一份工作?那三辩,这个时候他是不是会忽略掉他要找自己身上问题的这样一种可能?

正三:这种可能在任何安慰中都会有啊,都会有忽略啊,这怎么了?我一定要解决问题吗?

反三:对,所以有这种可能,对吧?来。。

正三:是,我认!可以!

反三:来,四辩,那这个时候,延续刚才的例子啊,我是一个渣男,然后呢,我和我前女友分手了,这个时候我又读到一篇鸡汤,天涯何处无芳草。我觉得我超开心、超开脱,我觉得我可以找下一个女朋友了,但问题是,有没有助。。有没有助于我对我渣男性格的反省?

正四:对方辩友,反省与否和得到安慰与否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

反三:额,我现在。。。

正四:受到安慰,就不会反省。。

反三:不好意思

正四:不受安慰,就一定不会反省吗?

反三: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跟您讲安慰,我讲的是反省,所以现在没有论证出有反省,对吧?也就是说,这个。。。

正四:对方辩友,反省是不一定的

反三:所以,不不不,所以这个时候是不是能够证明,您方情绪变高昂了,不见得对我这个人是好的?

正四:对方辩友,情绪变得高昂了,让你从失落的情绪中走出来。。

反三:您这还是讲。。。

正四:这不是一种价值吗?

反三:所以。。。

正四:至于您说反省与否与鸡汤无关啊

反三:所以三辩!所以三辩!这个时候总结一下,也就是说今天鸡汤,您方最大的一个好处,无非是让我情绪变得高涨,没有其他。。其他的好处了,对吧?

正三:不一定是高涨啊,是是 。。是安慰。。

反三:是,是安慰,好,往下,第一个点叫做消除负面情绪,刚才我们讲到了,我们可能由坏的情绪变到好的情绪,今天一个人他本身就是处于一个激昂的状态里边,比方说我读了很多心灵鸡汤,我又变得更激昂了,这一点,四辩,您方觉得鸡汤很好吗?

正四:对方辩友,鸡汤的作用是维持你的情绪,让一个你觉得积极的状态之下,怎么不好?

反三:额。。额。。所以本身一个人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正四:额,对方辩友,是这样子。。

反三:请不要打断

正四:你请,你请

反三:所以。。我额。。我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我心态又一直很好,这个时候您告诉我,我可以读心灵鸡汤,可以让我心态更加好一点,这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正四:看需求

反三:看下一个问题。。下一个,今天我如果读鸡汤了,我可以误导我今后我对之后问题的一个考量,这个时候鸡汤是不是好的?四辩?

正四:误导我们之后的考量,

反三:是的

正四:是什么意思?

反三:额。。。

正四:是指导上面没有给出具体操作呢?还是怎么样?

反三:是这样。。是。。(时间到)

反方开始继续进攻心灵鸡汤的坏处,心灵慰藉不会让人反省自己,从而解决自身的问题。

正方两个队员,却给出了不同的回答:一个是“一定要解决实际问题吗”,一个是“慰藉和反省并不矛盾”;呵呵,窝里反都出现了,想不输比赛都难。

不过,想到正方立论的混乱,出现这种情况,真的是不足为奇。

七、盘问小节

(一)正三:

好,谢谢主席。

其实从头到尾,今天的问题很简单,对方辩友把所有的人群、把所有的需求全部混为一谈。

今天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哲学当中给予我们的思想,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比如说,今天我们一个小朋友,被今天一个现行的学校教育体制所规束着,他很不开心,这个时候我们跟他讲什么,我跟他讲福柯的规训与惩罚吗?我跟他讲今天军训制度,是肉体的一个规训,让你的精神规训吗?

今天我跟大家讲的这个,有些小朋友觉着我进入一个国企工作,然后更好、更稳定的时候,

我跟他讲什么,我跟他讲哈耶克吗?我跟他讲今天理性建构主义,让你们越稳定越丧失自由吗?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所以说,这些所有的思想当中的价值观,会在我们人生过程当中被不断地稀释、不断地被简化,最后所剩余的那个东西,所面向的人群不一样。

今天有很多人局限于自己的能力,今天有很多人局限于自己的经历,和自己所能面对的事物的时候,他们没有办法解释,生活为什么会带给他们那么多苦难,他们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可能变得更好?

这个时候心灵鸡汤给予的这一部分人的出路,是我们今天需要讨论的,而今天对方辩友,像你我这样的大学生会不会一定看心灵鸡汤,其实我个人也不看,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没用,我们通过教育的方式能够喝到更浓缩的营养。

所以说,心灵鸡汤

对我们没用,但您方为什么要鄙视或者嘲讽那些其他人?

谢谢。

继续“哲学精简说”的陈词滥调,前面分析得够多了,这里就不浪费唇舌了。

(二)反三:

谢谢主席,各位好。

按照刚才对方三辩的这个论域下去讨论,今天我们说方便面没有营养,不过您今天非常饥饿的时候,您吃了很多方便面,这个时候方便面特。。或许可能救活您的命,您就讲方便面有营养,这是不一样的。

延续。。额。。回复我刚才的小结哈,额。。额。。回复我刚才的一个质询,我刚才问他几个例子:

一个是,我今天是一个渣男,我被我前女友甩了,但是我并没有分析我的问题,我读了鸡汤之后;

另外一个叫做,我今天被老板开除了,我不会分析我身上的问题,这个时候鸡汤告诉我很多的好处,让我的情绪变得激昂了,但问题是我有没有解决我本身存在问题的动力?

似乎没有。

所以这个时候,鸡汤对我们的好处,仅仅在于它可能让我们的心情变得好一点,但把您本身的所有问题,都抛之脑后了,都忽视掉了,这是他。。这是今天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

回过来,今天我们和对方讨论,对方最。。额。。他方讲的问题在于,我们今天可能什么都不考虑,鸡汤可能的好处就在于,对特定的人群、在特定的时间段,那我可能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一点,对他有一点点的好处。

但问题是,这样的好处有意义吗?

今天我们讨论鸡汤有没有。。有没有营养,是不是要给鸡汤做一个定性。

我们今天在这里打这样一场比赛,我们打得很乱,可能之后评委可能会点评的时候会说,我们手牵着手,跑到了大马路上被卡车撞,这个时候能说明,我们在场上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吗?

好像不是的。

我们可能在某些技术动。。动作上,也有很多。。很多可取之处。

但问题是,不能因此说我们打赢了这个比赛就是一个好的比赛。

不能因此说,鸡汤就是一种有营养的事物,各位懂这个意思吗?

所以有好处和有营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是对方需要论证的。

谢谢。

继续明确“普通”“特定”的前提和心灵鸡汤的坏处,前面分析得够多了,这里也不啰嗦了

八、奇袭加入:反二质询正三

(一)第一阶段

反二:你好,我确认一下,方便面有没有营养?

正三:我方没有想跟你打方便面

反二: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您方的论域之下,方便面有没有营养?

正三:在我方的论域之下,方便面是有营养的。

反二:OK,是有营养的。好,您方举一个没有营养的东西

正三:不是。我方今天没有想打心灵鸡汤。。。

反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是说。。。对对对。。。是是是。。。您举一个没有营养的东西,我们在讨论嘛,对吧

正三:今天没有营养的东西。

反二:嗯

正三:比如说烟啊、酒啊。。。

反二不好意思,烟,你方讲烟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人有好处,所。。。俗话讲,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没有好处,有没有营养?

正三:没有营养啊

反二:没有营养是吧?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没有好处呢?

正三:有好处啊

反二:有好处,没营养,是吧?

正三:嗯

反二:好。所以今天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对某些人有好处,不见得是有营养嘛。很简单的例子。

“您方举一个没有营养的东西”。

反方的前提钳制:“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没有营养的”,终于出现了,笔者前面分析过,这个地方可进可退。(此前有过分析,这里不做赘述)

反方不管举出什么东西(“烟”),在这个地带,都会死得很惨。

(二)第二阶段

反二:所以再问您方第二个概念。。。

正三:那要看需求是否。。。

反二:不好意思,不要打断我,第二个概念,急中生智听说过吗?

正三:听过。

反二:听过是吧,好!现在今天我们讲的这个于丹这个例子,它说这个大学生没房、没车、在北京又没有钱,过得很苦,现在他面对的问题是什么?

正三:面对很多。。。

反二:生活很艰难嘛,对吧,工作可能不如意嘛。但现在呢,于丹告诉他说,你已经有了很多了,你已经很幸福了,所以他很满足吧。我想问一下,他很幸福之后,他有改变艰难生活这种现状的动力吗?

正三:为什么会没有呢?

反二:好,OK。你也可以讲他很有动力,我想比较一下,这是比较辩题嘛,对吧?在他以为自己生活很幸福,和他之前他认为自己生活很艰辛,这两者做对比的话,您觉得哪种情况下这个他改进自己生活的动力会更强?

正三:您需要听我解释一下吗?

反二:解释

正三:好。以前觉得不幸福,现在觉得幸福,对他是件好事,如果他今天真的没有更强的动力,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话,他现在已经是知足常乐了。。。

反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正三:他已然很幸福了,还追求什么?

反二:你可以解释,但你没比较啊,我想问您的是。。。

正三:我比了啊

反二:不好意思,那我。。那我再确认一下喔,刚刚这种情况,他在听于丹的话之前,他知道自己过得很苦,所以他有很大的动力,我们默认他这个人可能比较有志气,他可能有很大的动力要改变自己的现状,现在他听过于丹的话之后:哇!我已经有这么多了,原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这么差喔。这个时候您方要讲的是,这个时候他的动力依旧,是吧?

正三:不是!

反二:不是,是吧!

正三:是他有动力。。。

反二:等一等,等一等。不好意思!你讲:“不是!”你讲。。那我问一下,这个时候他的动力比之前大,还是比之前小?

正三:有动力一定意味着人生幸福吗?

反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正三:动力变小了,就一定不幸福吗?

反二:OK!OK!下一个。。。你这个时候退一点,就是您讲的,这个时候他动力有可能减弱了,对不对?!

正三:我没有退,我一直承认。。

反二:奥奥奥。。。

正三:动力可能减小。。。

反二:OK!达成共识不就好了!我不就是想问你这个吗?所以动力很多时候减小,对他是减益效果,对吧

反方立论前提的最后一块砖垒好之后,继续就“心灵鸡汤”的坏处进行猛烈进攻,而且直指心灵鸡汤的“慰藉”带来的坏处,正方左支右拙、被动之极。

九:自由辩论

(一)第一阶段

正方:好,谢谢主席。今天我们都说螃蟹是凉性的,如果我说我本身体寒,我吃螃蟹一定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对我产生负面作用,那么请问您,刚才您的那种情况下,一旦我有可能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产生动力减弱,能不能证明螃蟹一定不是营养?

反方:不好意思,是这样的,今天你讲某些有营养的水果,吃多了也会有损害的作用,这是一种特殊情况的规律,对不对?水喝多了会淹死的。。啊不不不。。。香蕉吃多了也会撑死的,大概是这个概念。但是问题是,您方要切除的是有营养的东西,我们只能切除那些特殊的情况,而今天您讲的是只在特殊情况下才有好处。所以您方告诉我,哪些东西在哪种情况下连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普遍”、“特定”(特殊情况)、“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没有营养的”,正方在反方的前提设定下,与之交锋,占不到半点便宜。

(二)第二阶段

正方:对方辩友不是的。今天我们所讲普遍的好处,是什么意思?是每个人都有心情低落、需要安慰的需求,而今天心灵鸡汤是给予这群人这种需求的一种满足,这是好处。像其。。。其他。。还有其他替代方式比如说宗教,比如说哲学的慰藉等等都没有关系,但不影响我方的论证。

反方:对方辩友,你只是讲了这个能让人心情低落,变得心情高,这只是它。。说明它有用处,你没有证明对这个人是好的。于丹那个例子反复说明,对这个人是好呢,但他不去解决问题。再来回应我方问题,哪一个东西,在你的论证下是没有营养的?

正方:哎,对方辩友,你今天要知道,您方还是还告诉我们,因为心灵鸡汤它不是一个解药,最后没有帮助你彻彻底底地解决问题,可是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心灵鸡汤的定位它就不是解药,他就能够让你能够冷静下来、能够给你慰藉、能够给你一定的好处,对方辩友,这为什么不是好处呢?

反方:对方辩友,我们对心灵鸡汤从来没有要求那么高,不是说它能够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对它要求就像对香蕉的要求是一样的,你只要普遍对人有好处就好了,所以您方要告诉我,第三次追问,在您方论点之下,什么东西没有营养?香烟的例子打爆了

正方:对方辩友,今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什么东西没有营养,按照您方刚刚类比,药物对于人来说,不能直接说是有营养的,因为他是针对特定的、具体的严重问题来去的一个解决方案,但是今天我们所说了,今天人心情失落需要安慰的需求,是普遍的,所以说对方辩友,您普遍的好处这是可以接受的。对不对?

反方:不好意思,所以我方讲药物对人是没营养的,没人说药物有营养啊,对吧,有营养是鼓励你去多去摄取,多吃香蕉或者每天一个水果,这个没。。没错啊,没人告诉我每天吃药是好的,所以还是刚才的例子,到底您方的立场什么没有营养?

正方只好再次祭出“精神慰藉”,可惜反方心灵鸡汤的坏处打的就是你这个慰藉,随后的“普遍”“特定”“什么东西没有营养”前提设定的进攻,更是将正方脖子上的绞索勒得更紧了。

(三)第三阶段

正方:我方告诉你了,药物没有营养啊,跟您方想的一样嘛,所以来问您了,如果在您看来,一切的心灵鸡汤只不过像于丹那样,那么有人也曾经说过,每一个人不曾皮。。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于生活的辜负,请问您,您方认为这样的话也很没有营养?

反方:不好意思,那谁没有生病的时候啊,按照您方这个推断下,我们是不是每一个人在药物这个层面上也是很普遍的?

正方:对方辩友,生病是极端状态,但情绪低落真的是吗?来,对方辩友,问您一个简单的数据,您知不知道,在中国情绪低落达到了要去看心理医生这个程度的人次有多少?

反方:所以对方辩友,按您方的论域,抑郁症的药物应该是有营养的吧?

正方:不,对方辩友,那是一种病症,我方今天跟你讲,就心灵鸡汤讲精神慰藉。来,对方辩友,您知道心灵抑郁达到了这个要去做一次咨询的人数有多少?

反方:对呀,你也在强调抑郁是很普遍的,所以抑郁药有营养,对不对?

正方:不对,告诉您了,解决极端情况和解决每个人普遍的情绪低落,是两回事。但是您方没有回我,刚才我的那句话,每一个人不曾起舞的时候,都是我们生活中。。对于生活的辜负,请问您是不是认为它毫无。。毫无营养?

反方:不好意思,还是刚才的问题,如果按照您方这样的论域讨论的话,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生病?生病这件事,对于在座的各位,不是很普遍的一件事情吗?那为什么药物。。生病的药物。。这种时候药物是没有营养的?

正方:对方辩友,情绪低落是生病吗?今天情绪低落等于抑郁症吗?所以说对方辩友,情绪低落在座的每一个人在任何时刻都会遇到,这是个普遍的需求,这不是像药物所针对的那种具体严重的问题,OK吗?

背水一战的正方再次祭出“慰藉指引说”,不过风景有些不同了,这里直指当今社会压力很大,很多人都有抑郁的心理倾向,它指向了反方的“普遍”“特定”的前提设定:多少人才算普遍,多少人才算特定呢?

这的确是反方不好回答的一个问题,尽管继续与之纠缠,但是局面稍显被动了。

(四)第四阶段

反方:好吧好吧好吧,我让您一点, 让给你,跟你讨论情绪低落的情况好了,按我方第一个论点,情绪低落的情况下,我们安慰他,会减少他解决问题的动力,我问你,这对于他实际生活中去操作、去指导他生活,有没有好处?

正方:好,所以对方辩友,一样的推论,今天如果我在过程当中,任何一个人,包括我的朋友、我的老师、我的家人,一样都会通过安慰我的方式让我心情好一点,是不是我的动力一定会减弱?我将来一定不会努力向上?

反方:哎,对方辩友,这就是你家人跟你心灵鸡汤的区别,你父母安慰你从来不会盲目地告诉你,父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会对症下药,但是心灵鸡汤知道你什么情况吗?

正方:所以啊,对方辩友,心灵鸡汤也告诉我们,要重新找回新的自我,不断地努力向上,但是您方坚持告诉我它会减弱我的动力,我不明白,您方的心灵鸡汤是不是都是心灵毒药?

反方:你跳了,我问你的是心灵鸡汤它不知道你的情况,你父母知道你的情况,这两者一样吗?

正方:对方辩友,我刚才已经和你解释过了,今天是人选择鸡汤,不是鸡汤选择人。所以说对方辩友,今天我减少了动力,又怎么样呢?如果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幸福的,这又有什么损害呢?您方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有超强的动力,非要去拼搏,才是您今天认为的美好和幸福呢?

反方:所以对方辩友说,您方这个时候讲,人选择鸡汤,就考验一个人的选择能力啊,当你失落的时候,你还必须要选择那个恰巧对应你症状的鸡。。心灵鸡汤,是吧?

正方:对方辩友,今天我刷到了,它满足我的需求,才能给我慰藉;如果他不满足我的需求,怎么给我慰藉。你告诉我?

反方:所以这个时候我要读一本心灵鸡汤大全,然后发现前面都不适合我,这个适合我,你说OK,是吗?

正方:不是,对方辩友。我们解决问题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有很多试错的机会,因为不是每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式都一定是对的,但是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想解决问题的任何方式,也都完全是没营养的?按照您方这种也不可能有任何一种有营养的方式,因为我们都有可能错。

反方:对方辩友,这么讲吧,因为心灵鸡汤坦白讲,你不需要去选的,因为所有的心灵鸡汤它都在迎合你,明白吗?它不是去帮助你解决问题,它不是迎合你那个需求,它是迎合你的心境,明白吗?你失落的时候,它要想办法让你高兴,这个时候你根本就不存在对于心灵鸡汤特定的选择,因为每一个心灵鸡汤都能让你高兴,但是它们每一个给出的结论,却恰恰可能会伤害到你的

正方:迎合我的心境到底哪里不好?

反方:对方辩友,就是那个他太渣,所以心灵鸡汤只能告诉他:天涯何处无芳草,或者是你前女友眼瞎。所以这种情况下,对于他解决他自己渣的这个问题,到底有没有注意呢?

正方:对方辩友,为什么一定要解决渣的这个问题呢,这个天涯何处无芳草、继续去找女朋友就是他最开心的状态,这个时候什么呀,他会选择一条说:我就是渣男,我千万不要再出去找女朋友了,这跟打光棍最好,是这样的心灵鸡汤,他会选择吗?

反方:所以,对方辩友,在你的论点下,是不是让每个人都去当阿Q,活得很开心,什么问题都不用去想,不用去解决,最好?

被动之下的反方迅速转移阵地,转回心灵鸡汤的坏处继续进攻。

正方被吸引了过来,“精神慰藉”在这里被彻底击碎(阿Q),最后的救命稻草被彻底终结。

比赛就此进入垃圾时间。

剩下的内容就不做分析了,老习惯,把自由辩论的剩余内容和总结陈词也发上来:

正方:对方辩友,不要妖魔化心灵鸡汤,来给你举这么一个例子,额。。今天我经历了丧子之痛,然后心非常的抑郁,这个时候我的三辩告诉我说:没关系,他在天堂会活得更好的。这个时候我难道应该踹他一脚,说:你这个混蛋东西!你居然不让我正视现实。这样更好一点吗?

反方:对方辩友,您不要来回跳了,您方刚刚讲说,人失落的这种低谷是普遍的,然后现在你说我们场上八个人都是大学生,你给我讲丧子之痛,对方辩友,有意思吗?所以丧子之痛很普遍吗?

正方:哎,对方辩友,丧子之痛只是跟你讲一个情绪、一个场景,就问你情绪低落下之下,安慰他错误在哪里?是不是我安慰他了之后,他就不会正视现实了?您方没有论证。(时间到)

反方:问题是人生当中有多少是你挫折的时候、你抑郁的时候,是因为你一点错都没有,只是因为外界环境变了,有多少是这样的?这样的情况普不普遍?您方现在只能推到这种非常极端的情况,才能论证您方的立场,是不是?

反方:所以嘛,所以我方给您举得例子是更朴实啊,对不对,被女友甩了,八成是因为他渣呀;被老板炒了,八成是因为你工作不顺心、不努力啊,对不对,这很正常的。所以我方跟您强调的是,真正对于这个社会有营养或者对于每一个人有营养的东西,一定是对你有帮助的,一定是可以指导你生活,一定是对你有好处的。普遍上来讲,所以我方告诉您,您方的这个心灵鸡汤很多时候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其实是减少了我们解决问题的动力,让我们变的盲目自信,让我们变得甚至很多时候相信了一个跟我们境况完全不符合的引导,这个才是害处嘛。

反方:再来,为什么按照对方的标准,我很渣我就不需要解决我渣的问题了呢?(时间到)好,谢谢。

十、总结陈词

(一)反四

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个东西有营养、没营养,其实对方辩友意思大家听得都很清楚,对方辩友把营养的定义无限下归,以至于导致他们不用举出任何一个没有营养的东西,因为按照他的语境,在特定情况下、在某些情况下、在某些时候,对特定的一些人有特定的作用,有营养。那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不是这样的吗?如果对特定的人、特定的情形、特定的情况下,一点都没有,这个东西怎么会诞生?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呢?对不对?对方辩友无非是告诉我们,心灵鸡汤它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它存在是合理的,它是有需求的,可是问题是这哪里论证到有营养?你方举不出任何一个没营养的定义,不就是因为您方在把定义中的没营养全部抹杀掉吗?我们今天来探讨的这个辩题,我们今天说一个东西有营养,它要有普遍上的好处,我们举了香蕉,我们举了很多例子,而您方告诉我,普遍上的好处是什么?是说让他从低落变到高,这就叫普遍上的好处。可是您方只讲到第一层,你说让他的情绪从低落变到高,这叫用处。这为什么叫好处呢?我们给您举了很多类的例子,比如说这个人丢工作了,你告诉他,千里马常有,伯乐难有,换个伯乐吧。这个人失恋了,结果他是个渣男,你告诉他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对吗?我们有很多情况下,我们。。我刚刚也强调过,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感到悲伤,我们不会无缘无故遇到挫折,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抑郁的,我们很多时候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的。。。内心或者内在、或者我们哪里出了问题,这就像我们会疼一样,我们疼是因为我身体上有个部分被切成。。切到了,疼痛这个东西让我们感受到痛,这是对我们有好处的,这样我会去解决问题的,结果您方告诉我,您方三辩告诉我什么,说我方三辩即使渣,但只要他读了心灵鸡汤,觉得自己确实渣,只要幸福就好啊,一生渣下去也很好啊。这就跟我讲,我讲我虽然痛,但我不要解决问题嘛,我只要把你麻痹了,一直流血啊,也很好啊,也有营养啊,道理不是一样的吗?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个什么东西有营养没营养,说白了这只是个比喻义,双方不用互扔王八拳,对吧。我们今天之所以告诉你,有营养要普遍上的,是因为我们之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说香蕉有营养,我们希望大家多吃。我们之所以《道德经》有营养,我们希望大家多看,我们当在生活中给一个东西,定性为有营养没营养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内在含有一个含义的,我们要不要提倡大家去看呢,我们要不要提倡大家去吃呢,我们要不要提倡大家去读呢,我们有我们的关怀所在的,但实际上符合吗,这时候您告诉我,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我只要幸福就好了,对啊,你是可以像于丹说的那样,没有关系啊,有雾霾没关系啊,我只要有我的心灵防护罩就行了,可是这是我们要提倡大家去做的吗?你更。。你可以告诉我说,我。。我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想解决,也很好啊,我只要躲避掉,我只要不去想,我幸福就好了啊,这是我们要提倡的。对不对?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这不是普遍好处,因为我们。。我们态度摆的很坚决,那就是如果你可以不读心灵鸡汤,或者实在没有必要,你就不要去读心灵鸡汤,因为心灵鸡汤它没有什么好处,他会抑制你解决问题的动力,而且他会简化你的思维,在座各位,坦白讲我们都很懒,所以我们才会去读心灵鸡汤,因为我们不愿意去面对问题,可是我们告诉你,心灵鸡汤没有营养,就是想告诉大家,虽然有时候我们很懒惰,虽然有时候我们想躲避,但不要用心灵鸡汤有营养来麻痹自己、来安慰自己、来不停的简化自己,让自己活得跟小孩一样,这样才是最大的笑看。综上所述,心灵鸡汤没营养。谢谢

(二)正四

好,谢谢。今天对方辩友斥责心灵鸡汤是说什么呢,心灵鸡汤有个原罪,叫不理智,有这个心灵鸡汤不利于我解决问题啊,有这个心灵鸡汤,它让我面前遮上温情的面纱,我看不到实质啊。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是问各位一句,人群、人类,我不说特定的人群,普遍的人类难道真的一直需要的只有一种解决问题吗?我今天说的丧子之痛,对方辩友说我极端,好,不说极端的,今天我失恋,像您方三辩一样,我不知道我怎么办?很低落,我追了她几年,莫名其妙她就走了,这个时候我失落,固然我很委屈,如果我说,不,我知道我要想我怎么错,天啊,我要继续再努力,我还要继续修整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嗯,没问题,没问题,很强大的一个人,但是这个时候我难道能说,嗯,没关系,你其实看开一点吧,没关系其实你还有别的机会,我们能说他错吗,我们能说这样的话是废话,我们能把这样给我们安慰的朋友你说他傻吗?说他来故意糟蹋我们的人生吗?不能吧,对方辩友,心灵鸡汤覆盖的面,不是您方所说的跟药一样,特定的一个时候再喝的,它是一个人普遍生活中间,就会时刻运用到的东西,人的情绪总是那么高高低低的,满意的时候很开心,痛苦的时候很难过,这个时候我去寻找一下一篇文章,哎呀,正好好像跟我若有契合,对方辩友,人不是很傻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看到什么我就信什么的,不,我现在心灵鸡汤看到的和我若有契合的东西,就像我方今天第二个点,从他哲学观中抽出来的一部分,补足了我,让我感到若有契合,我觉得我站起来了,不错,但是这样子的东西固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但是你能说他可悲,说他没用吗。未必吧,对方辩友,你能说这没营养吗?未必吧。鸡汤本来也不是米饭,不是让我们天天吃着他活得,但是这样子了,在我们感冒的时候、在我们疲乏的时候,给我们喝一口,让我们蒸发一下,让我们站起来一下,不也是很棒的、很有营养的东西吗。更何况谁又知道,我们喝完这碗鸡汤之后,真像对方辩友描绘的那样,从此之后继续意淫下去,还是选择继续奋发努力呢。人的奋发努力,难道跟有人安慰与否又有了必然的关系吗,对方辩友,不见得吧。对方辩友说,没错,人有很多的精神需求,他们也承认了,可以学哲学,可以信宗教,但是不能有鸡汤,因为鸡汤太low了,对方辩友,我方怕的就是low,您方斥责我的low,为什么呢,因为您方太强大,您方今天站着一个说解决所有问题这个价值下,您方认为所有东西都可以靠你的理性来解决,所有东西都要有一个强大的目标,可是,不是,对方辩友,有的人真没办法、没那个功夫去理解哲学,您辩才无碍,您知识丰富,有人真的没办法像您这么强,但是再说,我们是不是该给柔弱的人一些保护,给他们一点雨露,给他们一点价值呢,您方可以高歌赞颂那些强大伟岸的巨人,但是我方只是觉得他们脚下的小草同样很可怜,需要保护。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看了这段话,很有感触!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有的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 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已晚。 大...
    路边跑马灯的小李阅读 3,223评论 17 201
  • 昨天晚上同事聚餐,本来想着今天能够早起,结果发现自己想多了。 确实是起不来。 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其实很多的时...
    不完美的你我他阅读 2,017评论 5 181
  • 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人生本来就无法一帆风顺,遇到困难挫折在所难免,运气不好的时候祸不单行都是正常的,问题是我们该...
    吴以解优阅读 1,332评论 7 126
  • 今天的时候感觉时间在走动,而且还感觉到生活在慢慢的变得不一样。 有些不一样是因为生活中有不同的事情,有些不一样只是...
    不完美的你我他阅读 832评论 2 73
  • 有没有一种感觉,偶尔会觉得人生好难。做什么都没有意义,然后就会不开心。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心情会持续一会,过...
    未来11的你阅读 2,739评论 22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