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朋友

奇妙的朋友

文/把酒话桑麻

  我是一个特别爱出去旅行的人。从上了大学的那天起,就决定利用这大块的时间去四处看一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还是很相信这句话的。于是开始了我的一次次假期旅行。

  徘徊于上课和旅行之间的还有我日常的经历和心情。有时候和龟龟打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他的生活,回想起我们一起走过的时光路,在他的生活里或多或少有一些我留下的痕迹,而我的也一样。于是某一天的一通电话里,我惊奇的发现,我们都成长了,一年多的蜕变竟让我们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我们依然聊天,我们依然有各自的痛苦欢乐,只是不再多说,不再多用对方的陪伴,我们都已经能够经得住一朵朵打在我们身上的浪花,而时间的海潮却把我们的关系打磨的更加圆滑美妙。

  我们都变了,希望是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改变吧。那……我变得有点沉默了。

  我变得安静多了。那属于自己的时光,总是可以平平凡凡而又舒心的度过,我们都一样吧。找到了自己内心想要做的,在这最幸福的日子里。可我也有找不到的。我的旅行,就是这样。

  在图书馆的自助取票机前打印出来两张火车票,捏着它们我竟然没有往日的喜悦。心里满是迷茫。或许我这么说也不够贴切,是心里什么都没有。

  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那里,我要去做什么,我要去寻找什么,我统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这个假期因为任何一个人或自己的懒惰而没有去到某一个地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于是我站在那台机器前,捏着票,就那么傻站着。

  我是一个思维跳跃的人,总是在闲下来的时候想点什么,有些问题必须要自己想通。而我们大部分的隔阂就是源于这想通与想不通之间吧。总在学着尊重与理解。于是在前几天突然想到我那么渴望寻找一个跟自己十分投脾气的人,本质无非是我很难接受别人,说白了就是我是一个只喜欢自己的自私的人。

  林小姐,我必须要说的室友,我一直渴望看到她会嫁给一个怎样的人。一个浑身是棱角的人,要多么温柔的一片海才能将其全部包容下来?脾气大,假小子,嘴上功夫了得,办事效率低,酱紫的一个女孩子,没错就睡在我的上铺。而她姑姑的家就在大连,我火车票上写的地方。

  很明了,我是要和她一起回家,打算和她一起玩,一起去!看!海!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自己是怎么想的,和大家都有点意见的人一起去旅行!那可是旅行!对我这个强迫症患者,希望旅行能够完美的人,脑子里要进多少水呢?后来想想,我的初衷一定是想试试我怎样和一个性格爱好为人处世完全不同的人怎么相处,而我要怎么学着去尊重她,于是内心也平静多了,日子一天一天过,我也要开始安排行程了,毕竟我是去她家带她玩的……

  计划有变,教务处出了一个小插曲,考试时间有变,大家纷纷退票备考。就在大家两手空空的时候,教务处又说:出错啦出错啦,不考试,还大家的假期。于是我身边布满咒骂的声音,为什么我这个暴脾气没骂?因为机智如我,我没退票,哈哈哈哈哈哈!林小姐坚持回家,和我一趟车回去,硬座。比我早一天回来,也就是说我回来的车程要一个人度过。她说要回家,也就是说,大连我要自己领略它的美。那么,好吧。

  拿出手机,对着我的青梅竹马发了一条微信,我要去大连玩了!应该回去旅顺找你。不一会儿就得到了回复,自己来啊?我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成功把他调来陪我玩了。

  关于青梅竹马这个问题,我们有讨论过。我的爸爸和他的爸爸是多年好友,所以从我上学前班的时候,大宝就是我的好朋友了。那时候我们上同一个学校。中午放学去爷爷家吃饭,爸爸骑摩托接我,大宝的爸爸也骑摩托来接他。我们坐在摩托后面,抱着爸爸的腰,当两辆摩托车离的特别近的时候,我们就拉住彼此的手。这是我唯一能想起来的关于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耍过的证据。

  “你那时候还坐在摩托上唱歌呢!”

  “我没有。”我摇摇头。

  “你看你不记得了,你真的在摩托前面唱歌。”

  “我没有……”

  “……”

  “好吧,你说有就有。”

  这是我们在高二一次家庭聚会上聊天的内容。那时候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他爸爸还是会说,大宝带着妹妹去买饮料。

  上完学前班我们就被分到不同的班级,后来我又被送到别的学校念小学,然后又回到原来的小学,考了初中,我们就不再在一所学校了,因为家庭聚会甚少,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哦对了,有一次,在我电子琴考级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上初一,还是能玩到一起去。

  “你说咱俩算是发小了吧?”我坐在桌子边问他,桌上的小火锅咕噜咕噜冒着热气。

  “不是,咱俩是青梅竹马。”

  “咱俩是发小……”

  “不对不对,咱俩应该算是青梅竹马。”

  “好吧,你说是就是。”

  这是高二的家庭聚会,他告诉我说他没有准备考一直学习的美术,每天坐在画室里太无聊,还是要高考。

  大宝报考的时候是我爸爸帮的忙,我并没有去。爸爸回家,我听说他报考到大连旅顺,那不是我想去的地方么?我心怡的大学就在那里呀。

  我再度和他熟络起来是大一暑假,我的身份证到期了,爸爸说大宝的爸爸要带我们一起去办新证。我在路边等车,看到他们父子我冲他们招招手,拉开车门坐在后面。好久不见,坐在前座的男孩子再也认不出那就是和我坐在摩托上拉拉手的哥哥。随便聊聊学校的事情。办完证件,他爸爸对我们说:你俩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正好要去办事,回来接你俩。我们点点头,在这片新建城区散步。一路走走停停,一直聊着天。

  当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我坐在车上,还有我的妈妈,我们被带到他家里吃午饭。吃过饭我随他去他家后屋里坐着,这才聊起了心情。讲了我的恋情,他的故事,一言一语直到妈妈叫我回家,才不舍说了再见。

  冬天就那样的来了,在平安夜前一天我收到了快递邮来的一个苹果,没错是一个,装在一个心形的小盒子里,上面写着平安夜快乐,中国好竹马。我发照片给他看,说谢谢啦,我没有准备礼物,回家补给你啦,中国好竹马你也节日快乐呀。回复我的是,这盒子怎么是心形的……

  这个端午节,他没有出去玩,提前一天到了大连,准备迎接一大早就到的我。正如我们的再见一样,我们的开始也平淡如静水。看到他冲我打招呼,走到他身边,他转身就走,就是这样,我开始了暴走的三天大连之旅。

  我跟在他身后,吃过早饭连旅店都没有回,就带着我全部的家当去找二路汽车站。这一路我将我吃货与二货的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被林小姐挤得一宿没睡的我精神焕发,吃过热馄饨之后又自告奋勇的买了一大兜子零食和水交给中国好竹马。又兴冲冲的去吃二路汽车站边的二路小丸子,好好吃呦,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想着刀郎。

  两天的行程都是一样的,老虎滩和第二天的圣亚海洋世界所看的都是在厚重的玻璃里游动的各种各样的鱼儿,还有海豚海象和白鲸的表演。因为是节假日,有太多太多的游客,他们呕哑嘲哳,更让我为那些本该自由自在游动在海洋里的生命而伤心。哎……连身边的同类都不会尊重的人类啊,拿什么指望他们去与这些动物以及我们生活的世界建立绝对的尊重呢?

  我并不想说我这几天都玩了些什么,一直也处于走路倒公交的状态,我们一路有说有笑却也仍然隔了些什么。所以就不再喊累,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在哪里。

  回到旅店,他帮我调好我赖以生存的电视,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我害怕的很,端午节我没有带五彩绳,也没有吃到一口粽子,临行前一天叫妈妈去公墓的时候帮我献上一束百合花,在我刚到大连的时候打电话给妈妈报平安,妈妈说她替我买了一束百合花,很漂亮呢。我这才安下心来,两年了。后来在星海公园坐着吹吹海风的时候听到公园里放歌,“高高的兴安岭啊一片大森林……”终于忍不住思念。我是被姥姥姥爷带大的,从小就知道许诺,为他们买一套大房子,接他们一起住,看他们听到这话开心的不得了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都能做到的英雄。我还想带他们来到大连,辛苦一辈子,连海洋都没有看过。好像许诺是那么容易实现的一样,我好像拥有阿拉丁神灯一样。可是现在只有我自己站在大连的这片海啊。

  从那个端午开始,我就明白,有些人这辈子只能在梦里相见了。于是庆幸自己是一个每天睡觉都会做梦的人。

  可我又是一个胆小的人,自己住在这个小房间里,后背抵着床头,电视开的很大声,一整晚不关灯。于是我又明白我与大宝之间隔的就叫没有彼此的时光。

  姥爷你不要吓我,你要保护我啊,因为我思念着你。大宝我们不会有分离,因为我们并没有真的在一起经历过什么。

  翻开一块块大石头,下面有小小的寄居蟹,有贝壳,有小鱼,有海螺。捉了一瓶子,结果忘记把它们从瓶子里放出了,结果都死了。我好像一个魔王,我们好像还是两个小孩子,一起玩闹,一起祸害小动物,一起玩水。大宝说,长大就是好,玩到天黑了都没人喊我们回家。

  前一阵子爸爸打电话给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算算日子真的快了。他问我回家想吃什么,我说火锅。他说那是必须的,回家第一顿就是火锅,我开心的哈哈笑,于是每次坐在食堂的凳子上都会咬着筷子嘴里叨叨着要回家吃羊肉。你看,我们长大了,我们会自己回家。家里有好吃的羊肉还有渴望与想念的眼睛。

  最后一天,我没有力气再到处乱走了,于是也就听妈妈的话没有去旅顺,也怕折腾大宝,他定是坚持要陪我到他最后一班车回旅顺。于是我们坐在地上聊天,聊彼此的室友,都是一些奇葩的人。说的彼此哈哈大笑。

  其实我想说,我在旅途上遇到的都是我奇妙的朋友。林小姐,硬座坐在我对面的那对要和我斗地主的情侣,还有旁边的不做任何攻略随便买了一张单程票就出来浪的姑娘。还有还有……在海边嬉戏的少年,将身体买进沙子里,在胸前抓两把沙子装女人。捶打着冰淇淋的土耳其商贩,两个挽着手的女高中生赤脚踩在海边的大石头上,多么璀璨的年纪。光着屁股拉着妈妈的手的孩子,放风筝的老人,捡垃圾的人。这是我相册的大部分,尽管我知道我的偷拍行为是不尊重他们的表现,特别是那个背着大袋子拾垃圾的人,他一直看着我的镜头好像发现了什么,我依然厚着脸皮按动快门。因为他们都是我奇妙的朋友。

  从星海广场散步去公交站,中午吃过饺子了,晚上我们坐在德克士,要了一个三人份的全家桶。天已经暗下来了。

  “你会自己走到候车室吧?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我要赶最后一班回旅顺的校车。”他指给我看过怎么走了,我点点头。

  他拿起一个鸡块说:“唉?这个是有形状的哎!这个小鱼的留个你吧。我把月亮吃了吧。还有这个,这个是啥我也吃了吧。”

  我说:“那个是小猫。”

  “哦,小猫啊,那留给你吃吧。”他把那个鸡块放下了。

  两个人对着啃鸡腿,好油的鸡腿啊。我时不时看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差不多到时间了吧。

  “我去洗下手昂。”

  我点点头。

  然后等着他下楼,他擦擦手,拿起包,对我说:“那我走啦,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没事儿上车了也告诉我一声啊,拜拜。”

  我只是傻傻的对着他挥着手,他走路实在太快了,我回头无看他,转眼就不见了。我坐在这里,看着一片狼藉还有我吵着要的猫的天空之城纸袋。我又没有好好和你说再见,于是这座城市就剩我一个人。而不久我也将离开,回到属于我肉体的地方。

  有一种地方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有没有去过,并不需要真的驻足。有一种地方你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去没去过,哪怕你已流连多次。大连的一切与我都是陌生的,我依然什么都找不到,但那片海与我一见如故,好像我曾与他拥抱,那么他就也是我奇妙的朋友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想着10月1号可能是大部分学生回家的日子,于是就跟室友说2号再出去玩。 于是在宿舍呆了一天,晚上才出来走了一会儿。...
    汪汪的碎碎念阅读 84评论 0 5
  • 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回来厦门了,而,与厦门道晚安却是头一遭~ “跟我一起去厦门吧,晚上带你去吃海鲜,赏厦门夜景!”娃...
    凌波5998阅读 83评论 0 6
  • 今天和邻居阿姨一起看孩子,两个小朋友跑来跑去的,也不消停,我们就把手机手推车等东西放在一边,陪小朋友玩。 最后,俩...
    汐顔花开阅读 64评论 0 6
  • 昨晚半夜,妹妹突然醒来,没什么问题妈妈让她继续睡,然后她说:“妈妈,哥哥怎么还不回来,我很久没有跟她一起坐大的推车...
    思念不断阅读 375评论 3 19
  • 昨天我们相隔好几个月,终于见面了。因为我没有做过去那个地方的车,他是来接我的,在车站等了我差不多5 6分钟,因为我...
    南栀北夏_阅读 58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