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中的儿童个性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一书被改编为知名同名电影,讲述了查理是一个善良的小男孩,包括查理在内的5个幸运的孩子抽中了金色的奖券,并获得参观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巧克力工厂的资格。于是几个孩子来到了这个已经15年没有人来过的古怪工厂,参加一场神秘莫测的冒险。
        在本书中,有一种变化攫住了我的心。那就是内心的变形。维鲁卡这个小女孩,从小生长在富商家,优裕的物质条件和父母的溺爱,雕琢出她极端自私的品行,一旦个人欲望得不到满足,她会“躺在地上好几个小时,用最吓人的方式又踢又叫”。父母的宠爱,让小小年纪的维鲁卡根本意识不到别人的存在,她看似摆脱了婴幼儿期,但她的心灵仍未断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按照洛克的白板说:儿童的心灵是一张白纸,他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获得的经验。试想在某一个安静美好的午后,小维鲁卡躺在床上酣睡,仆人在房间送上香酥的点心,却没想到碰了旁边的杯盏,杯盏掉落发出响动。仆人赶紧弯腰去捡的一瞬间,安静的空间被尖锐的哭叫划破。从那天起,小维鲁卡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在她睡觉的时候发出一丝愚蠢的声响。

        举一反三地来看,极端自私的小孩子若发展到成年,会是什么局面?《红楼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参考,那就是薛蟠的妻子夏金桂。最初,夏家和薛家一样,同在户部挂名行商,也就是皇商,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户。家中只有一个寡母带着夏金桂,从小被纵容教养长大,她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粪土。尤其在对待奴婢香菱上,让她的自私发挥得空前绝后。她蛮横地将香菱的名字改为秋菱。为了摆布香菱,她让薛蟠收纳了自己的丫头宝蟾再调唆薛蟠处治香菱,丈母娘薛姨妈来解劝,她就隔窗叫喊拌嘴,将薛家搅得永无安宁。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经验的习得在最初阶段被惩罚,儿童养成这种行为的可能性较小。但经验若逐渐固化,变成缺点,那恐怕不是一个人,而且一群人的灾难。用圣埃克苏佩里的话说:那不是一个人的痛,而是人类的痛。

        变化有时脱轨,往极端发展。但不变,也令人戒慎恐惧。
        在《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的另一位男孩迈克是一个电视控,他嗜好机关扫射的电视节目,崇拜杀人者,在痴迷的同时语言能力也逐渐退化,说话永远是“嘟嘟哝哝,无人能懂”。在得知工厂里的电视能传输人时,他无比兴奋地身先士卒,结果化为了手指大小的小人。作家利用这一人物变形,说明了人的物化和异化,更说明了一种停滞的人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红楼梦》里惜春历来被人认为是佛教徒,具有出世的品格。但在红学家欧丽娟看来,这种品格与其说是出世的,毋宁说是停滞的。第74回抄检大观园中,查到惜春房内的奴婢入画藏有私物,惜春作为主子竟然不回护入画,反而拉着王熙凤一定要“拖出去”,并主动供出可疑的同谋“张妈”,这是一奇。第二天惜春的嫂子尤氏来看惜春,惜春恳请她“快带入画去,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入画拿“从小儿情分”跪下哭求。连王熙凤这样雷厉狠绝的人,待从小长大的平儿都亲如姐妹,平时不肯多说一句重话,惜春年幼,竟然心如磐石,这是二奇。三奇的是,尤氏来看望惜春,惜春居然“无缘无故又不知好歹,又没轻重”和嫂子抬杠,“古人曾说,不做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我!”

        原来惜春虽年幼,却“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僻性”。从惜春的成长来看,她有这样“了悟”的念头,刻意和从小长大的丫头,自己的亲嫂子隔离开来,实在有她的原因。欧丽娟老师认为,天生成的廉介孤僻是其一,其二是优渥的家境,大观园这样一个女儿的乐园,令惜春的孤僻自我,能够不被干扰地保持原样,其三是父母的缺位。惜春之父贾敬一味好道,在都外玄真观修炼,别的事一概不管,母亲早亡,令惜春从小得不到至亲的抚慰和教导。其四是宁国府的宗风。
图片发自简书App

        脂砚斋在第75回回前写:“贾珍居长,不能承先启后,丕振家风。兄弟问柳寻花,父子呼幺喝六,贾氏宗风,其坠地矣。”这里说到贾珍和儿媳秦可卿的私通。宁国府从上到下,宗风坠地,“除了门口两个石狮子干净,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因此,惜春对尤氏说“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多少不堪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来。”

        为什么说“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因为“我大了”,也会被人家当作情色的对象,被议论出“不堪闲话”,这是惜春瓜田李下的避嫌。作为一个年幼的孩子,惜春内心有极强的规则感和秩序感,长期浸淫在“扒灰”这样的丑闻中,惜春小小年纪,手足无措,无力抵御,无论是外界的闲话,还是内心的焦灼。加上无人劝导,她便逐渐形成了一种具有极端精神洁癖的停滞的人格。因此她舍得了入画,愿做“自了汉”。这种从小就向往出家的独特个案,不是具有佛缘,相反而是尘缘积深。
        迈克的沉溺电视,惜春的沉迷佛法,都不是一种健康的人格展现,而是自身的某种特质取代了他完整的人格,他闭门造车,独自意淫,在不变中自我堕落。
        变化,在哲学上有这样的意味:变化是结果的原因,是世界的结局,是时间的开端,空间的结尾,是矛盾的主体,是光明里的黑暗,黑暗里的生机,是有和无的前提,是自我的整个有意无意的全过程。
        任何变化都有他的结果,任何不变都有他的原因。有人膨胀自我,压迫别人;有人压抑自我,变成孤岛。光明里的黑暗,同样也可以说是黑暗里的光明,你想成为怎样的人,真的需要自己好好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