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未情深(10)

第十章:我又想亲你了

下山的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容素这才想起,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台风登陆。

两人跑到车上时,浑身都湿透了。大冬天穿着湿透的衣服,委实有些难挨。

容素抱着膝盖咬着青紫的嘴唇直发抖,雨水从发梢滑入后背,冷得她不由得哆嗦。

华佐棠边开车边伸手扒容素衣服,“衣服都湿透了,脱了。”

容素脸上浮上俏丽的嫣红,不自然地推开华佐棠的手,“不用了,我不冷。”

华佐棠诧异地瞄了容素一眼,“怎么突然扭扭捏捏的,感冒了就不好了。”

容素气的脖子一梗,“我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脱衣服,感冒就感冒,我不怕。”

华佐棠闻言皱了皱眉,心里老大不爽快,我怎么就成你外人了?刚在山上还给亲呢。他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沉着脸靠过去,雷厉风行地要扒容素衣服。

容素涨红脸,两只手抗拒地横在华佐棠坚硬的胸膛上,气的眼睛都红了,“华佐棠!你敢动我试试!我都不怕感冒,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不识好人心。华佐棠冷哼一声,一手恶狠狠地抓住容素的手腕,举到头顶上,一手好不怜惜地在容素脑门上弹了一下。

啊!容素脑门上红了一大片,眼泪都掉出来了。

华佐棠粗糙的手掌粗鲁地把容素眼角的眼泪抹掉,拧着她的小脸威胁道,“你哥我从小脾气不好,你也知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自己脱,第二个,我帮你脱。”

容素眼泪汪汪地横了华佐棠一眼,咬牙切齿,“有区别吗?”

华佐棠突然坏笑起来,“我帮你脱,自然要……”他目光不善地上下打量着容素,“揩油!”

容素愤愤地别过眼,胸膛上下浮动着,她突然狠踢了一下座椅,一字一句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我脱了,我穿什么?”

华佐棠侧身拉开车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条衬衫和中裤,扔给容素,一脸玩味地敲了敲容素的脑门,“啧啧啧,这里面到底装了多少少儿不宜的东西。”

容素恼的差点背过气去,愤愤地拿着衣服挤到后座去。

华佐棠看着容素扭捏的样子,大笑起来,大大方方地脱了自己的湿衣服,换上干净的衣服。

容素恶嫌地瞥了华佐棠一眼,咬牙切齿,这个不知廉耻伤风败俗的淫男!心里不由得对华佐棠又恨上了几分。

两人换好衣服,华佐棠发动车子,车子响了几声便熄火了。重复了几次,车子始终发动不了。

华佐棠眉头微皱,难为情地回过头,“车坏了。”

“那怎么办?”容素惊呼起来,“这是坟场!墓地!他妈的你刚刚干嘛停车。”气的粗口都忍不住爆出来了。

窗外呼呼而过的风声,再加上遥遥可见的墓碑,不由得让人背后发冷。

华佐棠高大的身躯从前座挤过来,占了后座一大片位置。

“有那么多‘人’陪着我们,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他优雅地把长腿伸到前座,舒舒服服倚靠在椅背上,活脱脱一个等人服侍的大老爷。

容素闻言皮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里有些发毛,但委实不愿在华佐棠面前露怯,便恶狠狠地把头转过去,决心不再理这神经病。

她紧靠着车门,小脸倔强地转向窗外,露出白嫩的天鹅颈。穿着过于宽大的白衬衫,微微一个小动作,反倒显得小腰盈盈一握。

华佐棠微眯着眼,不由得口干舌燥起来,一股躁动涌向下身。

他清了清嗓子,把容素的肩膀掰过来,伸手抓住容素撅的高高的红唇,故作淡定,“你看你,每次生气就爱撅嘴。”

容素俏丽生动的小脸闪过一丝恼意,往后退了退,竟被华佐棠堵在车门上。

华佐棠盯着容素娇艳欲滴的红唇,身体里面的邪火烧的更盛。明明容素什么都没做,对于他来说却是致命的诱惑。

容素恶狠狠地瞪华佐棠,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

华佐棠倒觉得这一眉一眼风情万种,简直魔怔了。

“我又想亲你了,可以吗?”华佐棠投降似的轻笑一声,眼里的柔情蜜意仿佛可以挤出水来。

容素闻言微愣,下意识摇头,耳垂爬上一抹诱人的粉红,胸腔里一颗心扑通扑通,仿若要从里面跳出来了。

华佐棠看着容素诱人的样子,哪还忍得住,霸道地把人抱到怀里,厉声厉气地威胁,“不给亲,今晚就睡了你,知道吗?”说罢瞬间觉得心安理得,低头恶狠狠吻住容素,把她的反抗怒气统统吞掉。

四瓣柔软相互纠缠在一起,华佐棠第一次觉得,接吻那么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