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与现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上醒来很累,我做了很长很长的梦,一个世界末日般的梦,让我的情绪注意力在梦里被充分调动起来,真的太累太累了。

梦里,梦见自己从郊外醒来,回家的路上一座桥,天空如死灰,桥那头是我家乡,家里有我的爸妈,那头被厚重的雾霾笼罩着,完全看不清建筑的模样,好像那头已经是末日的尽头。可我要回家,即便那头如人间地狱般。那座桥如死亡之桥,桥下面的无尽的崖底,我第一次试图爬过那座桥,可发现桥上有的石块是不稳的,爬了几步桥上不停在晃动,我害怕极了,停在原地不敢动。这时看到有个人从桥边的路径走过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边还有路径,为什么我一定要爬在这座摇晃的桥上。于是我也沿着那条路径走了过去。

回到家乡,发现城镇所有的人都在往外走,城镇如着火般的那种黑烟滚滚,所有人死气沉沉地往外走,黑烟烧灼我喉咙鼻眼,可我要回家,要去找我爸妈。于是我用衣服捂住口鼻,逆行而去。在黑烟深处,我凭记忆走上我家的那条街,到处寻找我的父母,可到处找不着他们。

我不知道怎么好像得罪了一群黑暗势力的人,我肩负起拯救我家乡不被黑暗吞噬的使命。于是我如蜘蛛侠般在墙沿行走,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查,直至我最后通过一身矫健的功夫找到光明势力的人,通过他们的帮助来到一片有花有色彩的领地。接下来我就醒了。

我摸着我的眼球再回忆我的梦境时,我感觉到它一刻不停地运动着。真的,我太累了。

然后手机收到一通消息,得知房东扣押了我们押金,尽管我们为她找到新的转租人,她还不退押金。我很恼火,随机给房东打去电话,问她为什么要那么做,结果房东更是态度不好,训斥我多事、找茬,随机挂了我电话。我怒气爆发,在微信上随机控诉她一番。在这么几个来回后,房东还是傲娇地不理我。押金也还没退回。沮丧死了。跟爸妈说了这事,他们也没说什么,我在吵架中是不服输的,他们也知道。可是吵了,也平静下来商议了,房东依然傲慢地无视并扣了钱。能怎么办,她不信任我我更不信任她,协商不来,就这么僵着,不知道钱啥时能归还。

很糟糕的早晨,从糟糕的梦境,从糟糕的对话,从父母的冷漠,心情的确不好。但更感慨,我打开了民谣歌单,在民谣的浅吟低唱中,感慨生活呀,现实呀,有那么多难对付的事,有那么多难对付的人,不能动不动以那种激烈方式对话,至少一方情绪激动,这个事就没法正常沟通。但再理智,这个常见的日常琐事也是没有多余的办法,被人扣着押金也没法子。

唉,我讨厌租房。去了广州又要租房、搬行李。搬家租房里最有漂泊感、无助感。我再生气沮丧也没用,接受现实才能从泥坑里出来继续爬行罢。

我不知道我做一个那样灰暗的梦,是有怎样的寓意,印象最深的就是那灰霾霾的天空,那种绝望就像在那个小镇起来的每个早晨。我离开了,去了广州,每个早上起来的都是楼房和汽车鸣笛吧。我总有英雄梦,但从来没有梦到成为英雄成功的那刻,而是被人追、躲藏的过程,我总是要么在田野里疯狂奔跑,又或者跳窗走壁,于是每个这样的梦,都很累很累。早上醒来到现在,我都感到很疲惫。

不喜欢这样的日子,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可就算进入了上班下班的日子,我也没有太喜欢了。生活,总不是如意的样子,是自己本事不够,也是自己的机遇不够、运气不足。但也只能接受吧,再年轻的生命,也会在这些无聊的、无趣的、苍白的时光里逝去吧,青春也是这样逝去的。遗憾怎么会没有呢,遗憾也是生活。

这是angry的一天,想起小小春的表情,就笑了。又是一天了,多做些什么吧,心中好慌张,就像时光走了什么也没留下。有一天,待我年老,我会不会觉得这一生是如此没劲呢,辜负了这可贵的生命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