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15.6.16

96
Aabe
2015.06.22 09:22* 字数 3624

阴雨绵延。

Chris一边诅咒着该死的天气,一边在专心注视着无视天气一般照样拥堵不堪的,被黄色的出租车还有无视车流的行人们塞满的路的同时,用余光扫着路边每一个停车位车里的动静。这年头停车简直比打猎还需要全神贯注。或者用一个比较适合Chris身份的比喻来说,注意每一个停车位里车的动向所需要的注意力,比他在当铺里与和那些拿来做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但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却印着小小的一行“Made in China”的假古董,张口就是“法国革命时期流出的传世珍品”,或“重见天日的纳粹宝藏”,当被识破的时候要不然拿出污迹斑斑的手帕来擦汗(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手帕也算是够匪夷所思了),要不然恼羞成怒走Chris的母亲一直问候到他远在阿拉斯加的全家老小的顾客斗智斗勇还多。

当然这个在这个鬼地方,他们说不定下一秒就摸出来把枪,对于你的头上来一发。

所以,总而言之就是,要把全副精力都投进去。

或者,更简单来说,难。

就在Chris出神的这么短暂的几秒里,一个好不容空出来的车位被一辆Mustang像是并表演特技一般的给占了。Chris在脱口一个“fuck”的同时,也不忘同时敬佩一下开车的人的车技。

有钱人就是会玩,估计没少和警察在夜里上演大片桥段。

等Chris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出了教堂所在的街区。妈的这个地方掉头都不可能。但是葬礼自己是必须出席的,不管怎么说,那家伙某种程度上还算是自己的朋友。

当然,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方向。作为当铺老板,人脉是肯定不缺的,但是人脉不代表是朋友。Chris感觉那家伙是这么多年里面唯一一个能让自己推心置腹的人。当然这个推心置腹只是限于私生活上,毕竟,那家伙和自己还是两个世界的人。

作为一个D.A.能和一个一只脚插在另一个世界里面的当铺老板居然能发展出友情,也不知道他们谁的脑子更不正常一点。想到这里,Chris握着方向盘的手的指关节发白了。妈的,居然连送这个家伙最后一程自己都能迟到。其实Chris根本不愿意来,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浸在便宜的酒精里面。事实上,他自己都很惊讶今天早上自己居然醒过来了。昨天晚上他把自己的”one year clean and sober”纪念章给冲下了马桶,他根本不在意隔几天那个脾气不好的老房东会不会来砸门,用一口浓重不知道哪里口音的嚷着自己的名字。两瓶便宜的Gin,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然后今天早上的时候,Chris突然就走沉睡里面惊醒了过来。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做梦。但是令他惊讶的是,他一点也没有头疼或者是口干,清醒的程度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然后他突然回忆起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洗漱之后,Chris一边系着领带,一边暗自觉得,绝对是那个家伙把自己叫醒了。如果他知道昨天晚上自己破戒喝酒了,估计他会照着自己的面门上就这么直接来一拳。不过现在因为他死了,所以变成鬼来骚扰Chris,让他连一个一个畅快的宿醉头痛都不能享受。

如果闹鬼这种事情是真的的话,他一定会做这样的事情。

Chris最后在一个干洗店的顾客泊车里找到了车位,反正这个车子也开了很久了而且本来就不是自己的。Chris甚至连这个车的来源是否正牌都没法确认,当然他基本上也是不在意这方面的事情,毕竟就是干这一行的。

干洗店和教堂的距离有一个半街区,Chris没有表,手机早就没电了。他觉得自己肯定赶不上告别礼了,不过估计行棺礼还是能看到的。到时候就专门给那家伙点根烟吧。

雨势一点没有减小的意思,Chris身上那套他最好的西装在他走到教堂门口之前就已经被浸透了。不过Chris的注意力被停在靠近门口的Mustang给吸引了。开车的人估计现在已经在教堂里了,所以Chris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车的后视镜下面挂了一串让Chris觉得很眼熟的东西。

有点像是那家伙的念珠?

怎么会在这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Chris放弃了思考。

教堂的12英尺高,用厚重橡木板和铆钉构建成的大门突然走内部被轰开,伴随着热浪和碎石。巨大的热量让空气中的水汽开始直接开始蒸发。行人的尖叫和车辆急刹车的声音超过了雨神,Chris非常不合时宜地感觉自己期待的宿醉感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爆炸?袭击?

被冲击打到一旁Mustang上的他面对着教堂的大门,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他即将见识到世界改变的前奏。

***

Alicia并不讨厌她的工作,只是,同台的标准靠自己的事业线就能去election现场采访,而自己最多就能摊到个死掉了的政客。哪天自己才能摊到个活的?Alicia不只一次这么想。愚蠢的世界,愚蠢的行业潜规则。

Julian是自己的camera man,他是个大个子的沉默寡言的男人。说实在的,Alicia不止一次觉得station把Julian配给自己完全就是为了刁难自她。Julian高到很多时候必须要单膝跪下来才能让摄像机的角度不至于太夸张。不过经过很多次现场之后,Alicia渐渐学会了感谢这个沉默的大个子男人,而且再说,他也是个很好的倾听者。Alicia觉得自己和Julian搭档得还算不错,他们之间甚至有了种沉默的默契。

“好了我看起来怎样。”Alicia小声问Julian,Julian给了他一个“okay”的手势。

“我准备好了。”Julian向Alicia了束起三根手指。

“On,three,two,one” Alicia跟着他一起倒数。

“这里是Alicia Johns在被据信是被谋杀身亡的District Attorney——”

然后她的话语就被突然教堂里的窃窃私语打破了。Alicia一边恼怒的想到“这回又他妈干嘛了,除非死了的DA直接给我复活过来否则——”,他后她的思绪突然就被一脸震惊的Julian给打断了。什么事情能让Julian露出这种表情,那一定是大新闻。于是她转过身去,准备丢掉已经准备好了的台本,在了解到什么发生了之后就直接开始报道。新闻系实习不是白做了那么久。

人群的注意力被中间通道上的一个男子给吸引了。看样子他是来晚了,但是却没有坐到后排去,而是顺着通道往神坛走。

Alicia承认,就算是在Press Area里隔着这么远的自己,都一眼被这个男人吸引住了:微长的黑发像是被胡乱拨到了脑后,修长的身躯被包裹看起来就十分昂贵的西装里面。而且肯定是是贴身裁剪的,不然这套衣服不户如此的适合他,Alicia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布料下面包裹着的一般暗流涌动的肌肉。修得短且整齐的胡须顺着脸颊蔓延到脖子,然后消失在了领口。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完美诠释着艺术里的人体解剖。他看起来居然比Julian还要高大。Alicia根本没办法估计他身高。同样成谜的还有他的年龄,他看起来有可能介乎于显老的30岁或者是经过细致保养的50岁之间。(Alicia看过不少50岁的照样拥有花冈岩一样坚硬腹肌的男人,一般都是那个金发婊子采访或者是抛媚眼的对象。)

Alicia很确定,人群里面不少人已经湿了裤子。Alicia也确定,如果自己是直接被那双绿眼睛注视着的话,肯定会把持不住。

恢复平静的人群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两条腿的会自主移动的艺术品一点点靠近神坛,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被花篮簇拥的打开了一半的棺材上。等他走上神坛的时候,被打断前正在念悼词的神父想阻止他,却被他伸出一只手给停住,然后呆呆地站在一旁。男子走到了棺材前面,将手伸入棺材开着的部分——

“你觉得——” Alicia走嘴角挤出来一句。

然后男子弯下了腰。

“——他他妈的是不是在亲那具尸体?”Alicia倒抽了一口气,同时听到Julian好像也在同时做了相同的事情。Alicia转过头看着Julian,不过Julian的注意力还集中在神坛的方向。Alicia没有管他,自顾自的说开了:“哦这他妈的太劲爆了,快Julian,聚焦那个男人——”

Julian什么反应都么有。

“听着Julian,这是我们千载难逢——”

Julian举起手。

Alicia顺着他手所示的方位看去,只见就在自己转身过去的这么一个瞬间,男子走棺材里面抱起了遗体,现在向着教堂大门的方向移动。人群开始逐渐骚动起来。你Alicia能看到有些人起身想阻止男子,现场的警戒的警察也聚集到了大门部分举起了枪。

抱着遗体的男子停在了距离大门十几英尺远的距离。

然后,

教堂被被一股来源不明的热浪席卷了。

强光让Alicia睁不开眼。

真希望,是那个金发婊子来报道这个葬礼啊,自己为什么不说生病了呢。

看来自己真的不是个现场记者的料。

***

Chris觉得喉咙一阵发痒,雨水并不足以浇灭突如其来起来的粉尘,而他确信自己把现场大半的粉尘的都吸到了自己的肺里。被破坏了的橡木门因为因为损坏的活页无法支撑其重量而倒在了地上。Chris觉得自己肯定是聋了,因为他什么都没听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子走废墟中走了出来,抱着死去的DA的遗体。

Chris看到男子臂弯中那张熟悉的脸不禁觉得胃里被人狠狠地锤了一把。

然后,Chris的注意力被抱着逝去好友的男子给吸引了。

地狱的大门一定是在今天打开了。

修长强健的男人的躯体,以及,恶魔的头。红色的恶魔的头。

男子额头上出现了两支突兀的角,漆黑,闪着玻璃一般的光泽。主支大概有Chris的拇指加食指那么粗,然后在同一接近一半的时候分叉成为一长一短的两支分支。男子的五官也在改变,下颌到后颈生出了许多黑色棘刺,和他的角一样,漆黑,glossy。

Chris就这样注视着男子的脸走人类变成了有着锋利的金属色泽牙齿的蜥蜴。男子套装的背部忽然隆起,然后下一个瞬间,Chris的视线就被巨大,皮质的,翅膀给占据了。

他是在我面前长出了翅膀?天哪这个太疯狂了。Chris已经不知道到底是这个男子居然有翅膀的事实,还是他的脸变成了和恐龙一样的生物这个一点,究竟哪一点更加疯狂。

男子现在已经身处于赶来的警察的包围圈脸了。

他(它?)缓缓地摇了摇头,张开了嘴,Chris注意到,他(它?)的舌头现在也是如同爬行动物一样,细长且在顶端分叉。一个小型的光圈在他(它?)显现了出来,Chris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朝着似乎还浑然不觉的警察们大吼“Get Down!”

然后他的视野就被火焰吞噬了。

(好吧就是个dragon shapeshifter)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